极品相师

第0890章 再杀金丹

第0890章 再杀金丹2017-11-11 22:40:20Ctrl+D 收藏本站

    那金丹也略有些懵,小和尚了凡却是问了一声:“大哥,刚才那个金丹真的死了么?”

    此言一出,对面那金丹便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一扬手中探海叉,指向许半生道:“好好好,我便看看你今日要如何取我性命!”显然他并不相信许半生能杀了自己的同门,那可是一名金丹中期啊,真要是那么容易被杀,许半生还在这里跟他废话个什么劲儿。

    探海叉一挥,又是数道光刃,直朝着许半生袭来。

    许半生冷哼一声,挥剑正待迎上前去,可了凡却道:“大哥,刚才你让我先走,现在该轮到小僧我投桃报李了。此人手段有限,不如让我来。刚才小僧心存善念,一直不想杀生,他却如此苦苦相逼,小僧也少不得让他见识见识我佛的手段。”

    说罢,根本不给许半生思索的时间,小和尚了凡已然冲天而起,手中降龙木棒向前指着,翩翩白袍宛若游龙,竟然在那些光刃之间穿梭的游刃有余。

    光刃尽皆落空,了凡也已经到了那名金丹的近前,降龙木棒再度被当做降魔杵,挥出无限棒影,影中隐约梵音佛唱,一股凛然不可犯的圣洁气息顿时弥漫在天地之间。

    “大哥你先走,我很快便能追上。”

    许半生心中大骂了凡简直就是胡闹,他们要面对的是一整个血鸦岛的敌人,可这小和尚却竟然以为只要杀了眼前这名金丹就高枕无忧了。他也知道,凭了凡的本事,那烂陀寺当然是手段万千,现在了凡又已经提升了修为,迈入筑基七重天,区区金丹一重天的确不是他的对手。可来了更强的人呢?这里可是血鸦岛的地盘啊。金丹少说也有数十,就算觉得没多大的事元婴不会赶来,只要再随便来两个金丹。了凡必定死在这里。

    今日之事,许半生就有利用了凡之嫌。他若平安无事自然无伤大雅,毕竟这真龙主穴本就是他师父推演出的大机缘。可若让了凡在这里出了事,许半生这一生也别想安稳。

    眼看着那名金丹竟然被了凡逼得节节后退,许半生却轻松不起来,他凤目微虚,顾不得许多,挥剑也朝着那名金丹的方向飞去。

    伸手便是数道剑影,如乱箭一般射向金丹。同时,许半生左手一张二级符箓,身形掠过那名金丹头顶,将二级符箓向下一贴,符箓便自化作一道光影,黏在了金丹身上。

    许半生大叫:“了凡退下!”随即口中念动真言,左手二指并拢,在剑身上轻轻捋过,只见那金丹身上陡然爆出一团火球,纵是金丹急切的想要将那团火光扑灭打散。可火光却愈发的强盛起来。

    许半生疾飞而下,一把抓住还在恋战的了凡,将其直接甩了出去。了凡完全没明白怎么一回事。便飞了出去,手里一空,许半生竟然将降龙木棒也收了回去。

    伸手取出冰丝鞭,扬手又是一鞭,阴沉木雷瞬间长成一棵大树,枝繁叶茂,许半生挥手一剑,劈散木雷,木雷爆裂。齐齐朝着烧成一团的金丹卷去。

    木助火势,且雷声不绝。雷声之间,夹杂着那名金丹痛苦的嚎叫之声。

    许半生得势不饶人。降龙木棒直接掷出,大日火雷绽放出妖艳的紫色火光,在之前那枚二级符箓的火光之外,又裹上了一层。

    “你既要找死,我便成全于你!”许半生不做丝毫的留手,五行神变之中的阳炎变顿时施展出来,寒铁软剑上顿时燃起一蓬火光,许半生五指微张,寒铁软剑便消失无踪。

    下一个瞬间,寒铁软剑便出现在前方燃烧的火团之中,挟裹着阳炎变之威,三重不同的火焰相击,顿时属性不容爆裂开来。

    寒铁软剑一声轻吟,从金丹的身体上穿透了过去,在空中盘旋半个圈,回到了许半生的手里。

    再看空中那金丹,身子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空中断手断足坠落下来,许半生看的真切,一只血鸦作势欲起,他知道那名金丹的魂魄便藏在这只血鸦之中,若是让他逃走,少不得还有机会借尸还魂,虽然修为会降一些,但还能活命。

    许半生既然出手了,就绝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一声清啸响彻云霄,声音化作一根针,一根刺,直刺向那只血鸦。

    此时的血鸦已经失去了宿主,实力早不如平时三五成,许半生凝声为针,轻松的便刺透了血鸦的双眼。双目既瞎,血鸦顿时失去了方向,一声悲鸣,竟如倒栽葱一般从天而降。

    身形如电追上前去,许半生一把抄住了血鸦的脖子,抬手一剑,便将血鸦的脖子抹断。

    血鸦还想挣扎,口中喷出血红色的液体,许半生知道这种液体沾上便会化作毒火,很难化解。

    他口中一声吼叫,声波如墙,吐气为风,轻松的将那团液体吹落下去。

    手掌握实,一股庞然的真气轰入血鸦体内,随即空中便翻飞三红七蓝十个光点,许半生一剑挥过,那些光点便自行消散。

    被许半生同时从血鸦体内逼出的,还有一枚比刚才那枚略小的金丹,在空中滴溜溜乱转。

    许半生如法炮制,一把将其摄取过来,又和刚才相同,金丹一落在许半生的手上便消失不见,很快,许半生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根主干之中,又多了一枚金丹。

    和前一枚金丹相同,这枚金丹本有些不情不愿,可很快便安稳下来,甚至变得有些欢欣鼓舞,许半生甚至能感觉到金丹之中透出的欢喜之意,开始随着主干里的真炁随意流转。

    许半生稍稍查探了一下之前的那枚金丹,他愕然发现,那枚金丹现在已经不能算作是金丹了,竟然化成一个小人的模样,手足俱全,只是面目还有些模糊。

    许半生大惊。这是化婴了?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明明是金丹而已,怎么可能在许半生的体内化婴?就算是自在诀再如何强大,也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感受了一下那枚已经化作人形的金丹。许半生发现,那依旧是金丹。只是仿佛生出了血肉,现在许半生所见,只是金丹外的血肉而已。而之前那枚金丹,也在小人的丹田处,正自轻轻的盘旋着,就如同这个小人便是一个金丹真人一般。

    着实奇怪的很,不过许半生也没太多时间停留,转身飞向了凡。口中道:“还呆着干嘛,快走啊!”

    了凡拉住许半生的衣袖,站上他的飞剑,口中却埋怨道:“小僧能应付的了他,大哥你不该……”

    “不该你个头啊,你那光头是不是又痒痒了?这里是他们的地盘,现在只有他一人拦截,若是耽误的时间长了保不齐来多少人。别说你只是个实力稍强的筑基,就算你是金丹,元婴。也不可能与人家整个门派抗衡。少废话,赶紧离开。”

    正说着,许半生却发现前方已经来了好几条人影。毫无疑问,那都是血鸦岛的人,这下看来,他们或许走不掉了。

    许半生一推了凡,将降龙木棒又扔给了他,道:“不可有丝毫的犹豫,跟我冲过去!”

    了凡心中凛然,也看到前方人影,知道很难善了。虽然心中仍有些不想杀生的念头,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兄弟二人齐头并肩。一个手持寒铁软剑,一个手持降龙木棒。径直冲向前方人群。

    飞的近了,许半生便看出对方之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筑基七重天而已,虽说人数较多,但却并不值一提。心里也踏实了,他知道了凡的真明仙身必然也瞬间看清了对方的修为,他道:“来敌修为虽不怎样,可人数众多,不要恋战,只需撕开一条缺口,只管奔逃便是。”

    了凡点点头,降龙木棒早已在他掌间飞速的旋转起来,一轮轮的金轮疾飞而出,每一重光影之中都带有浅浅佛音。

    许半生身体猛然拔高,居高临下张手便是数十张一级符箓,根本不把符箓当回事,飘飘洒洒的落下。

    原本面对了凡的攻击,那些筑基缩成一团,并不太当回事,了凡的攻击虽强,可毕竟只是一个人,他们这么多人,每人对付一个金轮也能轻松过去。可许半生洒下的这么多符箓,却着实让这帮筑基一惊,再也顾不得所谓阵型,一个个选择不同的方向飞出,符箓大部分落了空,但也有二三成黏在了那些筑基的身上。

    许半生真气一催,口中诀语飞快念完,那些不同的符箓各自燃烧起来,有些化作惊雷,有些化作火光,有些却是冰刃,有些如风却撕裂一切……

    哀嚎之声不绝于耳,不少筑基直接坠落下去,前方队形早已不复存在,许半生大喝一声:“快走!”这是对了凡说的,他则踩在飞剑之上,如光一般冲向那些筑基身后。

    了凡也是竭尽全力纵身一跃,向前冲去的同时,也高高跃起,刚好赶上许半生经过,两人各自伸手,了凡终于上了许半生的飞剑,二人全力向前飞去。

    身后那些筑基顾不得自己的同门,纷纷追了上来,许半生吃亏在飞剑之上有两个人,速度自然受到影响,不过几个呼吸,眼见就要被身后的追兵追上。

    反手一剑,百余枚玄*雷自湖面而起,几乎同时炸开,掀起滔天巨浪。

    巨浪如神龙摆尾,将那些筑基扫的东倒西歪,一个个失去了方向,无法再追赶许半生。

    巨浪又如墙,部分筑基勉强控制住飞剑,再度向前疾飞,却如撞在一面高墙之上,一时竟然冲不过去。

    趁着这个机会,许半生带着了凡飞出去至少千丈,收起寒铁软剑,却取出了开山石斧,双手握住,双脚离开了飞剑,让飞剑带着了凡继续向前飞,他自己则是停在半空之中,等到那些筑基慌慌张张的再度追上前来,许半生双手握住斧柄,重重一斧犹若开天辟地一般,带出无数金雷。

    金雷成网,在许半生转身的一刹那轰然炸开,在那些筑基的眼前,顿时绽放出无限光明,仿佛置身于皑皑雪域,双眼顿时失明。(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