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93章 枯木变

第0893章 枯木变2017-11-11 22:40:23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将发生在了凡身上的事情逐一说了,然后冷笑道:“这就是你们血鸦岛的弟子干的好事,若非是他,我也不可能发现灵脉的秘密。这灵脉只怕至少也是数千年的布局吧,你们血鸦岛数代元婴的坚韧安排,眼看就要成功了,却毁在了一个筑基的手里。哈哈哈,这真是老天报应,因果不爽啊!”

    元婴脸色连续变化,他能判断的出,许半生并没有骗他,事实上到了这种田地,许半生也没必要骗他了。

    他当然知道许半生会对他说这么多,一是为了保住了凡的性命,二是为了拖延时间,可他明知如此,却不得不瞻前顾后,不得不说,了凡的身份,的确让他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许半生和了凡必须死,哪怕会有人因此而受到审判所的裁决,否则,灵脉的秘密就会被泄漏出去。

    可杀了许半生没问题,杀了了凡,跟灵脉的事情泄露出去又有什么分别?

    无非一个是成为天下修仙者的众矢之的,另一个则是成为那烂陀寺必然要将其灭门的对象。对于区区血鸦岛而言,那烂陀寺和天下所有修仙者,真的有区别么?

    可是现在的情形,对于这名元婴,对于血鸦岛而言,似乎也没有了区别。

    杀了二人是被灭门,不杀二人,血鸦岛也必然灭门。

    元婴渐渐下定了决心,既然结果已经注定,那么无论如何,先杀了这二人以泄心头之恨吧。

    杀意渐起,元婴的双眼虚了起来,手中的巨剑也不自觉的高高举起。

    许半生苦笑着摇摇头,他当然知道结果必然如此。他根本就没指望这名元婴有可能放过自己和了凡,同样都是灭门之祸,也就不难选择了。他说这么多。唯一的目的就是拖延时间,希望有人发现这里的大战。一旦有人出现,这名元婴就必然有所忌惮。

    可说了这么久,依旧没有半点人影经过,看来,今日真的是要死在这里了。

    许半生并不贪生,他只是哀叹了一声,心中自言自语道:“师父,徒儿对不起你。没能把你们带出太一洞天。”言罢,许半生也扬起了手中的寒铁软剑,剑柄之上,仿佛存有李小语的气息,昨日之日,历历在目,可一切都已经无法回头。

    既然快要死了,那就拼一拼吧,就算是死,也不能死的太窝囊。我可是被魔神蚩尤选中的人啊!

    许半生一咬牙,使出全部的力气,挥剑就要与那元婴做以卵击石的殊死一击。

    可对面空中的元婴却突然咦了一声。手中的巨剑也低垂了下去,他竟然转过身去,面色古怪的看着后方的湖面。

    许半生不解,他的位置,很难感受到湖水之中灵气的汹涌,自然也就不知道湖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突然之间,一轮红日从湖面高高跃起,许半生也是一惊,空中的元婴早已眯起了双眼。这红日之光,也并非他所能直视。

    日光暗淡下去。许半生这才看清,那哪里是什么红日。分明是了凡脑后的宝光。

    了凡竟然再一次从湖中升了起来,脑后宝光愈加炽烈的同时,他也轻启双唇,吐出一句话,不悲不喜,仿若古佛不动金身。

    “六转大日灯!”

    和此前五次的断喝不同,这一次的了凡,显得犹如老僧入定,完全不管周围的变化。

    光秃秃的脑袋后边,那本已暗淡下去的日头突然间霞光万丈,再度爆发出极为耀眼的光芒,炽烈的光线照耀在前方的大地上,大地都为之沸腾,温度一时如人间炼狱。

    红日初升,很快就攀高到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就连半空中的元婴也需要抬头仰视,在这万物生长绝对离不开的日头之下,元婴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一种膜拜之意,就像是他突然变成了一个虔诚的佛门中人,要对这佛祖座下的三足金鸦顶礼膜拜。

    许半生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可他自己并没有任何虔诚之心,他也并未生出任何膜拜之意,可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名元婴身上的气场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他竟要下拜?这是什么道理?如果说这日头能让人生出礼佛之心,那么为何我却没有感受到半分?

    突然之间,许半生意识到了原因,世人皆云凤凰乃是百鸟之王,这本不错,可对于部分特殊的鸟类,太阳才是它们的王。

    太阳是什么?那是佛祖座下的弟子之一,三足金鸦就是红日的本体。

    而血鸦岛的所有弟子,体内都必然有一只本命血鸦,对于所有的鸦类来说,三足金鸦才是它们真正的王,甚至是万鸦之祖。

    血鸦见到自己的老祖宗,自然会生出顶礼膜拜之心,这名元婴受到本命血鸦的影响,才会有如此的表现。

    许半生知道,元婴迟早会醒悟,这六转大日灯也压制不了他多久。修仙者之间的战斗,终究是以实力说话的,这种潜在关系上的压制,只能是一时。

    不过,这至少也可以为他们争取一些时间,许半生也需要时间恢复。

    跌坐于地,许半生已经顾不上了凡施展完这一招后将会如此,也顾不上元婴将会如何破去了凡这一招,他只能抓紧时间,若是了凡还能侥幸不死,他越是多恢复一分,就能为了凡争取更多的时间活下去。如果了凡死在元婴接下去的反击之中,许半生也不过是后脚跟上去陪他而已。

    自在诀疯狂的运转,许半生在生死攸关之际,开始尝试修炼这么多年来毫无进展也毫无突破的五行神变。

    对他而言,现在手段多一点,就更多一点儿拖延的可能,也多一点儿保命的可能。虽说想要在这种情形下修成五行神变第三变的机会微乎其微,可若是不尝试,那才是彻底绝望。

    经过刚才那疯狂的消耗之后。许半生体内的真炁也所剩无几,他疯狂的吸收着空气中那稀薄的灵气,聊胜于无。

    灵气入体。瞬间变成真气,游走于经脉之间。

    五行神变依旧毫无动静。可许半生却发现,随着自己的修炼,那条主干之内的两枚金丹却仿佛立刻活跃了起来,许半生吸收灵气的速度越快,那两枚金丹也便越活跃。

    眼看着第二枚金丹也已经长出手脚,只剩下模糊的面部还待继续成长,欢快的在主干之中上蹿下跳。

    而第一枚金丹似乎已经完全成为人形,眉眼须发。历历分明,许半生不知这金丹有何用处,但临时抱佛脚的修炼,必须进行下去。

    两枚金丹越发的活跃,而五行神变,也似乎终于开始有些苏醒的迹象,许半生隐约感觉到自己体内贯通头顶到脚底的主干仿佛变成了一棵参天古树,而那些从主干上延伸出来的分支则成为了树枝。最为关键的是那十条已经贯通的经脉,孔窍似乎变成了绿叶。

    有枝有叶,树木便开始成长。许半生察觉到一股奇怪的能量疯狂的涌入到自己的体内。他不知这股力量从何而来,但他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是疯狂的吸收着这股奇怪的能量。

    能量游走于许半生的经脉之中。沉淀于气海,然后再上涌进入到那棵参天古树之中,成为了古树成长的养分。

    在枝叶配合之下,越来越多的灵气朝着许半生体内蜂拥而来,许半生感觉到了一股久违的舒畅,他身上的伤似乎在这一刻全都好了。

    只是,这一次,灵气的洗涤并没能让体内新生的经脉尽快的成长,而是使得那条主干越发的茁壮。主干之内的两枚金丹,更是欢快的如同过年的孩童。收到了暌违已久的红包,哪怕明知这些红包也不过在自己手上过一圈。却依旧兴奋不已。

    许半生甚至可以感觉到,第一枚已经完全成型的金丹有一种想要冲出自己身体的*,这股*简单而直接,许半生竟然都有些压制不住了。

    从头到尾也不知道金丹为何会被自己吸收,更加不知道金丹在自己体内为何会生出如此变化的许半生,既然压制不住那金丹小人试图破体而出的*,也便不去压制,甚至推波助澜,任凭那枚金丹从他头顶的孔窍之中冲了出去。

    而就在金丹冲出的一瞬间,许半生只觉得如释重负,仿佛他身上原本挑着一个千斤的担子,现在终于放下了,浑身轻松无比。

    在这股轻松的快意之间,许半生终于冲破了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关隘,真气如洪流一般的冲破体内一切阻碍,许半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从主干之上剥离出来了某样东西,而主干和支脉此刻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正常,倒是多出来的那东西,许半生发现,那赫然正是一棵大树。

    大树枝繁叶茂,透出昂然的生机,许半生大吼一声,胸中的憋闷一扫而空,五行神变基础变化的第三变,枯木变,成!

    许半生霍然站起身来,正好见到半空之中,元婴再度直起了腰身,似乎感到羞愧难当,他刚才竟然在了凡面前跪拜良久,虽然了凡也没能奈何的了他,可这已经是他平生最大的耻辱。那轮红日产生的高温,也使得他身上增加了无数的灼痕。

    “小贼秃,你敢欺我!”元婴怒吼着,双手握住巨剑,连续劈出三剑,破空一斩般,那本还普照大地的红日,竟然被这一剑拦腰斩断,落进湖水之中,瞬间熄灭。

    世界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而了凡的胸口也爆出一团鲜花一般的血光,生气几乎断绝,从空中再度摔入水中。

    许半生瞪大了双眼,发出一声怒吼,他身后一道金光闪现,直冲元婴。

    许半生一愣,定睛望去,却竟然是那个金丹小人。

    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小人了,因为那金丹小人已是正常人大小,除了身体表面有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之外,和人类毫无二致。

    许半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金丹小人身上的气息,金丹四重天,这本就是他生前的修为。

    金丹小人的手里持有长剑,挟无畏之势,刺向元婴。

    看到这金丹小人,那元婴不禁一呆,口中竟然说道:“徒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