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95章 佛魔九转

第0895章 佛魔九转2017-11-11 22:40:26Ctrl+D 收藏本站

    飞剑速度快,了凡转眼就抢在了许半生的前方,迎向那名元婴。

    “七转真雷音。”

    了凡口中吐出五个字,脑后宝光再生,这次在宝光之中没有出现任何其他的东西,而只是雷声隐隐,滚滚而来。

    宝光越炽,雷声越大,天色却反倒是阴沉了下来。

    转眼间,天色已经黑压压一片,仿佛进入夜间。

    星光无踪,月神不存,世间唯一的光亮便是了凡脑后的宝光。

    元婴也是凭着这处宝光,挥剑指来,他越近,便越觉得雷声激荡,难以前行。

    哪怕是元婴之身,面对这佛降雷音,也是寸步难行。

    不过他与了凡之间的修为着实差距太大,虽难以前行,但还是让他一步步的靠近,手中巨剑不断劈砍,生生在雷音之间杀出一条路来。

    突然之间,耳旁一片清净,所有的雷音都消失了,整个世界变得无比的静谧。元婴甚至能够听到远处鸟儿的鸣叫,也能听到许半生呼吸的声音。

    元婴挥剑向前斩出,却发现此刻虽已无声,却比刚才更加难以前行。

    “********!雷音到了极致,便是无声。”

    元婴恍然憬悟,手中巨剑更是绽放出全部的实力,不断的砍向那已经希声的雷音。

    在元婴看来,天地一片漆黑,所有的光亮就唯有眼前的宝光,可在了凡身后,天地依旧一片明朗,许半生无法上前,只能看着了凡勉力支撑。

    许半生看见,了凡正在飞速的变老。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转眼就变成了三四十岁的中年,而后脸上生出皱纹。眼角低垂,凭生老态。

    许半生赫然明白。这是了凡在用透支生命的方式支撑他使出的招式,凭他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使出这第七转。

    那烂陀寺从来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这也是为何昆仑剑宗始终将自己视为修仙正统的缘故,甚至于大多数的****也是如此认为。

    这一点,从了凡修炼的功法便可见一斑,九转魔佛陀,既是佛陀。如何生魔?这早已说明那烂陀寺走的绝不是正统的佛门之路,而是在佛与魔之间,另辟蹊径。

    现在了凡所用的法门,也是为昆仑剑宗这样自视为修仙正宗的门派所不齿的,燃烧自己的生命,换得一时的实力剧增,使出与自己修为并不相符的功法。

    可此时此刻,又有什么办法呢?

    猛然间,许半生突然想到,不就是燃烧生命么?那是以生机为代价。只要生机得以补充,了凡便无需燃烧自己的生命。

    许半生大笑起来,飞向了凡身后。一掌拍在他的头顶,磅礴的生机再度疯狂的注入到了凡的体内。

    虽然暂时还无法让了凡恢复二十岁左右俏和尚的模样,可也阻止了他的生命继续被燃烧。

    了凡身子一震,更增信心,虽然此刻元婴终于一剑彻底斩破了雷音,眼前世界再度重放光明,而了凡胸口也是如遭雷击,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有了许半生注入的生机,了凡信心满满。他脑后佛光万丈,神情无比坚定。此刻他已经是六七十岁的模样,老态龙钟。却更显慈悲佛相。

    法相庄严,了凡吐气出声:“八转我佛陀!”

    宝光之间,光幢再生。

    而光幢之间,几声清脆的铃儿响动,一座七级浮屠轰然落地。

    在浮屠之中,各种经文念响,正欲挥剑斩落的元婴,也被这些念经之声挡住了脚步。

    经文仿佛凝成了实体,组成了一面高墙,任凭元婴如何劈砍,也无法前进半步。

    这经文组成的屏障,比起刚才雷音的屏障,更是强大了许多,哪怕是跟最后********的雷音相比,也强了足够一倍有余。饶是现在的元婴,也已经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

    这是必然的,九转魔佛陀本就是一转更比一转强,否则到了最后一转,又如何能够佛祖拈花一笑就让世间万物烟消云散呢?虽说这烟消云散说的很是夸张,但是其威力若是不足够巨大,也不会有这样的夸张之词。

    更关键的,是元婴不断的输出之下,他的实力也不如最初鼎盛时期了,元婴终究也是人类,不可能永远这样保持最强的输出,真气有限,哪怕元婴的真气俱是真晶状态,也架不住许半生和了凡这两个怪胎不断的起死复生反复折腾啊。

    现在的元婴虽不至达到强弩之末,也也好不到哪去,还能在经文组成的防御之上劈出点儿印记,已经算他相当强悍了。

    这也就是了凡修为尚浅,若是了凡达到金丹中期,同样八转我佛陀的话,只怕这元婴根本不可能再有机会向前走上哪怕一步。

    虽说经文很强,可时间长了,元婴还是朝前迈出了几步,眼看着经文组成的防御就要崩溃,可就在元婴咬牙切齿的再度劈出一剑,经文行将崩溃的时刻,那七层浮屠却突然绽放七彩宝光,一层层的构建出七层光幢,光幢之间,一颗菠萝般的东西从塔中缓缓冒了出来。

    许半生也是大惊,他当然不会觉得那东西是什么菠萝,这分明就是佛祖释迦牟尼的头颅啊,那宛若菠萝颗粒状的东西,正是佛祖那打卷的头发。

    元婴一剑斩碎经文,以为这一关已经过了,可一抬头,他也是吓了一大跳。

    半空之中,佛祖和蔼慈祥的看着他,眼中无悲无喜,满满的都是对天下苍生的慈悲心怀。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那佛祖念出四句偈语,每一个字都在空中凝成实质,金光灿灿的字体宛若一座座小山一般,压在了那名元婴的头顶。

    十六个字,完全叠加在元婴身上,元婴陡然醒悟。大骂一声:“什么狗屁佛祖,你若是心怀苍生,又为何要杀我?佛祖不仁。老子便杀了你!”

    此刻的元婴已经濒临绝境,他不得不召唤出自己的本命血鸦。

    此前许半生就已经见识过血鸦岛炼气筑基以及金丹的血鸦。元婴的血鸦还是第一次见。

    那血鸦只不过扑扇了一下翅膀,便已经从那十六个大字之间飞了出来,真的是遮天蔽日,双翅展开,足有千丈长短整片天空都已经被这只巨大的血鸦死死笼罩。

    在血鸦双翅之下,天空一片血色,血鸦张口,便是无尽的腥臭。仿佛血液经过发酵之后的难闻气味。

    挥动双翅,血鸦试图将压在元婴身上的十六个字扫开,可这十六个字足有万钧之力,即便是这庞大的血鸦,也一时间奈何不得。

    血鸦嘶鸣一声,振翅上天,俯冲下来,试图以自己的铁喙将金字撞开。

    金铁交鸣之声轰然响起,那金字只是微微一晃,空中的佛祖此刻也招了招手。口中说道:“大鹏鸟,你还不收了神通?”

    血鸦掉头望了一眼,眼中尽是不屑之意。口中嘶鸣,竟然不去管那金字,而朝着空中的佛祖而去。

    佛祖伸出一只手,一掌拍在血鸦身上,血鸦颤抖不止,却依旧竭力向前。看得出来,佛祖已经阻挡了血鸦向其进攻,可却伤不了血鸦,了凡这八转我佛陀终究还是实力不够。否则。佛祖出手,就该天地为之色变。所谓如来神掌,就该是一掌世界生。一掌世界灭。可现在,佛祖这一掌,也就是元婴的实力而已。

    血鸦急了,几次试图冲过佛祖的手掌都不可得,元婴似乎明白了原因何在,这佛祖本是不灭的,只要十六个金字还在,佛祖就绝不会消失。唯有那十六个金字被打碎,佛祖也就自然荡然无存,这八转我佛陀也就自然被破。否则,为何这佛祖只吐出那十六个大字,他也对血鸦说了话,并且还撒了谎,为何不让话语也凝成金字将血鸦压在下边?

    心念一动,那血鸦便自飞了回来,果然,血鸦离去,佛祖也就缩回了手掌,根本没有半点来加强攻击的意思。这佛祖就是用来唬人的,这一转真正的攻击就在这十六个大字上。

    血鸦再度挥动双翅,试图将金字扫开,可金字依旧纹丝不动,反倒是不断绽放的金光,让血鸦身上的羽毛掉了不少。

    嘶鸣声起,血鸦口中喷出红色薄雾,那薄雾腥臭难当,哪怕是许半生,隔着数百丈的距离,也能闻到这股难闻的气息。

    红色薄雾一遇到金色大字,便凝成了水珠,落在金字之上。

    丝丝白烟冒起,伴以滋滋的声响,许半生情知不妙,看来这金字要被破了,元婴又找到了破解之法。

    许半生立刻加强了生机的输出,他担心元婴压抑良久之后的一招,配合血鸦了凡会承受不住,唯有护住他的心脉,增强生机,才有可能让他活下来。

    前方,金字轰然散开,被打成了零散的十六个字,血鸦不忿于刚才任凭自己挥动翅膀也奈何不得这些金字,是以追上前去,巨翅一拍,便是一个金字化作点点流光,崩碎于天地之间。

    金字爆裂,了凡也是如遭重击,喷出了一口鲜血。

    血鸦连续拍碎了几个金字,了凡便连续吐出了几口血,幸好那些金字自行坠落下去,否则若是全让血鸦拍碎,只怕了凡光是吐血都已经吐死了。

    “好贼秃,爷爷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元婴再度起身,手持巨剑,凌空迈步而来,每一步都跺的仿佛空气都颤抖起来,整个空间都在摇摇晃晃,元婴挥剑直指了凡,了凡此刻,已经被自己吐出的鲜血染红,浑身上下浴血一片,连许半生给他穿的宙级法袍都已经染成了红色。

    多亏了许半生的生机输出,否则,了凡恐怕早就死了,根本也没可能使出第八转。甚至都不用元婴出手,光是他透支生命燃烧生机,就已经足够他迅速衰老最终死去。

    此刻了凡也不知道许半生那强大的生机还能维持多久,他必须动用最后一转,否则,他与许半生都将成为元婴的剑下游魂。

    “大哥,能有你这样的大哥,小僧真的很高兴!”了凡突然说道。

    许半生心生不祥之兆,他体内的生机还剩下三四成的样子,是以并不明白了凡为何如此。

    “九转佛魔变!”(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