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96章 拈花一笑

第0896章 拈花一笑2017-11-11 22:40:27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来不及多想,了凡却已经喊出了这五个字。

    五个字一出,许半生顿时感觉到了凡体内生机的流逝直线增加,至少是刚才的数倍,许半生也顾不得许多,现在的了凡看起来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模样,若是自己生机输入的速度赶不上,只怕了凡就会因此走到生命的尽头。

    而就在这一刻,许半生似乎也终于明白了了凡最后跟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凡知道这九转佛魔变一经施展,凭他的实力只能是以更快的燃烧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虽有许半生帮他注入生机,可那根本赶不上他生命燃烧的速度。

    “了凡!”许半生悲呼一声,他恨自己为何刚才没能明白了凡的意思,若是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了凡有机会使出这九转佛魔变。

    现在再说什么都已无益,许半生唯有疯狂的将体内的生机输入到了凡的体内。

    失去了生机的大树,枝叶开始枯萎,纷纷落地,树干也开始干裂,根部早已从土中一根根的爆出。

    此刻生机虽然输出猛烈,可了凡却依旧在一点点的衰老下去,显然许半生输出生机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比不上了凡的消耗。

    不过片刻之间,了凡就已经耄耋衰老,看上去足有一百多岁,许半生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无法从长相上区分了凡的衰老程度了,若不是筑基都有两百年阳寿,此刻了凡早已身死。

    时光已经在了凡脸上身上刻下了无数的痕迹,再也没有任何地方可容时光这个雕刻家下刀,许半生也只能加快生机的输出,不管一切的也要保证了凡不会因此死去。只要不死。就还有希望,至少许半生还有机会沟通幽冥,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要让小鬼在判官的生死簿上给了凡增寿。现在许半生腾不出手来通幽,他也只能竭尽所能的去保证了凡不死。

    了凡的苦心总算是没有白费。他终于还是完成了九转魔佛陀的最后一转,九转佛魔变。

    刚刚已经淡然消失的那尊佛祖,再次随着了凡脑后的宝光大炽而出现在空中,和刚才不同,佛祖的出现并未伴随念经之声,也并没有浮屠光幢,佛祖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了半空之中,眉宇之间。也不尽是慈祥之意,嘴角牵出丝丝诡谲的笑容,那张法相庄严的脸似乎开始变得邪恶起来。

    宝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黑气缭绕,佛祖桀桀怪笑出声,道:“终于还是让老子出世了,让我看看,是什么狗屁东西竟然让那个老贼秃不惜将老子放出来也要如此!”说话之间,那明显魔化的佛祖脸上悄然变化,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面目狰狞恐怖至极的尊容。口中獠牙乱生,一张阔嘴仿佛能吞天食地。

    无尽的黑气朝着元婴席卷而去,那元婴站在自己的本命血鸦背上。见黑气卷来,也是不慌,他深知了凡的致命一击自己未必能够抵挡,是以自当竭尽全力,他也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了一个等级。双手持剑,血鸦拍翅,进入到黑气之间。

    许半生已经看不见黑气之中发生了什么,甚至就连了凡也看不见了。了凡过于衰老,奄奄一息。双目早已低垂。

    耳旁却能听到黑气之中金铁交鸣,仿佛千军万马在战斗一般。不时传出元婴怒吼,偶尔还有他的痛呼,血鸦更是不断的嘶鸣,其声可怖。

    许半生体内的生机早已消耗殆尽,现在维持着了凡生命的,是许半生将自己的生命点燃化成的生机。但是,这点儿生机跟刚才那股庞然的生机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许半生也只能勉强维持住了凡的性命,不让他因此死去。

    许半生脸上的棱角开始变得愈发的鲜明起来,这是他生命流逝的迹象,他已经从一个接近三十岁的壮年汉子,变成了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平添了几分儒雅之气。

    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

    许半生步入老年,眼角皱纹明显,头发也变得花白……

    黑气不断的翻腾变幻,但却在逐渐的缩小,这显然是元婴占据了上风的缘故。

    那化魔的佛陀虽然也感觉不对,不断的嘶喊,骂声不绝于耳,可他也再没有更强的手段,甚至黑气也所剩无几,他终于骂了一句:“他么的,这狗东西还真是强大,难怪佛祖那个老东西要将老子放出来。可是老子也打不过这小子……喂,小和尚,你再努努力啊,这事儿老子解决不了,赶紧把佛祖请回来,只有佛祖才能干掉这狗东西!”

    许半生闻言心中一动,心道难道这九转魔佛陀还有后招?可是,了凡已经生机几近枯竭,若不是他以自己的生机注入,了凡只怕早就撒手人寰。

    眼看这黑气越来越少,偶尔甚至能看见血鸦的翅膀伸出黑气之外,许半生知道,只怕很快那元婴就要突围而出,到时候,他与了凡只有一个死字。

    看了看身前浑身浴血丝毫没有从前那个白净淡然模样的小和尚,许半生一咬牙,道:“横竖也是死,那就彻底燃烧吧!”许半生将自在诀完全运转起来,五行神变也瞬间开始在经脉之中运行,许半生怒吼了一声:“枯木变!”然后,他将自己的生命彻底点燃,以自身为灯油,将剩下百余年的生机完全注入到枯木变之中。

    那棵仿佛已经死去的大树再度萌生新芽,枝叶抖动,仿佛一瞬间活了过来。

    汹涌的生机被注入到了凡的体内,让了凡一下子仿佛回到了一百岁出头的年纪。

    精神陡然一振,了凡来不及回头顾及许半生,他口中再喊:“九转佛魔变!”脑后再度宝光大炽,在宝光照耀之下,黑气顿时烟消云散,元婴站在血鸦背上。苍茫四顾,似乎不明白为何这黑气突然不见了。

    很快看见小和尚了凡,元婴大惊。挥剑指向了凡,脚下血鸦双翅猛拍。他如电如光般射向了凡的位置,手中巨剑眼看就要刺中了凡。

    可是他却没注意到,空中那面目狰狞早已有些慌乱之色的魔,却竟然嘴角露出了神秘的微笑,然后,他一个转身,吸收了全部的宝光,再度变回到那个法相庄严的佛祖。

    佛祖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手指微微一拈,拇指和中指并拢,其余三指自然弯曲,口中梵音佛唱,道:“孽障还不伏诛?”

    元婴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气力都被抽空,也再感应不到这个世界的存在,甚至于连跟自己本命血鸦之间的联系也彻底断绝,他仿佛堕入无边深渊,想要控制身形却是连真气都无法在体内运转,甚至于他发现自己空乏一身。体内早已没有了半点真气,气海也荡然无存,只是不断的坠落。坠落。

    在佛祖拈花一笑之后,了凡也是几近油尽灯枯,慢慢的转过身来,就如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一般行动缓慢,他看到许半生眼皮子微微动了动,知道这是将死的表现。生机早已断绝,他和许半生一样,体内的生机都只够维持几个呼吸的生命。

    可是了凡却并未感觉到悲哀,相反。他嘴角带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十六岁的单纯小和尚。站在飞车之上,看着驭剑飞过的许半生。忍不住好奇的走出飞车,凭空而立,一身白衣飘飘,口中说道:“这位施主,缘何如此孤独的驭剑飞行啊!”唯独不同的,是那一年,小和尚了凡化作翩翩公子模样,而在了凡现在的眼里,他一身白色禅衣,双脚赤足。

    “大哥,我们做到了,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却同年同月同日死。认识你这样的大哥,小僧此生无憾!”

    了凡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挨着许半生躺下身来,他抓起了许半生的手,又道:“下一世,你我还做兄弟如何?”

    等不到许半生回答,了凡早已自行闭上了双眼。

    **

    元婴此刻很恐慌,他就仿佛在一个永远下坠的过程中,时间早已没有了意义,但是他却始终无法落到底。

    血鸦不知何处去,周围也感觉不到风声,这么久了,他看不见,听不到,除了知道自己在不断下坠之外,甚至连任何感觉都没有。

    “这到底是哪里?这是怎么回事?那魔化的佛陀不是已经被我干掉了么?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元婴竭力嘶喊,可是这些话语只在他心里闪现,他无法张嘴,甚至不知道嘴在哪里,只是不断的下坠,下坠。

    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拉住了自己,他大喜过望,急忙伸手向着那个东西抓去。

    抓住了,身体也不在下坠,可是为何感觉到生机在不断的流逝?

    这名元婴本是四百岁的年纪,尚有六百年可活,可现在,他分明感觉到自己不断的变老,转眼间,已经行动迟缓。

    再下一刻,他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了。

    好在这一切终于结束了,元婴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东西,他已经丧失了全部的意识。

    唯有他体内的那个婴孩,却是破体而出,口中咿咿呀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转眼之间,婴孩摆脱了寒冷,他来到了一个无比温暖的空间,一瞬间,他便喜欢上了这里,这可比以前他呆的地方强多了。

    在这里,他只有满心的喜悦,他能够感觉到灵气丝丝的正在滋润着他,他看见前方有光明,他伸出手,迈开脚步,追寻着那点光明而去。

    终于,婴孩将光明抓在了手里,真是亲切啊,真是温暖啊。

    婴孩抬起头,他又看到了另外一点光明,他再度朝着光明奔跑,他喜欢这里,这里就是他的极乐世界。

    婴孩发现,自己在逐渐的长大,他没获得一点光明,身躯就会增长几分。

    头上梳起了发髻,圆坨坨两个,婴孩已经成为一个孩童。

    孩童继续长高,转眼少年,继而青年。

    光明越来越多,青年茁壮成长,开始拥有强大的力量,举手投足之间,便是山呼海啸,他终于明白,自己是个战士。(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