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98章 不少反多

第0898章 不少反多2017-11-11 22:40:30Ctrl+D 收藏本站

    血鸦岛就这么覆灭了,是的,覆灭的毫无声息,就仿佛他们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唯一让血鸦岛留下痕迹的,大概就是这段时间只要玉简任何一个人,保管聊不到几句,话题就会扯到血鸦岛身上。

    血鸦岛竟然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创造一条灵脉,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之后,方圆三万里之内,只要是有灵脉的门派俱都怒了。原因很简单,灵脉是无法凭空创造的,聚灵阵虽然也有积聚空气中的灵气的效果,可更多的,却是在偷取附近灵脉之中的灵气。

    也就是说,如果血鸦岛真的造出一条灵脉,其实就是从其他的灵脉之中偷走了一部分灵气,这无疑会让许多门派灵石受损,而且这还没有一个能够计算的数目,谁也不知道自家的灵脉到底损失了多少。

    对于这样窃天下者,无需审判所裁决,便是人人得而诛之。

    当日许半生将了凡救活之后,直接就去找到了自己的师父,赖天工一听也知道兹事体大,二话不说,立刻将此事上报审判所。

    审判所闻言大惊,派来的已经是一名返虚。同时,审判所也紧急联系了某上|门,尽遣其门中精英,将血鸦岛围了个水泄不通。

    血鸦岛当时也是人心惶惶,元婴消失,筑基死伤二十余,金丹也损失了两个。最关键的,是灵脉的事情必然已经被人知晓,只是不知道许半生和那个小和尚是否死在了那名元婴手下,血鸦岛掌教联系不上那名元婴,心中也是戚戚然,虽然已经猜到了结果,可却难以相信这样的结局。

    对门中不知灵脉之事的弟子。自然不必去多说什么,甚至对于血鸦岛知道这件事的高层,掌教也是采取了能骗就骗的手段。他传下法谕。说元婴已将许半生和小和尚杀死,灵脉虽然受损。可并不致命,假以时日还是能够恢复。而那名元婴竟然也在那一战之中受了很重的伤,此刻正在闭关疗伤,数日之后便可恢复。

    大部分的高层还是相信了掌教,可其中也有几个人,尤其是那个化神,则是认为无论掌教所言是真是假,血鸦岛都不能留了。谁知道许半生死之前有没有把灵脉的消息捅出去?更何况,他们甚至都不确定许半生的生死,那名元婴受了重伤需要闭关疗伤?难道晚一会儿闭关就会死么?他为何不能在见过了所有人之后再去闭关?

    掌教自说他的,这几个心存疑虑之人则是偷偷收拾法宝灵石,将自己能够控制的法宝灵石洗劫一空,偷偷离开。

    而其他人,则因为掌教的欺骗,依旧留在岛上,直至他们被审判所带来的兵马包围,才纷纷发现不妙。血鸦岛上彻底炸了锅。

    最终,确认了消息无误之后,审判所下达了攻击的命令。血鸦岛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所有弟子战死,掌教自刎在真龙主穴旁边,大概是要以死来表达自己愧对血鸦岛数代掌教苦心经营这处灵脉的愧疚之心。

    那几个偷偷溜走的元婴化神,自以为得计,可他们低估了这件事引起的震荡。方圆数万里之内的门派闻风而动,有些是想趁火打劫,有些则是莫名愤怒,在如此天罗地网之下。那几个元婴以及血鸦岛唯一的一名化神长老也是无所遁形,最终也杀了几个其他门派的金丹元婴。但还是没能逃过神魂俱灭的下场。

    血鸦岛被血洗,按理岛上的财物法宝。应由审判所处理,可那些参与攻打血鸦岛的门派如何可能等到审判所来分配,尤其是那些本就认为自家的灵脉损失惨重的门派,更是看到什么拿什么,以至于就连了凡的钵盂也被那些人抢走。

    这种情况审判所也是无可奈何,而那个赶到集市见到许半生,了解事件原委的返虚,面对许半生这个小小筑基的质问也是尴尬不已。要知道,原本他还许诺一旦证实之后,要对许半生大肆奖赐的呢,可现在,血鸦岛除了那些建筑几乎已经沦为空岛,别说给许半生奖赐了,就连审判所自己,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对此,审判所也不得不以审判之力压人,勒令所有参与洗劫血鸦岛的门派,每个门派交出一百万灵石出来,那些门派自然是频频喊冤,可见审判所丝毫不为所动,一个个还是拿出了一百万灵石。

    这一共是一千三百万灵石,其中一千万,是审判所答应给最早派遣门下精英对血鸦岛进行围岛的那门派的酬劳,这个价,还是给审判所面子,否则,区区一千万灵石,又怎么可能请得动一个上|门出手。

    剩下的三百万灵石,审判所自己也不能一无所获,留下了两百万,再剩下的一百万,奖给了许半生。

    许半生当仁不让的收下,他身上也没多少灵石了,几天前他还怀揣接近八百万灵石觉得自己挺富有,可现在那些灵石被他挥霍一空,虽不能说是因为这件事而付出的代价,那些灵石中的灵气也是被他自己吸收了,可毕竟也与此事有关不是?而且他揭穿了血鸦岛一个这么大的阴谋,拿些奖赐实在是理所应当。

    可了凡的钵盂也是必须讨要回来的,于是许半生又向审判所提出要求,审判所一开始没当回事,推说一个钵盂,也没什么证据可以说是了凡之物,只怕不好讨要。可许半生告诉他们,了凡是那烂陀寺的弟子,钵盂之中有了凡的身份腰牌,若是那些人愿意为此得罪那烂陀寺,这钵盂就不要了。

    审判所的人一听,也是惊讶不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了凡是那烂陀寺的弟子。他们也想不通,那烂陀寺的弟子怎会跟许半生交上朋友。

    但这事儿事关重大,审判所也是不敢怠慢,那烂陀寺这样的门派,实力其实还在审判所之上,他们真要是打着为门下弟子讨还钵盂的借口。审判所也没办法管他们。到时候,只怕这一片一定是生灵涂炭,那烂陀寺以此为借口。还真是想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

    召集了当日参与围剿血鸦岛的十三个门派的掌教,其中也包括太一派的掌教杨高宇。审判所晓陈厉害,将了凡的身份告知他们,也说明了那钵盂之中有了凡的身份腰牌,表示希望诸位掌教不要因小失大为自己门派惹来横祸。

    就连杨高宇这个见过了凡的人,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了凡是那烂陀寺的弟子,此前许半生带着昏睡中的了凡回山,也只说是自己的结拜义弟,杨高宇觉得若是名门大派。肯定不会愿意认许半生做大哥,也就没多问。

    可现在审判所却告诉他了凡是那烂陀寺的弟子,并且叫他起来证实这一点,杨高宇心中惴惴,最终选择相信许半生的话,拍着胸脯保证,了凡的确是那烂陀寺的弟子,而且资质极高,在那烂陀寺之中也是极受重视的弟子。

    其实这话也不用多说,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小和尚。就已经是筑基七重天的修为,原本不知道也便罢了,审判所将这个消息一透露出来。所有门派的掌教都相信了这一点。那怕是那个被审判所请来的****,也知道,即便是他们建派几十万年的历史之中,也没几个能像了凡这般天才的弟子。

    于是乎,十三名掌教各自回山,训诫所有弟子。

    不过最终没有任何一个门派承认自己拿了了凡的钵盂,但是等到这十三家掌教离开之后,却有一个钵盂被留在了审判所内,毫无疑问。这是那十三家门派之一留下的,那人显然是不希望这件事给自己的门派造成麻烦。是以不肯承认,但是东西还是要还的。

    对于审判所而言。这已经够了,他们也并不想真的追究,只要钵盂找到了就行了。

    钵盂交给了许半生,审判所的人让他查查少没少东西,许半生也只能说自己不知道,不过只要主要的东西没少,想必了凡也不会太计较。

    跟了凡聊了半晌之后,许半生便取出了他的那个钵盂,放在了凡的面前。

    “钵盂帮你找回来了,你查看一番,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了凡欣喜的接过钵盂,一查之下,苦着脸道:“东西一样不少,反倒多出一百万灵石来。”

    许半生大笑,他知道这是那个拿了了凡钵盂的门派担心那烂陀寺还是要找他们的麻烦,所以放进去一百万灵石赔礼,想必看到这一百万灵石,也够了凡消气的了。

    于是许半生便笑着说道:“这钵盂被人洗劫走了,他们当时可能认为是血鸦岛的东西,后来我找审判所向那些门派讨要,这才找回了钵盂。这一百万灵石,是那个拿了你的钵盂的门派向你道歉的,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追究了。”

    了凡一脸的虔诚,道:“自然是不会追究的,能拿回小僧的东西,已是万幸。这一百万灵石,小僧不敢拿。”

    许半生一挥手,道:“给你就拿着,又不是来路不明之物,与血鸦岛元婴一战,你我差点儿死在他手里,只得了一百万灵石,权当酬劳!”

    了凡闻言急忙取出灵石,递给许半生道:“此事大哥居功至伟,这灵石还是让大哥拿着吧。”

    大概是怕许半生不肯要,了凡又有些赧然的说道:“我也知道了大哥的门派比较小,大概平日里月规灵石也不丰厚,小僧在那烂陀寺,也用不着什么灵石,若是需要,师父是从不吝啬的。大哥就收下这些灵石吧,否则小僧心中难安。”

    许半生见状,也便欣然收下,他知道,了凡恐怕真的是不缺灵石,而他,身上多些灵石总归是有用的。就好比在那真龙主穴之中,若不是身上那八百万灵石,许半生的修为也无法提高。

    “关于我们那天的经历,了凡你最好是烂在肚子里,除了你师父,谁也别告诉!”

    了凡虽不解许半生为何要如此嘱咐,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小僧不会说出去的,大哥如此要求,一定有大哥的道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