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899章 履约之行

第0899章 履约之行2017-11-11 22:40:31Ctrl+D 收藏本站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许半生和姚瑶约定的时间。

    也是和剑气宗约定的时间。

    这三年来,许半生基本处于半闭关的状态,偶尔会跟师兄弟下山喝个酒,大多数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

    阵法方面,赖天工似乎也没什么可教给许半生的了,八阵图他都曾经成功过,经验完全不缺,所需的只是实力的增长,是以赖天工也并不去管许半生的修炼,只是随他自己而行。倒是大师兄庄昕偶尔会来指点一下许半生,讲述一些修炼上的心得给他,虽无大用,可那也是庄昕的一片心意,许半生暗暗记在心里。

    三年前因为血鸦岛事败,许半生得到了一场大机缘,一战前后,修为达到了筑基九重天,距离结丹也只是一步之遥。

    可是整整三年过去了,许半生不可谓不勤奋,筑基大圆满也已经两年,却迟迟无法顿悟,依旧是筑基九重天,没能在体内多出一颗圆溜溜的金丹。

    倒是这三年之中,那个金丹傀儡以及元婴傀儡又有所增强,境界是已经无法提升的了,可许半生将五行神雷跟他们分享之后,两个傀儡的实力又有所增强。而且许半生与二人修了合击之术,如今以他的实力,哪怕是元婴也是浑然不惧。不过若是元婴中期,许半生还是差了点儿火候。

    本以为这些天剑气宗就该来人,浓眉大汉钟含风这十年来肯定惦记着许半生,姚瑶也一定早就着急想见许半生了,但是左等右等,却没等来二人,倒是来了个剑气宗的弟子。只不过是个普通筑基而已。

    此筑基是来送信的,说是剑气宗元婴五重天钟含风有请,欲邀许半生前往剑气宗一唔。

    杨高宇颇为担心。毕竟十年前许半生是跟姚瑶有赌约在先,若是十年之内他不能结丹成功。就要离开太一派,拜在剑气宗门下,钟含风也说了会亲自收许半生为弟子,绝不会让他这个半路带艺投师的人受到半点委屈。

    而现在,许半生还只是筑基九重天,早已大圆满,距离结丹仅有一步之遥,这就是这一步。却迟迟迈不过去,而十年时间已到,杨高宇不可能不担心。

    若是钟含风和姚瑶来了,那还好说点儿,大不了姿态放低一些,许半生再说上几句,这里始终是太一派的地盘,钟含风也不可能过于放肆,或许这事儿就遮过去了。

    可让许半生去剑气宗,杨高宇当然知道钟含风打的什么算盘。别说许半生现在没能结丹,按照赌约,他就应该拜入剑气宗门下。即便是许半生结丹成功了。他剑气宗强行把人留下,杨高宇只怕也没什么脾气。一个普通门派,跟一个****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杨高宇几乎就要断然拒绝,可终究心怀忐忑,拒绝就意味着得罪了剑气宗,这事儿让杨高宇着实两难。

    赖天工倒是毫不在意,他深知自己这个徒儿的心思,若是许半生心里没有进剑气宗的想法。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人能强迫于他。可若是许半生自己想离开。难不成太一派还能扣他一辈子不成。

    见赖天工没有态度,只说让许半生自己决定。杨高宇不免更加担忧。

    最终杨高宇还是亲自召见了许半生,毕竟剑气宗来函邀请这是大事儿,他一个掌教召见筑基弟子也算的上名正言顺。

    杨高宇询问了许半生的意见,许半生看出杨高宇的担心,笑着说道:“掌教前辈无需担心,弟子虽修为粗浅,可也知道不拜二师的道理。我既入了太一派门下,便生是太一派的人,死也是太一派的死人,断无可能改投他派。否则,当日我直接跟着剑气宗的人走便是了。师父对我谆谆教诲,虽然为人上有些老不修,可弟子明白,他老人家对我是极好的。便是为了报答师父的悉心教诲,弟子也绝不会背叛师门。”

    那意思很明显,他绝不会留在剑气宗,哪怕剑气宗再如何相逼,他也绝不会留下。

    可杨高宇依旧担心,又道:“但你与剑气宗的仙子姚瑶毕竟有十年之约。”

    许半生笑道:“十年之约不敢说是戏言,毕竟当时也是立过誓的。可约定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我执意不远加入,他剑气宗总不能杀了我吧。剑气宗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弟子执意要走,他们难道要将我囚禁起来么?钟前辈看似粗莽,实则并非糊涂之辈,他定然晓得这其中的道理。弟子如今的修为早已是筑基大圆满,这一点他们也看得出来。之所以尚未结丹无非是顿悟不到,这是最无法强求之事,已经与门派心法等等无关,完全是个人的心性和际遇了。三年前一场纷乱,导致弟子深知修为尚浅,****自危,掌教师父以及诸位师兄也都担心我的前途。因此三年来弟子几乎没离开过大青山,偶尔下山也都是一大群师兄弟相随,生怕我再惹出些祸端。这祸事是避免掉了,可际遇也就不复存在。两年前弟子已经筑基大圆满,这一点是钟前辈也无法否认的。可是足足两年的时间弟子都无法顿悟,这只能说是天意。哪怕弟子在剑气宗,也不过就是这样的结果。是以赌约虽输,可却情有可原,只要弟子态度坚定,钟前辈必然不会强人所难。”

    杨高宇点了点头,他也承认许半生说的有道理,可终究免不了担心。

    也就是许半生没结丹,否则,三十岁的金丹,这说出去简直是要吓死人。搁在****都绝对是宝贝疙瘩,何况太一派这样的小门小派?杨高宇好不容易看到太一派振兴的希望,又岂能不患得患失?要知道,一旦许半生结丹,他的仙途便算是定型了,其他门派自然也就少了许多觊觎之心。可以说,金丹是许半生能否留在太一派的分水岭,是以无论许半生如何言说,都减少不了杨高宇的担忧。

    许半生想了想,又道:“此去剑气宗,路程遥远,途中只怕少不得要一二月的时间。若是我一路闲逛,这时间还可延长不少。途中所遇各有机缘,说不得等弟子到了剑气宗的时候,便已经顿悟成就金丹了。到那时,剑气宗也就无话可说。”

    “怕只怕无论你赌约如何,对方都要强行留你啊。”杨高宇叹了口气。

    许半生笑道:“可若回绝对方,只怕真的就得罪了剑气宗,堂堂十大****之一的门派邀请我太一派登门,我们却如此不给面子,掌教前辈三思。”

    “这些本座岂能不知,可本座是舍不得你啊!”

    “此去剑气宗,弟子若在途中稍稍兜个圈子,便可经过那烂陀寺。掌教前辈应当没有忘记,弟子还有个结拜义弟是那烂陀寺的弟子,以他的资质,此刻恐怕也已经结丹成功了。届时弟子邀请了凡同弟子一同前往剑气宗,想必他不会拒绝,若是再有个那烂陀寺的前辈同行,就更好不过。到时候,有那烂陀寺的弟子在,剑气宗也必然要顾虑几分。”

    杨高宇心中暗忖,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那个小和尚他见过,这件事除了他,也就是赖天工知道,其他人,包括师邪在内,都并不知道了凡是那烂陀寺的弟子。杨高宇看得出来,了凡对许半生是绝对言听计从的,他极为崇拜自己这个义兄,只要许半生开口,想必了凡真会愿意陪他走上一趟。

    而且那烂陀寺乃是佛门教派,其弟子都必须自幼培养,许半生就算资质再好,也已经不符合他们择选弟子的条件,倒是不用担心那烂陀寺横插一杠子。

    于是他点了点头,道:“此行终究无法预料,这样吧,本座让你大师兄庄昕陪你走一趟,途中你二人不要急着赶路,本座让你大师兄多带你历练,争取在途中让你结丹成功。然后你再去那烂陀寺拜访你的义弟,到时候邀他通往,这样一来,想必剑气宗也不至于做出那种强迫之事。”

    杨高宇让庄昕陪许半生走这一趟也是有考虑的,在太一派之中,许半生的辈分着实是个比较难以界定的东西,赖天工甚至比杨高宇的辈分还高,只不过修为所限,二人只以师兄弟相称罢了。这也就是说,如果真要严格算起辈分来,许半生跟杨高宇倒是平辈了。哪怕按照赖天工跟杨高宇以及其余四脉门主平辈来算,许半生的辈分也高的离谱。让金丹陪许半生走一趟,二人途中只怕连称呼都犯难,而让元婴陪同,赖天工这么护犊子,就怕那元婴也不太好约束许半生。赖天工如今阳寿不足百年,越发是谁的面子都不给了,其他人总不能去跟一个阳寿将尽之人计较。

    唯有庄昕比较特殊,他是赖天工的弟子,跟许半生是平辈,二人这些年来师兄弟相称也早就习惯了。而且杨高宇知道,许半生在太元一脉不光是赖天工宠着他,所有师兄都很宠着他,只能说许半生做人做的实在是很成功。庄昕对许半生也极好,是以让庄昕陪同,庄昕一定会尽心尽力,而且,他教训许半生,许半生也绝不敢有任何不满。

    当然,最关键的,是庄昕也是元婴期,这修为,保护许半生平安应当是绰绰有余了。

    许半生自然明白,点头称是,退了下去。

    三日之后,许半生便和庄昕一起,启程下山,赶赴剑气宗,去履那十年之约。(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