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03章 剑意了不起么?

第0903章 剑意了不起么?2017-11-11 22:40:36Ctrl+D 收藏本站

    白亦之道:“原来你想要的是飞升?那就乖乖拜我为师。只要你修成九道剑意,必能大开飞升之门,如若那仙庭真的不复存在,你便是天上地下唯一的大罗金仙,届时,就连这个世界的规则都可以由你而定!”

    原以为许半生肯定会动心,可没想到许半生却是大笑三声,道:“哈!哈!哈!世界的规则都由我而定么?哈!哈!哈!”

    “你笑什么?”

    “笑你大言不惭!”

    白亦之怒:“小子,你莫非以为我爱才便真的舍不得杀你不成?”

    “世界的规则都可由我而定,这种话你居然也说得出来,不是大言不惭是什么?若是世界规则可由仙庭那帮仙人定,还要天地规则作甚?况且,你一个悟道两千年尚且不知大道在何处的人,也敢妄言我若想飞升便要拜你为师?你不仅仅是大言不惭,还是不自量力。真要是能飞升,你早就飞了,岂能留在这你根本瞧不上眼的凡尘俗世!?”

    庄昕听到许半生这番话,早已吓得浑身哆嗦,他担心白亦之一怒之下真的杀了许半生泄愤,他倒不是怕死,只是不想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可是,白亦之听了这番话,却是半晌无言,许半生说中了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那是从来也没有人试图去触碰,也没有人敢触碰的地方。

    许半生似乎仍嫌不够,又补充了一句:“七道剑意很了不起么?我也有剑意!”

    白亦之愕然,一个筑基修成了剑意?这不可能!

    一般来说,剑意不到元婴都不可能修成,并且也不是每个元婴都能修成剑意,若是足够天才。在剑道之上领悟远胜常人,金丹期也有可能修成剑意,但通常来说。金丹期修成的剑意根本不够强大,到了元婴之后依旧要重新来过。金丹期修成的那道剑意要么变成辅助剑意,要么就干脆被从身上剥离出去永不复用。

    现在许半生说他也有剑意,白亦之简直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你追求的大道,便是如此信口雌黄么?”一时间,白亦之也不再去纠缠心中最柔弱的那个部分了。

    许半生冷冷道:“你刚才要同我打赌,那你敢不敢跟我赌一赌,若是我有剑意傍身,你便放我与我师兄离去。从此我们天各一方,你依旧是你的白衣剑神,我仍旧是我太一派的小小筑基?”

    白亦之大笑道:“你若拿不出剑意呢?”

    “我拿不出剑意,我拜你为师!”许半生断然道。

    庄昕满心莫名,心道难道许半生刚才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作假而已?他这跟自己主动拜白亦之为师有什么区别?别说他一个小小筑基,就算是庄昕这个元婴一重天,也尚且没能领悟自己的剑意。太一派本也不是以剑道为擅长,整个太一派上下,尚且没有任何人拥有自己的剑意。

    白亦之自然是满口答应,他道:“小子。你自己说的话,可不要反悔哦!”

    “那晚辈也希望剑神前辈能恪守承诺!”说罢,许半生陡然放出了体内的那道飒剑意。体外三寸,顿时出现了一柄巨剑的轮廓,将其包裹其中,虽只是一道剑影虚意,但却依旧绽放出无上气势,赫然真的是一道剑意。

    白亦之一愣,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许半生区区筑基境界,怎么可能修成自己的剑意。这年头。不止是仙身不值钱,难道就连剑意也这么不值钱了么?

    但是很快。白亦之就看穿了许半生的剑意只是徒有其表,空有剑意的气势。却绝无剑意的凌厉。

    他微虚星目,怒道:“你这是在欺我?!”

    许半生傲然道:“前辈只说我若奠出剑意,便会放我与师兄离去,又没说这剑意不能来自于他人,更加没说要这剑意真的能用!”

    白亦之为之语塞,的确,他忽略了这一点,剑意是可以从身上剥离的,但是想要剥离剑意,就意味着此人至少需要修成两道剑意以上。并且剥离之后,那人便永远忘却了这道剑意上的所有领悟,连剑道也会因此产生残缺,只能重新修炼。而且也再不可能修成同样的剑意,重新修炼也只是为了弥补剑道上的缺失而已。而重新修炼对于能够修成两道以上剑意的人虽也并非什么难事,可那毕竟需要耗费宝贵的时间。修仙者的寿命再长,那也是为了仙途准备的,不能浪费在这种无妄的事情上。

    是以,即便是再弱小的剑意,也没人会舍得将其从自身剥离,倒是不防许半生今日竟然奠出了这样一道徒有其表的剑意。

    以白亦之对剑道的理解,他也已经看出这道剑意是飒剑意,其中的气势,正是剑气宗所有。

    他略一思索,便知道了答案,便道:“真是没想到,你与剑气宗果然关系不浅,钟含风那个蠢货竟然舍得将他修成的第一道剑意剥离下来转送给你。他果然是修炼蛮剑意修坏了脑子,呵呵,蛮剑意号称天下第一剑意,威力无穷,但却会让修炼者喜怒无常。没想到这蛮剑意还会让人坏了脑子。”

    “钟前辈一心只修蛮剑意,这飒剑意是他在金丹期时所修,于他而言根本没什么用。他送我这道剑意,是因为他对剑道的理解,前辈认为剑意越多越好,可钟前辈却认为剑意必然无双。晚辈不知谁对谁错,但无双剑意是钟前辈的道,前辈也未必就一定是对的。”

    “你一个区区筑基,又哪里懂得什么叫做剑道。”若是说其他东西还好,偏偏许半生跟他说起了剑道,白亦之一生只与剑为伴,自然不容任何人在自己面前置喙。

    许半生冷笑道:“我一个筑基当然没资格说什么剑道,可至少我拿出了剑意,还望前辈实现承诺,放我与师兄离去!”

    白亦之简直要被气死了,可他一代剑神,自诩仙庭之下第一人,说出去的话便犹如皇帝的金口玉言,自然不便反悔。

    他指着许半生,连点三指,道:“也罢也罢,今日被你小子使诈得逞,好,我放你离去。”

    “还有我师兄!”许半生断然道。

    白亦之怒道:“我只说放你师兄与你离开,却没说让他继续与你同行。那个谁,你现在就给我驾乘飞舟掉头回去,若干不从,我定斩不饶。而你,许半生,你给我自行前往剑气宗,我在那里等你!”

    许半生愣住了,的确,他钻了个空子,以钟含风赐他的这道徒有其表的飒剑意骗了白亦之放自己和庄昕离开,可白亦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抓住刚才他话里的漏洞,竟然不让庄昕与自己同行了。

    此去剑气宗不下百万里,若无飞舟,仅凭飞剑,也不知道要飞到何年何月才能抵达。

    庄昕更是傻了眼,许半生才筑基九重天的修为啊,即便是他现在立刻顿悟,结丹成功,也只是金丹一重天而已。此行路途遥远,一路上也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一个金丹一重天,实在是太危险了,随时都有可能陨落。

    他当即颤抖着声音喊道:“剑神前辈开恩啊,我这小师弟修为尚浅,此去剑气宗不下百万里,一无飞舟,二无助力,一路上危难重重,他又如何可能平安抵达剑气宗?只怕会因此死在途中。还望剑神前辈开恩,收回成命。”

    白亦之冷笑道:“此子牙尖嘴利,连我都着了他的道儿,我看这世间也没有他那张嘴摆不平的事情。既是嘴皮子厉害,那就用嘴开路,前往剑气宗!不得废话,你给我掉头回去,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庄昕只觉得两眼发黑,心道若是自己就这样回去,该怎么跟师父和掌教交待啊?

    许半生此刻也冷笑道:“前辈无非是想让我心生畏意,好自食其言。前辈让晚辈自行前往剑气宗,晚辈认了。可我这师兄,他若就此回去,只怕无法跟师门交待。剑神前辈若还有一点儿前辈的矜持,便让我这师兄与前辈同往剑气宗。前辈此前不是要与晚辈打赌,看看晚辈仅凭这双肉腿能否在半年内赶到剑气宗么?这赌晚辈与你打了,半年内,晚辈必然赶到剑气宗面见前辈。届时,还望前辈再不要为难我们师兄弟二人!”

    白亦之再度被许半生气笑了,他当然不会知道许半生敢这么说,是有着绝对的底气的。要说修为,许半生连金丹不到,自然是不值一提,可要说实力,他自己独战一名金丹中期就不在话下。这三年来,他的修为虽无半点突破,可实力仍旧在稳步增长。三年的时间,许半生巩固了五行神变的第三变枯木变,有人若想杀死他,就必须先破了他的枯木逢春之术。而且,自在诀也在这三年里在其身体表面增加了十五个孔窍,许半生又修成了三般变化。

    担山禁水借风。

    这三般变化虽然依旧不是什么攻击术法,可用于历练赶路,却都有神奇之效。

    而且他体内还有一名金丹,一名元婴的武士傀儡,真要动起手来,说句不好听的,庄昕也不是他的对手。甚至他还有三级符箓傍身,哪怕遇到元婴中期,也未必就活不下来。这一路上虽然艰辛苦难,可对许半生而言,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白亦之一字一顿的说道:“好,我便也坐一次飞舟,算起来,我也差不多有一千八百年都没有坐过飞舟了。小子,我在剑气宗等着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