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06章 一面倒的屠杀

第0906章 一面倒的屠杀2017-11-11 22:40:40Ctrl+D 收藏本站

    仅仅一天之后,许半生便得到了挑战的安排,按照时间,许半生来到了指定的演武场。

    演武场外,早早的便挂出了下注的赔率。

    许半生看了一眼,光幕上写的很清楚,筑基九重天林浅,挑战金丹一重天,来自于御兽宗的黑天才。赔率很简单,基本上所有的首场越级挑战,都是这样的赔率。林浅一赔三,黑天才二赔一。许半生当然不会曝露真名,好在这里只要有个称呼就行,你要是愿意,叫轻舞飞扬或者痞子蔡都可以,就像是在地球上的时候的网名。

    无需任何的犹豫,许半生走到下注的柜台处,这柜台跟当铺的柜台很有些相似,高的很,许半生的身高不算矮,却也几乎看不见柜台内的人长什么模样。

    轻轻叩了叩柜台,里边探出一个脑袋来,懒洋洋的说:“这么着急下注啊,别怪我没提醒你,离挑战时间还早,赔率还有可能发生变化。”

    许半生笑了笑,谦逊的说道:“不等了,现在就押注。”

    里边那人道:“押谁,押多少?”

    许半生递过去一个钱囊,道:“二百……”

    听到这个数字,柜台里的伙计有些不耐烦,心道难怪这么早呢,输了也不心疼,才二百灵石。

    可是打开了钱囊一看,伙计也是一呆,有些难以置信的将所有灵石都倒在了柜台上,这才确认的确是二百上品灵石,这可就是二百万之巨啊。虽说这集市之中押注没有上限,而且百万之巨的注额也不能说罕见,可那都是针对在这里有连胜战绩的修仙者才会出现的注码,像是这样对一场挑战双方都是第一次出战。没有任何以往战绩可供分析的战事,一上来就是二百万的押注,着实罕见。

    伙计疑惑着问道:“你确定?这可是上品灵石。”

    许半生含笑点点头。道:“有劳了,就是二百上品灵石。押注林浅。”

    伙计再度确认了一下,见许半生坚持,便大笔一挥,道:“押注林浅二百万,赔率一赔三黑天才胜出,押注全收,林浅胜出,押注者得八百万。”说罢。他扔出一枚玉简,道:“此注已经生效,你再后悔也是来不及的了。”

    许半生接过玉简,暗运真气一查,里边果然写着押注二百万在林浅身上的字迹,赔率也写得很清楚是一赔三。

    将玉简收好,许半生冲柜台之内拱了拱手,道:“多谢了。”

    说罢,转身离去。

    柜台里的伙计看着许半生的背影,道:“又一个盲目自信的家伙。看来这就是林浅了。一出手就二百万,倒是豪绰,这么有钱还来这儿拼个什么命。”

    原来。这柜台里的伙计却是已经看出来押注人正是许半生自己,不过这里并没有不允许挑战双方押注的规矩,只不过像是许半生这样一出手就是二百万灵石的,着实罕见。来参加这种挑战的,不管是为了扬名还是为了赚钱,身家通常都不丰厚,连上万灵石的注码都很少见,别说百万之巨了。能出手十万灵石以上的赌客,是绝对不会亲自下场的。若非如此。这伙计也不会感到如此奇怪。

    要么就是实力远超境界,要么就是坐井观天妄自尊大。但无论哪一种,他只要能拿出现钱下注。都没有被拒绝的道理。

    走出来的时候,许半生看到了那天的大个子莽汉,这副尊容着实不多见,许半生想认不出来都不行。

    现在知道此人名为黑天才,基本上可以确定是真名,像他这种把师门都报出来的修仙者,来挑战的目的,多数都是为了扬名,为了彰显自身的实力,自然不会像许半生这样再用假名。

    黑天才也是匆匆走进押注站,看来也是要去押自己的,从他那日的表现就知道此人极为刚愎自用,大概觉得他的实力极为强悍,急于在中神州证明自己,肯定也是倾其所有押注在自己身上,希望赢下挑战的同时也能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只可惜,黑天才并不知道他所遇到的许半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原本他应当是可以脱颖而出的,可现在,他也只能准备好接受自己失败的命运。

    当然,失败了也还可以继续挑战,但是想要一战成名的可能,已经很小很小了。

    黑天才没认出许半生,这种人,狂妄到自己的眼里就只有他自己,自然不会注意到那日撞到了什么人,现在又满心欢喜,觉得集市给他安排的第一战着实让他占够了便宜,要知道,像是他这样一战未行的,通常都是像许半生一样先挑战比自己境界更高的,可现在他要面对的却仅仅是一名筑基,这打响第一炮的可能性,自然无限增大。在他眼中看来,他胜出第一场,几成定局。

    急匆匆的走了进去,一进去黑天才就大声叫道:“来人呐,我要押注,押黑天才,五万灵石。”显得似乎很是豪绰,底气比谁都足,只可惜,许半生刚才已经珠玉在前,否则他这五万灵石的注码,的确是可能会让伙计对他的态度客气点儿。

    伙计刚见识了两百万灵石的巨额注码,现在见有人押注区区五万就如此大喊大叫,心中未免不爽。

    “鬼叫什么东西?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就算是天下第一的白衣剑神来到此地,也得乖乖的守这里的规矩。安静点儿,再敢这么放肆,休怪我不讲情面。”

    黑天才一下子就熄了火,那天被一个老头子扔出去的情景弦犹在耳,这让他对这个集市里的人也是心存忌惮。

    许半生笑了笑,这才离去,心说这伙计倒是又帮自己挫了挫此人的锐气,一会儿到了演武场上之后,只怕他会将所有的怒火都宣泄在对手的身上。这也是许半生所想见到的,他真心不希望自己的对手太保守,大家出手就全力以赴。早些结束战斗才是正道理。

    演武场就是普通的演武场,不过两旁却各有一间休息室,在上场之前。挑战双方是绝对不会碰面的。

    而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有一幢占地面积相当可观的所在。里头除了看台一般的座位之外,就只有四面光幕,分别占据了四面墙壁。从光幕之上,可以从四个不同的方位看到演武场内的战斗实况,以满足赌客们的刺激心理。

    不过显然,这样程度的挑战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即便押注也多是随手玩玩,赌一赌赔率而已。是以押注黑天才的明显居多,不过由于许半生二百万重注的缘故,导致赔率在开战前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许半生的赔率略降了一些,只有一赔二半,而黑天才的赔率却是略涨,变成了三赔一,这导致押注的人更少了些,直到集市方面宣布挑战双方入场,这看战斗实况的地方上座率也只有六七成。

    集市方面又调整了一次赔率。将许半生的赔率重新升到一赔二,而将黑天才的赔率降到一半赔一,这才总算是又吸收了一些赌注。使得即便是许半生胜出他们也不用自掏腰包了。

    挑战开始,双方走进演武场。

    一名金丹中期担任了裁判,他告诫双方,挑战一旦开始就再也没有缓冲的余地,虽说生死无眼,可也希望双方能在最后时刻留有余地,不是必要之下最好不要伤了对方的性命。同时也表示若是战况明显分出胜负,他也是会出手干预,尽可能保证双方不至于赔上性命。但总归还是会有意外。是以还是让双方签下了生死文书。

    许半生只是含笑点了点头,在生死文书上签下了林浅的名字。而黑天才却是满面凶神恶煞的冲着许半生一龇牙,恶狠狠的道:“小子。不管你是什么人,你今天都死定了。”扬了扬左手那如醋钵大小的拳头,右手也是歪歪斜斜的签下了黑天才的字样。

    对此,裁判只能装作没看见没听见,示意了一下双方,见二人都确定已经准备好了,便将二人推入演武场中,说了一声:“挑战即将开始,当我身形完全消失之时,你二人方可动手,若是让我感到有任何法力波动在我尚未完全离开的时候就出现,你们就都给我小心着点儿。”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一方偷袭,可若是当他身形完全消失了,其中一方还没意识到,再被偷袭也是活该。

    二人尽皆点头,黑天才又是哇哇乱叫,道:“小子,你死定了。”

    在观战的那间屋中,原本觉得这场挑战乏善可陈的赌客们,也终于被黑天才的凶神恶煞调动起来了一丝气氛,他们终于感觉到这场挑战有些看头了,杀人总要比单纯的比试好看,这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黑天才那模样,一看就不是善茬,而许半生又显得过于文弱,虽然很难见识到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可一面倒的屠杀,这强悍的一方又准备好了下死手,这挑战总算是有了些趣味。

    对此,一直沉默不语的许半生,却是突然抬起了头,道:“那天你撞了我一下,尚未道歉,那么今日,你便准备好付出代价吧。”

    此时,裁判的身形彻底消失,二人都感觉到了裁判的气息已经不在演武场内,几乎同时出手。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将会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但却没有人想到,这场挑战的形势完全和他们所想的又不一样。

    一面倒是一面倒了,可倒向的却是看上去似乎并不出众的许半生一边。

    演武场内,那个叫做林浅的挑战者,出手便是一张五行神雷,黑天才甚至还来不及将其豢养的灵兽从兽囊之中召唤出来,就已经被许半生用五行神雷束缚住了手脚。

    彻彻底底的屠杀,御兽宗顾名思义,最强的手段就是那层出不穷又战意高昂的灵兽,而黑天才的大高个和其极为健壮的身躯似乎也说明他除了御兽之外还是一名体修,通常而言,这样的对手是最为让人头疼的。体修的防御是所有修士之中最强的,而且他召唤出灵兽之后就是攻守兼备,多了好几个帮手。

    可是,谁也没想到,许半生的出手远比他们想象的要迅猛快捷的多,简直就是挥洒自如,五行神雷便相生而起,一片白光之间,黑天才便真的通体黢黑的被送了出来,面目全非,连他体内想要逃走的金丹都被对手一把抓住,爆出一团金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