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07章 讨教

第0907章 讨教2017-11-11 22:40:41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赌局而言,无论什么样的结果其实都在意料之中,尤其是这种真人对战式的赌局。

    境界如果代表了绝对的实力,那么就不用打了,境界只要较低的,遇见境界高的就直接认输好了,之所以挑战能够成为赌的一种方式,就意味着在对战之中,无论谁胜谁负都是可接受的结果。

    但是,这场对战的结果来的也太快了,快到那些赌客甚至还没来得及端起那杯滚烫的茶水,演武场里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像是这种一方被吊打的战局以往也经常出现,可如同今日这般,一方以绝对秒杀的姿态捏爆了对方的金丹,让对方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的,着实没怎么见过。毕竟,为了吸引赌客,集市里对于战局的安排都是经过长时间的证明可行的,若是让一名元婴和一名筑基对战,当然会毫不出奇的秒杀,可那样,谁又会押注呢?

    谁也想不到今天居然出现了实力如此悬殊的一场战局,那个名为林浅的修仙者,着实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真可谓是屁股都没坐热,这些赌客就又要起来了。

    输掉灵石的只剩下目瞪口呆,而押注在林浅身上的,则是一个个很快回过神来,开心的调侃着身旁的熟人,口中说着“早就看出这小子实力不凡”的屁话,摇摇晃晃的甩着手中的玉简,去领取自己赢下的注码。

    那团金光,只是耀光金雷的效果,黑天才的金丹其实是被许半生收入了体内,此刻已经在欢畅的吞吐着勃勃的生机,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许半生的又一个金丹武士傀儡。

    许半生自己则是走过了同样目瞪口呆的裁判身边,换了身衣服。同样去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份赌注。

    一赔三的高赔率,许半生轻松的获得了六百万灵石的赢利,在交上玉简验明的时候。柜台里的那个伙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道难怪这小子押注如此之大。合着他的实力真的是强大如斯,一个金丹都不到的修仙者,竟然一招之下秒杀一名金丹,虽说是区区金丹一重天,可这份实力,足以让人知道,他恐怕对阵金丹中期也是丝毫不会落在下风。

    钱囊之中,再度拥有了八百万的灵石。可是许半生也知道,接下去,自己再想赢钱,就没有这么容易了。表现的过于惊艳,必然导致他接下去的赔率一路走低。许半生估计,第二场自己的赔率十有九八将会在一赔一左右,这也就意味着,再想这么痛快的赢钱,唯有加大注码。可是,下注真的不宜过大。真要是下一场下注八百万,说是这集市不会在乎几百万灵石的输赢,可他身上拥有超千万灵石的消息。只怕很快就会从各种渠道让这集市里的赌客们知道。

    自矜身份的人总归是少数,况且在这里不透露真实身份姓名的人多得是,哪怕许半生有个元婴武士傀儡保护,他也不会冒那样的风险。

    八百万灵石,也够他消耗一阵子的了,他终归还是个连金丹期都不到的修仙者。

    接下去,即便是要押注,也要谨慎行事。

    许半生当然可以不要表现的这么惊艳,这样他下一场的赔率也不会那么低。可出手的招式越多,曝露身份的可能性就越大。谁知道这里有没有熟悉太一派的人?这里距离太一派的距离,可并不算远。

    从柜台里伙计的眼神。许半生就能看出情况不妙,就连这伙计都似乎在动心思了,他更加要稳妥行事。

    顺便领了自己胜出的奖金,许半生被告知下一场大概会在三日后进行,对方例行的询问他是继续挑战,还是等待别人来挑战他。许半生并未由于,选择的是主动挑战,连战三场的结果,最强的也不过是金丹三重天,许半生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将对方干掉,若是等待别人的挑战,固然把握更大一些,可那就起不到任何磨砺的作用了。

    这个黑天才狂则狂矣,实力委实过于有限,许半生出手这一招,根本就没能让他有丝毫的领悟。

    在集市上买了几张人脸面具,许半生现在只希望认识自己的人越少越好,甚至于,之前住的那家客栈,许半生也不打算住了。

    戴上了一张面具,许半生去了报名挑战的地方。

    一走进那个篱笆小院,里边就传出老头子熟悉的声音:“小子,你又来了?进来吧。”说罢,小屋的木门自行打开,许半生闪身而入。

    这已经是许半生第三次来到这里,第一次是报名,而按照跟老头子的约定,他第二日又来了一次,带了些酒菜,跟老头子喝了一整天,也聊了一整天。来到这个集市数日,若说体悟最深的,反倒是跟老头子聊天的过程。

    老头子是返虚,能跟一个返虚聊天,又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返虚,光是他在修仙之路上的经验,随便透出一些,就够许半生受用无穷的了。

    看到许半生竟然是空着手进来的,老头子假作不悦的说道:“你这小子,想听我老头子授道,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得,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虽说许半生换了副脸,可老头子丝毫都不奇怪,这张面具也丝毫没有影响老头子对许半生身份的判断。

    许半生也不怕,微微一笑,道:“前辈见谅,那日离开之时就被这集市上的人警告过了,让晚辈不要再来跟您老人家喝酒,喝了一天,您也就拒绝了那些报名的人一天,他们可都还指着报名挑战的人赚钱呢。”

    “那天是没有报名,可第二天我不是忙的跟碎催一样?不过是把第一天的事情积压到第二天干,这帮灰孙子,一个个越来越不像话了。”

    许半生笑着在一旁坐下,道:“前辈您一介返虚,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只是晚辈有些奇怪,我听说这集市之主乃是化神期的前辈。您一个返虚,怎么反倒给一个化神期的前辈当这看门之人?上次似乎听到您说过,这集市是您所创?难道此地的现主人是您的弟子晚辈?”

    老头子竟然微微有些脸红。迟疑半晌,还是说道:“我跟他一场豪赌。把这集市输给了他。”

    许半生大惊,这集市的价值,只怕要论百亿计数,这里一天的流水少说都在上亿灵石,虽说净利可能不足流水一成,可哪怕是如此,一年至少也得有上十亿的利润。哪怕还要给各路神仙孝敬,一年赚上个上亿的灵石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样的一个集市。上百亿的价值都嫌偏低,竟然被这老头子一把豪赌给输了出去?

    可就算输了,也用不着在这里替人家当个把关的看门人吧?这报名处的位置看似不重要,可进行筛选的第一关就是这里,实际上却是至关重要。

    见许半生还有疑惑,老头子又道:“我当然不甘心,对方就又跟我赌了一场。我若赢了,集市奉还,可我若输了……”

    许半生明白了,输了就得留下来替集市把关。而很明显,老头子又输了。

    至于打赌的方式,许半生没问。少不得就是这里的挑战而已。

    “恕晚辈直言,难道您老人家就没怀疑过这是对方给您下的套?”

    许半生这也是大着胆子说的,十赌九骗,虽说这里的赌局历来以公平著称,可涉及到上百亿的价值,许半生可没有那么白莲花的相信这种赌局会没有猫腻存在。

    老头子重重一拍桌子,骂道:“你小子都知道的事情,我活了两千多年,难道还会不知道?可即便是被算计了。愿赌服输。在我这集市之中,只要你有本事耍诈。绝不会有人找你麻烦。可若是被人当场揭穿,嘿嘿……小子。你也赢了不少灵石了,就不要去动什么心思了,你资质不错,可资质毕竟代表的只是未来,而不是现在的实力。实力不够,一切都是白给。”

    许半生汗颜,没想到这老头子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虽说也满足于身上这八百万灵石了,可毕竟接下去的战局许半生有十足的把握,若是有机会多带些灵石走,许半生也不会放过。他问这么多,就是想看看是否有机会再多赢些灵石,老头子说的已经很直接了,许半生当即决定放弃,接下去两场,无论赔率大小,他都只押一百万,意思一下得了。

    拱了拱手,许半生道:“多谢前辈指点。”

    “你要真想谢我,就去弄些酒菜来。这里那帮家伙,每日给我吃的东西都是寡淡无味,酒是见也见不到的。我又有承诺,绝不离开这小院半步……”

    许半生皱皱眉头,道:“前辈您都已经返虚了,辟谷个十年八年只是等闲……”

    “废话,既然知道老头子我时日无多,我还辟个屁的谷,这人世间的东西我也享受不了多久了,自然是能多吃些就多吃些,能多喝些就多喝些。只可恨当年着了那小子的道儿,搞得如今我只能在这里苦修。你要么去弄些酒菜过来,要么,就给我滚蛋。没有酒菜,我没心思跟你唠叨道法。”

    许半生讪讪一笑,道:“那晚辈就先告辞了,等天黑了再过来,天黑了自然就不会有人报名,那些人也该不至于为难于我。”

    老头子不耐烦的挥挥手,道:“滚蛋滚蛋!”

    许半生退了出去。

    两人也聊了不短的时间,可谁也没提及挑战的输赢,许半生能安然无恙的走回到这里,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重新找了间客栈,许半生住下之后,稍稍休息,等到天色擦黑,便从客栈里点了些酒菜,又去了报名处,跟老头子喝了一宿,也聊了一宿。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说些不相干的东西,但是偶尔涉及到道法,依旧是让许半生受益匪浅,对于武道一途,许半生也有了更深的体会。(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