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11章 试探

第0911章 试探2017-11-11 22:40:46Ctrl+D 收藏本站

    金丹似乎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心下不由凛然,尝试着又劈出了一刀。

    这一刀,轻易的穿透了剑意,虽然被剑意强大的凛然气势所消化,并未伤及到许半生分毫,可这一刀,却无疑已经彻底揭穿了许半生发出的那道剑意的伪装。

    满座哄然,大家纷纷嗤笑着,似乎对于许半生的这种小伎俩极为鄙视。

    可是,总也有些人会有所深思,这剑意许半生明知徒有其表,为何还要将其释放出来。若是途中偶遇敌人,释放出剑意吓唬一下对方,让对方误以为其修为甚高,这还有些说头。可在这演武场内,两人是绝不可能不战而逃的,势必要分出胜负的战斗,再将这徒有其表的剑意释放出来,岂非是故意搞出个笑话给大家看?

    这些人基本都是押注在许半生的身上的,他们都希望许半生可以气贯长虹的一举拿下这一场,盖因他前两场的表现,给了这些人很大的信心。在他们看来,许半生的实力或许都能挑战一下金丹中期,他的筑基九重天,根基无比厚实,根本就不是寻常筑基可以相提并论。这些人甚至认为,许半生随时都可以结丹成功,之所以没有选择突破,就是想要在这三场战斗之中可以不至于挑战到金丹中期。

    是以,许半生的任何举动,他们都会想方设法往好的地方去想,总觉得许半生此举是有目的的。

    虽说理由很牵强,但不得不说他们的猜测都是正确的,许半生当然不会无的放矢。钟含风将这道飒剑意赠送给他之后,在直面对手的时候,许半生仅仅只使用过三回,其中还包括今天这一回。

    第一次。是面对血鸦岛的新晋金丹,那个跟天外飞魔勾结的家伙,许半生成功的用剑意唬住了对方。从而最终将其收服在太一洞天之中。

    第二次就在前不久,白亦之欲收许半生为徒。许半生见对方三句话不离剑意,便道了声“剑意了不起么”,然后便奠出了这道剑意。

    今天正是第三次。

    难道许半生会不知道自己这道剑意只是徒有其表么?难道他不知道今日的战斗是必然要分出胜负的,即便对手心有忌惮也最终还是会进行尝试的么?当然不是。

    许半生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天跟老头子的聊天之中,老头子跟他说了太多剑道上的东西,结合自身,这让他极为大胆的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在第二场挑战的时候。许半生无意中发现自在诀可以帮助天地规则碎片吸收对方攻击之中的部分力量,将其转化为自身灵根成长的规则之力,但是这种吸收,有着两个极为苛刻的条件。

    其一是许半生必须能够完全防御住对方的攻击,打个比方就是许半生的防御如果是一百,对方的攻击最强必须在一百以下,这攻击对许半生形成不了丝毫伤害。

    而第二点,便是攻击太弱也不行,因为在第二场的战斗之中,那名金丹的攻击也会有试探性输出的时候。每当此时,许半生就感觉到自在诀无法吸收对方的力量。化作数值的话,许半生大致估计。这个攻击力必须达到他防御值的一半以上。

    这也就意味着许半生的防御为一百,那么只要对方的攻击输出恰好处于五十到一百这个区间之内,许半生就可以有效的利用对方的攻击,吸收对方的力量,从而化作自身灵根成长的规则之力。

    从上一场与金丹二重天的较量来看,许半生感觉到那人的攻击输出,在最强的时候几乎已经达到息壤土雷的峰值,也就是说,力量再强一些。就会对他形成伤害,就不成为百分百防御了。是以。今日面对这个金丹三重天,许半生估计光凭息壤土雷。恐怕很难将对方的攻势完全防御下来。虽说许半生有把握打败对方,可对于如今的许半生而言,赢下这场战斗已经不是目的,他的目的是要从战斗之中寻求利益最大化。毫无疑问,灵根的成长才是许半生最希望得到的利益,反正这种层面的战斗已经很难让许半生从中汲取到结丹的领悟。

    于是他便想到了剑意。

    剑意虽是徒有其表,但毕竟威势逼人,对方的攻击想要穿透这凛然剑意,也是需要消耗的。

    在剑意包裹之中的许半生,又用息壤土雷将自己团团包裹起来,只不过由于剑意的阻挡,无论是对面的金丹三重天,还是那些赌客,都不太看得清楚罢了。

    双方都在试探,金丹试探的是许半生的剑意到底是否真实,而许半生试探的是剑意究竟能化解对方攻击之中多少的力量。

    一个回合之下,金丹的试探成功了,他成功的确定了许半生的剑意只是一个玩笑。而许半生的试探却几近完全失败,对方的攻击输出太小,小到甚至都无法完全突破剑意的消耗。

    不过没关系,试探还在继续。

    金丹既然已经知道剑意乃是空有气势,自然便强化了攻势。

    第三刀!

    这一刀,才终于显现出一名金丹真人的力量,哪怕是在剑意和息壤土雷的双重包裹之下,许半生也能感觉到这一刀迫来的重重力量。

    刀锋轻易的剖开了剑意,透入到许半生的身前,息壤土雷在许半生的刻意控制之下,将刀锋阻挡在皮肤之外,毫无意外的防下了这一刀。

    谁也不会知道,许半生此刻在做着极为复杂的计算,他在计算这一刀的力量,究竟有多少是被剑意所消化,又剩下多少是被息壤土雷所防御。

    第四刀!

    这一刀比上一刀的力量又大了许多,许半生依旧稳稳的接下。根据计算,许半生已经大致得出飒剑意能够帮自己消化多少力量的攻击。

    第二刀的时候,刀锋甚至没能抵达息壤土雷,也就是完全被剑意所消化。而第三刀,则有超过五成的力量都消化在剑意之中。剩余不足五成才落在他息壤土雷的防御之间。

    而这一刀,剑意消化了对方大约三成的力量,剩余七成。被息壤土雷防下。

    许半生仍有余力。

    许半生当然不认为这就是对方全力一击了,但是。他已经基本可以将剑意形成的防御具体到数值之上。

    如果他息壤土雷的防御是一百,那么他身着宙级法袍的时候,加上肉身的防御,总防御就极为接近二百。而飒剑意,则可以在最外层帮他消化差不多三十左右的防御值。这也就是说,许半生的总防御大概在二百三十左右。

    这名金丹的攻击力,以第四刀来看,顶多只有一百五的样子。许半生估计。这大概是对方七成左右的实力。也就是说,除非对方有大招,否则他的正常攻击,满打满算也就是二百出头的数值,光凭原先的防御是无法抵抗的,可加上飒剑意之后,许半生已经可以做到完全消化掉对方的攻势。

    试探还在继续。

    金丹又劈出了第五刀。

    这一刀,用了金丹九成的实力,许半生终于感觉到刀锋上的力量迫近了自己的身体,经过了飒剑意息壤土雷和宙级法袍之后。几乎刚好消耗完毕。

    许半生彻底放下心来,从这名金丹的攻击来看,他并无杀意。而根据他以往的战绩之中,也可以看出此人杀戮心不重,二十多场战斗,仅有一人丧身,这说明此人虽然以攻击著称,可实际上却是时时留有余力,很少会爆发出十成以上的力量。

    剑意更炽,许半生在息壤土雷之间,盘腿悬空坐下。自在诀运转起来,完全以防御之态承受着对方的攻击。

    金丹一刀快似一刀。但正如许半生估计的那样,他始终留有余力。此后他几乎是围着许半生不断攻击,可攻击的力量基本都和第五刀相仿。

    许半生又开始吸收着这些刀招之中的力量,任平刀锋在自己身上斩落不断发出叮当的声响。

    四对天地规则碎片光芒微涨,被自在诀吸收的力量全部注入到天地规则碎片之中,通过它们的旋转生成了规则之力,滋润着许半生的灵根。和三日前一样,许半生再一次的见证了自己灵根的不断成长,相比起其自然成长,这种成长的速度几乎达到肉眼可见的程度。

    和最初许半生来到这座集市之中的想法相悖,可却是另一重好处,比起领悟结丹之道,许半生更愿意这样的结果。

    赌客们似乎也看明白了,许半生采取的依旧是上一场的龟壳战术,所不同的,仅仅只是今日的对手更强,他释放出的那道剑意,根本就不是为了唬人,而是为了利用剑意消耗对方刀招之中的部分力量。

    上一场中因为许半生这种战术而输了灵石的赌客们嘘声不断,他们似乎看到了上一场挑战的翻版,唯一的希望便是今日这名金丹三重天能在真气耗尽之前打破许半生的防御。任何人的防御都不可能完美无瑕,防御和进攻一样,都需要依靠真气的输出才能达成。许半生能够防住金丹二重天的进攻,不代表也能最终防住金丹三重天。毕竟,金丹三重天的真气数量远超金丹二重天,尤其是今天这名金丹,一向以进攻著称,而进攻优于防御的修仙者,往往意味着他的真气补充更快,气海也更大一些。

    又是一场看谁能耗得过谁的战斗,赌客们已经意兴阑珊,他们甚至开始怀念许半生第一场的挑战,虽说啥也没看到,一招就定了输赢而且是直接捏爆了对手的金丹,可总好过于这种看谁真气更为悠长的无聊战局。

    灵根的成长已经超过了第二场所得到的所有成长,许半生知道也差不多了,对方的真气消耗至少已经达到了七成,到这种时候,除非他决定放弃这场战斗,否则,金丹一定会加强输出,甚至将自己最得意的功法术法施展出来。

    悄无声息的,许半生结束了自在诀的运转,站起身来,息壤土雷依旧在不断的爆裂,可许半生的左手,也悄然握住了降龙木棒,右手也已经抓住了长长的冰丝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