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12章 不杀

第0912章 不杀2017-11-11 22:40:47Ctrl+D 收藏本站

    五行神雷再现。

    许半生一出手,便是五行神雷的最强之招,五行相生,神雷绽放。

    左手降龙木棒划了个半圆,右手冰丝鞭也自成半圆,而后两件兵刃脱手,自行在空中不断的绽放神雷。

    这些天受到老头子的指点,许半生的剑道又登上了一个台阶,寒铁软剑已经和许半生心意相通,只是心念一动,寒铁软剑便自行疾飞而出,在空中那无形的圆圈当中,游走出一条曲线,将圆圈划分为阴阳二鱼。

    双手高高的将开山石斧举起,一斧劈落,阳鱼生阴眼,再一斧劈落,阴鱼生阳眼,太极自成。

    五行神雷自行汇聚到太极之中,刚才还只是一片虚空的太极,此刻却已经被五行神雷组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图案。

    许半生双手缓缓平推,那太极图案便如泰山压顶一般朝着对面的金丹笼罩了下去。五行神雷相生而出的巨大威力,也瞬间笼罩住了对方。

    金丹情知这一招的厉害,手中长刀呈举火燎天之态,刀尖直指太极图案中央,口中怒吼道:“五狱刀经!”

    刀尖之上瞬间一片汪洋,金丹又喝出一声:“南海光明狱!”海水滴滴成刀,无数刀锋斩向五行神雷所组成的太极图案。

    空中顿时爆裂无数,空气骤然紧缩,仿若那刀锋与神雷交集之处出现了一片空洞。

    海水渐渐消散,太极图案明显黯淡了不少,可却依旧存在,许半生也是面色血红,这一招之下,他也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口中也是一声怒喝。许半生果断的加剧了真气的输出,那眼看黯淡了许多的太极图案,猛然又是一个增强。边缘也向外扩张了足足一倍有余,再度朝着金丹猛压了下去。

    金丹再度举刀。可这次却是连挥了两刀,口中也是连喊:“东天长生狱!北冥冰山狱!”

    许半生知道对方这五狱刀经的厉害,却是不慌不忙,再度加强了真气的输出,在这两招袭来之前,使得那太极图案又厚重了不止一倍。

    金丹似乎也看出许半生仍有余力,他双眼一虚,双手握刀。竭尽全力挥出一刀,口中暴喝:“西极锁空狱!”

    五狱刀经的一连三刀,齐齐攻向许半生的五行神雷。

    这三刀,一刀绽放无限光明,一刀暗哑无声,一刀竟然连空间都仿佛为之扭曲,这正是五狱刀经的精妙之处,南海光明狱乃是将无限海水化作刀锋,东天长生狱则是将刀光组成朗朗晴天,北冥冰山狱又将刀芒凝成冰山。西极锁空狱直接攻击空间,在空间之中撕出一道缺口,发展到极致。可将对手的攻击拖入虚空之中。

    金丹的实力显然还达不到这样的程度,可连续三招攻出,也彻底的化解了许半生的五行神雷,三刀轰碎了太极图案,丝丝余力朝着许半生倒了过去。

    五狱刀经已经用了四招,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已经全部用完,剩下的,虽然许半生并不了解,却也知道必将是居中。也是威力最强的一招。

    真气灌满浑身的经脉,包括自在诀上成长而出的经脉。许半生体外那二十多个孔窍俱都绽放微光,此刻的许半生。才算是拿出了他的最强状态。

    五行神变早已运转双臂,脚下一晃,阳炎变的跃迁效果便已经出现,此刻那金丹正好大喝一声:“阿鼻血狱!”五狱刀经的最后一招,也是最强一招轰然呈现,天上地下,瞬间一片血色茫茫,日光暗淡,仿佛这演武场中真的变成了阿鼻地狱,笼罩着炼狱的恐怖气息,空气中都仿佛产生了丝丝的血腥味。

    许半生本想用阳炎变的跃迁避开这一招的锋芒,可他一看这一招绽放出的威势,便知道除非自己离开演武场,否则断无可能脱离这一招的笼罩范围。

    五狱刀经的最后一招,并非居中的一招,而是笼罩四野涵盖天地的一招。

    跃迁已然无用,许半生立时喝道:“甄水变!”双手平胸推出,一声龙吟贯彻天地,上一场就已经出现过的那条银色水龙,再度扶摇直上,脚踏祥云,一个俯身,直冲这阿鼻血狱。

    血色越来越暗,压抑的就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可是许半生在这血色炼狱之中,却仿佛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

    眼前的天地,跟许半生在地球上经历无数的血色世界何其相似?空气里那淡淡的血腥气息,更是让许半生熟悉无比。

    抬眼望去,空中一轮红日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轮血色弯月,月牙尖端,仿佛都能滴下鲜血,正是那血月沉聩的光辉使得这天地都变成了暗红色彩。

    血月仿佛与许半生的心灵产生了些许的共振,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仿佛跟这血月产生了丝丝的联系,开始变得同步,体内那沉睡已久的蚩尤之力,也有些蠢蠢欲动,似乎要苏醒过来。

    破除这血色世界的唯一法门便是生灵,只有当生灵不断涌现,当世界充斥生机,才能刺破这层血色弥漫,使其崩散。

    五行神变第三变,古木变!

    许半生一扬手,他的身前便出现了一棵参天大树,那大树疯狂般的成长,枝桠横生,在暗哑的血色空气之间,不断的伸展。

    而树冠则不断向上,直指那轮血月,同时,许半生踏足飞起,手中寒铁软剑一抖,脚尖踏在参天大树之巅,随着古树的生长,他手中的剑尖也仿佛刺入了空中的那轮血月之中。

    一股似有还无的生机开始出现在血色的炼狱之中,青草吐芽,纷纷破土,银色的水龙已然承受不住血色炼狱的庞大压力,分崩离析。

    可水龙崩散之后却从天空中洒落无数水滴,整个阿鼻血狱之中就像是下了一场通透的大雨。

    细雨润无声,滋润着刚刚吐芽的绿色,一时间,血色之间生机更炽,蓬勃向上。

    而此刻的许半生,也彻底投身于血月之间。血月之中的血气更是浑厚弥漫,可似乎却对许半生产生不了丝毫的影响,本可腐蚀一切的血气,却在许半生体表便驻足不前,任平许半生一人一剑肆意穿梭,一剑剑的攻向血月的边缘。

    血色的炼狱之间,开始出现虫鸣,似乎还伴有鸟儿振翅的声响。

    很快,虎吼花香,血色一点点的暗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完全崭新的,充满了勃勃生机的世界。

    许半生的身影也再度出现,依旧白衣飘飘,丝毫没有受到血月之中血气的影响,并且终于一剑穿透了那轮血色弯月,身影陡然变得如同山高,掐了个剑诀,寒铁软剑发出嗡嗡鸣叫之声,脱手而出,一道寒光撩过血月一牙,血月应声而断。那被斩落的血色牙尖直坠了下来,地动山摇,血色炼狱摇摇欲坠,仿佛再也无法支撑。

    寒铁软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回飞而来,许半生再度剑诀一掐,寒铁软剑再度暴涨寒光,又将血月的另一个牙尖斩断。

    金丹面色煞白,他知道,这一战自己败了,他面无血色,和天空中已经开始晃动似乎随时会化作无声血雨的血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实他还有最后一招,这阿鼻血狱的最强处在于血月的自爆,可是,血月若爆,就意味着金丹也必然自爆,虽说可以降下阿鼻炼狱之中的血火无限,将对手彻底拖入到炼狱之中,可那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打法。

    金丹很犹豫,他只是来赚钱的,他的修炼需要更多的资源,可他并不想与任何一个对手殊死相博。

    可是许半生此前两场,都是以爆裂对方的金丹为结果,他担心自己不想与许半生同归于尽的结果,就是许半生最终令他灰飞烟灭。

    他并不会知道,即便他自爆血月,许半生也浑然不惧,若是其他的手段,或许许半生无力抵抗,可这血色世界,不但伤不到许半生,相反,会为许半生体内沉睡多年的蚩尤之力提供力量源泉,促使其苏醒。

    许半生明显可以感觉到蚩尤之力在疯狂的吸收这些血气,他也同样知道,自己的对手还有最后一招玉石俱焚的手段没有施展出来,他在等待,如果对方爆裂血月,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必然如同前两人那样杀了对方,取他金丹。可若是这名金丹三重天放弃自爆,许半生也只会将其打出演武场,赢下这场挑战便可。

    金丹咬牙苦撑,体内的真气已经濒临枯竭,最终,他决定放弃,自爆属于损人不利己的手段,他并不想如此。

    许半生感觉到金丹那聚敛起来的攻伐之意,他感觉到了金丹已经放弃了玉石俱焚的手段,他也便一剑彻底斩碎了血月,然后在寒铁软剑逼向金丹咽喉的时刻,手腕翻动,让寒铁软剑停了下来。

    “你输了!”许半生冷冷一句,左手一翻,一掌拍在金丹前胸,直接将其送出了演武场。

    金丹愕然,他在演武场外缓缓落地,直到双脚踩实,才彻底确定自己甚至都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势,更不要说被许半生取走性命。

    演武场内恢复了平静,许半生傲然而立,裁判此刻也出现在演武场中,声音里没有丝毫感情的宣布:“林浅胜!”同时,他对许半生传音道:“不杀?”

    许半生也传音回道:“他既无杀心,我便无杀招。”这句话,是对他第二场结束之后的那句话做出的注脚,他当时说的是“人无伤虎心,虎有食人意”。现在,彻底证实了这一点,许半生并不想杀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