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13章 真人许半生

第0913章 真人许半生2017-11-11 22:40:49Ctrl+D 收藏本站

    居然留手了?!

    这不光是裁判有疑问,那些观战的赌客们也都是满腹疑云。

    前两场的挑战已经让这些赌客们存在了一个对许半生的既有印象,那就是此人没什么废话,而且极为嗜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奔着要命去,而且绝对不给对手转世投胎的机会。

    看到许半生已经占据了上风,在那散布着恐怖气息的血色炼狱之中竟然还能闲庭信步,甚至将血气源泉都走了一遍,并且切去了血月的两个牙尖,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看到“林浅”连胜三场也连杀三名金丹。

    可并未出现第三蓬金光,许半生只是一掌将那名金丹送出了演武场,拿下了这场挑战而已。

    就连那名金丹,他当时放弃了自爆,也就放弃了最后的希望,在他看来,许半生这等绝不留手的个性,是一定不会让他继续活下去的。说穿了,这名金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没想到,许半生竟然只是将其送出了演武场,并未取他性命,直到裁判宣布了战果,他依旧有些乜乜呆呆的站在演武场外,不解的看着场内意气风发的许半生。

    心头并没有“后生可畏”的感叹,也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有的只是完全看不透许半生行为模式的奇怪心理。

    但是不管如何,能继续活着,还能继续走在仙途之上,总是一件能让人感觉到脱胎换骨般轻松的事情。

    看到许半生缓缓迈出演武场,金丹犹豫了一下,上前拱了拱手,道:“多谢。”

    许半生微微一笑,也不解释,同样拱拱手。只说道:“承让。”说罢,身形一闪,便离开了这里。

    见那金丹还有些呆乜。裁判跟他也算是老熟人了,毕竟是经历过二十多场对战的老人。裁判走到他身边,看似清场,其实却是传音对他说:“他上一场结束的时候,我曾问他,何必每局判生死,你猜他怎么说?”

    金丹只是疑惑的看着裁判,裁判又道:“他说,人无伤虎心。虎有食人意。今天他又说,他既无杀心,我便无杀招。”

    金丹恍然大悟,恍惚间,他似乎明白,自己算是捡了一条命,再想想刚才,许半生在血气当中丝毫不受影响,就连进入到血月之间,别人看不到他做了些什么。可金丹自己却很清楚,那血月早已千疮百孔,许半生在血气翻腾之间竟然丝毫都没有被腐蚀。甚至于,金丹此刻才意识到,那些血气似乎有些惧怕许半生,那么很可能即便自己自爆血月,许半生也依旧毫发无损。但若那样,金丹自己显然是万劫难复了。

    “他早就看出我还有最后这玉石俱焚的一招,是以在斩断血月两个牙尖之后,并未立刻下手,而是在等待我的决定。当我放弃自爆。他也就放下了杀心。好险,好险!”金丹心中感慨。这会儿,他才终于有了劫后余生的那种欣喜。但是却满心苦涩,同时深植于心的,是庆幸,又或者是酸楚。

    许半生到了投注站,交上玉简,里边很快扔出一个钱囊,里边正是三百枚上品灵石。

    笑了笑,许半生对柜台里的伙计说道:“多谢。”

    那伙计喊住转身欲走的许半生,道:“准备走了?”看来,他也看出了许半生三场既了,就应该是不会继续下去了。

    许半生回过头,笑道:“继续挑战就力有未逮了,若是等待他人挑战,似乎又没有什么挑战性。”

    话虽简单,意思却很透彻。许半生是在表示自己的实力对付金丹初期有足够的把握,再高,虽然不惧,却也难免有失败的可能。这种事,遇到没什么杀心的还好,一个不小心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再继续挑战实属不智。而若是等待他人挑战,就意味着挑战者的实力不会超出金丹初期,这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毕竟,许半生的目的和多数挑战者不同,他不是来赚取修炼资源的,一个随随便便能拿出二百万灵石下注的人,显然不会为了参战的那点儿灵石拼命。而他一路隐姓埋名,更加不是为了扬名而来,那么,许半生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就不会继续下去了。

    伙计点了点头,道:“剑意未成之前,再不要露了吧。”

    说罢,他缩身回到柜面以下,再也看不见身影。

    许半生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伙计的一片好心,他在这里虽然只打了三场,但是由于出手狠厉,风采又和其他人不同,必然会成为修仙者之间的谈资。隐姓埋名不假,可这林浅之名必然会传扬出去,而那道飒剑意已经露了端倪,今后被人看见这道剑意,自然就会想起他的身份,少不得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也不多说,只是拱拱手,对着柜台以内鞠了个躬,感谢了伙计的好意,许半生走出了投注站。

    换了张面具,许半生又回到最初的那间客栈,只装作和掌柜从未谋面的模样,要了间上房,并不急着离开。

    许半生知道,此番挑战刚刚结束,必定有人对其真实身份好奇,在这集市之中倒是无忧,但若离开集市,只怕刚出去就会被人拦下,试探他的身份。只要是在这段时间里匆忙离开的,九成以上都会被人盯上,反正时间尚早,倒是不如就在这里停留几日,再作打算。

    而且,刚才那金丹施展的五狱刀经最后一招,竟然出现了血色世界,那熟悉的血气让其体内沉睡已久的蚩尤之力似乎有苏醒的迹象,虽然还未醒来,可许半生也需要时间去琢磨一番。

    吸收了许多的血气,许半生这些日子又受到老头子的传道,心中也有所悟。若是趁着这样的机会,顿悟得成,保不齐就能结丹成功。

    住下之后,许半生连续两日都没有出门。只是一心静修,当他彻底消化了阿鼻血狱这一招之后,他也终于感觉到了气海之间的蠢蠢欲动。这是要突破的表象。

    许半生知道,自己的领悟已经够了。契机也来了,但是在这集市之中突破,实在太过于危险了。

    离开了客栈,许半生在集市里采买了一些低级的法宝,又绘制了不少符箓,不急不忙的离开了集市,驭剑直飞,目标是数千里外的一座深山。

    倒是也见到几个探头探脑之辈。可许半生直接放出了一名金丹武士傀儡,那金丹的威压一出,顿时让那几个人心有顾虑,纷纷将许半生视为鬼修,以为那金丹武士傀儡是他炼制的鬼侍,自然不会把他跟前几日大杀四方的林浅联系到一起,也就不再窥探。

    许半生一路直行,一日之后,终于来到了那荒无人烟的深山之中。

    找了处山坳的平坦谷地,许半生立刻着手布阵。

    节节高在外。八阵图其间,最后又布下一个遮蔽天地的阵法,这才走入到阵眼之间。盘腿坐下,准备冲击金丹期。

    这一坐,便是一月有余,许半生终于再度找到了合适的契机,天地灵气顿时有些不受控制的朝着他汹涌而来。

    体内那充满生机的主干顿时呼应起来,自在诀自行运转,四对天地规则碎片也仿佛失控一般,竟然围绕着他的气海疯狂旋转起来。

    磅礴的生机不断注入到气海之中,以气海为心。四对天地规则碎片高速旋转使之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之内。疯狂的吸取着浩荡的天地灵气,许半生再度感受到那种通彻天地会当凌绝顶的畅意之情。仿佛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有一种任由虚空乱流浩荡他自岿然不动的沉静,许半生终于看到自己的气海一点点的胀大,那气海之下白玉一般的仙基也终于从气海边缘剥离开来,转眼被吸入到那个金色的漩涡之中。

    盘旋,压缩,许半生只觉得一阵刺痛,就仿佛仙基有了生命,被如此挤压之下是一种被揉碎了的痛苦。

    白玉般的仙基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金色光辉,逐渐从一个地坛的模样,被压缩成为了一个小小的药丸状。

    那药丸滴溜溜的在气海之中旋转,始终保持着对周围金光的吸收,那是一种极为渴望的汲取,就像是婴孩"yun xi"母亲的乳汁一般。而金光进入药丸之后,也不断的反哺,壮大着药丸,使其浑圆一体。

    渐渐的,小小的药丸已经变作拳头大小,这比许半生从前见过的任何一枚金丹都要大得多,并且许半生甚至隐约看见金丹那光华的表面之上,似乎有两只眼睛和一张小嘴,眼角下垂,嘴角上扬,正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许半生深知笑声并不存在,那只是一种错觉,可这错觉却又如此鲜明,鲜明的就好像真实无比。

    因为自在诀的缘故,许半生也见过不少金丹,并且他亲眼见证过金丹生出四肢成长为人形的状态,他的金丹,似乎就有这样的迹象,但却远远不够,只是有化形的一丝似有还无的迹象而已。

    金丹不断的旋转着,周围的金光越来越淡,直至消失,而金丹也随之停止了旋转,终于就漂浮在气海中央,散发出一股神圣的气息。

    许半生一声大喝,长时间的压抑终于得到了彻底的释放,他一伸手,一抬脚,站立起来,身体内部就像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能量,金丹大成!

    至此一步金丹期!

    至此真人露峥嵘!

    十年求道,今日始成。

    从此,许半生是为许真人!

    这与在地球上人家称呼他为真人不同,这是真正的半仙之体,从此无需飞剑也可翱翔于天地之间,金丹就意味着可以摆脱大地的束缚。

    乳白色的光轮在许半生身体周围缓缓凝聚,逐渐扩张出去,十丈,百丈,最终落于五百丈外。

    许半生想要长啸,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金丹虽成,但在这中神州修仙界中,他依旧是个微不足道的攀登者。

    身后光华绽放,五彩霞光犹如身披霓裳,许半生对着气海内的金丹微微一笑,那金丹,仿佛也咧开了一张大嘴,无声,但却恣意。

    许半生电射而起,身形直冲云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