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16章 幽冥秘辛

第0916章 幽冥秘辛2017-11-11 22:40:52Ctrl+D 收藏本站

    一片并不起眼的羽毛夹杂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之间。

    羽毛略微带着点儿暗红色,若是光线能够明亮一些,想必会显眼的多。可在这昏暗的灯光之间,这暗红色反倒让羽毛显得更加破败,就像是从随便什么野雉身上扯下的一根毛,吐露着陈旧的气息。

    可是,许半生却能看见羽毛之上有一股淡淡的流光间或闪现,略微不注意,便会将其忽略。若不是这东西在许半生脑中被勾画过无数次,许半生只怕也很难注意到这一大堆有用没用的东西之间,竟然会有这样一根羽毛。

    伸出手,许半生抓住了那根羽毛,触手冰冷,极重,看似轻飘飘的羽毛却仿佛镔铁打造一般,沉甸甸的压手。

    许半生估了一下,这羽毛至少也有数十斤重,而且冰凉砭骨,若非许半生习惯了寒铁软剑的寒意,还真有些难以适应。

    压抑住心头的喜悦,许半生将羽毛托在手中,仔细观瞧,终于确定了这根羽毛就是他一直都想要找到的妖鸾朱羽。

    在黑市之中,遇到天工开的时候,许半生央求天工开帮他重新炼制一个壶中乾坤的壶盖,天工开给他开了一张单子,上边有诸多材料,其中之一,便是这妖鸾朱羽。

    那么多的材料,若非许半生遇到天外来客温蓝山,只怕百年之间都未必能凑齐。那些材料恰好在温蓝山所在的世界之中并非珍贵之物,温蓝山便帮助许半生将那张单子几乎凑齐,只缺两种材料。其中之一便是这妖鸾朱羽,另一种则是不二沙。

    原本许半生托黑市里那个客栈掌柜帮自己寻找这两种材料,可后来发生意外,导致了黑市崩塌。那个客栈掌柜都不知道是否还活着,自然也就失去了希望。这些年许半生在太一派一心修炼,也没什么机会出外寻找。以至于十年时间过去了,炼制壶中乾坤壶盖所缺的两种材料一直也还是缺少这两种。

    可没想到。今日却在这不起眼的小店之中发现了。

    反复确认之后,许半生拿着妖鸾朱羽走到中年男子面前,微微欠身施了一礼,客气的问道:“掌柜的,您好,请问这妖鸾朱羽索价几何?”

    那男子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酒壶,抬起头看了许半生一眼,连看都不看妖鸾朱羽一眼。道:“你倒是也实在。既然你也知道这是妖鸾朱羽,一百万灵石吧。”

    许半生一呆。

    原本听到男子前半句,似乎觉得他不会漫天要价,他之所以说许半生实在,是因为许半生直接说出妖鸾朱羽这四个字,而并没有故意说什么这根羽毛然后趁机压价。按照常理,既然点明许半生实在,男子也应该开一个不算离谱的价格,可他这报价,少说也是妖鸾朱羽行市价格的数倍。何止是漫天要价,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许半生尴尬一笑,道:“掌柜的真会开玩笑。”

    那男子又喝了口酒。斜着眼睛看向许半生,啧巴啧巴嘴,厚厚的嘴唇上满是油腻,桌上也还剩着不少肥腻的肉类,男子道:“觉着不值这么多灵石?没错儿,妖鸾朱羽市面价格绝超不过二十万,可谁让你一眼就看中了呢。这玩意儿,至少千年以来都是有价无市,关键是找不着啊。你要是一千年前来问。我就给你说个十五万,你把灵石一扔。然后拿走这玩意儿就得了。可现在不同,妖鸾几乎灭绝了。那该死的茕后,没事儿非要拿妖鸾当拖车的,还不许别地儿出现跟她相同的座驾,这些年来,把中神州本就不多的妖鸾杀的只剩下她家那几只,下了蛋也是绝不外流,下的多了她煮着吃。我这妖鸾朱羽还是趁着跟她喝酒的时候,从她座驾那九只大鸟身上生拔下来的,好险没被茕后发现。那女人真正是不讲理的,要是被她发现可了不得。现在被你小子看见了,你说我冒了那么大风险弄来的东西,是不是该找你多要点儿灵石?”

    许半生摇了摇头,也不言语,直接把妖鸾朱羽放在了男子面前那糊着厚厚一层油的桌面上,道:“掌柜的真会说故事,但是这故事虽精彩,却也不值这么多灵石。朱羽您留着吧,或许哪天茕后知道了您说的故事,真的会来找您喝酒。”

    说罢,许半生转身就走,茕后是跟剑神白亦之齐名的返虚大能,眼前这位中年男子虽然也是化神境界,蜗居在这不起眼的店铺之中的确有些古怪,可怎么着,他也够不上跟茕后这样的强者有交情。若说是曾经帮茕后赶车或许许半生还能相信几分,跟茕后喝酒?这天底下一共也没几个人有这样的资格。

    男子一拍桌子,怒道:“嘿,小子,你是说我在吹牛?”

    许半生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了看那名男子,也不说话,转身又要走。

    店门咣当一声关上了,那男子大叫道:“不行不行,你给我回来,咱俩好好说道说道。这朱羽你要不要都不打紧,嫌贵你还价就是,可你不该说我吹牛编故事。想我……”说到一半,似乎想起什么,男子又中断了话头,道:“反正我不是吹牛,想当初我与那茕后……唉,不说也罢。总之,这鸟毛就是我从那些大鸟身上拔下来的,每只鸟我都拔了一根毛,拔完就跑了,快一千年了,我再也没敢在茕后面前露一小脸儿。”

    许半生无奈转身,看着那名激愤不已的男子,道:“掌柜的似乎只有化神修为,一千年?”

    男子跺着脚,瞪大了双眼,道:“你小子又在说我吹牛?”

    许半生撇撇嘴,似乎在说,难道不是么?

    男子咕咚咚喝了一大口酒,满身酒气,道:“你小子眼力倒是不错,先是发现了一大堆破烂里的妖鸾朱羽,后是看出我只有化神修为。可是,你以为我不能返虚么?不是我吹牛,要想返虚,我几百年前就能!只是这飞升通道已经关闭,我若停在化神期,不敢说永世活下去,少说也能活个五千年八千年的,入了返虚,就只有三千年的阳寿。小子,你说说看,换成你,你如何取舍?”

    许半生再度无语,笑道:“前辈别拿晚辈打镲了,化神阳寿千五,凡我修仙之辈何人不知?且前辈说了返虚也才三千年阳寿,何来五千年八千年之说?”

    男子更怒,指着许半生,道:“你小子也是下过幽冥之人,不知道生死簿可以改么?可是生死簿上,只有化神以下,一入返虚,幽冥也管不了。我不入返虚,无非麻烦点儿,每隔个两百多年就下一趟幽冥抓个小鬼儿让他帮我改阳寿,五千年八千年也只是等闲。可入了返虚,就不入幽冥之内,除非飞升通道重开,否则断然只能活个三千年。我今年已经两千七百多岁,难道你以为我是在唬你?”

    许半生大惊,倒不是这男子说他两千七百岁,而是因为男子竟然能看出他下过幽冥,且还知道可让鬼兵修改生死簿,并且话语之间,隐约透露出生死簿每次修改都很难超过三百年。

    “你小子别那么吃惊,下过幽冥的人也不少,只不过像我这样苟且偷生者寥寥无几罢了。可是我就是不想死啊,既然飞升无望,我在人间也是逍遥,实在是舍不得这杯中之物,啧啧……”男子说话间,又是连续喝了几口酒,显得醉眼迷离。

    许半生这才正色道:“前辈怎知我下过幽冥?”

    “区区金丹,能下幽冥,又非鬼修,你也算是天纵奇才了。你怎么不知道下过幽冥之人身上自有一层地藏之气么?你师门前辈没跟你提起过?”

    许半生皱皱眉,这却是他从未知晓的,不由问道:“还望前辈指教。”

    “指教个屁,想那地藏冥王曾在幽冥之中发下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话你总听过吧?”

    许半生点点头,男子又道:“地藏冥王法力无边,为免阳间之人出入幽冥,以用浩瀚法力在幽冥之中布下结阵,阻止了大多数修仙者进入。可再强大的结阵总也能绕开,是以他便以其地藏冥气遍布十八幽冥,只要是非神非鬼进入幽冥,身上便永远带着地藏之气,绝对摆脱不了。你修为尚浅,自然看不出地藏之气,待你金丹化婴,便能看出来了。只是你竟然不知道这事儿,倒是有些古怪。”

    “这岂非是在修仙者身上造下记号,若地藏冥王追究起来怎么办?前辈又岂能一次次的下去幽冥令鬼兵修改生死簿?”

    男子不屑的撇嘴,又灌了一口酒,说:“都说了飞升通道没了,地藏冥王早已不知去向,如今的幽冥,连十殿阎罗都只剩下了一个轮回殿主,他是绝无法离开的,否则世间轮回绝对大乱。其他人来了,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成问题,怕他个蛋!”

    许半生心中骇然,心道这又是偶然的发现,不过似乎这事儿哪怕是在幽冥之中,也是绝密,至少那些鬼兵就不知道,否则连地藏冥王都不见了,那鬼兵又怎么会把许半生当成仙庭来使?

    “你小子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这真是让人不明白,你到底何门何派?你师门长辈怎么敢让你糊里糊涂的跑到幽冥那种鬼地方去?”

    许半生只觉得自己有太多需要好好消化的东西,这妖鸾朱羽价格也太过离谱,便拱拱手道:“晚辈只是误闯,前辈继续喝酒,晚辈告辞。”(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