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18章 幽冥之谜

第0918章 幽冥之谜2017-11-11 22:40:55Ctrl+D 收藏本站

    男子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个破碗,脏兮兮的扔在桌上,拿着酒壶就打算往碗里倒酒。

    “来,这也是你的灵石买来的酒,你也喝点儿。”

    许半生看看那碗,差点儿直接吐出来,再看看那酒壶,心道你对着嘴喝了半天,再倒出来给我?

    摇摇头,许半生自己取出了一只小碗,又取出一坛所剩无几的太白醉,道:“多谢前辈美意,可晚辈还是喝自己的酒吧。您手里那酒是我买的不错,可给了您就是您的酒,别待会儿喝完了您又像刚才那般强卖,让我给您酒钱。”

    男子大怒,道:“我是那样的人么?”

    许半生也不怕,只是道:“难说。”

    男子举掌欲拍,但见许半生丝毫不惧,也只得悻悻的放下了手。

    “算了,不跟你这种一百岁都不到的小子计较。小子,你今年到底多大?”

    男子虽说实力堪比返虚,但毕竟自行放弃了返虚之境,境界不够眼力也就不如白亦之和老头子,大致看出许半生不足百岁,具体的却看不出来。

    许半生随口道:“五十多岁。”

    男子点点头,道:“后生可畏啊,五十岁便入金丹,比起我当年也是不遑多让。”

    许半生心道我今年不过三十出头我会告诉你么?

    拍开了太白醉的泥封,不等许半生倒酒,男子便两眼放光:“好酒啊好酒……”伸手就想抢。

    许半生急忙躲开,道:“前辈,不带您这样儿的,怎么还抢上了?”

    男子尴尬的笑笑,使劲儿抽着鼻子,满脸沉醉:“好东西要与朋友分享……”

    许半生不屑的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却警惕的将酒坛子拎在手中,道:“晚辈可不敢跟前辈交朋友。”

    “相逢即是有缘,道友你也不用太计较了。”

    许半生无语。心道这家伙还真是完全不要面皮,见许半生的酒好居然无视他自己已经两千多岁。竟然腆着脸喊许半生为道友。

    无奈中,只得说道:“我来给你倒,你不许碰这酒坛子,否则到你的手里,我只怕一口都喝不着。”

    男子也不介意,拿起刚才那只破碗一口将碗里的酒喝完,指了指,道:“就这儿!”

    许半生摇摇头。给他也倒了一碗,男子立刻就端了起来,现在鼻端闻了闻,满脸沉醉,似乎还没喝就已经被酒香迷倒了。

    “前辈,以你的实力,返虚初期只怕都不是你的对手吧,不敢说纵横天下,可整个中神州,只要前辈愿意。任何门派都愿供着您这样儿的老神仙,何必蜗居此地?搞得自己落魄到连喝酒的灵石都要靠……这种手段?”

    男子喝完了碗中的酒,指了指。意思是让许半生续上,然后才说:“你小子懂什么,我只是看你小子还算合眼缘,加上看出你去过幽冥,才告诉你我的事儿。以我的本领,自然走到哪里都有人孝敬,可是,我一千四百多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师门,这些年每隔两百多年就必定换个地方。你以为幽冥修改生死簿。能公告于天下么?真要是那样,大家都想方设法去修改生死簿。谁也不修仙了。等那时,中神州一群上万岁的老化神。这世界岂不是要乱套?”

    许半生愕然,心道这也算是个理由,摇头道:“合眼缘就算了,前辈也只是看出晚辈去过幽冥,以为晚辈知道幽冥之中如今的状况,才会不小心说漏了嘴吧。”

    男子又是尴尬的笑笑,又把一碗太白醉喝完。

    “而且,前辈您离开师门,只怕也是假作战死吧?现在前辈在这中神州,恐怕连个身份都没有,所以才如此拮据?”

    男子定睛看了看许半生,等他给自己又倒上一碗酒,点点头道:“你这小子倒是聪明的很,不过我这也是无奈之举,不想死,可飞升又毫无可能,看透了幽冥的秘密,不这样还能如何?”

    “前辈就不想念师门的亲友故旧?”

    男子叹了口气,又喝了一碗酒,道:“大部分都已经不在了,仅存的几个只怕也没多少年可活。就算是剑神白亦之以及茕后又如何?强大到他们那种程度,终究还是无法重开飞升通道,眼看着也没几百年可活了。小子,你以后可别学我,这样活着,也未必就逍遥自在。”

    “既是如此,前辈又为何如此苟延残喘?”

    “都说了是贪恋这杯中之物,终究是堪不破。而且我都已然如此了,那就尽可能的多活些年,看看这世界上究竟是否有人能够重开飞升通道。若真有那么一天,我也就再无遗憾,那也便是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许半生听出这话里别有意思,似乎并不想说等到飞升通道重开之后男子打算迈入返虚然后飞升仙庭,而是他若能看到飞升通道重开就打算自绝,不由迟疑着问道:“前辈是说……”

    男子摆摆手,道:“这些年我还没受够寂寞之苦么?真飞升上去,也不知那上边是如何景象,保不齐只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已。而且,若是仙神真的与日月同辉,仙庭为何不见了?飞升通道都关闭了,也没见那些仙神出现啊。所以啊,我只是想知道这飞升通道是否还有重开的一天,而不是自己还存有飞升的念想。真等到那么一天,我只怕也就活够了。活得不耐烦,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许半生心下戚戚然,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在这个男子浑浑噩噩的表象之下,也隐藏着一颗敏感脆弱的心。

    又给他倒上了一碗酒,许半生道:“前辈给我说说幽冥中的事吧。”

    男子斜着眼睛看看许半生,道:“你方才不是说知道的越多,对你的修行会越不利么?怎么现在又想知道了?”

    “晚辈总归是下过幽冥之人,当时只是觉得有些古怪,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一些,只怕今后自己也会忍不住再入幽冥探查。可晚辈修为尚浅。不入元婴期也真是不敢胡乱下幽冥,时间难熬,干脆请教请教前辈。”

    男子点了点头。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比起刚才那样都是一口喝干,现在也算是文雅的多了。

    “那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化神大圆满,正一心冲击返虚。可没想到修炼出了岔子,肉身居然爆了。幸好还有元神,一时间却找不到合适的假身,眼看时限将近,便想到幽冥一看。之前听说元神入幽冥,是很有机会在幽冥之中出任判官之职的。若能如此。也算是没荒废了我化神大圆满的境界。”

    又是一口酒,男子完全进入到了对往昔的回忆之中。

    男子的元神飘飘摇摇入了幽冥,可却见幽冥荒芜的厉害,飘荡了半晌也没见到一个鬼兵,不由便对幽冥产生了怀疑。但也不确定,毕竟他也不知道幽冥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游荡良久,男子看见一条河流,河流之中散发出浓浓的死气,男子知道,那便是传说中的忘川河。河上横跨一座石桥,毫无疑问,这桥必然便是奈何桥。

    奈何桥头不见孟婆。也没见到传说中的孟婆汤。

    男子迈步前往,可却发现奈何桥断,以他元神当然可以飘然过河,可若是普通魂魄,只怕根本过不得这奈何桥。

    不过忘川河,又怎么去往轮回殿转世投胎?

    男子正自奇怪,却听到身后脚步声音,他隐身一旁,终于看见了来到幽冥之后的第一个鬼兵。

    和许半生所见的场面是一样的。两名鬼兵押着一大队的魂魄,正朝着奈何桥走来。

    男子看到这两名鬼兵带着那些魂魄上了奈何桥后。一脚一个,将他们全都踹进了忘川河里。那些魂魄在忘川河中沉浮不断,一个个大口大口喝着忘川河的河水,随即奋力朝着对岸游去。

    而那两名鬼兵,则是施展手段飞过了忘川河,一个个清点着从河里爬上来的魂魄,数目不错之后,他们又押着那些明显已经忘却了前世之事的魂魄向前走去。

    男子这才明白,所谓孟婆汤正是这忘川河水,只不过以前肯定不是这么喝的,而是要由孟婆将河水打上桥来,过桥的魂魄逐一喝下之后再被送到轮回殿转世投胎。

    悄无声息的跟上了那两名鬼兵,男子也来到了轮回殿。

    鬼兵修为太低,根本发现不了男子元神的踪迹,可轮回殿主乃是十殿阎王之一,虽已不是正牌仙神也能调用幽冥之力,又岂能发现不了。

    轻易的将男子的元神抓了出来,轮回殿主怒目呵斥,就欲动手将其元神消灭。

    男子急忙道:“你敢杀我,幽冥如今破败的秘密就会天下皆知!”

    只这一句话,就唬住了轮回殿主,而男子当时也不过是在赌一把而已,他并不确定幽冥真的出了事。

    轮回殿主也并不知男子元神入得幽冥的原因,只以为是阳间也对幽冥的状况有所怀疑,倒是一时不敢动手,反倒是将男子请入到了轮回殿中,好生款待。

    之后便是二人相互试探,男子也终于得知了仙庭不复存在,就连幽冥之中,地藏冥王也早已消失无踪,甚至十殿阎罗也只剩下了轮回殿主仍在而已。其实现在这个轮回殿主也并非从前的十殿阎王之一,当初的轮回殿主已经不见了,所有仙庭派来掌管幽冥的仙神都随着地藏冥王消失,现在这个轮回殿主,只不过是代掌轮回殿而已,说穿了,他也就是个修仙者,实力虽高过男子,却总归心存忌惮。

    两人自然是勾心斗角,轮回殿主尚有底线,毕竟幽冥的现状是绝不容半点走漏,无奈只得跟男子做了个交易,每三百年帮他修改一次生死簿,盖因他的权限也就这么大,倒是跟那个鬼兵一样。

    而男子也彻底知道了幽冥的现状,那就是再没有仙神,掌管幽冥之人已经换成了修仙者。

    作为交换,男子要保守秘密,同时帮助轮回殿主修复了奈何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