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19章 庵摩罗山

第0919章 庵摩罗山2017-11-11 22:40:56Ctrl+D 收藏本站

    三界之乱,究竟从何时开始,男子也是不得而知,不过这已千年来,幽冥的秩序在那位轮回殿主的治理之下,倒是恢复了不少,许半生之所以没能看出幽冥之中已无仙神,正是因为这一千年的治理。

    当然,眼前这名男子也是功不可没,他虽然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只要不出现太大的意外,他便可以一直这般苟延残喘在世间存活,可他也没少帮那位代掌轮回殿的修仙者的忙。

    许半生听到这些当然是大吃一惊,不过也只是吃惊而已,幽冥之中的状况,跟他这些年来所了解到的人鬼仙三界的情况多有重合,如今只不过是从这名男子口中得到印证而已,惊讶过后,很快恢复平静。

    “仙庭确定倾覆了?”许半生喝了口酒,问到。

    男子醉眼迷离,摇了摇头,道:“没有人知道,但从各种迹象来看,应是如此。”

    许半生点了点头,又问:“你告诉我这些,不会打算灭口吧。”

    男子翻了个白眼,道:“我若有心杀你,还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发现你身上有地藏之气就直接动手了。我也就是每隔三百年去改一次生死簿而已,没受他们那么大的好处,帮那个老鬼重振幽冥秩序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仙庭若仍在,人间的修士也翻不了天。可若仙庭不存,能杀到几时?除非飞升通道重开,否则这些事迟早要被修仙者们知道。早与晚,对我而言早就失去了意义。无非是三界大乱,修仙者攻入幽冥而已。到时候,上|门之间,和审判所,必然联手弹压。他们绝不会让幽冥大乱。最终的结局,也不过就是修仙者掌控幽冥,和仙庭掌控幽冥其实并不会有本质的区别。你已经下过幽冥。这些事你迟早都会知道,我告诉你。也不过是得以倾诉,你以为我这一千年来守着这样一个秘密,心里就好受么?”

    “你就不怕我说出去,致使三界大乱从现在就开始?”

    “那对你有什么好处?”男子又翻了个白眼,抱起酒坛,却发现酒坛里已经没有太白醉了,他皱皱眉头,指指空坛子。意思是让许半生再拿一坛酒出来。

    到这种时刻,许半生也懒得去跟男子计较些许的灵石了,又取出一坛酒,男子拍开泥封,倒上一碗,美美的喝着。

    “你若已臻化神期,我可能还有些担心,你才金丹而已,而且你最需要的便是平稳的时局。时局越是稳定,以你的资质。化神返虚都不在话下,即便是要出事,少说也是千余年之后的事情。即便我不说。这一千多年,难道你还发现不了?”

    男子明显有些舌头发硬,看来是酒意上头了。

    许半生知道,男子所言不全是实情,其实他也已经知道,幽冥中的秘密,不可能永生永世的瞒下去,迟早有一天是会被揭穿的。

    他说的也不错,最终的结局无非是上|门和审判所联手弹压。务求维持幽冥不能有事,否则轮回一乱。九州世界倾灭也就在眼前不远了。

    但是,想要达到这个过程。却绝不像男子所言这般轻松,必然有一个长期的镇压和反弹的过程,中神州大乱一段时间,几乎是免不了的。到时候,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修仙者陨落,才能最终换来一个人世间和幽冥界的平衡。而且,若是始终解决不了飞升通道的问题,依旧会出乱子。

    盖因到那时,再无人愿入返虚,而化神期的强者几乎就是不灭之身,届时就连生死簿都掌握在修仙者手中了,当然会不断的为化神们修改。这个世界承受不了越来越多的化神,而且化神也会有私心,他们会为自己的亲人修改生死簿,几千年乃至上万年内或许无忧,可等到化神的数量积聚到这个世界所无法容纳的地步之时,大乱就将真正的开始。

    所以,想要解决三界之间的问题,唯一的出路仍旧是重开飞升通道,否则,九州世界要么沦为地球那样再无修仙者的世界,要么就彻底灰飞烟灭从虚空乱流之中除名。

    许半生没有那么大的豪情壮志,他所想所愿不过是给林浅等人重新一次再世为人的机会,他已经知道幽冥之中无能为力,他的目标就只能是重开飞升通道,或者离开九州世界,穿越虚空乱流进入到另一个飞升通道仍在的世界。

    无论哪一种,都是任重道远,重开飞升通道近乎不可能,而穿越虚空乱流,即便是许半生已经认识了外世界的来客,只怕也难于登天。

    “剑神白亦之有可能重新打通一条飞升通道么?”许半生问男子。

    男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道:“或许吧,但希望很小。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传说,说是若有人能同时修成九道剑意,便可重开飞升通道,可他也只剩下几百年的寿命了,还差两道剑意。一千年前他就修成七道,如今是寸步不前,你说这可能性有多低?茕后跟他虽然不对付,但在打开飞升通道这件事上,两人的目标是一致的。他们二人冥思苦想这么多年,也没能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茕后也说,唯一的希望就在白亦之身上。你说说看,有没有可能?”

    许半生听得明白,其实这名男子的意思就是没有可能。

    许半生终于知道,为何白亦之看到自己之后会如此激动,圣灵根是从未出现过的存在,那么正一仙身就意味着所有灵根之中最强,白亦之的资质都不如现在的许半生。他情知自己剩下的这几百年也绝无可能修成九道剑意,而即便是修成了九道剑意也未必就一定能重开飞升通道,可至少有机会,白亦之不止是为了他自己,更是为了九州世界的未来。

    可即便如此,现在的许半生也绝不会另投他门,太一派跟他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许半生始终相信自己的未来就在太一派。关键在于许半生的灵根还在成长,哪怕是终有一日必须投在剑神白亦之的门下,那也要等到他拥有了圣灵根之后。在此之前。他绝不做其他的考虑。

    看着已经醉意盎然的男子,许半生甚至有一种再下一次幽冥的想法。不过前思后想,他还是决定放弃,以他现在的实力,下幽冥实在是九死一生,不是每次都能让鬼兵将其视为大罗金仙巡查的,也并非每一个鬼兵都不知道仙庭如今的状况。

    想了想,许半生找来笔纸,给男子留了一张字条。然后他便离开了这间无名小店,却并未回到客栈之中,而是沿着街道,一家家的酒馆走过去,一进门就问那个男子在这家店欠了多少灵石。

    许半生身上还有四百多万灵石,这绝对算不上什么太大的财富,顶多也就是让他暂时无忧而已。那个男子看上去沉迷杯中之物,只是在混吃等死,但许半生也从他的话语之中,解读出了许多内在的东西。

    哪怕是为了回报男子将幽冥以及三界现状全都告诉了他。让许半生对此再无半点疑虑,许半生也觉得帮他还账这种事是值得的。

    总额也并不算太多,低的只是一万多灵石。高的也就是三五万而已,几十家酒馆走下来,不到一百万灵石。

    此前跟男子讨价还价许半生显得很心疼灵石,可现在,他却是花钱如流水,仿佛灵石只是普通的石头,一把把的送出去,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帮那名男子彻底将他在这集市之中的欠账全清。

    许半生给男子留下的字条。便是这个内容,告诉他自己已经帮他清了所有欠账。不用再整天躲在店铺之中不敢出门了。

    天色刚亮,许半生便离开了集市。回身看着集市的城门,许半生心中默默的说道:“前辈,暂别了,反正你的阳寿无穷无尽,我只要不入返虚理论上也可拥有无尽阳寿,希望三界平稳,幽冥之秘越晚被泄漏出来越好。他日再见之时,只希望已经找到重开飞升通道的法子。”

    说罢,许半生驾乘飞剑,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清晨的雾霭之中。

    飞出去足有千余里,许半生才取出了那艘飞舟,放入灵石驱动起来,设定了航线,直奔那烂陀寺而去。

    这一飞,便是接近一个月的时间,设定的航线已经到了尽头,距离那烂陀寺也只剩下不足五千里的路程。

    对于太一派这样的小门小派而言,门派方圆数百里之内出现外人基本上就已经可以侦察到了,许半生估计,以那烂陀寺这般上|门,五千里他们也就有可能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出现。若是驭剑飞行,估计那烂陀寺的和尚们还不会太当回事,可若是乘坐飞舟,对方只怕多有提防。

    收了飞舟,许半生又换上了飞剑,一路飞向那烂陀寺所在的庵摩罗山。

    五千里的路程,对于如今的许半生来说,驭剑只需不到一日的时间。

    十个时辰之后,许半生已经来到庵摩罗山的脚下。

    仰头望去,庵摩罗山其高不见,千丈以上便皆在云彩之间,越是往上云彩越浓厚,超过五千丈许半生也看不清了。

    放眼望去,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绵延而上,山门距离山脚足有三千丈的落差,路程更是超过万丈。

    虽说是入了山门才算是那烂陀寺的范围,可许半生却不敢有丝毫的僭越,老老实实徒步沿小路走了上去,脚程虽快,也足足走了三四个时辰,这才接近了山门。

    此时正是清晨拂晓,两个光头小沙弥正拎着大笤帚在山门处清扫,许半生拾级而上,两个小沙弥看见许半生,纷纷停下手中笤帚,对着许半生深施一礼,口中道:“施主早。”

    许半生也忙还了个佛礼,道:“两位小师傅好,在下许半生,乃是太一派的弟子,与贵寺了凡乃是旧识,途经宝地,特来拜访,还望两位小师傅予以通报一声。”

    那两个小沙弥听罢,顿时吓得直接扔掉了笤帚,对待许半生也再不是对待普通修仙者的模样,而显得极为尊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