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23章 灵剑山

第0923章 灵剑山2017-11-11 22:41:1Ctrl+D 收藏本站

    本纪也是满腹疑云,不知道自己的师祖是个什么意思。

    迟疑半晌,他终究还是说道:“依照本寺之规,擅闯山门者,有心可当场诛杀,无心者处以百年禁闭,青灯侍佛,以去嗔心。”

    觉意点了点头,笑道:“这位小施主是无心之过,本纪你可认同?”

    本纪连忙点头,觉意又道:“且小施主之无心过错也事出有因,那么,老僧觉得,侍佛三十载,可还算公道?”

    本纪再度点头,道:“师祖所断极为公道。”

    “小施主,你认为老僧所断如何?”

    许半生看着觉意,虽然觉得眼前的形势似乎对自己不利,可却依旧相信圣僧的处断,便道:“前辈公允,晚辈心服。”

    “既是双方都以认同,此事便处理完毕了。”

    众人皆默然,圣僧觉意环顾四周,见无人提出异议,回头看了看脸上写满担忧的了凡,又道:“许施主乃是来探望小徒了凡,了凡未曾迎候,此过便该由了凡受罚。可徒不教,师之过,老僧愿代了凡受罚。依照本寺之规,代过受罚者,倍之。这侍佛之行,便由老僧代为受之……”

    了凡急道:“师父,弟子……”

    觉意摆了摆手,脸上依旧微微笑着,道:“了凡,你休要着急,且等老僧把话说完。”

    了凡张了张嘴,终于还是低下头去。

    “明日老僧自会去达摩院,青灯礼佛六十载,足不出达摩院半步,代徒受过。而了凡,你既与许施主乃是结义弟兄,兄长来见。你却未曾相候相迎,此乃无礼。老僧令你伴随许施主身畔,追随百年。你可愿意?”

    了凡呆呆的看着觉意,并不明白觉意此举深意。茫然的不知如何回答。

    许半生却听懂了,觉意分明是从本纪的行为,看出那烂陀寺之中有许多人都对了凡生出了嫉妒之心,他担心自己禁闭六十年的时间里,了凡单纯,无法防备其师兄们对他的小伎俩,干脆借着这个机会,把了凡支出去。待百年之后,他也早已出关,而那时了凡恐怕早就金丹化婴,甚至迈入化神期,也将成为那烂陀寺的中liu|砥柱,就再也没有人敢对其无礼了。

    冲着了凡微微颔首,了凡当然相信许半生的判断,于是缓缓跪下,口中道:“弟子谨遵师命。”

    觉意笑了笑,挥挥枯干的手。低下眼睑,道:“了凡,你且随许施主去吧。此百年之间。你兄弟二人当守望相助。许施主,老僧这徒儿心性单纯,不知险恶,还望你未来多加照拂,老僧百年之后,再与你论佛,如何?”

    许半生急忙躬身道:“晚辈必不让圣僧前辈失望。”

    觉意点点头,道:“走吧,走吧。少年人当仗剑而行。胸中谨守本分,以苦行而上达天闻。”

    许半生不解。但觉禅意阵阵,可还来不及躬身行礼。便被一股柔和的力量送出了那烂陀寺的山门。

    再等他抬眼望去,只见了凡同样一脸不解的站在自己身旁,而上方的圣僧觉意和本纪等人,早已消失不见。

    了凡呆呆的看着许半生,小声问道:“大哥,咱们去哪里?”

    许半生摇摇头,心道这个小和尚还真是什么都不管,他师父怎么说他就怎么听,听不懂也不问,总归照办就是。

    他也知道这是觉意的一番苦心,无论如何,他也要先去剑气宗应了跟姚瑶的约,途中有的是时间去参悟圣僧最后那句话里的意思。

    于是他便道:“先下山吧,我要去剑气宗赴约,你随我一起吧。”这本也就是许半生的来意,他简直怀疑圣僧其实也知道许半生道那烂陀寺来就是要找了凡一同出门,所以干脆趁着这件事把了凡打发出去,省去了今后的许多麻烦,是以根本连问都没问许半生的来意,就已经自行做了决断。

    了凡自然没有任何想法,他师父让他跟着许半生,他就跟着,而许半生要去哪里,他也只管跟着。

    二人下了山之后,许半生取出飞舟,再无任何耽搁,一路疾行,前往剑气宗。

    途中,许半生也将圣僧的深意告诉了了凡,想必这也是圣僧希望许半生做的,了凡太过单纯,什么都不懂,必须有个人去提醒他。

    了凡难以相信自己的同门竟然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意见,不过许半生的话他是不会不信的,于是便一一记在心里,但却再无更多的想法。

    在飞舟之中,许半生问了凡:“了凡,苦行是何意?”

    并不是许半生不知道佛门之中有一种行为叫做苦行,这是要以己身受够天下万苦,从而解脱众生成就佛陀之心的一种修行方式,可他也知道圣僧的话里,肯定饱含深意,不可能是随便说说苦行之语。仗剑而行是叫他们二人勇往直前,胸中谨守本分是让他们谨言慎行不可胡作非为,上达天闻则似乎是在指点许半生,表示他们这百年之中还有大机缘,唯独这苦行让许半生不解,毕竟许半生并非佛门弟子,苦行对他来说其实并没有任何好处,圣僧是绝不会让许半生去做无用功的。

    许半生乃是正一仙身的资质,旁人不知,可圣僧觉意却绝对知道。就算了凡没告诉他,他返虚期的修为,也是一看就看穿了。圣僧既是圣僧,就一定不会让许半生这样一个正一仙身陪着了凡苦行而得不到任何长进,是以,许半生断定,苦行二字之中,必然饱含深意。

    了凡眨眨眼,道:“苦行是我佛门的一种修行方式,以己身受尽世间万般苦难,解脱众生,成就我佛宏愿……”

    许半生一听就知道,这件事问了凡也是白搭,看来这哑谜还得他自己慢慢的去琢磨。

    那烂陀寺离剑气宗也已经不算太远,飞舟的速度。一个月也就到了。

    这一途中,窥伺之人依旧不乏见,许半生依旧是遇到不管什么人。都直接将那个元婴武士傀儡放出来,以其威压。所遇宵小无不闻风而散,这一路平平安安,只在许半生和了凡的聊天之中,便已经来到了剑气宗所在的灵剑山的范围。

    收了飞舟,许半生和了凡一路沿着灵剑山蜿蜒前行,途中见到不少剑冢,哪怕是稍稍靠近,也能感受到剑冢之中所埋灵剑的悍然剑气。许半生这才明白。剑气宗的名称从何而来,而灵剑山又为何会被称之为灵剑山。

    灵剑山,常人皆以为是因为山有剑灵的缘故,可唯有到了灵剑山,才明白,不是山有剑灵,而是山上藏着无数灵剑,这许许多多的剑冢,每一处都藏有一柄绝世神兵。不用问,许半生也可以知道。凡剑气宗的弟子,在入了筑基之后,都可以得到灵剑山上某座剑冢的认可。获得一柄灵剑。但是,所获之剑,其威高低,就要视这名弟子的资质和机缘了,二者缺一不可。

    正因灵剑山藏有谁也不知道确切数目的灵剑,所以才有这样的名称。

    而剑气宗,则是因为这灵剑山中无处不在的森森剑气而得名,也难怪剑气宗剑意无双,只要走进这灵剑山的范围。便无处不能感受到剑冢之中的剑气凛然。埋在剑冢之内,尚且能够感受如此剑气。若是万剑齐出,也不知道这剑气将会达到一个如何的程度。

    十大上|门之一。果然没有一个是白给的,虽说昆仑剑宗和那烂陀寺是并列为首,可其余八个上|门,其差距也就是微乎其微而已。

    二人正自前行,一串山歌传来,许半生和了凡便自站定了脚步。

    “剑气悠悠绵绝山河,仙人指路留下一地儿乱坟。人无立锥之地,剑死哪有福灵,不是剑选人,只有人选剑。待万人万剑齐发,才是新山河,才是新天地,新天地……”

    前方山路宛转,一条身影走了出来,赤脚卷着裤管,肩上挑着个担子。

    此人赤发虬髯,豪迈不已,口中的歌声虽不动听,却有一股气吞天地的爽豪之气。光着个膀子,身上汗水涟涟,肩上的担子上,两头装着的赫然是一堆锈迹斑斑的长剑。

    许半生和了凡同时对那人施了一礼,能在灵剑山如此行走,高唱野调的,必然是剑气宗的前辈。

    “晚辈许半生(小僧了凡),见过前辈。”

    那人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二人,嘴一咧露出笑容,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道:“两位小兄弟这是要去哪里?”

    了凡看看许半生,许半生道:“前辈休要折煞我兄弟二人,晚辈许半生,乃是太一派弟子,此乃我的义弟了凡,我二人道灵剑山,是要拜访晚辈的一位朋友。”

    “哦?你那朋友叫什么?”

    “姚瑶。”

    那人也不惊讶,只是又咧开大嘴,道:“既然来了,就帮某家干点儿活,某家待会儿领你们上去找姚瑶那丫头。”

    虽然此人并未报出自己的身份,可光凭他喊姚瑶一声丫头,许半生就知道此人在剑气宗的地位必然也极高。姚瑶在剑气宗的身份,只怕不比了凡在那烂陀寺差,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喊她丫头的。

    “前辈尽管吩咐。”许半生又道。

    那人点了点头,道:“呵呵,不错。来,你们帮我看看,哪里还有空地,就帮我把这些破剑都埋了去。”

    许半生和了凡一边上前,他一边问道:“这里的剑冢,都是这般埋下的?”

    那人卸下担子,手搭凉棚放眼望去:“空地要距离任何一座剑冢至少百丈,否则会打架的。这些剑别看都破破烂烂,脾气却坏得很,非百丈方圆不肯安静。烦呐!”

    许半生伸手握住一把剑,微微用力,却抽不出来,他笑道:“这剑好重。”心里也在盘算,光是他手里握住的这把剑只怕就足有千斤之重,虽说千斤对修仙者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担子前后足有数百把剑,数十万斤的重担压在此人身上,他却显得游刃有余,这也着实可怕了。

    “剑气由心,气重而不是剑重。”说罢,汉子抽出一把剑,随手一掷,那把剑便飞了出去,落在远处,插入地中,自成一座剑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