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24章 热情的不像话

第0924章 热情的不像话2017-11-11 22:41:2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看着手中的锈剑,认真思考着赤足汉子的话,尝试着顺着手中锈剑的气场运转,可却始终无法顺利的找到锈剑之上剑气流转的方向。

    看着汉子举重若轻,随手将锈剑抛出,锈剑落在地上便没入土中自成一座剑冢,许半生知道这绝非因为这汉子的实力强大的缘故,而是自己始终未能融入到剑气之间。

    闭上了双眼,屏住了呼吸,许半生甚至将听觉和嗅觉也一并舍弃,唯独留下触觉,以身体本能去感应手中锈剑的气场。

    终于,他感觉到了锈剑之上,仿佛有一层一层的气机在缓缓流淌,一开始只是涓涓细流,很快就变成了滔滔江河。

    将自己的气息融入进去,顺应着锈剑的气场。

    整柄剑已经了然于心,许半生只觉得自己仿佛跟手中这柄锈剑融为了一体,他即是剑,剑也便是他,所谓人剑合一。

    从前许半生也并不是没有感受过人剑合一的境界,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以往以为的人剑合一是多么的可笑。

    倒不是说那并非人剑合一,而是从前许半生以为的人剑合一,实际上是将剑当成自己手臂的延伸,剑柄,剑身,剑刃,乃至剑气,都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操控手中之剑,就好像操控自己的身体那般圆润自如。

    这也应当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人剑合一。

    可现在,许半生体会到一种全新的人剑合一,在这一刻,他真正做到了他就是剑,剑就是他,剑不再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而他也绝不会沦为剑的一部分。剑和他的身体,真正做到了融合,彻底的融合。

    现在的许半生。整个人就像是一柄锋芒藏于内的长剑,出鞘便可涤荡风云。也唯有在这样的状态下。许半生才终于感受到了一种可以被称之为剑意的东西开始在自己体内滋生。

    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就领悟属于自己的剑意,可许半生却察觉到了剑意在萌芽。

    他猛然睁开双眼,信手一挥,手中锈剑飞驰而去,平平的飞出,在空中飞行千丈之后突然停顿,然后笔直的落下,轻易的将泥土刺穿。只留下剑柄在土地表面微微颤动着,剑冢已成。

    相比起许半生,了凡的速度上明显占据了优势,但他并未领悟到任何东西,他只是笨拙的扛起一把剑,走到某个适合作为剑冢的位置,双手握剑将锈剑深深的插入到大地之中,形成剑冢。

    许半生领悟剑气流转的这段时间里,了凡已经完成了十余个剑冢。

    可接下去,了凡的速度就远不能与许半生相比了。虽然许半生还做不到汉子那般举重若轻,每次抽出一柄锈剑还需要摒弃身体除了触觉之外的其余四感,然后才能顺利的与剑合为一体。从而成就一个剑冢。但这也比了凡快了许多。

    尤其是周围的空地越来越少,了凡需要走出更远的位置来埋剑,许半生的手段就愈发显出其速度上的优势。

    几百把剑,一半以上都由汉子自己扔了出去,这灵剑山上,又多了几百个剑冢。而剩下的一小半中,许半生埋剑的数量后来居上,比了凡略微领先。

    了凡的光头之上汗水涟涟,在阳光的映照之下熠熠生辉。他的脸上,也沾染了不少锈剑的斑斑铁痕。可他却笑着。

    不光是许半生领悟到了剑气的本质,体内开始滋生剑意的萌芽。了凡也得到了属于他的领悟,只不过他不用剑,修的也并非道门功法,是以领悟是在劳乏身体增进佛心的方面。虽然白净的面庞脏了,虽然身上也因为汗水而狼狈不堪,可了凡却竟然显得更加气度卓越,颇有些朝着他师父圣僧觉意靠拢的意思。

    两个担子都空了,汉子却面不改色,他看着小和尚了凡,笑着说道:“尊师圣僧一向可好?”

    了凡一愣,但很快双手合十立于胸前,弯腰施礼道:“家师能吃能睡能礼佛,有劳前辈挂念。”

    之前许半生只说了自己来自太一派,并未说明了凡的师门,可看来这汉子早就知道了凡是何许人也,更加显出他在剑气宗的身份非凡。

    汉子点了点头,道:“你们二人都不错,果然都是资质超凡之人。刚才某家说了,你们帮我做事,我便带你们去见姚瑶那丫头。走吧!”说罢,脚下平生一道蓝汪汪的剑光,一手一个,许半生和了凡根本无法抵抗,便被他抓在手里,搭乘着汉子的剑光,直往灵剑山巅而去。

    不过须臾之间,便是百里之遥,剑光落地,汉子松手,许半生和了凡恢复了行动自如。

    “广元,来客人了!”汉子高声喊着,许半生和了凡也才看清,自己二人落脚之处,乃是一处庞大的宅院,他们正站在宅院第一进的空地之上,身后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影壁墙,两旁亭台楼阁,前方一座巍峨大殿。

    两条身影从殿中闪出,一出来便跪倒于地,口中称道:“弟子广元夫妇,跪迎师尊。”

    许半生微微抬眉,这才知道,原来这汉子就是姚瑶的师祖,那么,他岂不就是……?

    汉子哈哈一笑,手一挥那二人便站起身来,许半生抬眼看去,只见那二人俱是三四十岁的模样,一男一女,模样都生的十分的俊秀好看,气质儒雅,和汉子截然不同。男子的眉梢眼角,和姚瑶颇为相似,妇人气沉如水,彰显大家风范。

    “这个就是你家姚瑶小丫头心心念念的许半生了,这个小和尚乃是那烂陀寺圣僧的高徒,法号了凡。刚才这两个小子帮我埋了不少废剑,你们夫妻二人好生招待他们。”说罢,丝毫不做停留,脚下蓝色剑光又起,倏忽间消失。

    姚广元夫妻俩再度下拜,口中道:“弟子恭送师尊。”

    站起之后。那夫妻二人一同看着许半生,脸上终于浮现出慈蔼的笑容。

    “许氏有子半生,果然是一表人才。只是。来的却有些晚了。”姚广元开口说道。

    那妇人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笑道:“夫君别吓着孩子。剑神莅临本派小半年了,其中缘由你我早就清楚,别怪孩子来晚了。快些让这两个好孩子进去,一路劳顿,先休息休息。”

    说罢,妇人迎向许半生和了凡,许半生赶忙躬身道:“晚辈太一派许半生,参见二位前辈。”

    了凡也是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那烂陀寺弟子了凡,拜见二位前辈。”

    妇人捂嘴轻笑,她和姚瑶长的并不像,姚瑶更像她的父亲一些,但是这一笑起来,许半生才知道姚瑶身上的气质,主要是遗传了她的母亲。

    “我们可不敢对你这个小和尚称什么前辈,你可是那烂陀寺了字辈的啊,就算是我们的师父。看到圣僧,也要称一声前辈。如果从圣僧那里算起,你还得算我们夫妻俩的前辈呢。不过既然你与我女儿是朋友。那么就不要那般拘礼,前辈听着太生分,就叫我们叔叔和婶婶吧。”

    了凡有些赧然的看着许半生,许半生倒是并不坚持,径直改口道:“叔叔好,婶婶好。”

    了凡这才随着许半生也改了口,夫妻二人笑吟吟的将二人带了进去。

    院子占地极大,足足七进,夫妻俩一直带着二人到了最后一进。才交给家中的丫鬟,带着他们各自进了房间。

    姚瑶的母亲告诉许半生。姚瑶此刻正在她师父那边,她这就派人去通知。

    许半生道:“婶婶。还是不要打扰姚瑶的清修,侄子倒是想先见见剑神前辈,还有我那位师兄,先了了剑神前辈那件事再说。”

    姚瑶的母亲含笑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姚广元却是沉着脸道:“既然到了我剑气宗,就毋须再担心剑神那边,别说你已经如约抵达,就算是晚了些,剑神再强,也须给我剑气宗几分面子。你和姚瑶之约在先,剑神那边不忙。”

    许半生皱皱眉,心道就算是剑神倨傲,在这里并不受待见,可姚广元夫妻俩的态度也有些奇怪。

    了凡却是一概不懂,他只是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不理,仿若老僧入定。

    “既是如此,全凭叔叔婶婶安排。”

    夫妻俩笑了,妇人道:“这就对了,你俩乖乖的,我让家里的丫鬟给你们打些洗澡水,你们休息会儿。等姚瑶回来了我们再差人喊你们。”说罢,夫妻二人离去,许半生和了凡却面面相觑,就连老实的了凡也觉得这夫妻二人热情的有些不像话了。

    “原来刚才那位前辈是姚瑶妹妹的师祖啊,好高的辈分,也好强大的实力,在他手里,小僧我动都动不了一下。”了凡放松下来,愁眉苦脸的说到。

    许半生笑了笑道:“姚瑶是剑气宗资质最好的弟子,仙子之名早在她十岁不到就已经传扬甚广。她的父母也是令人称羡的神仙剑侣,几百年前就天下驰名的。他们的师父,正是剑气宗宗主。虽然修为并不是剑气宗最高的,但却是剑气宗最有权柄之人。”

    了凡呆呆的说道:“啊?刚才那位前辈是剑气宗宗主?怎么如此打扮,赤足散发,倒像是个山村野汉。真正是人不可貌相。”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随即两个丫鬟喊道:“两位客人,洗澡水打好了。”

    许半生看看了凡,笑道:“你这小和尚真正是要好好洗洗。”

    了凡也是尴尬的看着自己脏兮兮的一身,挠了挠头,许半生高声道:“进来吧。”

    两名丫鬟各自抱着一只比她们还高的大木桶,走了进来,木桶之中,袅袅升起水汽。

    将木桶放下,那两名丫鬟躬身道:“请二人客人宽衣沐浴吧。”

    许半生见这两个丫鬟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便柔声道:“你们先退下吧,我们无需你们侍奉。”同时微微咋舌,这两个丫鬟看上去都只有十来岁的模样,可实际上都是金丹中期的修为,剑气宗作为十大上|门之一,底蕴果然深厚。

    这跟他其实没进到那烂陀寺之中不同,若是进去了,只怕也会发现那烂陀寺一个敲磬的僧人至少也得金丹以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