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25章 蝼蚁说

第0925章 蝼蚁说2017-11-11 22:41:4Ctrl+D 收藏本站

    刚洗好澡,就听到姚瑶的声音,由远及近,显然是直接飞到第七重院中的。

    刚下来,姚瑶就着急的喊着:“半生哥哥,半生哥哥,半生哥哥在哪儿呢?”

    冯芷筠笑盈盈的走了出来,说道:“他们在沐浴,上山的时候被你师祖抓去埋剑了,弄得一身泥污。这一路他们也辛苦的很,我就安排他们洗个澡解解乏。”

    姚瑶嘻嘻一笑,道:“他们住哪间屋?我去找他们!”

    急促的脚步声刚起,就又停了下去,冯芷筠嗔怪着说道:“你这孩子,他们两个大男人正洗着澡,你跑去作甚?你的声音这么大,他们若是洗好了,自然会出来。”

    “洗澡怎么了?我以前还跟半生哥哥睡一起呢!”姚瑶浑不在意,似乎还想往屋里冲。

    许半生听了直头疼,冯芷筠也是将姚瑶拉的更紧,肯定跟姚瑶说了些什么,不过许半生就听不见了,显然是改成了传音。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规矩,当年能跟现在比么?当年你才这么点儿大,现在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男人洗澡你岂能乱闯?休要再胡说什么当年跟半生睡在一起……”说到这里,冯芷筠也不禁有些迟疑。

    姚瑶瘪瘪小嘴,突然又笑了起来,使劲儿晃着母亲的胳膊,道:“好了好了,娘亲,我不胡说就是了,您别生气。”

    冯芷筠便笑笑,拉着姚瑶到院中的凉亭里坐下。

    许半生和了凡此刻也已经穿好了衣服,彼此对视了一眼,一起推门而出。

    姚瑶一看见许半生,立刻就飞扑了过去,许半生赶忙出手。一道柔和的力量将姚瑶止于自己身前,挡住了她伸出的双臂。

    姚瑶不高兴了,嘟着嘴。道:“大哥哥你干什么?”

    许半生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姚瑶。你现在也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我们再不好如此。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了凡,是我结拜的义弟。”

    了凡也连忙施以佛礼,道:“阿弥陀佛,小僧了凡见过女施主。”说罢,略有些犹疑的看了看许半生,低声道:“九玄仙身。五大仙身之一,好强的资质。”

    看着眼前这名少女,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娇俏可人,长身玉立。身上一袭粉色的曳地长裙,脚上是一双葱绿色的薄底靴子,束腰挽发,又有几分飒爽的英姿。最关键是那张脸,真的是美若天仙,哪怕了凡是个和尚。也不禁心中略有些荡漾。

    姚瑶一愣,背着双手上下打量着了凡,疑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九玄仙身?大哥哥。这个小和尚长的好俊俏啊!”

    本就觉得姚瑶简直就像是天仙下凡的了凡,听了这句话,竟然微微脸红,越发显出姚瑶口中的俊俏了。

    冯芷筠此刻也走了过来,笑眯眯的说道:“了凡乃是那烂陀寺圣僧前辈座下弟子,姚瑶你不可无礼。”说罢,目光停留在了凡身上。

    许半生知道冯芷筠肯定也好奇了凡如何一眼看出姚瑶的灵根,便道:“了凡是真明仙身。”也无需多说,一句话足矣。冯芷筠和姚瑶便都知道了了凡为何能一眼看穿姚瑶的灵根。

    姚瑶还好,年纪小。也不太在意这些,可冯芷筠却是微微一惊。心道这仙身乃是万年也难得有几个,可现在一下子就有三个仙身齐聚在这个小院之中,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场景了。

    对于许半生的正一仙身,冯芷筠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可了凡竟然也是仙身,哪怕他是五圣之一的圣僧的弟子,也总是让人心生艳羡,这望向了凡的目光,就又有些不同了。

    “大哥哥,你来的晚了呢,说好十年的,你这都快十一年了。”姚瑶拉住了许半生的胳膊,依旧像是小时候那样双眼之中充满了眷恋之情。

    许半生笑了笑,道:“本以为和十年前一样,是钟叔带着你去太一派,没想到贵宗派了个人去,让我前来拜访。之前毫无准备,就耽搁了一些时间。之后你也知道了,原本可以提前一些到的,可没想到途中遇到剑神前辈……”

    姚瑶一听到剑神二字,立刻展现出不满,道:“那个讨厌的家伙,整天坐在云彩上,好像就显得他能上去一样。什么要收你为徒,就算是大哥哥你要别投他派,也是入我剑气宗门下……对了,大哥哥,你想好了没有,你要不要加入剑气宗?你若愿意,我恳求师祖,让他帮你挑个最好的师父。”

    许半生笑着摇了摇头,看了冯芷筠一眼,他从冯芷筠的眼中也看出浓浓的希冀之意。

    “太一派对我恩重如山,我又岂能另投他门。十年前咱们的约定,姚瑶你没有忘记吧?”

    姚瑶噘着嘴,道:“可是我师兄说了,他到太一派的时候,你只有筑基……你是在路上才成就金丹的,已经超过十年了。”

    “当时说的只是下次再见之时,现在你我相见,我也已入金丹之境,这改投门派之事,不要再提了。”

    冯芷筠忍不住插嘴道:“半生,你别怪婶婶多嘴,你的正一仙身是十二仙身之首,若是入我剑气宗,你现在至少也是金丹中期了。你看姚瑶,资质还不如你,现在也已经金丹三重天。了凡也已经金丹二重天,三人之中你的资质最好,反倒现在修为最低。你不要着急回绝,反正要在灵剑山住些天,你再多考虑。”

    许半生笑道:“剑神前辈也说要收我为徒,如果见了强者就要改投其门下,我在路上便答应剑神前辈好了。论修为我的确不如姚瑶也不如了凡,可实力并不等于修为,而且仙途终究是我自己的,今后该怎么走,也只能靠我自己。我知道婶婶是为我好,可我当初选择了太一派。今后也会一直是太一派的弟子。”

    姚瑶眼中满是失望之色,而冯芷筠却是将目光投向了凡,似乎希望了凡也能劝劝许半生。

    了凡单纯的很。他只是纯粹的从道理的角度考虑,便道:“大哥。婶婶和姚瑶说的不错,其实若非小僧乃是佛门中人,所修的和大哥你大相径庭,我都会劝你投在我师父门下。剑气宗乃是十大上|门之一,而且我感觉你若投入剑气宗门下,将来必然大有作为。”

    许半生还是笑着摇头,道:“你的真明仙身就没让你看出来,我无论在哪个门派之中。将来都一定是大有作为的?”

    了凡讷讷半晌,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总不能去说许半生在太一派就会宝珠蒙尘,将来前途暗淡吧。而事实上,他根本看不出许半生的前程,他只是知道许半生加入剑气宗必定是好处多多罢了。

    四人正聊着,就听到空中传来一个清淡无欲的声音:“你竟然真到了这里……”

    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院落之中,不用看,也知道来人必然是剑神白亦之。他天下第一高手的气势,哪怕相隔数百丈,也能轻易的感觉到。

    冯芷筠虽不喜此人狂傲。却也不得不规规矩矩的躬身行礼,道:“晚辈冯芷筠,拜见前辈。”

    许半生也拱拱手,道:“剑神前辈,久违了。在下幸不辱命,总算如期赶至灵剑山。本欲先面见前辈,了了我与前辈之约,不过这里乃是剑气宗的地方,主人家的安排。在下只能听从。”

    “这么说,是你拦阻于他。不让他先见我咯?”白亦之望向冯芷筠,虽然话语平淡。可其中之威依旧让冯芷筠赶到了强大的压力。

    冯芷筠当然不会示弱,努力昂首道:“前辈休要忘记,这里终究是剑气宗的地方,许半生乃是来拜会我女儿的,哪有不跟主人见面,就跟您这位客人先见的道理?”

    白亦之缓缓收回目光,又看着许半生,对许半生是又喜欢又无奈。

    “你还是不肯拜在我的门下?”

    许半生平静道:“在下与前辈有约,只要半年之内在下能完好的赶至剑气宗,前辈就任由在下自行选择。”

    “那你是想投入剑气宗门下?他剑气宗虽是剑意最强的门派,可我才是拥有仙庭以下最强剑意之人。你想清楚了。”

    “在下只知道太一派才是我的师门。”

    白亦之一愣,他似乎很难接受许半生执意留在太一派的选择,之前许半生虽也这么说,可他并不觉得许半生在见识了剑气宗的强大之后还能坚持。

    “你这是在自毁仙途!”白亦之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许半生拱拱手,道:“前辈和外头那些愚人不同,想必前辈最清楚,飞升通道早已关闭,除非有人可以重开飞升通道,否则在这片天地之间,再无修仙者可以飞升。既是无法飞升,终究不过三千寿元而已。请恕在下狂妄,便是做天地间一散修,凭在下的资质,返虚也不过等闲。所差不过是千年返虚还是数百年返虚而已。可即便是百年之内就能返虚,又能如何?终究抗不过时间,最终还是灰飞烟灭而已。前辈若能以神通手段重开飞升之门,晚辈说不得会对前辈的许诺心动。对于修仙者而言,筑基以下皆为蝼蚁,可对剑神前辈来说,返虚以下,亦不过蝼蚁。那么在仙神眼中呢?返虚也不过就是仙途刚刚开始。既然无法飞升,九州世界也不过俱为蝼蚁。一群蝼蚁,便是要挣扎,也要让我自己挣扎便好。”

    白亦之呆了呆,似乎在回味许半生的蝼蚁说,终究是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不怕我灭你太一派满门?”

    “在下说过,你若动我太一派一根手指,便是我的仇人。在下虽不才,却还不至于认贼作父。到时候,无非是以身报轩辕,让前辈手中多沾染一些鲜血而已。想必前辈亦是不会在乎的!”

    白亦之眼光闪烁,似乎要看穿许半生,半晌之后,道:“你这一路看来又有机缘,剑意萌芽了?”

    许半生也不否认,道:“幸得剑气宗宗主前辈指点,在下刚刚感悟。”胸中也不禁层峦叠嶂,终究是傲气横生,金丹一重天便剑意萌芽,的确很值得骄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