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26章 苦剑意

第0926章 苦剑意2017-11-11 22:41:5Ctrl+D 收藏本站

    白亦之什么都没再说,直接瞬移消失,大概他也看出来了,许半生的仙途已经不是某个人能改变的了。

    最主要的,是等了接近半年,却依旧等到的是一个他不愿见的结果,不想在剑气宗这帮小辈面前丢人,剑神再强,也要顾及颜面,既然已经见到了结果,还是早早离开的好。

    不过在他离开之前,许半生却是听到了剑神传音。

    “这是我修炼最困难的一道剑意,你可以称其为苦剑意。天下见过我这道剑意之人都已经死了。你不肯入我门下,我却不能将你我之间的缘分视若无物。赠你这道剑意,只希望你可以成为这天地之间第一个修成九道剑意之人。不过,你休要妄想修成七道剑意便成九道剑意了。无论是我的苦剑意,还是钟小子给你的飒剑意,都只能在你剑意不满三道之时帮你增强实力。一旦你自己修成了三道剑意,这两道剑意便只会化作你对剑道的领悟。此后依旧要你在仙途之中苦苦攀登。此事不可外传,就算作是我对你的一个交待吧。你的师兄就让他留在剑灵山修炼,不过他可未必会如你一般将太一派看的那么重。他这次闭关至少要十年以上,十年之后,他必然领悟自己的剑意。届时,你便能看到人心之恶,他若改投剑气宗,你休要说我言之不预。小子,我还剩下不足五百年的寿元,希望看到你能在五百年内返虚大成,也不枉我与你相识一场了。”

    许半生回味着剑神留下的这番话,也同时感觉到体内一道昂藏剑意,这剑意比飒剑意要强大何止数倍,飒剑意此刻竟然有些颤抖,似乎在苦剑意的威势之下行将分崩离析。

    急忙沉心静气。以真气护住飒剑意,并且制止了苦剑意继续散发其威,这才算让飒剑意稳定下来。差一点儿。飒剑意就要自行浮于体外展现剑意之威了。

    虽说在场的人都是知道许半生有飒剑意在身的,可若是无端端的剑意浮于体外。也就会被他们看出自己身上出现了异变,联系剑神白亦之的离去,不难猜出是白亦之给许半生留下了些什么。而白亦之显然是不希望此事被任何人知道,并且许半生发现,苦剑意之强,强到他甚至无法将苦剑意召唤出来,显然是他修为不够的缘故。既然都无法召唤苦剑意,就更加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道剑意的存在为好。

    许半生的稍稍恍惚。还是让冯芷筠看了出来,她关切道:“半生,你没事吧?”

    许半生急忙收敛心神,道:“没事,只是一时间有些感悟,剑神前辈临走时的慨然之气,让我恍惚了。”

    冯芷筠也不疑有他,毕竟剑神临走时的确有一股怆慨的气息贯穿天地,她只以为是白亦之无法将许半生收至门下的遗憾所致,并想不到剑神没能达到目的。却竟然会从身上剥离出一道剑意送给许半生。

    “对了,你的师兄跟剑神一路而来,应该是受到剑神的影响。于剑道一途多有感悟,感悟积压的令其不得不闭关消化,否则必将酿成大祸。我和你叔父帮他安排了个洞天,让他闭关去了。以他的资质,获得这么多的剑道体悟,只怕没有十年都难以出关。你无需替他担心,就让他留在这里,等他出关之后,你们师兄弟再见吧。”

    冯芷筠原本是忽略了庄昕的事情。也是白亦之的出现,才让她想起和白亦之一同前来的庄昕。觉得还是要跟许半生解释一下。

    许半生点点头,有些郑重的对冯芷筠说:“我这师兄为人仁厚。只是出身寒门,当初只是入了一个小门派。资质跟叔父婶婶自然是不能相提并论,可贵在刻苦用心,在太一派也算是佼佼者。如今又获得剑神前辈所赐的机缘,出关之后必然修为暴涨。届时,若是贵宗觉得他也是个可造之材,不妨劝他留下吧。”

    冯芷筠一愣,道:“他此番受此机缘,出关后仙途必然坦荡的多,化神几成必然,这对你们太一派绝对是一大助力。你自己对太一派如此忠心耿耿,为何要让我劝你师兄留下?”

    “师兄与我不同,他若无心留下,婶婶再如何劝,他也必然会回到太一派。可他若有心,仙途终究是极为个人的事情,太一派有我就够了,何必耽误他的仙途?”

    冯芷筠稍愣,心中不禁感慨,许半生不光是资质极好,这心思,也是和常人迥异。说庄昕仁厚,其实许半生才是真正仁厚之人。

    还待说些什么,姚瑶却有些不高兴了,她晃了晃自己母亲的胳膊,道:“娘亲,大哥哥是来看我的呢,您就别一直跟大哥哥聊天了,我在旁边好久都没说话了。”

    冯芷筠哑然失笑,眼神里看着自己的女儿,满是柔情。

    这也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感,姚瑶上一世乃是冯芷筠和姚广元的恩师,战死之后,这夫妻俩当时只有金丹修为,而且是刚入金丹不久,若无师尊指点,仙途肯定会受到影响。是以才会由如今的剑气宗宗主收入门墙之下。可当姚瑶转世回来之后,他们夫妻二人是最清楚不过,是以对姚瑶的感情之中,既有对恩师的感念之情,又有舐犊情深。这两份感情加在一起,对姚瑶自然是溺爱的无以复加。

    见姚瑶如此小儿女之态,做母亲的,做弟子的,自然都知道姚瑶的心思,眼神里不禁就更加柔和了。

    “好好好,你们聊着,我去吩咐他们做些酒菜,让你们边吃边聊。对了,了凡,你是要吃素的么?”

    “师父说不必受拘,佛在心头,便无处不是佛。”

    冯芷筠笑了笑,款款离开。

    三人便在凉亭之内坐下,姚瑶自然是不断的跟许半生聊着天,倒是把了凡晾在了一边。

    这也没办法,姚瑶跟了凡本不认识,无非是许半生带来的,又和她年纪相仿,所以才愿意亲近几句。彼此之间毫无了解,小和尚又单纯的仿佛这世间只有佛祖经文,其余一概不懂,自然是没什么可聊的。

    问起许半生这一路上的情况,许半生便将自己跟剑神白亦之分别之后,去了集市,做了三场挑战等等事情详细的讲给姚瑶听。

    姚瑶自然是满脸鄙夷的,觉得那些人简直就是不自量力,竟然要跟许半生交手。

    而了凡却是更明白一些。

    虽然他也知道许半生金丹一重天只怕不会比自己和姚瑶的金丹三重天实力差,可当时许半生只有筑基,筑基跟金丹之间哪怕只剩下一层纸,那也是天堑之别,许半生说的轻松,可实际上绝不像他描述的这般,更加不像姚瑶所想的那样是那些人不自量力。许半生之所以能赢得那么轻松,是一个精心布置后的结果,真要是正面迎敌,赢肯定还是能赢,但也绝不会那么轻松。

    说到之后去的那个三级集市,许半生跟浪遏轩里的伙计讨价还价,姚瑶也是笑个不停,直说许半生太坏了,一步步的把对方绕了进去,最后用对方几乎没什么利润的价格买下一艘飞舟。

    “那我们去东神州,不是就可以搭乘大哥哥的飞舟了?”

    许半生点点头,道:“自然是可以的。”

    “太好了,有了大哥哥你的飞舟,师父和爹娘就没理由让钟叔跟着了……”

    “嘿,小丫头,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呢?”一个粗犷并且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

    许半生笑着站起,转身喊道:“钟叔。”

    钟含风大步走来,笑呵呵的一把抓向许半生,许半生运起真气与之相抗,须臾,钟含风又是哈哈大笑:“不错不错,你这小子,长进的很。虽然境界还是低了点儿,不过修为没耽误,实力比姚瑶那丫头还强点儿。”

    姚瑶瞪大了双眼,道:“钟叔你净胡说八道,大哥哥只有金丹一重天,怎么可能比我强?”

    钟含风道:“若是修为决定一切,那还打个什么架?见了面彼此报一下自身的境界就行了。小丫头,你别不服气,别说半生,就算是这个小和尚,只怕你也未必是对手。”

    了凡慌忙站起,双手合十道:“晚辈了凡,见过前辈。”

    钟含风摆摆手,示意了凡不必多礼,而姚瑶则是气不服的说道:“钟叔你怎么能如此看低我,我怎么就不是了凡的对手了?”

    钟含风含笑不语,只是抓起桌上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满嘴流油。

    许半生微笑着安慰姚瑶道:“我这些年多次与人交锋,还曾与元婴对战,了凡当时与我并肩,我们在动手上的经验比你多许多。姚瑶你这些年光顾着修炼了,没什么实战的机会,等你实战多了,我们自然不是你的对手。”

    姚瑶这才满意了一些,点点头道:“这么说倒还有些道理。”

    钟含风只是笑个不停,看着许半生,抓起酒壶,咕咚咚喝了一大口,问道:“对我的飒剑意领悟的如何了?”

    许半生来不及回答,姚瑶却突然想到些什么,急切的问道:“刚才大哥哥你说你曾与元婴交手?快说说,那又是怎么一回事?”

    许半生苦笑着看着钟含风,钟含风摆摆手,示意让许半生先应付姚瑶。

    自然是将与血鸦岛之间的龃龉都说了一遍,许半生这一次,也是对了凡讲的更清楚了,省的这个小和尚总觉得他的命是许半生救的,许半生必须要让他知道,之所以他会身陷囹圄,也是拜许半生所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