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28章 剖明心迹

第0928章 剖明心迹2017-11-11 22:41:7Ctrl+D 收藏本站

    说是找姚瑶谈谈,可这事儿也实在是不太好谈,涉及到许半生最根本的秘密,甚至姚瑶都已经清清楚楚的向他表明心迹了,可许半生依旧难以启齿。

    横亘在他和姚瑶之间的,最大的也是唯一的难题,其实就是关乎于许半生的秘密。

    不告诉姚瑶,这对姚瑶不公平,可告诉姚瑶,许半生并不是担心姚瑶会泄露自己的秘密,而是因为到时候因为许半生这个外世界来客,根本就不该容于这个世界。

    姚瑶听说许半生要跟她谈谈,小丫头倒是大方的很,直接就找到了许半生,明确的剖明心迹,告诉许半生她的情意。

    而许半生,却只能尴尬的说:“姚瑶,这件事你容我再想几天,其中并非仅仅牵扯你情我愿并且你的父母师门都支持的问题,当然,我相信我的师门和父母肯定也都会很开心于你和我的事情。但是,我有一些个人的原因,暂时我还没有想好该怎样对你说明,你再给我几天的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如何?”

    姚瑶微微沉默,神态上显得有几分落寞,她似乎是误会了,以为许半生对她丝毫没有动心。

    尴尬半晌,姚瑶低着声音,其声几不可闻,几乎只是气声,可许半生还是声声入耳。

    “大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姚瑶?”

    看着眼前那毫无仙子之姿,唯有小儿女态,咬着嘴唇手指绕着自己的衣襟,扭捏到无法言述的姚瑶,许半生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说实话,他对姚瑶本无非分之想,最初他其实是想拒绝的。说起来跟姚瑶相识十余年,可实际上二人接触一共都不到一年的时间,聚少离多。而且那还都是在姚瑶处于小孩子的时间段内。若说许半生那个时候就对姚瑶心有所属,这实在是有些变态的爱好了。

    可这次见到姚瑶。见识过无数美女的许半生,也不禁被姚瑶身上那种清清浅浅却又灵动无比的气质所吸引,容貌当然也是一个方面,当时他的心里也是咚咚乱响的。

    而当钟含风直言之后,许半生当时所受到的冲击,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哪怕在此之前,许半生其实已经看到了姚瑶对他的情意。多多少少也从其父母师长的表现之中有那么一点儿的猜测。但即便是这就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种冲击力依旧是如同一名大罗金仙直接出手,而且是全力一击,就算是当初剑神白亦之给许半生的震撼,也无法与之相比。

    现在的许半生,不可能对眼前这样的姚瑶不心动,他脸上依旧浮现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却有几分苦涩。

    轻轻的拉起了姚瑶的小手,小手柔弱无骨,皮肤极尽丝滑。哪怕是婴儿的皮肤也无法与姚瑶相提并论。

    许半生看着眼前低下头去的姚瑶,轻轻道:“傻丫头,你简直就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孩子。我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只是……”

    姚瑶猛然抬起头,眼角已经浮现泪花的她突然绽放出极致的笑容,灿烂的仿佛可以驱散漫天的乌云,可以重开飞升通道,如飞升仙庭一般光华灿烂。

    “只要大哥哥心里也是喜欢姚瑶的,便可以了,姚瑶再无任何担心。大哥哥要考虑,就一定有足够的理由,姚瑶不着急。仙途漫漫。便是叫姚瑶等上百年千年,姚瑶也不在乎的。”

    可是。看着眼前这样的姚瑶,许半生心中却越发的发紧。反倒是嗫嚅半晌,更加说不出任何一句。

    “让我好好想想,请原谅我心中藏有太多不能与人,乃至于与你言说的东西。我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

    “大哥哥你不用解释了,姚瑶不在乎的,只要大哥哥心里是愿意的,姚瑶就什么都不在乎。”

    许半生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姚瑶的小脸,小脸上飞起两片酡红,如酒醉一般,如杏花盛放,如马蹄卷香。

    姚瑶轻轻的将身体靠向许半生,美丽无双的面庞轻靠在许半生的肩头,两人感受着来自于对方的浅浅温暖。

    “让我再想想,再想想……”许半生的声音几近呢喃,而姚瑶已经不再开口,她只是享受着被许半生拥在怀中的美好时光。

    这一想,便又是半月之久,许半生终于主动找到了姚广元和冯芷筠。

    看到许半生,姚广元夫妻二人的脸上也是挂着微笑,虽然他们这些天里,心中也不免对许半生有些恼怒,哪怕许半生的资质再好,也不免有些不识抬举的意味。剑气宗的小仙子要下嫁于他,这几乎是全天下所有修仙者梦寐以求的好事,许半生却迟迟无法做出决断。

    “叔父,婶婶,对不起。”许半生先是深深一躬,夫妻二人脸色却是一变,他们不知道许半生这声对不起是对他半个月来的迟疑所说,还是他根本是要打算拒绝了。

    “思索了半个月,半生心中其实是没有半分迟疑的,姚瑶的情意,叔父和婶婶的属意,都让半生绝无半分犹豫,有的,只是受宠若惊和惶惶不已。可毕竟思索了半月之久,半生还是要为此说声抱歉。”

    夫妻二人听懂了许半生的话,他并非要拒绝,而是在为这半月来的拖延而抱歉。

    这样便好,姚广元和冯芷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不会被拒绝了。

    这种感觉很有些古怪,原本是对许半生有所不满的,不满他的不识抬举,可现在,却反倒变成了暗自窃喜,底线也悄然变成了“至少不会被拒绝”。

    夫妻二人现在很难体察到他们内心的变化,如果知道,恐怕要后悔死,难道他们剑气宗就这么想嫁女儿么?

    “姚瑶是半生永远不想拒绝,也绝对不会去拒绝的,任何男人,能被姚瑶喜爱,那都是无数世修来的幸运,半生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半生有些不得已的理由,现在还无法与姚瑶结为道侣。半生出身平凡,师门也与剑气宗乃是天地之别。半生的资质,叔父与婶婶是知道的,剑气宗的宗主前辈想必也是知道的,你们当然不会介意姚瑶下嫁于我,可暂时半生还无法面对这整个天地。就算是太一派,欣喜若狂之余,后续只怕也是深深的担忧。依附上|门恐为天下所有修仙者耻笑。是以,面对叔父和婶婶的厚爱,面对姚瑶至深的情意,半生就愈发惶恐,更加不敢草率应承。”

    这番话有理有据,姚广元和冯芷筠出身极高,自然没想过这些,可当这些话从许半生的口中说出,他们却也体会到其中的世俗之情。中神州凌驾于其余八州之上,可并不代表就真的脱尘出俗了,终究不过是俗世的一份子,哪怕是真到了仙庭,只怕也有个门户之见与偏狭目光。

    二人缓缓颔首,姚广元道:“半生,既然你已经说到这里了,其实你与我夫妇二人,也可以算作是一家人。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言,不需再在这等俗事之上绕圈子。”

    许半生也点点头,道:“并非半生自恃过高,而是半生的情况叔父和婶婶很早就清楚。半生也不敢有丝毫相瞒,我的灵根,依旧在成长之中。半生敢说,哪怕是正一仙身,现在也不能完整的描述我的灵根。灵根成长虽然缓慢,可依旧每日都有增长。半生以为,或许半生将来真的有可能成就只在传说中才有的圣灵根。”

    一番话,让姚广元和冯芷筠也是震惊无比,姚广元第一个反应便是立时挥手,转眼便在这屋中又布下一层屏障,将天地也遮蔽在外。

    “你说什么?!”姚广元厉声问道。

    许半生坦然走到二人面前,道:“叔父可一探。”到了金丹期,可不像从前的炼气和筑基,可以随意让人探查自己的灵根,就算对方是元婴,哪怕是化神乃至返虚,也不能让人随意查探。返虚虽能看出一个修仙者的灵根,可那也只是一个大概,不可能完全看清灵根的大小,这其间,还是有着些微的差别的。

    姚广元毫不犹豫,察根术瞬间出手,真气一入许半生体内,他便是微微皱眉。

    的确,许半生的灵根已经比正一仙身还要茁壮,隐隐超出了十二仙身的范畴,只是距离传说中的圣灵根,还差的太远。而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许半生灵根之外的虚影,以前只是听钟含风说起过,并无现在这般直观。现在一见,也只能感慨天地之奇,竟然会有这等灵根的存在。

    看到自己的丈夫迟迟不语,冯芷筠也按捺不住,出手察根术,同样将真气注入到许半生的体内。

    同样,她与自己的丈夫一样,都被许半生的灵根所震惊,这是无论经过多少描述,都无法形成的直观感觉。

    “叔父和婶婶或许对半生的灵根还无比较的感观,不妨把钟前辈找来,他是曾经查探过半生正一仙身的人,他必然能跟十年前有个更准确的比较。”

    姚广元毫不犹豫,立刻传讯钟含风,不过片刻,钟含风便已赶到。

    因为十足的震惊,导致了姚广元和冯芷筠夫妻二人在收回真气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他们俩具有一小丝真气被许半生的身体截流下来,留存在了他的体内。

    许半生当然知道,这几乎是所有人将真气注入他体内之后都会出现的反应,只不过许半生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截留的真气有何用处,现在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钟含风查探之后,点头道:“果然又大了不少。”言下微显骇状。(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