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32章 杨高宇的邪火

第0932章 杨高宇的邪火2017-11-11 22:41:13Ctrl+D 收藏本站

    师邪收到值守山门的弟子来报,说是剑气宗来使,师邪顿时就觉得很是古怪。

    许半生这一走已经一年出头的时间了,没有半点讯息传回来,就连庄昕也是没有半点消息,就算是许半生贪恋齐人天伦,这一年多的时间,怎么也该回来了。

    现在是许半生不但没有回来,反倒是剑气宗再度来使。

    师邪心中一紧,暗忖难道许半生真的拜在剑气宗门下了?可即便如此,也该是庄昕回来啊,为何连庄昕……总不成就连庄昕也投入剑气宗门下了?

    心中暗自紧张,师邪也不敢独自前往山门迎接剑气宗来使,而是放出剑光,直取大青山主峰。

    将剑气宗来使的事情禀报了掌教杨高宇,杨高宇也沉吟不止。

    “你觉得这次剑气宗来使又是为何?许半生和庄昕为何没有回来?他们这一走,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吧?就算是贪恋天伦,至少也在返程的路上了。”

    师邪准确的禀报道:“许半生与庄昕离开大青山,已经一年另四十三天了。”

    “问你剑气宗来使何意!”杨高宇有些不悦,悉心培养了许半生十余年,眼看着似乎就要被剑气宗摘了桃子,难道说许半生真的还是没能结丹成功?

    师邪斟酌了一下词句,道:“以许半生的心性,他若意图转投别派,也无需在我派耽搁十余年的时间,以我浅见,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却并非没有这样的可能,或许,是他依旧未能结丹成功,按照十年之约。剑气宗将其留下了。但庄昕也未归来,似乎又并非如此,但也不得不防。万一庄昕见识了剑气宗的强大,若是许半生能帮他说上两句。以他元婴期的修为,被破例列入门墙的可能性也并非没有。”

    杨高宇心道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不由怒道:“本座是问你剑气宗来使何意,你给我分析这一大堆,一句切实之言都没有。你这内务府的总管事是不是闲的已经让你不懂得如何身居此位了?”

    师邪惶恐,赶忙道:“属下一接到值守山门的弟子禀报,就赶到掌教处,不敢有丝毫耽搁。现在也只有猜测而已。不敢妄言。此事重大,属下欲请掌教一同摆驾山门,一问便知。”

    杨高宇狠狠的瞪了师邪一眼,这还是跟没说一样,不过他心里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也是关心则乱,师邪的确也不可能有什么切实之言。

    想了想,杨高宇道:“段江州可在山中?”

    师邪忙道:“段师兄这段时间一直在山里,属下这就去将其找来。”

    杨高宇点了点头,师邪连忙用身份腰牌传讯给段江州。不大会儿,段江州急急赶来。

    当得知剑气宗又有来使,段江州不禁皱起了眉头。

    看段江州的表现。杨高宇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许半生与庄昕一去一年多尚不曾返还,无非两种可能。一是许半生以往坚持不肯别投他门,乃是不知上|门与我太一派的区别,此次一去,见识到了剑气宗之强大,心思转变,也不是没有可能。而庄昕更是元婴期,在剑气宗虽算不得什么,可也可作为中流|砥柱招致门下。而另一种情况。则是许半生未达金丹期,依照十年之约被强留在剑气宗。为免横生事端,剑气宗招揽庄昕。庄昕难免心动。”

    “照你的意思,许半生和庄昕是绝回不来了?”

    段江州犹豫了一下,噗通跪倒在杨高宇的面前,道:“属下有事隐瞒了掌教,还请掌教恕罪。”

    杨高宇目中精光乱闪,微虚双眼道:“你说。”

    段江州胖乎乎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咬咬牙道:“两月之前,属下得到一个消息,那万厄苦海行将重开,各家门派都开始着手准备。属下回山之后本欲将此事禀报于掌教,可大长老却让属下将此事隐瞒下来。大长老说我太一派根基浅薄,万厄苦海虽说暗藏极大机缘,可本次万厄苦海重开的征兆与从前不同,异象更为奇特,外界传闻这乃是跟飞升通道乃至仙庭有关。大长老认为如若为了那虚无缥缈九死一生的机缘导致本派损失惨重,反倒是祸非福。我派建派以来,只遇过一次万厄苦海开启,上一次就是掌教坚持让门下弟子进入万厄苦海,导致了本派元气大伤,新生力量尽皆损失在万厄苦海之中。机缘没看到,倒是让本派一蹶不振。在当年,本派其实还是很有机会向上走一走的。大长老……大长老说……”

    段江州突然说不下去了。

    杨高宇双目更虚,道:“说!”

    段江州微微一凛,再不敢迟疑,道:“大长老说掌教比较激进,若让掌教知道此事,必然会尽遣门下不足百岁的精英去闯万厄苦海。大长老还说,别说进去万厄苦海实在是九死一生,就算侥幸能够走出那么一两个,可若因此导致本派筑基弟子大量损失,至少又将会造成本派数千年乃至万年的虚弱。本派前不久才惹出血鸦岛那么大的麻烦,也不知道哪些门派与血鸦岛交好想着找咱们的麻烦,此时更是不能轻举妄动。”

    杨高宇冷哼了一声,道:“他是不是还说若是其他门派大量派遣弟子进入万厄苦海,而本派毫发无损,也是本派的机缘,即便入不得旁门,也可在下等门派之中更为突出?”

    段江州不敢直视杨高宇的双眼,点点头,低下头去。

    杨高宇勃然大怒:“长老又如何?这是完全不把我这个掌教放在眼里了么?段江州,你好大的胆子,如此重要的事情,你竟然瞒着我去向长老院禀报,你是何居心?你莫不是以为我用你用的还算顺手,就舍不得将你从钦天府总管事的位置上赶下来?”

    “属下不敢!属下惶恐!”段江州匍匐在地,浑身抖若筛糠。

    “先说这与剑气宗来使有和关联!”杨高宇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又问。

    段江州急忙道:“今日距离万厄苦海开启只有不足半月。若是派出门下弟子,大多数门派都已经动身在路上了。而剑气宗与我派路途遥远,以今日剑气宗来使的时间来看。他们应该是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前派出的弟子,属下大胆猜测。许半生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刚刚从东神州回到剑气宗。他们在省亲途中耽误了万厄苦海异象出现后的一些时间,导致许半生当时若是赶回本派,且不谈本派会否允许他去万厄苦海,即便允许,他很可能也来不及赶至万厄苦海了。而且他与剑气宗的小仙子姚瑶交好,若是那小仙子也有意前往万厄苦海,他二人联手,渡过的可能性必然大增。这是第三种可能性。许半生决意要闯万厄苦海,可却担心掌教不准,加上路程的确遥远怕来不及,于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来了个先斩后奏,自己做了决定。此番剑气宗来使,就是要将此事通传我派。”

    杨高宇眯着双眼想了半天,最终点了点头,这的确是有可能的。

    而且,这种可能性虽然看上去也好不到哪里去。让许半生这样的绝世天才跑去万厄苦海,简直就是胡闹,许半生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返虚简直就是必然达到的境界,又何须万厄苦海增加机缘?

    但是,假设剑气宗来使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至少要比许半生和庄昕双双叛出师门拜入剑气宗要强得多。当初让他们二人离开大青山赶赴剑气宗,杨高宇本就是独断专行顶着很大的压力。真要是这样,他这个掌教只怕也就当到头了,别人不说,阳神一脉必然会拼死弹劾,到时候。就算是长老院的两位化神也无法保的了他。

    现在一切还处于猜测阶段,杨高宇又问师邪:“剑气宗来使还有别人知道么?”

    师邪连忙说道:“属下情知兹事体大。勒令那名弟子绝不能向任何人吐露半个字,否则格杀勿论。不出意外。应该是只有这里才知道。”

    杨高宇点点头,道:“好,你二人随我去往山门处,看看那个剑气宗来使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三人齐齐驭剑,三道不同颜色的流光划破天际,半柱香后也便到了山门处。

    看到剑气宗来使只不过是一名筑基,三人也不禁有些不满,哪怕剑气宗强大,只派一个筑基来太一派,也着实有些太瞧不起太一派了。

    “这位道友可是剑气宗来使?”杨高宇按落剑光,拱手道。

    那人看了杨高宇一眼,却也不因为自己修为低浅而有任何卑屈之状。

    他竟然也只是拱了拱手,道:“在下剑气宗弟子王五,没请教对面道友?”

    杨高宇冷哼一声,道:“本座乃是太一派掌教杨高宇。”

    那人点了点头,依旧没有半点尊敬,只是平辈论处,道:“此番前来,乃是奉师门之命,将许半生的情况告知贵派得知。”

    “许半生乃是我太一派的弟子,有什么情况,他腿断了回不来么?还是死在外头了?为何他自己不回来,却要让你前来通传?”杨高宇心中本有邪火,加上对方的态度又太过倨傲,区区筑基竟然丝毫没把他这个一派掌教放在眼里,话语里不禁就不客气起来。

    对方翻翻白眼,道:“许半生此刻倒是好好的,现在这个时刻,估计已经在赶往万厄苦海的路上了吧!他要去万厄苦海,所以没时间回来。我只是受人之托,若非师门有命,你当我愿意耽误修炼的时间跑到你这等穷乡僻壤来么?话我已经带到了,不劳诸位款待,我回去覆命了!”说罢,脚下剑光闪现,竟然就打算离开。

    杨高宇听到王五的话,不管如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许半生没有背叛太一派,去万厄苦海么,段江州的话说的不错,以许半生和姚瑶联手,走出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于是杨高宇急忙问道:“如今许半生是何修为,道友可知?”心里松了,口气也就好多了。

    王五在剑光之上只觉得奇怪,回过头道:“金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