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73章 剑意之浩荡磅礴

第0973章 剑意之浩荡磅礴2017-11-11 22:42:4Ctrl+D 收藏本站

    姚瑶并未有太多的惊奇,或许是太累了,也或许是对许半生的领悟能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她听到许半生的这句话之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脑袋一歪便沉沉睡去,安静恬黑,就像是一个躺在母亲襁褓之中的孩子。

    了凡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在他看来,许半生的剑意其实早就应该成了。以他们这等仙身的资质,以许半生对于任何事物的洞察能力,都说明了许半生的悟性极高。早就接受了两道剑意馈赠的许半生,无论如何都该成就自身的剑意了。

    所以,了凡也并未感觉有什么可惊奇的,甚至于刚才遭受心灵重创身体却并未遭到什么打击的王二嘴,也只是撇了撇嘴,心道你都已经金丹八重天了,领悟剑意有什么好稀奇的?普通的修仙者的确是要到元婴才能领悟自己的剑意,可在场的都是仙身灵根好不好?以这等资质,金丹中期就领悟剑意才是应该的事情吧?

    况且就连王二嘴也见识过许半生的剑意,哪怕那只是钟含风和剑神白亦之送给他的剑意,徒有其表。可那两道剑意之中,都饱含着钟含风与白亦之对于剑道的理解。直到这时候才领悟剑意,许半生竟然还显得很是骄傲,这足够让王二嘴趁机鄙视他一番。

    但是,无论是了凡还是王二嘴,由于他们所修的都与剑道无关,他们或许这一生都不会领悟自己的剑意,因为他们也就无法理解,凝聚这道剑意对于许半生而言,究竟有多大的难度。

    他们就没有想想,许半生还是个杂学的修士,而姚瑶却是单纯修的剑道。并且她可是剑气宗的弟子,还是剑气宗最重要的弟子啊。就连姚瑶都直到金丹九重天才领悟自己的剑意,许半生金丹八重天就领悟了自己的剑意。着实已然是难能可贵了。

    这跟修炼的方式和过程息息相关。

    如果许半生和姚瑶都是按部就班的修炼,其间他们会经历诸多的磨难。会有无数对手,哪怕多数对手都只是相互喂招,求得是剑道的增进而不是生死相搏,这种修炼的过程,也是极其漫长的。

    剑意的成就,不光是修为境界达到了便能自然产生,而是跟一个人对于剑道的理解密不可分。更甚的是,对剑道的理解。往往要高于境界的要求。这也是为何资质更高的修仙者,出身在上|门左道或者旁门的修仙者,比普通门派的更容易修成剑意的原因。

    许半生和姚瑶的修为增长,可谓是史无前例的,其实了凡和王二嘴也是如此,如果正常修炼的话,他们现在也就是金丹初期至多中期,哪怕许半生投在剑神白亦之门下,白亦之也只敢许他百岁之前金丹化婴。

    可是现在呢?许半生其实才七十岁,他却已经金丹八重天。继续留在万厄苦海,一年之内必然达到金丹九重天,即便是现在就离开。两三年内他也稳稳的可以迈入金丹九重天。姚瑶就更夸张,现在已经金丹九重天了。

    他们的修为增速已经远远超出了仙身应有的预期,他们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催化而生的过程。

    按照姚广元夫妻俩以及姚瑶师父的预计,正常来说,姚瑶应该在九十岁左右达到金丹九重天,可姚瑶现在多少岁?六十而已,提前了至少三十多年。这对于她在剑道理解上的积累,是远远不够的。

    可以说。按照正常来说,姚瑶和许半生现在的修为。都应该在金丹中期,凝聚剑意。实际上是符合他们的资质的。

    但还有一点,那就是这四十年来,姚瑶和许半生其实很缺少与人交手的机会,他们完全是在闭门造车,甚至都缺乏前辈师长的传授,也就自然无从汲取剑道上的经验。

    没有经验的积累,没有剑道理解的循序渐进,二人却都在此刻领悟并凝聚了自身的剑意,这其实可算是一项奇迹。

    如果这时候有四人的师门前辈在此,必然会无限感慨人比人气死人,这两个家伙,凝聚剑意也显得太容易太轻松了。有了这一道剑意作为参考,当他们迈入元婴之际,只怕就能领悟第二道剑意了。

    当然,对于许半生来说,他接下去要凝聚的,便不是第二道剑意了,而是第四道,因为除了他自己凝聚的那道剑意之外,他体内还有两道来自于前辈馈赠的剑意。

    不过,许半生还是将自己领悟的那道剑意作为了自己最根本的剑意,哪怕这道剑意在飒剑意面前就仿佛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跟苦剑意的威势就更加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这道剑意却是凝聚着许半生自己对于剑道的完全理解,完全没有掺杂别人的东西,虽然弱小,却更为精纯,这是他将自己从飒剑意苦剑意以及那个茅屋老头子,还有那个活了两千多岁却还只有化神修为的家伙全部对于剑道的理解糅合为自身的东西所致。

    许半生虽然还从未施展过这道剑意,但是他对这道剑意的了解,却远胜于飒剑意和苦剑意,许半生将其命名为我剑意,以表达这道剑意完全是他自身积累所致的第一道剑意。

    随着许半生今后的越来越强大,我剑意会随着他的强大而变得越发强大起来,可飒剑意和苦剑意却只会伫步不前,绝不可能再行进化了。甚至于,有一天当许半生的剑道理解臻至巅峰之时,他会舍弃掉飒剑意以及苦剑意,但这我剑意,却会伴随他一世一生。

    飒剑意是你,苦剑意是他,而我剑意才是我,那个真我!

    许半生怀抱着姚瑶,走到了了凡身边,对王二嘴说道:“你继续推演,下一个目标。我带他们二人进入天地元力通道,尽快恢复。”说罢,他抱着姚瑶,左手一拉了凡,三人腾空而起,直奔天地元力通道而去。

    王二嘴不忿的喃喃:“老子该你的么?”话虽如此,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闭起双眼,心中无限凝重的开始进行推演,从剩余三十余条可行的通道之中,试图寻找出可以让他们节省些气力早点儿与十大统帅碰面,并且尽早夺得青色石门的通道来。

    许半生带着姚瑶和了凡进入到天地元力通道之中,让他们自行修炼,而许半生自己,却是悄然奠出了那道刚刚凝聚而成的我剑意。

    我剑意比起其余两道剑意,真的是孱弱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只是在身体表面薄薄的一层,薄到许半生甚至都不敢用其作为屏障抵御对手的攻击。而飒剑意和苦剑意都已经被其如此使用过,将对手的力量化为滋润灵根成长的规则之力。

    但是,这道薄薄的剑意之中,却蕴含着许半生对于剑之一道全部的理解,这道剑意真正的与他心灵相关,与他的身体发肤,每一个细胞都密切相关。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剑意之中有一股跃跃欲试的意识在缓缓的跳动。就像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虽然口中连一声清晰的爸爸妈妈都喊不出来,但是,它却已经拥有了自己最基本的生命形态。

    从这孱弱不已的剑意当中,许半生可以看到这道剑意未来的成长,这才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属于自身的力量,而飒剑意和苦剑意,却都是借助的外来之力。

    就像是面对自己最为珍爱的女人,许半生恨不得一寸一寸的抚摸遍整道剑意的每一个细节,他的手指从剑意之尖缓缓落下,一点点的感受着剑意的含蓄,剑意的锋芒,也感受着剑意与自己心灵之间交互的律动。

    广袤的天地元力不断的从身旁滑过,许半生伸出手,抓起一团天地元力,狠狠的打向自己新生的我剑意。

    天地元力在我剑意的表面爆出一团光华,丝丝点点的力量仿佛被我剑意吸收,我剑意的意识变得欢快起来,它越发像是一个雀跃的孩童,不断的伸出娇嫩而无力的四肢,试图留住那不断奔流而过的天地元力。

    许半生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发自内心。

    他收起了我剑意,又将钟含风慷慨赠予的飒剑意释放了出来。

    威势如常,却又和从前的感觉截然不同。

    相同的是这道剑意依旧散发出强大的威势,那种飒爽无匹豪爽万分的气概,让许半生仿佛能够感受到钟含风的豪迈和不羁。

    而不同的,则是这道剑意已然与许半生息息相关,再也不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

    许半生信手一挥,飒剑意呼啸而出,浓缩了钟含风的气势,也凝聚着许半生自己的部分气息。

    一剑斩下,天地元力通道之中磅礴的元力顿时一分为二,这一剑仿佛在浩荡的星辰海洋之间划出了一道银河。剑气纵横,在剑气两侧,连一丝一毫的天地元力都不见。

    许半生再度淡淡一笑,收起了飒剑意,取而代之的是苦剑意。

    苦剑意一出,许半生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气势都随之提升不少。

    飒剑意并没有这样的功效,而苦剑意,却似乎随着许半生终于凝聚修成了自己的第一道剑意之后变得锋芒毕露,真正的展现出白衣剑神白亦之这天下第一人的浩荡气势。

    这一刻,许半生立于天地元力通道之间,而那些奔流汹涌的天地元力却仿佛在主动回避他的身体,不敢接近,被苦剑意磅礴的气势远远的排开。

    许半生奠起苦剑意,犹如开山的巨人,一剑斩落!

    星辰陨落,天地崩塌!(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