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74章 最强大的力量

第0974章 最强大的力量2017-11-11 22:42:5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一剑,竟然直接劈碎了一条天地元力通道。

    苦剑意生生的破开了所有的天地元力,通道虽然广阔,可苦剑意四周方圆三里之内,半点天地元力都无法涌进,遑论流动。

    天地元力被苦剑意逼迫着贴向四周通道之壁,一再的被压缩,最终这通道也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天地元力,轰然碎开。

    许半生威风凛凛的站在空中,却被从天而降的苦雨浇了个满头满脑,浑身湿透之余,也感觉到一股力量从上方传来,似乎要将其拖入天空之中。

    竟然不是下坠,反倒是向上倒飞,许半生顿时想起那个况洞主所言,这苦雨看似来自天上,实际上却是头顶上方也是苦海,苦海之水倾倒下来,被三十六洞天之间联系的天地元力通道切割击碎打散,这才成为了凄风苦雨。

    况洞主虽然没说的更清楚,可许半生却知道,洞天之上很近的距离,便是头顶的苦海。现在他打破了天地元力通道,距离头顶的苦海远比下方的苦海要近得多,这蕴含在苦海之水中的蛮荒苦力,自然是要将其拖入头顶的苦海之中。

    许半生暗道不好,急忙以自身的修为抗拒这股力量,同时极目四望,寻找着姚瑶和了凡的身影。

    但见漫天苦雨之中,两道白色的身影正向上疾飞,许半生以手中长剑作为导向,急切的朝着姚瑶和了凡的方向追了过去。

    刚刚飞出不远,许半生顿时感觉到身体上那股向上拖动他的力量竟然增大许多,回头看去,四周就仿佛置身瀑布之中,苦海之水轰然而下。宛若大河决堤。而身后刚才站立之处,虽也像是一道匹练,可却明显细了许多。难怪他会感觉到蛮荒苦力突然增加。

    再低头向下看去,这浩荡的苦海之水到了某个位置之后。突然就被激荡开来,仿佛那里有一个粉碎机,将成片的苦海之水打散为细小的水珠。再往下,便是这四十年来一如既往的凄风苦雨了。

    许半生来不及细想,催动剑光,更加快速的飞向姚瑶和了凡,一手一个将二人抄起,以全身的力量去对抗那蛮横无比的蛮荒之力。

    姚瑶和了凡都是满脸的痛苦。他们已经施展全力在对抗苦雨之中蕴含的蛮荒苦力,但却根本不是蛮荒苦力的对手,加上许半生向上的力量,也依旧在缓缓的上升着。

    “阿弥陀佛,大哥你放开我,以你一人之力你救不了小僧和姚瑶二人。你放开我,姚瑶便可得救了。”

    姚瑶也是一声惊呼,大声道:“不,大哥哥,能和你走过这半生姚瑶已经心满意足。你放开我,救了凡!”

    许半生却是沉声道:“你们二人都给我闭嘴,什么放弃谁救谁。有我在,谁也死不了!我命由我不由天,你们这么多年的修炼,都修炼到哪里去了?每一个修仙者都是在与老天对抗,这么快就放弃,你们不如滚回去做个凡人!”

    说话之间,许半生的身形却又向上飞了百丈有余,他口中呼啸一声,再度奠出了苦剑意。

    刚才那一剑。许半生几乎已经耗尽全部的真气,若非他的真气早已是真炁的形式。根本就禁不起这样的一招。

    原本计算着动用苦剑意是绰绰有余的,可没想到一剑劈出之后。竟然将天地元力通道劈碎,许半生的真气顿时不受控制的随着苦剑意的威势扩散而不断的输出,短短几个瞬间,几乎就将其耗尽。

    现在的许半生,也是在咬牙支撑,体内的自在诀疯狂的运转起来,才勉强让他重新得到一部分真气,使出了这苦剑意。

    好在苦剑意一出,三人的上飞之势顿时减缓,很快竟然又停了下来。

    终于,三人看着头顶的苦海,距离他们的发丝,已经不足三百丈的距离了,若是继续下坠,只怕用不了多少时间,三人便会齐齐冲入苦海之中。

    蛮荒苦力在苦雨之中还算好,一旦冲入苦海,那决然的苦力,哪怕是许半生也难以抵抗,他也只是勉强可以在苦海表面游弋罢了。

    最让许半生头疼的是,在三十六洞天的上方,苦海之水根本就是成片向下倾倒的,哪怕没有蛮荒苦力,光凭这海水从天而降的力量,也绝非常人所能抵挡。

    提住一口气,真气的输出绝不敢有丝毫减缓,苦剑意一旦失效,三人必然还要飞快的上冲。

    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许半生带着姚瑶和了凡缓缓的向下降去,这里的蛮荒苦力过于巨大,必须要以苦剑意才能对抗。可许半生的真气只怕很快就要难以为继,所以,许半生必须带着姚瑶和了凡降至三十六洞天以下。洞天下方的苦海之水乃是呈霏霏细雨的状态,蛮荒苦力也必然稀薄许多,那样的话,或许许半生就能无需苦剑意相助,也能控制住身形了。

    承受着苦海之水拍打在身上的巨大疼痛,许半生却必须咬牙坚持,蛮荒苦力更是无所不在,就像是有人在空中抓住了三人的头发,拼了命的将三人往上拖拽着。

    三人一点点的下降,完全是在依靠许半生的力量和苦剑意的保护,可是,许半生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真气越来越稀薄,几乎就要供应不上。

    而下方的凄风苦雨,距离他们还有超过三百丈,这平时只不过是一个念头就能飞至的距离,现在却仿佛成为了三人生与死的边界。

    下去,则活,下不去,则死。

    许半生拼了命的输出,但终究苦剑意还是消耗过大,他体内的真气彻底被清空之后,苦剑意骤然消失,三人本在缓缓下坠的身形,陡然又向上倒卷而去。

    这一刻,就连许半生都已经要控制不住了,他的身体。就仿佛经受着无数巨力从四面八方的撕扯,这一刻,许半生竟然产生了一种即将要被五马分尸的感觉。

    真的要死在这里么?许半生是绝不会答应的。而姚瑶和了凡,却似乎已经认命了。无论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是好不容易停下却又如此之快就继续上冲的境遇,都让姚瑶和了凡感到了绝望。

    他们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做出一个决定,拼命的试图从许半生的双手之中挣脱,他们知道,如果许半生不管他们,他自己是可以活下去的,他能在苦海之中游弋。就一定能在这兜天而降的瓢泼之下停住。

    许半生此刻也颇有些油尽灯枯的感觉,他禁不起任何的挣扎,姚瑶和了凡如愿以偿的从许半生的手中挣脱出来,二人在漫天苦海之水之间,竟然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身体又飞快的向上倒卷而去。

    而许半生,此刻已经紧闭双眼,仿佛昏死了过去,不过,他却好似天生对蛮荒苦力免疫了一般。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虽无法下降,但却也不再向上飞去。

    许半生走进了一个他很熟悉的世界。满眼的红色之间,议论血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中。

    天色大亮,但蒙在血色之间,却显得犹如暗夜一般。

    那浓稠的血色几乎已经是浆液的状态了,黏糊糊湿哒哒,在其中走上一步甚至都会感觉困难。

    轻轻有风吹过,可就连这风里,也满是湿乎乎的感觉,更是扑鼻而来一股极为浓重的血腥气息。

    放眼望去。这熟悉的血色世界里已经没有任何生灵,许半生茫然的站在世界的中央。看着头顶的血月,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蠢蠢欲动。可他分明却是连手都懒得抬起一下。

    终于,许半生盘腿坐下,抬起一只手向着天空中的血月招了招,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可离奇的事情随之发生,那悬于空中的血月竟然向着许半生飞了过来,最终竟然落在了许半生的手中。

    落入手中的血月,大概人头大小,通体赤红,发出一股腥恶的臭味。

    许半生却是五指抠进血月之中,撕拉一声,将血月扯成两半。

    然后,他抓起其中一半,往嘴里塞去,很快发出吱嘎吱嘎难听刺耳的咀嚼之声。

    明明腥恶无比的血月,到了嘴里却仿佛人间至美的美味一般,许半生不悲不喜,没有惊奇,只是一口一口的吃着血月,感觉身体仿佛在随之恢复。

    很快半只血月就被他完全吞噬了下去,许半生此刻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再度充盈着力量,这力量甚至比他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松开手,剩下的半只血月缓缓的飞回到天空之中,依旧向着整个世界吐出腥臭的气息,让本就粘稠无比的空气,更显湿润,许半生简直就有一种在液体之中游动的感觉。

    突然之间,许半生觉得不对,体内的力量虽然强大,却并不是他最强的那一刻。

    许半生最强的时候,双手举剑,一剑便劈碎了一条天地元力通道。

    苦剑意,这一剑叫苦剑意。

    可苦剑意是什么?为何许半生搜肠刮肚也没能找到任何关于苦剑意的记忆,这苦剑意从何而来?它又为何会让许半生产生这种唯有苦剑意才是他最强时刻的感觉?

    站起身来,许半生扬拳砸向大地,大地都为之颤抖,前方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裂缝,瞬间变为鸿沟,然后整个大地天翻地覆,高山倒下,河水断流,广袤的大地龟裂的不成样子。

    如此庞大的力量,怎会不是最强的力量?

    苦剑意是什么?

    许半生下意识的释放出了苦剑意,那朗朗的剑意,一出现,顿时就涤荡了周围的无边血色。许半生陡然清醒过来,苦剑意在他身体周围保护着他,在这血色世界之中开辟出一块并未被血色污染的空间。

    触摸着阻隔血色的苦剑意,许半生渐渐找回了跟苦剑意有关的一切,他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叫做九州世界的地方,也知道有个很爱自己的小姑娘名为姚瑶,更知道自己新入的师门竟然还叫太一派,还和一个小和尚结拜了兄弟。

    而今,姚瑶和了凡很可能都已经被拖入无边万厄苦海之中,许半生却竟然没能救的了他们。

    许半生引吭长啸。(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