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87章 回来了

第0987章 回来了2017-11-11 22:42:21Ctrl+D 收藏本站

    千宁是真想直接杀了杨高宇的,唯有如此,他才能安心的坐在掌教的位置上,只可惜,他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秒杀杨高宇,最终功亏一篑。

    也得亏是杨高宇的道侣,混元一脉的门主空冷雁赶来的及时,与杨高宇二人联手挡住了千宁的一拨攻势,否则,单凭杨高宇一人,只怕还等不到两名迟迟未能现身的化神长老出现。

    杨高宇身负重伤,差一点儿连修为也跟赖天工一样被千宁废掉,但是他的道侣空冷雁却没有他这么幸运,只有元婴一重天的空冷雁,等不及化神长老阻止千宁痛下杀手,就已经兵解。

    两名化神长老看着演武场内外一片狼藉,地面之上全是星星点点的血迹,脚尖所立之处,到处都是空冷雁兵解之后的血肉残骸,全都如同泥土一般,连一块比手掌大的血肉都找不到了。

    对此,这两名长老也只是沉默以待,他们也觉得千宁太过分了,可如今杨高宇已然命悬一线,赖天工修为尽丧,空冷雁更是香消玉殒。几乎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太一派本就不多的元婴,一下子又损失了三名,这两名长老便是有心惩处千宁,此刻也绝不敢轻举妄动了。

    一旦对千宁出手,只怕阳神一脉必然暴动,到时候,元婴的损失不说,只怕金丹之中至少要损失过半。

    对于太一派这样的小门小派来说,元婴固然是立派之本,可金丹也绝对是中流|砥柱,金丹若是出现断层,将会祸及太一派未来至少三百年的气运,这是任何人都负不起的责任。

    混元太元两脉自然不肯依。尤其是空冷雁和赖天工的亲传弟子,他们几乎俱是金丹之身,纷纷声泪俱下的要求长老院对千宁此举依照门规进行惩处。

    可是。千宁丝毫不惧,只要权元白这个阴神一脉的门主没发话。他其实真是不怕混元和太元两脉造反的。

    太一派元婴不过十余,除了五脉门主,内务府以及钦天府的总管事,剩下的也不过数人而已。而这剩下的元婴之中,倒是有接近一半都在阳神一脉,单从实力而言,哪怕是阴神一脉也无法与之抗衡。除非两名化神长老铁了心的要办千宁,并且要冒上未来三五百年气运大减的风险。否则,几乎没有人能奈何的了他。否则,千宁不是傻子,他绝不敢如此贸然的发难。

    而从那两名化神长老现身时的姿态,千宁就知道,他们是不会为了杨高宇三人赌上太一派的整个未来的。

    唯一有些棘手的,仅有阴神一脉。

    太元一脉除了赖天工,本还有一名元婴,只可惜四十多年前跟着许半生去了剑气宗之后就杳无音信,混元一脉。空冷雁自己不过元婴一重天,她的弟子里根本就没有元婴,而窍出一脉的荀兴业座下。也不过一名元婴而已。这也就意味着,在如今的太一派内门之中,除去阳神阴神这两脉,其余三脉一共只有两名元婴,一是荀兴业本人,而是荀兴业的三弟子。

    而阳神一脉,却有四名元婴,而且钦天府的总管事段江州,明显跟阳神一脉的关系更好。此人本是个笑面虎。最会审时度势,他原本就在等待赖天工仙逝之后能够接掌太元一脉。现如今显然更会站在千宁一边。

    内务府的总管事师邪虽然和杨高宇的关系更近一些,但若让他在这种时刻站出来替杨高宇出头。也几无可能。

    阴神一脉的权元白座下,倒是还有两名元婴,可加上他本人也只有三人而已。哪怕能够争取到师邪的支持,自身实力本就弱于千宁的他,也没什么胜算。不到孤注一掷的时候,权元白很难站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千宁自然有恃无恐。

    见化神长老明显不愿意横加干涉,权元白又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表示了对千宁以及阳神一脉的谴责,师邪知道,他这个内务府的总管事,必须要站出来做一些事情。否则,千宁一旦登上掌教之位,接下来要做的必然是铲除异己,师邪虽不愿与千宁为敌,可却也不忍看到太一派因此元气大伤,他只得以内务府总管事的身份,压住了混元太元这两脉中愤怒不已的弟子们。

    一番安抚自然少不了,随即是师邪用行动表态,表示他绝对无意阻止千宁独揽大权。而他的行动,则是联合了钦天府,将混元太元二脉之中金丹以上的弟子全都关押了起来,罚他们在思过崖面壁十载。

    千宁其实明白,师邪这是权宜之计,不过他也并不愿意自己甫一登台就大开杀戒,毕竟伤的是太一派自身的根基。哪怕明知师邪此举只是敷衍自己,实则是为了保存实力,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由他去了。只是,千宁内心中已经做出决断,等到许半生的消息确实之后,总是要将师邪的权力剥夺掉的。

    五脉门主之一的位置,对于师邪目前而言,显然是上升的趋势,可若论在太一派之中的权力,内务府的总管事却绝对是仅次于掌教的。这一点,就连钦天府的总管事也无法比较。若是在乱世,钦天府的总管事自然更为重要,可如今风平浪静,百年也难有什么大乱,内务府的权柄,千宁是一定要掌控在手里的。

    至于许半生,千宁并没有太当回事。

    离开的时候不过是筑基九重天,虽说在去往剑气宗的途中,许半生已经迈入金丹期。在千宁看来,万厄苦海这四十五年,纵然磨练胜于常人十倍不止,可修为境界的提升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千宁觉得,许半生哪怕资质超群,现在也顶多是个金丹后期,更大的可能是金丹中期。而区区金丹期,还不在千宁这个元婴中期的眼中。

    许半生若能咽下这口气自然最好,千宁防着他却也不会真的置他于死地,毕竟那是个仙身啊。未来真的是有可能为太一派带来极大利益的。可若是许半生有半点反抗,他也不吝一掌拍死许半生。再美妙的仙途,也比不过他自己的前程要紧。

    混元和太元两脉的弟子自然不服。可金丹已经被师邪一扫而空,剩下的筑基也不敢有过多的言辞。难不成找死么?

    按照师邪的裁断,赖天工自然是有罪的,损失一名元婴,这即便是杨高宇在掌教之位上的时候也无法多说什么的。不过千宁也算是为了保持门派的稳定,网开一面,特许了赖天工留在太一派内门养老。横竖不过几十年的时间,千宁等得起。

    混元一脉群龙无首,千宁在得到两名化神长老的支持如愿坐上了掌教之位后。便将混元一脉门主的位置交给了段江州。

    这本也是段江州梦寐以求的,当即卸下钦天府总管事的位置。他空出来的位置,自然便由千宁的弟子,一名元婴二重天出任。

    而太元一脉的门主,千宁却并没有立刻派人过去,他知道,赖天工还没死,不像混元一脉那么好控制,现在就派个门主走马上任,只会引来不必要的争端。而且。对于太元一脉的门主之位,也是千宁原本就预备留给师邪的,只是现在还不方便立刻夺了师邪内务府总管事的位置。于是便让师邪代为掌管,暗地里他却是让自己门下的弟子做好接手内务府的准备,已经开始在内务府中运营联合起来。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局面之下,许半生回到了大青山。

    他在剑气宗,多少耽误了一些时间,担心杨高宇和赖天工着急,还是让剑气宗派出了弟子前往大青山告知。

    只可惜,当剑气宗的那名弟子赶到太一派的时候,太一派已经改换天地。早就猜测许半生已经活着回来的千宁,如今独揽大权。自然将值守山门之人都换做了自己的门下。这就导致剑气宗的弟子前来通知的时候,这个消息甚至没有传递到内门。便直接被千宁消化了。就连师邪,都并不知道许半生已经走出万厄苦海的消息。

    当许半生终于结束了在剑气宗的一切,回到大青山的时候,原本以为会受到杨高宇的迎接,却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一片冷寂。

    看着毫无动静的大青山,甚至于当许半生走到山门处的时候,那两名值守于此的筑基却竟然只是口称前辈,磨磨蹭蹭的并没有半点欣喜之意,许半生就知道,山上出事了。

    值守山门的弟子验过许半生的身份腰牌,表示会立刻通秉掌教,许半生双眼一虚,已然猜测出山上必然发生了重大变故的他,又岂会允许这二人去通风报信?闪电般出手,直接将两名筑基弟子尽皆制住。以他如今的修为,这二人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束手就擒,连骂一句的时间都是没有的。

    走进了山门,看着一切都那么熟悉的大青山,许半生内心之中,却有几分悲凉之意。他知道,太一派的变故,只怕不光涉及掌教,还涉及到了自己的师门一脉。

    许半生不禁怀疑,难道当初那个鬼兵所言的三十年,并不是血鸦岛之劫,而是内部的问题?若真如此,此刻赖天工只怕劫数难逃,因为修改生死簿帮其延寿的举措,必须是保证赖天工能避过十余年前的那个劫难。

    疾行之下,许半生倒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见到许半生,也是大惊失色,当即驭起剑光,直奔许半生而来。

    “师兄……”许半生一拱手。

    可那人按落剑光之后,却是纳头便拜:“弟子关凯,拜见许前辈。”口中之言,竟然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许半生早已看出关凯如今也已经是金丹三重天的修为,稍稍一想便知关凯的震惊何来。大概,在关凯心中,许半生纵然天资卓越,也绝想不到他如今已经是元婴期的真君,只怕以为他还该是个金丹而已吧。

    而关凯的修为精进之快,也出乎了许半生的意料,当初他们进入内门时的几个人里,其实要数关凯的资质最差,没想到他也已经金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