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88章 锄一锄坟头

第0988章 锄一锄坟头2017-11-11 22:42:22Ctrl+D 收藏本站

    在剑气宗的时候,许半生没能见到庄昕。

    当年庄昕闭关出来之后,得知许半生已经进入了万厄苦海,大惊之余他一个区区元婴二重天,也不能说些什么。姚瑶的父母以及钟含风都将许半生的话带给了他,可庄昕却表示自己生是太一派的人,死也得是太一派的鬼,他绝不肯另投别派。

    终究只是一个元婴而已,剑气宗还不至于苦苦相求,不过庄昕考虑到当年自己是和许半生一同走下大青山的,中途被剑神白亦之胁迫和许半生分道扬镳已经是罪责深重,现在许半生居然又跑去了万厄苦海,生死未卜,他也不敢就这样回到太一派。于是乎再度选择了闭关,想等许半生出来之后一起回去。

    许半生听说庄昕在闭关,他知道在剑气宗闭关比在太一派更好,于是也没有打断庄昕的闭关,在剑气宗停留一段时间之后选择了自己单独回到太一派。

    是以,眼前的关凯,倒是许半生这近五十年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见到的太一派的弟子。

    看着眼前的关凯,想当初他只是关凯的一个小师弟,而如今,两人之间的差距却已若鸿沟。正如关凯想不到许半生竟然短短四十余年便从筑基九重天摇身一变成为了元婴真君,许半生也想不到关凯竟然能够跻身金丹真人之列。

    关凯是投入到阳神一脉的门下,由千宁的大弟子收其为徒,五十余年将一个关凯这种普通单灵根的资质调教成为一名金丹一重天的真人,殊为不易。论及资质,泛东流和牛凳还都在关凯之上,也不知那二人如今是个什么修为了。

    许半生暗忖,这应该都是造化丹的功效。重塑灵根,应该是成功了,所以关凯才能有今日的成就。否则。以他的资质,哪怕是将修炼资源成堆的供其挥霍。他也难入金丹期。

    本也只是习惯性的称呼关凯为师兄,见关凯老老实实的口称前辈,许半生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回不去了。关凯如此,泛东流和牛凳也是如此,更何况泛东流和牛凳此刻还未必能够跻身金丹之列。

    对于关凯对自己的称呼,许半生也是坦然受之,毕竟,无论从修为上来说。还是单纯的从师门渊源的辈分上来说,许半生此刻都当得起关凯这一声前辈的尊称。只是,许半生也微微唏嘘,毕竟是同门,关凯口称前辈而不是师叔,就说明二人之间以往的情分只能被忘却。

    许半生也便点点头道:“好久不见。”

    关凯恭恭敬敬的说道:“前辈是何时离开万厄苦海的?为何不曾差人通知师门?”

    许半生道:“当初是从剑气宗直接去的万厄苦海,不少事情都需要先给剑气宗一个说法,是以出来之后先去了剑气宗。剑气宗也派出门下弟子来到本门,提前通知了。怎么,师门还不知我已经离开万厄苦海的消息?”

    关凯皱了皱眉。还是答道:“没听说过。”张了张嘴,似乎欲言又止。

    许半生直接问道:“师门是否发生了什么变故?”

    关凯看着许半生,脸上的表情显出几分纠结。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说。

    “既然为难,便也罢了,我自去找内务府述职便是。内务府如今的总管事还是师邪吧?”

    前一句话,已然让关凯有些赧然,许半生可谓是对他有恩的,现在又是他师叔的辈分,问他一句话本不该不说。而后一句话,更是如同一柄重锤击打在关凯的心窝之上,让关凯警醒。看来许半生已经隐约猜到些什么。

    其实对于千宁的举措,关凯也是并不能理解。他当然明白这是为了什么,而他人微言轻。也无法说些任何,只能接受。可是接受不代表理解,从他内心深处,他是绝不赞同千宁的做法的。在他看来,即便是有分歧,也份属同门,无论如何都不该兵戎相见。对于自己的师祖,说实话,关凯也有几分失望。

    犹豫再三,关凯还是决定遵从内心,道:“禀报师叔,师门的确出现了重大变故。”

    许半生目中闪烁精光,听到关凯这句师叔,他便知道,关凯已经决意将一切说明了。

    用最为简练的话语,关凯将太一派的变故叙述了一遍,许半生听到赖天工竟然身负重伤,直到现在仍是生死不明,他早已勃然大怒。只不过,许半生一直阴沉着脸,等待关凯将之后发生的事情逐一说罢,听到空冷雁已死,而杨高宇也几乎丧命的时候,他已然是无法按捺内心的怒意,元婴修为不怒自威,威压瞬间释放,让关凯顿时承受不住,竟然双膝一软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

    “好一个篡位之贼。”许半生咬着牙,吐出这七个字,关凯心下一片寂然,大概明白,许半生和千宁之间,将会是个如何不死不休的局面。

    一瞬间,关凯也做出了一个决定,他顶着许半生的元婴威压站起身来,直视着许半生,道:“许师叔还要去内务府述职,便由师侄为您带路吧。”

    许半生抬起头,远远的眺望着大青山的主峰,又将目光投向赖天工所居住的太元峰,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强行压抑住内心滔天的恨意,在他的心里,千宁必死。

    随后,许半生平复了情绪,将一切都放在身后,迈步朝着内门的方向走去。

    关凯急忙跟上,却听到许半生又问:“东流和凳子如今怎样?修为如何了?”

    关凯急忙回答:“东流和我一样,也已经金丹一重天,凳子还差一些,筑基八重天。”

    许半生一愣,关凯是得了造化丹,是以得成金丹,这虽进展神速却还能理解,泛东流怎么可能也成就金丹?而且,牛凳居然也筑基八重天了。许半生还以为他应该还在筑基中期徘徊呢。

    看得出许半生的疑惑,关凯又道:“东流拜在混元一脉门下,前些年得了个大造化。成就后天道体。空前辈生前对其极为看重,几乎是倾一脉之能的成就于他。凳子则是在二十多年前与他派弟子发生冲突。大战之后夺了对方的法宝,没想到那人身上竟有一颗造化丹,如今也是道体的资质了。”

    许半生这才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对了,还忘了恭喜你,想必你现在也已经是道体的灵根了吧?”

    关凯急忙拱手道:“弟子的资质与师叔相比不值一提。”

    许半生又问:“凳子拜在哪一脉?”

    “阴神。”

    许半生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阴神,也算是他的造化了。东流现在在哪里?也许久未见了。我述职之后,咱们倒是可以一同聊聊。”

    关凯心中一凛,他知道,许半生这是对泛东流有些不满。

    牛凳还好些,毕竟是阴神一脉,事不关己当然不会强出头,而且阴神一脉也绝不会允许他胡来。可泛东流则不同,既是拜在混元门下,又已经是金丹之身,门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作为弟子,无论如何都该有些动静才是。

    关凯叹了口气道:“混元和太元二脉当时几乎就要不顾一切的找我……我……讨个公道了,可师邪前辈却让内务府将这二脉所有金丹以上弟子都抓了起来。如今还关在思过崖闭关思过呢,剩下的弟子……”

    吞吞吐吐,可许半生也已经明白了当时的情形。

    仙途漫漫,各行其是,即便泛东流看着自己的门主被其他人杀死而无动于衷,许半生也顶多就只是失望而已,只不过泛东流和他之前感情甚笃,这份失望就会更深,但许半生依旧能够理解泛东流不出头的举动。

    而听关凯这么一说。许半生就连失望也不剩下,泛东流果然还是个血性男儿。不是他不想作为,而是师邪……

    至于师邪的举动。许半生更为理解,毕竟赖天工已废,空冷雁已死,而杨高宇也身负重伤,作为内务府的总管事,他的想法和行为,就要以大局为重。况且,除非两名长老出手,否则,其他人也根本奈何不了千宁,师邪这种做法,实在是逼不得已之举。否则,大青山就真的乱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再不多言,沉默着走向内门。

    进入内门的时候,许半生显得已经完全的心平气和了,他安守本分的交验了身份腰牌,进去之后,直奔内务府。

    早有人通知了师邪,师邪也是大惊,许半生竟然已经元婴期了?修为竟然已经和他相同,他急忙亲自整顿衣束,出门迎接。

    看到许半生脸上还挂着淡定的微笑,师邪微微吐了一口气,以为许半生还不知道这太一派内的变故,这样,他至少还有准备的机会,不至于让许半生闹出什么乱子来。

    “半生,你回来了?”师邪面带笑容,伸开双臂,再也不是当初那师长之威,而是打了个稽首,行的是平辈之礼。

    许半生却是站定脚步,双手拱在身前,恭恭敬敬的给师邪还了一个稽首,口中说道:“太元门下弟子许半生,参见内务府总管事师前辈。”

    “不可不可,再不可称什么前辈,你我师兄弟相称吧。”

    许半生也不多说,只是含笑道:“一去四十余年,罪人半生回来述职了。”

    师邪哈哈大笑道:“回来便好,若非这四十余年,师弟你又如何能够金丹化婴啊!哈哈,只是让我们为你提心吊胆了四十余载,不过好在结果却是好的。”

    许半生此刻脸色微微一变,道:“结果好么?我却觉得不大好。述职需要做些什么,总管事但请吩咐,半生的师尊如今生死未卜,请恕半生没有太多的心思与总管事叙旧。我还要赶紧回去看望师尊他老人家。”

    师邪一听此话,心中顿时一沉,原来许半生早就都知道了。

    一时间,师邪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怔怔的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说道:“总管事怎么了?若是述职上没什么事,半生便先走了。看完师尊,还得去看看掌教,另外,空前辈下葬我没赶上,她的坟头我总要去锄一锄的。”

    要坏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