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90章 刚变之天又要变

第0990章 刚变之天又要变2017-11-11 22:42:25Ctrl+D 收藏本站

    这么大的动静,杨高宇也已经听见了许半生的声音。

    因为化神长老的阻止,又有空冷雁替杨高宇挡下了致命一击,杨高宇的伤势虽重,可修为仍在,几天的时间,也就恢复了不少。

    现在虽然仍旧虚弱,但行走已无大碍,自己便从混元殿中走了出来。

    段江州着实是个很会见风使舵的人,哪怕是杨高宇如今可谓是落翅的凤凰不如鸡,他对杨高宇依旧可算得上是恭恭敬敬。

    在段江州看来,千宁虽然坐上了掌教之位,但名不正言不顺,许半生若是走不出万厄苦海倒也罢了,一旦走出来,凭他与剑气宗以及那烂陀寺的交情,真想报仇也并非没有可能。更何况,还有个庄昕呢。接近五十年前,庄昕就已经是元婴一重天的修为了,四十五年前许半生进入万厄苦海时,剑气宗来通传的弟子也说的明白,庄昕此刻正在剑气宗闭关,这乃是许半生为其争取到的利益,闭关出来之后,至少也是元婴二重天,而且,九成以上会领悟自己的剑意。之后还有这么多年,若是庄昕得到剑气宗的指点,元婴三重天乃至元婴中期也算不得多么奇怪的事情。届时,他二人联手,千宁这位置就未必坐得稳。

    是以,段江州对杨高宇还算是相当善待了,防的就是许半生的回归。

    刚才若不是许半生过于咄咄逼人,段江州也不愿说狠话,当然,更重要的是许半生乃是孤身回来,身边既没有剑气宗的高手,也没有那烂陀寺的小和尚。就连庄昕都没回来。段江州也是觉得许半生势单力薄,所以才会按捺不住怒意。

    现在既然杨高宇已经走了出来,段江州一双小眼睛在满脸的肥肉之间也便微微眨了两下。道:“罢了,看在同门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说罢退至一旁。

    许半生看见杨高宇,则是抢前两步,单膝跪倒,口中道:“弟子许半生,回山太迟,让掌教受苦了。掌教,对不起!”

    杨高宇身负重伤,不过眼力没问题。看到许半生赫然已是元婴一重天,不禁也是大惊不已。

    很快,一股欣慰之情油然而生,许半生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区区四十来年,即便有万厄苦海的加成,这等修炼的速度也着实惊人。杨高宇认为,哪怕是和许半生同入万厄苦海的小仙子姚瑶以及那烂陀寺的小和尚了凡,此刻也未必就能入得了元婴期。

    同时,他也为许半生一回来就毫无顾忌的向千宁发难而感到欣慰。当初为许半生力排众议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杨高宇咳嗽了两声,虚弱不已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那小仙子和了凡高僧没有与你一同回来么?”

    在杨高宇心中。许半生既然敢挑战千宁,浑然不惧,自然有所凭恃。他也并不觉得许半生能以一人之力挑战千宁,那边可至少是四五个元婴啊。所以,即便没有看见姚瑶和了凡,杨高宇也觉得他们必然也随着许半生一同回来了。

    许半生道:“姚瑶金丹九重天,面临突破,回到剑气宗便闭关冲击元婴期去了。了凡的师父乃是五圣之一的圣僧,当初我去那烂陀寺找他之时。与那烂陀寺的僧人发生了些冲突,后圣僧他老人家替徒受罪。面壁六十年,并且要求了凡追随我身边百年。但甫出万厄苦海。终究是件大事,弟子还是让他回去那烂陀寺述职。他此刻或许已经在赶往本派的路上,但至少也还需半月时光才能抵达。弟子心中挂系师尊以及掌教,是以疾驰归来。却没想到一回来就得知了……”言下,满是痛苦和愤怒,随即双眼一虚道:“掌教,弟子四十五年前不告而入万厄苦海,本是待罪之身,但本派遭逢变故,还请掌教准允,待弟子为本派清君侧诛杀了那个篡位的老贼之后,再行请罪!”

    杨高宇听罢大惊,同时也顿感失望,没有帮手,想要扳倒千宁,谈何容易?不过,若是许半生表现的足够强势,倒是有可能争取阴神一脉的支持。

    不管如何,许半生的表现,足够让杨高宇感到莫名的欣慰。

    心念急转之余,杨高宇望向段江州,道:“江州,你当日之举,本尊能够理解。如今,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段江州目光闪烁,不敢回答。

    杨高宇自然明白段江州的心思,又道:“本尊并不强求,只希望你联系一下元白,就说我有事相商,请他立即过来。”

    被千宁赶下掌教之位后,千宁连杨高宇身上的腰牌都夺走了,杨高宇现在根本无法跟任何人联系。

    段江州想了想,这倒是无妨,只是他既然已经得到消息,千宁也必然得到了。只不过千宁并不清楚许半生竟然是孤身归来,或许还需要调配准备一番,暂时应该还不会找上门来。

    刚想答应下来,许半生却大气道:“掌教何须求他,若要联系权师叔,弟子早就可以联系。只是,诛杀千宁老贼,还无需其他人帮手。掌教稍安勿躁,弟子这就去杀了那个老贼!以正门规!”

    杨高宇脸色剧变,忙道:“半生,你不可鲁莽!”

    许半生微微一笑,长身而起,道:“掌教无需担心,区区元婴中期,弟子随手就打发了。只要两名长老不出手,那老贼的性命,自己予取予求!想来,两位长老也不至于出手,当日他们没阻止千宁的叛乱,今日也自会继续作壁上观。”

    杨高宇大惊,心道许半生好大的口气,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许半生的自信何来。

    许半生虎躯微微一震,那磅礴的不像话的元婴威压顿时铺天盖地,同时,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出现在杨高宇和段江州的眼前。

    只见许半生整个人,已经宛如一柄冲天利剑一般,锋芒毕露。

    二人倒吸一口冷气。齐道:“你修成了剑意?!”

    许半生微微一笑,双手轻轻推动,只见一道剑意便从他的身体上被剥离了出来。

    这是钟含风给他的那道飒剑意。

    剑意飒爽。其锋冲天。

    但是杨高宇和段江州惊讶的远不只是这一道剑意而已,他们发现。飒剑意离体之后,许半生的身体表面,竟然依旧宛若一柄利剑,并且,其锋芒似乎还要比飒剑意更强大。

    许半生再度一推双掌,又是一道剑意从他的身体外剥离出来,赫然正是剑神白亦之送给他的苦剑意。

    在万厄苦海之中经历了四十余年凄风苦雨的洗涤,那蛮荒苦力也帮助许半生对苦剑意的理解更上层楼。此刻的苦剑意,比起当初剑神白亦之送给他这道剑意的时候,更加强大。最关键的,是这道剑意比起飒剑意来,更加贴合许半生,显得与许半生心神相系,自然也能发挥更为强大的力量。

    这还没完,两道剑意离体之后,许半生的身体之上,竟然还有一道剑意。

    杨高宇和段江州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失声道:“三道剑意?!”

    但是他们也看得出来,如今将许半生包裹其中的那道剑意,比起之前的两道剑意来。着实虚弱的可以。可即便如此,那也是他们一生都追求不得的剑意啊。

    他们还并不知道,唯有这第三道剑意,才是许半生真正领悟的剑意,其余两道只不过是别人送给他的身外之物罢了,迟早有一天,许半生会将这两道剑意抛弃。而这第三道剑意,名为我剑意,乃是真我的意思。真正代表了许半生本人。现在的我剑意,其实已经强大了许多了。在许半生刚刚领悟我剑意的时候,这道剑意更是虚弱的简直就像是个纸糊的。不堪一击。

    而历经数次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施展,我剑意已经强大了何止数倍。

    飒剑意和苦剑意看似强大,但真正能让许半生施展出最强一击的,却反倒只有这道看上去最虚弱的我剑意。

    许半生也并未解释自己身上的三道剑意,只是点了点头,收起了剑意。

    杨高宇和段江州简直难以置信,以许半生的资质,元婴期领悟出自己的剑意虽然强大可也不足为奇,可三道剑意,这就根本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了。

    他们并不知道,许半生现在也就是缺少对剑道更深的理解,按照钟含风的想法,许半生本不该急着回来,而应该留在剑气宗,在剑气宗无数剑冢之间闭关修炼,必然能够让他得到更多关于剑道的理解,不出三五年,只怕就能凝聚出真正属于他的第二道剑意。

    可是许半生哪有心思继续在剑气宗逗留,不过,三道剑意,也足够他渺视太一派化神以下所有人了。

    “有人助我,我誓杀千宁老贼!无人助我,我亦杀千宁老贼而后快!”

    这一刻,许半生豪气万千,刚才还在阻止许半生的杨高宇,以及内心略有不屑的段江州,此刻却似乎不知是否该继续怀疑许半生的实力。

    这简直就是个妖孽,元婴一重天,三道剑意,想当初剑神白亦之在元婴期的时候,也不过两道剑意而已。

    这四十余年万厄苦海,许半生究竟经历了什么?

    但是毕竟千宁还有帮手,是以杨高宇将目光投向段江州,还是希望能够争取到段江州站在他们这边。

    段江州苦笑道:“掌教,这还需要我帮忙么?元白师兄和兴业师兄若是见到这三道剑意,怎么选择已经毋庸置疑了。”

    杨高宇暗暗点头,心道太一派刚刚变了数日的天,看来又要再变一次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还不过是许半生偶露峥嵘而已,许半生的实力,现在已经绝对是化神以下根本不可能抵挡。而且,许半生最不惧的,就是群战。他体内,元婴武士傀儡有三,其一乃是血鸦岛那名元婴,另外两个都是在万厄苦海之中得到的。血鸦岛的元婴武士傀儡他不敢在万厄苦海之中召唤出来,可那两名妖灵元婴武士傀儡,却可在中神州随意召唤。再加上八十名金丹武士傀儡,说句难听的,灭了整个太一派,也不是没可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