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91章 秒杀,扬威

第0991章 秒杀,扬威2017-11-11 22:42:26Ctrl+D 收藏本站

    半空中传来一个声音。

    “许半生,你可知罪!”

    随着声音,一道蓝汪汪的剑光转瞬即至,剑光按落,一道身影出现在三人面前。

    那人面带倨傲的扫了一眼段江州,目光又掠过杨高宇,满眼不屑,最后才落在许半生的身上。

    此人乃是如今的阳神一脉门主,也是千宁的大弟子,名为赵继忠,这几天来他可谓是春风得意,听得许半生回山的消息,他当即前来。

    许半生迎向他的目光,问道:“你是谁?”

    赵继忠气极,一指许半生道:“见到本门主还不参见,许半生,这是你的第二桩罪!”

    许半生也不恼,只是又问:“你到底是谁?”

    赵继忠怒道:“本门主乃是阳神一脉的门主,如今掌教座下大弟子赵继忠!许半生,速速参见本门主!”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你是阳神一脉的,我是太元一脉的,我为何要参见你?若论修为,你我皆是元婴,不同脉便可师兄弟相称,我又为何要参见你?千宁那老贼将门主之位传给你了?这倒是省了我的麻烦,否则,想杀了那老贼总还需要按部就班的进行挑战。”

    赵继忠大怒,骂道:“大胆!竟敢直呼掌教名讳,还出言不逊,许半生,这是你今日的第三桩罪过,就算是长老亲临,也保不了你了!”

    许半生放声大笑,手一指对方道:“你刚才说我第一桩罪是什么?”

    “你久离师门,回来之后却不去参见掌教,目无师长,这是冒上之罪!单凭这一条,我便可杀了你!”

    许半生摇着头。带着些许同情的目光说道:“你跟我谈门规是吧?那好,我便跟你说说门规。其一,千宁那老贼篡位居之。着实该死,谁承认他是掌教了?区区老狗。我为何要去拜见他?!我只知道本门掌教乃是杨高宇前辈,我来此也正是为了拜见掌教。其二,你阳神一脉似乎还管不到我太元一脉,你对着我大呼小叫,乃是同门相倾,若说有罪,你倒是犯了门规之中轻慢之罪。第三,直呼千宁老狗之名怎么了?现在是你。一会儿就是他了。有一点你倒是说的不错,今日便是二位化神长老在此,也无人能阻我杀了千宁那条老狗!我离开大青山四十余年,今日回来,才知道千宁老狗竟然废了我师尊的修为,还将掌教打至重伤。真以为你们阳神一脉便可一手遮天么?”

    赵继忠怒极反笑,道:“哈哈哈,黄口小儿,也敢放此狂言。看来,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了!”说罢,他手腕一摆,一柄长剑早已出现在手中。浑身一震,元婴二重天的威压直逼许半生而来。

    许半生同样手腕一晃,寒铁软剑握在手中,剑尖直指赵继忠,冰凉砭骨之意竟然穿透了赵继忠的威压,让他不自觉的感到有几分寒冷之意。

    “你本是阳神一脉的弟子,却跑来指摘我触犯门规,此乃僭越之罪。你如今乃是阳神一脉的门主,便更是罪上加罪。剑指同门。犯下手足相残之罪。数罪并罚,赵继忠。今日便从你开始吧!”说话之间,许半生一剑扬起。一声清越的剑鸣之声,元婴威压瞬间弥漫天地,虽只是元婴一重天,可其威压却竟然将赵继忠的威压完全压制了下去。

    赵继忠顿感不妙,许半生展现出来的威压太过强大了,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元婴一重天应有的实力。

    许半生一剑递出,五行神变的第一变甄水变汹涌而出,空气中的水分顿时凝结起来,化作一条银色的水龙,须发皆张,扑向赵继忠,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龙吟。

    赵继忠识得厉害,急忙挥剑相迎,口中也顾不上反击了,只是凝神对付许半生这一招。

    “休要伤我师尊!”半空中又传来一声疾呼,一道剑光毫不犹豫的迎向那条水龙,剑光大炽,但却终究不是水龙的对手,龙尾只是一摆,便将来者扫向数里之外。

    许半生急忙收招,但却已经来不及了,来人喷出一道血箭,身子早已在数里之外。

    来人竟然是关凯。

    关凯从内务府离开之后,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必然会引起赵继忠大怒,便直接回了阳神一脉,自请其罪。果不其然,赵继忠大怒,将关凯绑了起来,然后便赶往这里。

    关凯深知就算是千宁亲临,单打独斗也未必是许半生的对手,何况仅有元婴二重天的赵继忠。使尽浑身解数,挣脱了绑缚之后,飞速赶往这里。可却依旧只赶上了已然动手的二人。心中对赵继忠也有内疚的关凯,决意以身赴死,就算是对师门的回报。

    赵继忠虽然恼怒关凯给许半生通风报信,可是这个徒弟,他也是极为看重的,尤其是关凯其实是千宁最为看重的徒孙,现在眼见关凯不要命的替自己挡下许半生这一招,心中也有些触动,眼见关凯生死未知,更是震怒。

    “许半生,你敢伤我爱徒!”口中厉喝,赵继忠一剑搅动风云,天空都黑了半边,朝着许半生倾轧了下来。

    许半生心中微微一凛,关凯被自己所伤,却是他不愿看到的。但是他刚才已经收手,关凯还不至死。许半生也明白,这是关凯必然的选择,此人忠厚,一方面是师恩如海,另一方面许半生也对其有恩,他夹在中间,唯有拼命而已。

    眼见赵继忠那遮天蔽日的一招已经压至头顶,杨高宇目眦欲裂,苦于根本无法凝聚真气,只得大吼:“半生!小心!”

    可许半生却是不慌不忙,抬起头来,眼中射出两团红光,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祈晴!”

    空中刚刚还黑压压一片,仿佛山雨欲来,雷音隐隐,可随着许半生这两个字念完,霎时间云开雾散,天空恢复晴朗。瓦蓝的天空一碧如洗,唯有一轮红日骄傲的停留在天空之中。

    “米粒之珠也放毫光!”许半生不屑的吐出一句,五行神变第二变阳炎变借助空中那轮红日施展出来,身形消失,下一步,却是出现在赵继忠的身后,手中寒铁软剑轻飘飘的递了出去,一剑便刺透了赵继忠的身体。

    修仙之人,身体被洞穿也不叫事,可赵继忠情急之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许半生这一剑,身子就这么被穿在他的剑上,许半生挥剑,他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飞向空中。

    许半生真气一吐,赵继忠顿时感觉到心窝处涌来一股磅礴的洪荒之力,五脏六腑都仿佛被挤压碎裂一般,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其间夹杂着不少黑色的块状物,竟然是将碎裂的内脏都一并吐了出来。

    这终究是肉身的伤害,在真气急转之下,并无大碍。

    只是,体内那把寒铁软剑,却无论如何都驱赶不出去,赵继忠这才知道许半生的厉害,终于明白,许半生虽然只有元婴一重天,却远非自己能够力敌。只是,他现在后悔,已经为时晚矣。

    “为虎作伥的狗东西,念你修炼不易,留你混沌身躯,今后你便做个无智之徒吧!”许半生口中清冷的话语,不光让赵继忠感到了绝望,就连段江州以及杨高宇,也感觉到来自于许半生身上的森森寒意,心里说不出的古怪滋味。

    杨高宇感到畅快之余,却知道许半生这句话的含义,内心不免戚戚然。

    而段江州,则是侥幸自己刚才没有跟许半生动手,否则,以他的实力,只怕还不如赵继忠。

    许半生剑指一挥,寒铁软剑便发出嗡鸣之声,巨大的力量仿佛要将赵继忠的身体撕裂,最终却只是将其修为尽废,一剑将其体内元婴撕成了无数碎片。

    最后,那剑尾颤动,一轮轮的波动注入到赵继忠的脑中,将其神智彻底毁灭。

    赵继忠的身躯从半空中缓缓落下,就仿佛有人托住一般,稳稳的摔在了地上。

    只见赵继忠在地上爬了起来,双眼之中却是一片茫然,段江州心中微微黯然,他知道,此刻的赵继忠,已经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修为尽废,元婴也被毁了,甚至就连神智都再也没有,只剩下一具躯体,苟延残喘,今后的日子,若是有人照顾还好,无人照顾的话,怕是连狗都不如。

    一方面感慨许半生的实力之强,另一方面也感慨许半生下手之狠。

    许半生收了寒铁软剑,朗声高呼,声音直冲云霄,方圆十里之内,其声可闻。

    “千宁老狗,速速前来送死。你那大徒弟赵继忠,数罪并罚,已然伏法。下一个,便是你!”

    声音飘飘扬扬,附近几个山头,顿时震动不已。

    无数剑光闪现,一个又一个的太一派弟子赶至此地,混元一脉的弟子更是蜂拥而入,很快,这小小的混元峰顶,便已站满了太一派的弟子。

    众人皆望向浑浑噩噩满眼茫然的赵继忠,心里只剩下了震惊,却没有一人开口,虽然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却知道大概的经过。

    “太一派罪人千宁,强篡掌教之位,伤我师尊,使其修为俱丧,至今昏迷不醒。同时伤我掌教,杀我混元一脉门主,此乃滔天之罪,其行无异于叛出师门,乃是我太一派的大敌。尔等受其胁迫,既往不咎,如今该当幡然醒悟,迷途知返,切不可随他叛门。”

    许半生一声清朗的呼喝,收敛了所有人的心神,众人俱是大惊,许半生这是要与千宁决战?竟然数出叛门之罪,这便是无可挽回之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