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92章 金丹没了

第0992章 金丹没了2017-11-11 22:42:27Ctrl+D 收藏本站

    半空之中,传来千宁怒极而笑的声音。

    “狂妄小儿,甫入元婴不久,便敢口出狂言,伤我爱徒,更是该死。本座本以宽容之心,未曾痛下杀手,不想你今日竟敢做出此等同门相残之事。今日本座若不杀你,又如何证得我太一派立派十万余年之威?”

    身随声动,一道碧绿的剑光转眼按落在混元峰顶,多数弟子皆是纳头便拜,口中齐呼:“弟子恭迎掌教尊驾!”

    但也有不少人昂藏而立,他们此前就对千宁恨之入骨,无奈自己修为浅薄,也没有强者愿意站出来替杨高宇以及赖天工讨个公道,他们知道自己强行站出来只会是送死,不得不忍气吞声。

    现在有许半生起头,这些人也就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大部分跪倒,小部分站立当场,可谓是泾渭分明,旗帜鲜明。

    站立之人,渐渐的朝着许半生聚拢而来,全都站定在许半生的身后。

    千宁长袖一挥,沉声道:“都起来吧!哼!”这一声怒哼,却是对着那些敢于站向许半生那边的人。

    站起来的人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走到了千宁那边,还有一小部分依旧停留在原地,或者向后退了几步,让出中间足够大的空场。这些人,便是彻头彻尾的骑墙党,他们并不想在这种掌教之争中获得什么好处,但也绝不会投向任何一方,明哲保身,隔岸观火。

    即便如此,站在千宁那边的,也超过了半数,而且其中不乏金丹以及元婴。太一派如今的元婴,除了还未来到的阴神窍出二脉弟子,其余便只有段江州站在一旁。显然并不想彻底靠向千宁。

    一炷香之前,段江州或许还会站定在千宁身后。可现在,他看过许半生的出手,又知道许半生竟然修成了三道剑意,虽然依旧并不看好许半生,但却也不敢随意与之为敌了。段江州本就是骑墙之辈,现在自然更是坚定的作为骑墙者。

    看着昔日的爱徒,自己将其捧上阳神一脉的门主之位不过数日而已,如今却落得一个修为尽丧。元婴被毁,神智不存的下场,千宁的脸上,也不禁挂下两行微浊的泪水。

    轻轻的抚摸着赵继忠的脑袋,赵继忠却只是抬起头龇牙咧嘴的傻笑,千宁心中如同刀绞。

    猛然抬头,千宁怒视着许半生,恨声道:“许半生,你竟敢毁了我徒儿,我必杀你!”随即。千宁朗声宣告:“太一派弟子听令,贼子许半生,背叛师门。同门相残,今日本座将其逐出师门,从此,许半生乃是我太一派的敌人,人人得而诛之!”

    原本最后还有一句问询的话,“众弟子可服否?”,可是,没等千宁这句话说出来,就听到两个老迈的声音同时传扬了过来。

    声调不同。可话语却都一模一样。

    “且慢!许半生虽有大过,但系有前因所致。逐出师门之罪也太过重了。此事还待再议!”

    随着话音,两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混元峰顶。挡在了千宁和许半生之间。

    千宁含怒道:“两位长老这是何意?许半生四十余年不回山门,回来之后不曾去拜见我这个掌教,并且勾结犯下大错的赖天工和杨高宇,竟然同门相残。此等行径,难道还不足以将其逐出师门?!”千宁真的是火很大,他之所以敢向赖天工和杨高宇下手,也是因为他在此之前其实已经得到两名长老的默许的结果。而这一切,都是他用修炼资源换来的,他许给了两名化神长老许多好处,而现在这二人竟然要来偏帮许半生,叫他如何不怒?

    “许半生虽有过错,可罪不至死,掌教休怒。”其中一名长老开口。

    另一名长老也道:“关于许半生该如何处置,还是等待五脉门主聚齐,内务府钦天府二位总管事一齐商议,再做定夺。”

    千宁强行压抑着怒火,他知道,之所以这两个长老会帮许半生,乃是因为看出许半生的潜力,和以往不同,许半生如今已经是元婴之身,算是彻底拥有了在中神州立足的根本,接下去,返虚只怕也就是几百年内的事情。这对太一派的未来当然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可是,许半生不死,怎消千宁心头之怒?

    正在此时,阴神一脉的门主权元白也带着弟子们赶到了,窍出一脉的荀兴业同样也带着门下弟子赶来,只剩下内务府的总管事兼太元一脉代门主的师邪还未出现。

    千宁虚了虚双眼,道:“师邪何在?”

    声音又长又远,直接传向内务府,但是师邪却并未传来任何声音。

    “师邪何在?!”千宁等了片刻,再度问到,话音之中已经蕴含极大的怒意。

    这一次,远方终于传来师邪的声音,他道:“来了!”

    千宁微微皱眉,按说师邪应该口称掌教,诚惶诚恐,却为何竟然只有这么简单的两个字。

    很快千宁就得到了答案,师邪的剑光闪现之际,他的身后还跟随着许多剑光,正是那些被他送去面壁思过的金丹弟子,师邪竟然又将他们放了出来。

    “师邪,你好大的胆子,你将这些罪人放出来,是要与本座为敌么?”

    师邪站定双脚,抬起头道:“千宁师兄,前些日子你伤了掌教,师某为了保护这些弟子,才不得不将他们逐一绑了。今日此局,只怕已不可解,本派之大变故既无法避免,我等也唯有凭心一战而已。”

    “师邪!”千宁怒目圆睁,厉声怒吼。

    师邪却不再理会他,而是带着那些群情激昂怒不可遏的金丹弟子们,纷纷走向许半生的身后。

    其中,就有许半生熟悉的泛东流,他走到许半生身边的时候,对着许半生点了点头,微微一抿嘴唇。表示自己宁死无悔。

    看着这些明知处于劣势却还要站在自己身边的弟子们,许半生也是颇感欣慰。虽说修仙本就是个极度自私的过程,可这些人的表现。终归还是让人看到了一点儿人性的光辉在闪耀。

    “你们这是都要造反呐,那好。我便成全你们!”千宁怒极,一伸手,竟然将其独门兵刃也取了出来。

    那是一尊只有一只脚的铜人,双臂伸展,闪耀着寒光,铜人又厚又重,不光是兵刃,本身还是一件宙级法宝。

    两名化神长老见状。赶忙出声拦阻:“且慢!”

    其中一人对师邪说道:“师邪,你想做什么?”

    师邪微微一笑,倒是镇定的很,他说:“禀报长老,千宁窃位而居,恳请二位长老明鉴。弟子也是不得已。”

    那两名长老还待再说,许半生却是跨前一步,对着二位长老打了个稽首,口中道:“弟子许半生,拜见二位长老。弟子有一事不明。千宁老贼连伤我师尊和杨高宇掌教,又杀了混元一脉的门主空冷雁前辈,二位前辈为何还奉此人为掌教?”

    “赖天工纵徒另投别派。此乃不赦之罪,杨高宇偏帮赖天工,竟然对本座出手,本座乃是反击,有何不可?”根本等不及两名长老回答,千宁也知道两名长老没办法回答,于是便抢着说道。

    许半生哈哈一笑,指向千宁,道:“老贼休要颠倒黑白。你说庄昕师兄另投他派,可有依据?庄昕师兄当年护送我去剑气宗。得到剑气宗前辈无私指导,领悟剑道。选择了闭关。出关后我又去了万厄苦海,他便再度选择闭关。如今庄昕师兄仍在闭关之中,且已领悟了自己的剑意,其间剑气宗数次邀请他加入,皆被庄师兄婉拒。待及此次他出关,自然归来。况且,即便是庄师兄选择加入剑气宗,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与我师尊何干?千宁老狗,你不过是区区一脉门主,若是你门下弟子犯错,你想如何惩处都可以。可我师尊和你一样乃是一脉之主,纵便是有天大的罪过,也自有内务府和掌教问罪,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手?掌教见你僭越,心系同门出手相救,却被你打至重伤,空前辈更是被你所杀。纵你巧舌如簧,又如何能抵得过太一派所有门人弟子之心?甚至你还窃位居之,自称掌教,你才是唯一待罪之人!今日便是你伏法之时!”

    说罢,许半生转向二位化神长老,恭恭敬敬的说道:“二位长老明鉴,不知弟子所言,二位长老可能认同?”

    两名化神长老面面相觑,他们何尝不知道千宁根本就是奔着掌教之位去的,所有一切都只是他的借口而已。以前没人敢于挑明,他们乐的装糊涂,现在许半生说的有礼有节,他们也无法偏帮千宁。

    千宁暴怒,连连冷笑道:“好好好,好一个唯一待罪之人!本座今日便立于此地,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治我的罪!”

    说话之间,他阳神一脉门下其余三名元婴,齐齐站在了千宁的身后,座下所有金丹,也都朝着千宁围聚而去。

    许半生见状冷笑,不慌不忙的取出紫金红葫芦,拔开塞子对着千宁的方向,口中道:“阳神一脉诸位金丹真人,我唤你们一声,你们可敢答应?”

    那帮金丹,虽然疑惑于许半生的行为,但却依旧一个个不虞有他的开口道:“有何不敢?”

    话音刚落,那些金丹俱都化作一道流光,被收入到紫金红葫芦之中。

    许半生收起葫芦,大笑道:“还有谁?”

    千宁及其弟子大吃一惊,太一派其余所有弟子也是大惊失色,转眼间,千宁引以为傲的众多帮手,瞬间消失大半。虽说剩下的都是元婴,可若是发生群战,金丹绝对是主力中的主力,这下没了金丹,光凭连千宁在内的四名元婴,还真是讨不到便宜。

    许半生这边,最少最少也有他和师邪两名元婴在,而阴神和窍出这两脉,都还没开口呢。他们二人若是站在许半生这边,千宁就万万不是对手了。

    千宁难以置信,他手下元婴本有四人,已经被许半生除去一个,原本依仗着金丹数量也足够多,而且多是金丹后期,所以才敢口放狂言问谁能治他之罪。

    可现在,金丹没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