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93章 以一敌四

第0993章 以一敌四2017-11-11 22:42:29Ctrl+D 收藏本站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权元白。

    一直处于看戏模式的权元白,眼见千宁手下的金丹在说笑之间全都被许半生手里的葫芦收了,也知道这必然是许半生在万厄苦海之中得到的法宝,同时他也看出许半生的这件宝贝恐怕只对元婴以下起作用,否则,许半生跟本无需跟千宁这么多废话,直接将千宁收了这场闹剧便可以宣告结束。

    不过,权元白能够容忍千宁骑在他头上成为掌教,是对其实力有所忌惮,同时太一派内他无法得到足够的支持。

    可现在不同,许半生的实力显然远超他的修为境界,就凭他能秒杀赵继忠便可见一斑。基本上,许半生是要将其当成一个元婴中期来看的。或许他还不是千宁的对手,可他现在只是拿出了一个法宝而已,谁知道他在万厄苦海之中还得到了什么其他的法宝?就凭许半生胆气十足的表现,就可以揣度出他必然有足够的把握对付千宁,那么现在没有了那些金丹帮手的千宁,就仿佛是被砍去了一只手的人。剩下的三名元婴,师邪至少可以拖住一人,而权元白这边却还有两个元婴帮手,哪怕是荀兴业站在千宁那边,也可一战了。

    在这种时刻,权元白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

    如今混元太元二脉俱废,杨高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只要千宁被除掉,权元白便是最佳的掌教候选。

    但前提是千宁必须死。

    权元白稍事权衡,便站了出来,阴渗渗的说道:“千宁师兄,你真当我太一派无人了么?你如今的行为已与叛门无异,不想让你的徒子徒孙跟着送死的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他这一表态。他座下两名元婴弟子自然是跟上一步,齐声道:“千宁,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毫无疑问。阴神一脉的金丹们也俱都跟上。

    千宁横过手中的独脚铜人,斥道:“权元白。你终于逮住机会了,想夺我掌教之位?哼!没那么容易!你以为你靠向许半生那个竖子,便能稳操胜券了么?”说话间,千宁将目光扫向荀兴业,这个时候,唯有荀兴业站在他这边,他才有一丝翻盘的可能。

    荀兴业此刻也不得不做出选择,他迈步而出。咳嗽了两声,道:“诸位,还请将手中兵刃放下,此事双方皆有过失,不可一言定之。半生,你为师报仇,孝心可悯,但同门相残,损失的终究是我太一派的实力。千宁师兄,你的确是有错在先不妨认错,我想,无论是我等太一派弟子。还是两位化神长老也都并不愿看见尔等手足相残,更加不会希望我太一派因此而损失惨重。”

    这种和稀泥的话,其实也隐约表明了荀兴业的态度。

    他固然认为许半生是占了理的,但却并不支持许半生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他其实是更靠向千宁那一边的。至少,为了平衡双方的实力,让双方生出忌惮之心,他也绝不会靠向现在本已占优的许半生一方。

    两名化神长老听罢。也是缓缓颔首,表示认同。

    许半生双眼微虚。道:“弟子也不想横生事端,但是。我师尊如今生不如死,皆是千宁老贼所赐,此仇不共戴天,半生若是连这也不追究了,枉为太元门人。荀门主所言在理,阳神一脉之过,可由内务府酌情处置,但是千宁老贼,我誓杀之。千宁狗贼,你可敢与许某一战?!”

    这是要发起单独的挑战了,别说是生死之仇,就算是在本门之中弟子之间的解决争端的办法,也没有人能够说些什么。

    千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竖子,我知道你在万厄苦海之中得了不少法宝,可你以为这样便能与我抗衡?!”

    眼见他就要答应许半生的挑战,他的三名元婴弟子却是齐齐出声阻止:“师尊不可!”在他们看来,他们联手之下,就算处于劣势,但想要闯出去也应该不难,至少,那两名化神长老不出手,其他人还真未必留得住他们。

    可若千宁答应与许半生独战,把握并不大,许半生如此强横,必然有他的道理。刚才那紫金红葫芦一出手,就让这三人惊到无以复加,谁知道许半生手里还有没有专打元婴的法宝?

    千宁冷冷扫了他们一眼,意思是说,难道你们也觉得为师打不过那许半生?

    三人相互对视,其中一人开口道:“师尊,许半生自然不足为虑,必然不是师尊的对手。可若是师尊与其一战,消耗过巨,只怕会中了奸人的诡计。我等不如……”说着话,眼神飘向远方,显然,这是在建议千宁三十六计走为上。

    而另一个就比较直接了,他直道:“既然太一派容不下我等,我等便离开便是。以师尊之能,百年内便可成就一个比太一派强大的多的门派。太一派这些年在杨高宇手下,日渐败落,我等早就不服了!”

    众人皆哗然,这是赤|裸裸的要叛门了。

    许半生却是更加强横的迈前一步,手中寒铁软剑直指千宁,道:“也别假惺惺的,今日,许某便一人挑战你们四人。许某若不敌,任凭处置,你们是留下来担任掌教还是出去自立门户,我都不管了。”

    还没停止的哗然之声,顿时更是响彻一片,谁也没想到,许半生竟然要一人挑战对方四人。

    师邪急道:“半生不可胡言!”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他们小人之心,我便断了他们的心。”说罢,昂然面对千宁,骄傲的如同高高在上的大罗金仙,许半生道:“千宁老狗,许某以一敌四,你们可敢与许某一战?”

    不等千宁回话,他的一名弟子再度道:“许半生,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千宁回头看了他这个徒弟一眼,虽然觉得真要是四人对许半生一人。无论胜负都是丢脸至极,当然也不可能输,但这总比他们跑出去自立门户或者得到一个元婴几乎损失殆尽的太一派要强。

    于是他深深的看着许半生。一言不发,显然是默认了这个办法。

    杨高宇心中焦躁。许半生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以一敌四,顿时内火煎熬,喷出了一口鲜血。

    “半生,不可!”

    许半生却是回头看着杨高宇,轻声道:“掌教,今日便让半生以一己之力助你夺回掌教之尊,以报你这些年来对半生的照顾之恩。”说话间,还深深的看了权元白一眼。目光凛冽,让权元白不禁心中忐忑,他知道,许半生这句话是说给他听的,防的就是他成为第二个千宁,同样窃位而居。

    “二位长老,半生愿一一己之力挑战千宁老狗及那三个不知所谓之徒,可否?!”傲气无双,直让太一派诸多金丹筑基大呼过瘾,但更多的。却是为许半生深深的担忧。许半生若是元婴后期,也未必就不能一战,可他毕竟只是元婴一重天啊。哪怕有强大的法宝在手,也很难挡住对方四人联手。

    两名化神长老面面相觑,终究叹了口气,一方面,千宁许诺中的好处很多已经到位,二来他们的确也不想看到因为这件事导致太一派元气大伤,放弃许半生一个人,当然比损失几乎整个阳神一脉要强太多。

    两人齐齐叹了口气,使出瞬移之术。身影消失在混元峰顶,只留下一句话:“既是如此。便……如此罢。”

    这话一说出来,就等于已经宣布了结果了。若是再有人试图阻拦,毫无疑问他们将面对两名化神长老的责难。

    师邪本以为今日可以有个更好的结果,是以他才放出了所有禁闭之中的金丹,想要与千宁一战。却万万想不到许半生做出了这么一个“糊涂”的决定,他也只能悲呼一声:“半生,你糊涂啊!”

    他当然知道许半生为何如此,权元白选择站出来,是有条件的。

    只要除掉千宁,太一派便再也没有比权元白更合适的出任掌教的人选,权元白也是奔着掌教之位去的。许半生的行为,无疑是想要断绝权元白的觊觎之心,但这也无疑将他自己推上了绝路。

    倒是段江州一双小眼睛闪烁不定,他却觉得许半生敢这么选择,必然有他的道理,总不可能真的以身赴死,图什么呢?

    作为一个骑墙党,段江州一切都是以利益为衡量,在他看来,明显得不到利益的事情,是绝不会有人去做的。更何况许半生的行为在任何人看来都跟找死没什么分别,总不能说许半生失心疯了吧?

    事出反常即为妖,许半生的行为越是显得荒诞,段江州就反倒越发觉得许半生是有恃无恐。

    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强大到可以无视元婴的法宝?

    联想起许半生对那两名化神长老的态度,虽然恭敬,可似乎并没有真正将他们放在眼里。这似乎也意味着许半生的凭恃,甚至连化神也制约不了他。

    其他人虽然觉得许半生的行为太过于反常,但却没有人会像段江州那样去想。

    权元白也觉得许半生根本就是有病,于是乎他悄悄传声给师邪道:“一会儿我们密切关注战局,半生稍有不敌,你我也不必顾虑太多,直接出手,今日既然已经与千宁撕破了脸面,今后也绝对无法共处。许半生太过冲动,我们只需做好准备,随时出手便可。”

    师邪偏头看了权元白一眼,心中暗忖,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总不能真的看着许半生去死,而且,他也能预想到,让千宁杀了许半生之后,这太一派将会是一副何样的景象。这样的话,还不如让权元白坐这个掌教之位呢。

    于是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权元白的话,脚下也悄无声息的朝着权元白的阴神一脉众弟子那边移去。

    许半生坚定的看着千宁,说了一句:“段门主,借演武场一用。”说罢,他驭起飞剑,直接越过了混元殿的上方,化作一道剑光进入了混元殿内的演武场。

    千宁和自己的弟子们对视一番,也分别穿过混元殿的大门,朝演武场走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