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94章 以多欺少的美妙滋味

第0994章 以多欺少的美妙滋味2017-11-11 22:42:30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交战双方,其他人是不可能进入演武场的,只能从光幕上观看演武场内的这一场惨烈之战。

    但是谁也没想到,原以为会是一场悲壮的送死,却瞬间成了势均力敌,甚至于一方碾压而另一方只剩下招架之功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的战斗。

    或者更准确的说,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许半生将会被千宁等四名元婴联手彻底碾压,但却万万没想到,碾压还是碾压,但碾压的对象却从许半生变成了千宁师徒四人。

    千宁师徒四人是先走入演武场的,随后许半生才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既然是“公正”的挑战,那么相互见礼彼此做好准备之后才能出手,就成为了必然。

    千宁师徒四人虽然觉得有些诡异,但自恃四名元婴,许半生再强也不过是个元婴一重天,这等级上的压制是避免不了的。是以千宁虽然一再叮嘱自己的三个弟子要多加小心,切不可掉以轻心,但总还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看到许半生走了进来,师徒四人便带着轻蔑的笑容,向许半生见礼,然后四人拉开方位,呈扇形将许半生包围在内,只等许半生见礼完毕之后,便可以动手了。

    许半生的表情却更加轻蔑,他没有施礼,反倒是开口说了一句:“是不是觉得以多欺少很爽?”

    千宁四人一愣,不明白许半生这是什么意思,一挑四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么?怎么现在似乎又有反悔之意?

    为了显示自己的宗师风范,千宁道:“我知道你阵法一道颇有建树,既然今日是你一人挑战我师徒四人,那么我便给足你时间布下阵法。你师父不是传了你一套八阵图么?传说是八套阵法环环相扣,强大的很。今日不妨施展出来也好让我们见识一番。否则。待今日这一战之后,那八阵图只怕是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许半生咄咄逼人,锋芒毕露的说道:“小爷我是问你。以多欺少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千宁呆了呆,终究是太一派元婴之中最强的一人。即便是能做出这以多欺少之事,却绝不能挂在嘴上,倒是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他的一名弟子见状,手中单刀一晃,道:“许半生,挑战我们师徒四人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小爷我只是问你们,以多欺少是不是很爽而已。何来反悔?怎么,你们敢做却不敢认么?”许半生跨前一步,手中长剑也指向了那名开口的弟子。

    那元婴顿时大怒,道:“便是承认了又如何,今日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光幕之下,演武场之外,众太一派弟子皆是一片哗然,哪怕是阳神一脉的弟子,恨不得看见许半生被千宁及其三名弟子撕成碎片。此刻也只能是默默的低下头去,无论如何,今日之后。千宁等人以多欺少的名声,恐怕是止不住的要传扬出去了。这必然会成为太一派的一个笑话!

    见对方承认了,许半生却收敛了锋芒,淡淡一笑,道:“看来以多欺少的感觉不错,既然你们这么享受这种感觉,那么我也就没什么顾虑了,说不得也要享受一下以多欺少的滋味儿。”

    这话说的所有人都是一阵阵的迷糊,心道许半生莫不是失心疯了?他就一个人而已。演武场也已经关闭,哪怕是剑气宗现在有人赶来。也总不可能闯进演武场帮忙,何来许半生尝尝以多欺少的味道?

    可下一瞬间。所有人就都彻底惊呆了,因为,在许半生的身前身后,陡然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影,密密麻麻,足有数十人之多。

    一时间,哪怕是隔着光幕,太一派的弟子也都能感觉到演武场内那滔天的战意,他们完全懵了,许半生明明是一个人走进去的,怎么突然间出现了这么多的帮手?

    而且,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出,这群人里,实力最低的,也是金丹,金丹后期也是为数不少,甚至于,修为高一些的,还看出这数十人中,竟然有三名元婴赫然在列。

    难道说许半生根本就不是孤身回来,而是带了大量的帮手?难怪他如此嚣张,竟然说出要以一敌四的话语,原来,是他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刻。

    但是,如果真是这样,许半生已然违规,他说的是一人挑战四人,而不是带着一大群人挑战四人。千宁师徒四人,是可以随时要求终止这一战的,而且,两名化神长老虽然不在场,可他们必然也从某个光幕关注着这一战,陡生变故,他们必然是会出手阻拦的。

    “许半生,你耍诈!”千宁看见眼前这数十人的阵容,其中还藏有三名元婴,他便知道,今日他们师徒四人,实在是有死无回,不禁是又惊又怒。

    许半生哈哈一笑,道:“这诈又是何来?”

    “你说的是你一人挑战我们师徒四人,现在你却藏了这么多的帮手?!”千宁的一名弟子简直就要吐血了,光是那三名元婴的帮手,加上许半生自己,与他们四人便已经是势均力敌之势,千宁虽然修为更高,达到元婴中期,可就凭许半生之前表现出来秒杀赵继忠的实力,只怕他比千宁也差不了什么。再加上这么多金丹,光是用人填,也能把他们四人活活填死了。

    “哈哈哈,你真是荒天下之大谬,滑天下之大稽,你脑瘸也便罢了,千宁老狗你也残废了么?你莫不是以为这是小爷我的援军,只是一直以来他们隐藏身形,瞒过了我派上下那么多的高手吧?你真当两名化神长老是瞎的?这么多人隐身藏在混元峰顶,他们二老岂能不知?”

    许半生似乎是在笑话对方,但其实,谁都听得出来,他不光骂的是千宁师徒四人,也同样在骂那两名化神长老。的确。任由千宁这种人窃据掌教之位,的确是够瞎了。

    两名化神长老自然能看见也能听见,可他们也只能是生生咽下这口喷|薄欲出的老血。无法跟许半生计较。但是同时,他们心中也是长长一叹。知道许半生的豪气从何而来了。有这么多的武士傀儡,难怪他如此狂妄。也不怪他狂妄,千宁师徒四人危矣。

    千宁此刻也已经镇定下来,他终于感觉到死亡原来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他喉头已经涌起一口鲜血,一字一顿的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豢养了这么多的武士傀儡。好大的手笔,这足有四十以上的金丹武士傀儡。其中还有三名元婴武士傀儡,这些,便是你的底牌,便是你在万厄苦海之中历练得到的最大凭恃。”

    “你这老狗还算是有几分眼光,不过,你们便也来尝尝被人以多欺少的感受吧!”

    而此刻,演武场外,光幕之下的所有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竟然是许半生的金丹元婴武士傀儡,而且数量如此之庞大。有这样的实力,哪怕是和整个太一派为敌,只怕也是够了的。而且。谁知道眼前这些是不是许半生全部的力量?或许他还有一些武士傀儡并没有召唤出来。但是无论如何,千宁都活不成了!

    一时间,之前站在千宁那头的弟子们,纷纷瞠目结舌,他们几乎已经能够看到将来自己在太一派的惨淡生涯。他们之中的金丹已经全都被许半生的紫金红葫芦收了,元婴也都已经进了演武场,剩下的筑基哪怕是不要命此刻全都填进去,也不过是让许半生手下多几条亡魂而已。

    而隔岸观火的那些人,则是暗自庆幸。没有彻底的倒向千宁那头,总算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些余地。

    支持许半生的弟子。则是顿时欢呼雀跃起来,这一战。已经毫无悬念,许半生必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大获全胜。

    只是,带着这样一支由元婴和金丹组成的军队,好像,有那么点儿胜之不武?

    但胜之不武却也很爽啊,爽到他们每个人都想开怀长啸一番,才能一吐胸中恶气,才能将此前为许半生的担忧全都恶狠狠的喷出去。

    这怎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哈哈哈,难怪半生刚才非要问千宁老狗以多欺少是不是很爽!”

    这是牛凳大笑不止。

    杨高宇心里也早已笑得不行了,许半生啊许半生,你真是带给我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废话少说,千宁老狗,我说过,今日我必取你性命!所有武士傀儡听令,围住那三人,可以伤,但绝不能杀了他们。我答应过两位长老,只要千宁老狗一人性命,其他的,今日将他们的脑袋暂且记下,今后但有逾矩之处,格杀勿论!”

    许半生一声令下,所有元婴和金丹武士傀儡便齐刷刷的将千宁的三名弟子团团围住,手中各种兵刃,也齐刷刷的朝着那三人招呼而去。

    千宁见状,目眦欲裂,喉间的那一口鲜血终于喷涌而出。

    眼角都已经淌下丝丝血迹,千宁不甘心的怒吼道:“许半生小贼,你可敢与千某一战?”

    许半生稳如泰山,道:“老狗之命,吾必亲手取之。”

    “放过我三个徒儿,我与你决一死战!”千宁状若疯魔,怒吼连连,演武场内一片硝烟弥漫。

    许半生淡淡笑着,说道:“不忙,先让你看看你这三个徒儿被扔出演武场,然后小爷再取你狗命!”

    千宁将独脚铜人横在胸前,一方面小心戒备着随时可能动手的许半生,另一方面,他看着自己的三个弟子在三名元婴武士傀儡以及四十余名金丹武士傀儡的围攻之下节节败退,一口口的喷出鲜血,不断传出骨骼碎裂的声音,也是心碎如绞。

    这完全就是一场屠杀,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元婴武士傀儡和金丹武士傀儡大军便彻底冲垮了千宁的三名弟子,打的他们浑身的骨骼尽皆碎裂,但却遵照许半生之命,留下了他们的性命,甚至于,许半生都没有让那些武士傀儡毁了他们三人的修为。

    “都给我滚出去!”许半生一声断喝,千宁的三名弟子便被成群的武士傀儡送出了演武场,摔在地上,浑身浴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