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995章 我还要谢谢你

第0995章 我还要谢谢你2017-11-11 22:42:31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演武场内的一片狼藉,千宁的双眼之中只有仇恨,鲜血充满了他的眼眶,顺着眼角缕缕流下,其状可怖。

    许半生却是微微一笑,道:“终于只剩下我们俩了,被人以多欺少的欺负,这感觉想必不好受吧?可是,我却很爽。得到这么多武士傀儡之后,我还从未如此酣畅淋漓的使用过,今日才终于发现,带着一支军队招摇过市的感觉真好。想当初,我有个堂弟,我问他这一生最想成为什么样子的人。你知道他怎么回答的?”

    千宁哪有心思跟许半生玩这种问答游戏?他只是怒目而视,默不作声。

    许半生也不介意,笑笑道:“他说啊,他这辈子最希望成为的,便是家有数不尽的良田,坐拥散不尽的家财,然后每天带着一帮狗奴才,在大街上横竖溜达。看着谁不顺眼就过去踢两脚,看着哪家姑娘漂亮就抢回来当老婆,对方还得开开心心敲锣打鼓的把姑娘嫁给他。当时我觉得他这种想法很要不得,这不是要当个恶少么?可是今天我才知道,恶少是恶矣,可这种感觉却是极爽的。看着对方明明想要拼死反抗,却毫无能力的表现,真的很爽。这种感觉,想必你也很熟悉。只不过,今天却是掉了个个儿,你成为了那个被我看不顺眼踢了屁股的路人。”

    “少说废话!”千宁的声音变得极其的嘶哑,他死死瞪着许半生,道:“你可敢与千某一战?”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不带着你那些武士傀儡,与我一对一一战!”

    许半生哈哈大笑,指着千宁,不屑的说道:“你看看你。刚才还意气风发,现在却猥琐的像条落水狗,甚至说你是落水狗都抬举了你。怎么。怕我带着一群武士傀儡继续欺负你?”

    千宁咬紧牙关,嘴角也渗出丝丝鲜血。却绝不开口。

    许半生再度放声大笑,道:“也罢,我早说过我要亲手取了你的狗命,便随了你的意,我与你一对一。”

    说罢,许半生手中寒铁软剑一挥,飒剑意顿时弥漫全场,直指千宁。

    千宁一惊。随即道:“难怪你如此狂妄,原来你已经修成了剑意。你果然是个天才,但是,天才代表的未来,以及你现在修成的剑意,还胜不了我!”

    手中独脚铜人一摆,千宁身旁陡然多出了一道身影,这便是阳神一脉的最大神通,阳神出窍,这等于是在元婴期就修成了自己的元神。

    虽说阳神出窍之后。无论是阳神还是本身,实力都会打个折扣,可加在一起。却至少能发挥出倍半于己的实力。而且,阳神和肉身,只要一个不死,就还有机会活下去。损失了肉身,只不过是阳神重寻个肉身夺窍而已。损失了阳神,对修为会有很大的损害,但终究还可以继续活下去,可以继续修炼。

    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身影,挥舞着也一模一样的独脚铜人。分作左右朝着许半生砸了过去。

    千宁本人以全部的修为抗住了许半生的飒剑意,他的阳神却是趁机绕至许半生的身后。手中独脚铜人发出无尽绿光,朝着许半生呈泰山压顶般砸了下去。

    都以为许半生会立刻还击。或者闪身躲开,可没想到,许半生竟然愣在了当场。

    眼看着千宁的阳神手中的独脚铜人几乎要砸在许半生的脑袋上了,许半生才终于醒悟过来,手中寒铁软剑微微一晃,竟然又是一道剑意喷涌出来,堪堪挡住了千宁的阳神这一击。

    千宁大惊,失声道:“两道剑意?你竟然修成了两道剑意?”

    不光是千宁,除了杨高宇和段江州这两个见识过许半生三道剑意的人,其余人都是大惊不止,许半生不过元婴一重天而已,怎么可能修成两道剑意?难道说,他的第一道剑意是在金丹期就修成了?

    这其实倒是不错,许半生的我剑意的确是在金丹期就修成了,但是现在他所使用的两道剑意,却都不是他自己修成的,而是随着他的我剑意修成之后,终于为他所用。

    许半生皱眉轻声道:“万竟?”

    千宁又是一愣,随即他咬着牙道:“现在才发现,也不知道是早还是晚。只可惜,竟然没能诱的你去修那套功法!”

    许半生彻底确定了。

    他刚才感受到千宁阳神攻击的时候,突然产生了一种和千宁阳神十分熟悉的感觉,就仿佛从前跟千宁的阳神打过交道一般。

    直到阳神手中的独脚铜人和他仓促间放出的苦剑意接触到的时候,许半生才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这种熟悉感觉从何而来。但终究无法完全确定,于是许半生才会喊出万竟的名字。

    当年,许半生还没有得到自在诀,正是这个万竟,与他一同到内门做值守的任务,打扫一处丹房。其后万竟为了得到那些废丹,以自在诀交换,许半生才终于在没有惊动内门任何人的情况下得到了自在诀。

    当初就对万竟的身份有所怀疑,不过之后许半生一心修炼,倒是无暇去查探万竟究竟是什么人。没想到今天和千宁这一战,却让他发现当年那个万竟,竟然是千宁的阳神。

    一切昭然若揭,许半生对于自在诀最后的一点儿疑惑也被解开了。

    千宁早就想要害他性命,只不过碍于杨高宇不好下手,见许半生对自在诀产生了兴趣,便用自己的阳神化作万竟,用那样的方式将自在诀交到了许半生的手中。

    千宁一定以为许半生没能修炼成自在诀,却不知道许半生如今已经得到了自在诀莫大的好处,身怀十余种变化,自在诀也成为他最强大的功法。

    千对应万,宁对应静,原来,万竟不是万竟,而是万静。

    许半生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他挥剑冲向千宁,千宁也不敢轻撄其锋,急忙闪身避过。

    二人交错之时。许半生传音给他道:“没想到万竟就是你的阳神分身,原来我还要谢谢你。否则,我想得到自在诀还需费些手段。既是你处心积虑的想要用自在诀暗算我,那么,今日我便让你见识见识自在诀的变化!”

    千宁闻言大惊,心中激荡难当,根本难以置信。

    但是,许半生与他错身而过之后,却在远处悬于半空之中。手中寒铁软剑一指,却是指向千宁的阳神。

    “驱神!”许半生口中轻轻喝到,一道微光直奔千宁的阳神而去。

    阳神虽然只是修仙者的一道分身,但终究占了个神字,许半生早就发现,驱神之变可不只是可以驱使那些土地山神,而是可以驱使元神。他现在修为还浅,若是等他到了元婴后期,遇见化神真尊,也是可以驱使化神的元神的。

    虽说他的修为还不足以让他现在就驱使化神的元神。但千宁的阳神,和元神相仿,而千宁的修为也没比许半生高的太多。正好可以被许半生所驱。

    包括千宁在内,所有人都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只见千宁的阳神原本正挥舞着独脚铜人直冲许半生,可许半生剑尖发出的微光没入阳神体内之后,那阳神却猛然停下了脚步,神态也变得有些恍惚,就像是犹豫不定不知下一步该何去何从一般。

    几经挣扎,那阳神终于调转身体,手中的独脚铜人再度高高举起,只是。他的目标竟然并非许半生,而是他的主人。他的肉身千宁!

    千宁大惊,急忙动转心念。但却也只是让阳神在空中的步伐稍有减缓而已。

    许半生手中的寒铁软剑再度发出一道微光,注入到阳神体内,阳神再无半点犹豫,抡起独脚铜人,发出万丈绿光,砸向自己的肉身。

    千宁无奈,只得举起手中的独脚铜人,跟自己的阳神来了一记硬碰硬。

    翻江倒海一般,几乎完全相同的力量交击之下,肉眼不见的震荡波向着四周扩散开去,吹的远处半空中漂浮的许半生衣袂猎猎作响,千宁的身躯,也仿佛一枚钉子,被自己的阳神一记攻击,打的钉入到地下。而他的阳神,则是向后翻腾而去,扶摇直上至少数百丈。

    千宁惶恐的大喊:“这是什么妖术?”

    许半生传音道:“这可不是妖术,而是拜你所赐的自在诀。这是自在诀七十二般变化之中的第二般变化,驱神!以前我只是用来驱使一下山神土地,今日倒是生平第一次见到了这般变化的强大。”

    “不可能!自在诀从无有人练成,所有修炼自在诀的人都走火入魔了!”千宁状若疯魔,从土地之中拔了出来,手中再无招式可言,挥舞着独脚铜人迎向许半生。

    许半生又是轻轻一喝:“担山。”手中长剑再度发出毫光,演武场内,天空之上,陡然一片漆黑,千宁急忙停下脚步,不知道为何天都变了。

    演武场外光幕之下的太一派门人却是看得清楚,在演武场内的天空之上,陡然出现了一座庞巨无比的山峦。正是这座山,遮蔽了天空,压向千宁。太一派门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何等神通?他们想破了头,也想不到太一派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法术。

    千宁也很快看出头顶遮蔽天空的乃是一座大山,他怒吼一声,全身的真气再不敢有半点保留,尽皆注入到手中的独脚铜人之中,迎向头顶的大山。

    许半生的传音此刻传来:“这便是七十二般变化之中的第三般变化,担山。我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自在诀真是一门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功法。只不过,这功法乃是仙庭遗留,以真气真元真晶修炼,无不是自寻死路。看在你将死的份上,我便解了你的疑惑,自在诀,需要真炁方能修炼,这便是为何从前从未有人修成过自在诀的原因!”

    “真炁?!”千宁茫然道,“不可能!”

    真炁真气虽是一字之差,并且同音,可是千宁自然能听出这真炁之炁指的是什么,他难以置信,许半生怎么可能将真气凝练为真炁。

    大山重重压下,千宁的身躯彻底被没入大山之中。

    太一派门人一片漠然,结束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