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00章 推辞

第1000章 推辞2017-11-11 22:42:37Ctrl+D 收藏本站

    诸葛八走了之后,了凡才告诉许半生,他回去那烂陀寺之后,只是简单的将自己在万厄苦海之中的经历叙述了一下,并未涉及到青色石门以及十大统领的事情,那烂陀寺的主持见也问不出什么,大概知道了凡他们即便是有所发现,了凡也只会告知圣僧一人,便让他继续履约,去追随许半生。

    了凡赶回剑气宗,却得知许半生已经离开了,而且得知诸葛八曾经来过剑气宗,竟然是为他自己提亲来了。

    毫无疑问,诸葛八的提亲遭到了拒绝,且不说姚瑶的婚配在剑气宗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若不是许半生离开太一派太久,只怕剑气宗就要将此事提上日程了,即便是没有打算,也不可能这么随随便便的答应诸葛八。

    提亲这种事,对于剑气宗以及龙宫这样的大派,那都是相当重要的,尤其是派中最为杰出的弟子,怎么可能诸葛八自己跑来就同意了?即便是龙王任七来了,这事也还需从长计议,诸葛八此举还真是颇有些不懂规矩了。

    对于诸葛八这种没规矩的举动,剑气宗没把他直接打出去就算是对的起龙王任七的面子,毫无疑问是不会给诸葛八任何好脸色的。

    了凡虽然单纯,但并不傻,他一听说诸葛八竟然做出如此荒诞之举,就知道,他在剑气宗碰了这么个钉子之后,最大的可能便是到太一派去找许半生。

    告辞了剑气宗,了凡火速赶往太一派,倒不是担心许半生会在诸葛八手底下吃亏,反倒是担心许半生把诸葛八给打了。那样的话,太一派可就危险了,任七肯定是要替自己的弟子找回颜面的。

    幸亏这次离开那烂陀寺的时候。主持给了了凡一艘飞舟,否则他还真来不及赶到。

    山门处值守的太一派弟子早知道了凡和许半生的关系,也知道了凡的身份。自然是不敢阻拦。了凡问起关于诸葛八,那名弟子也是知无不言。了凡这才化解了许半生和诸葛八之间的矛盾。

    当然。这个矛盾不是真的化解了,而是押后而已,任七对圣僧觉意的忌讳化成了诸葛八对了凡的忌讳,至少暗地里,诸葛八暂时是不敢对许半生如何的。不过,许半生就算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诸葛八此次离开,必然会想出一个可以光明正大与许半生交锋的方式。这麻烦终究还是要许半生去面对和解决。

    原本已经打算出任新一代掌教的许半生,此刻却打了退堂鼓。

    他这也是为了太一派着想。

    许半生作为太一派的弟子,诸葛八和其师任七就算是再如何迁怒,也还不至于对太一派这种小门派动手,可若许半生是太一派的掌教,就另当别论,若是在接下来的过程中,诸葛八出了气并且如愿以偿,自然什么事都没了,可许半生怎么可能让诸葛八如愿以偿?单凭诸葛八竟然对姚瑶动了心思。许半生就绝不能忍。于是许半生必然是要全力以赴的,而这结果,自然会引来任七的怒火。任七虽贵为五圣之一,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胸开阔之人,到时候迁怒到太一派,许半生岂不是成了罪人?

    带着了凡一同回到了太一峰,杨高宇等众人依旧停留在此,见跟着许半生来的竟然是小和尚了凡,众人也是不解。

    不是说是龙宫来人么?怎么变成了小和尚了凡?

    心里再怎么疑惑,礼数却不能失,杨高宇现在仍旧是掌教之尊。于是他便朝着了凡一拱手,道:“原来是圣僧高徒前来造访。杨某有失远迎,还望大师恕罪。”

    小和尚了凡急忙摆手。白皙的面庞也是面红耳赤。

    他在大青山也算是住了不短的时间,以前看到杨高宇等人喊的都是前辈,而当时太一派的人也并不知道了凡是圣僧的弟子,对他虽然客气,却也没有太拘谨。

    现在杨高宇早就知道了凡的身份,光凭这一点,就值得大青山上下倒屣相迎,更何况,现在的了凡已经是金丹后期,虽还不到元婴,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了凡迈入元婴期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了,杨高宇等人的元婴修为,在了凡面前也算不得什么。是以便越发的客气。

    而了凡却还习惯于几十年前的接触方式,哪能习惯杨高宇突然称他为大师啊?而事实上,现在不管任何人,称呼了凡为大师,恐怕都会吓他一大跳。

    了凡慌张的摆着手,道:“前辈不要这么称呼小僧,小僧何德何能敢称高僧?不过是佛祖座下一个小沙弥而已,前辈休要折煞小僧了。”

    杨高宇也有些尴尬,了凡的身份和修为都摆在那儿,不称其为大师还能称呼他什么?

    许半生开口道:“掌教,了凡不管是什么身份,也无论他修为如何,他都是我的结拜义弟。从这一点而言,他永远都是诸位的子侄辈分,不必太过拘礼。”

    有了这句话,杨高宇才终于说道:“那我还是称呼你的法号吧。”

    了凡急忙深施一礼,道:“小沙弥了凡,见过诸位前辈。”

    其他人也和杨高宇一样,不敢受了凡的全礼,同时也各自还礼。

    杨高宇这才问许半生:“半生,不是说龙宫来人么?怎么变成了凡了?”

    许半生道:“的确是小龙王诸葛八来了,不过又被弟子打发走了,也还多亏了了凡及时赶至。那诸葛八没什么好心,弟子与他之间,只怕迟早必有一战。”

    众人听了暗自心惊。

    不由得他们不心惊,搁在以往,他们之中任何人遇到龙宫出来的弟子,只怕都只有退避三舍的份儿,何况是龙王任七最宠爱的关门弟子?

    而许半生倒好,居然要跟诸葛八交手,这是他们之中任何人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打得过也不敢动手,就别说输赢还需两说了。

    杨高宇也是皱眉不已,心道许半生一贯沉稳。怎么也这么会惹事?再怎么也不该跟龙王弟子这样的人为敌啊。

    “你与那诸葛八有旧仇?”

    许半生显然并不愿多说关于这件事,便笑了笑,道:“在万厄苦海之中交过手。也谈不上仇,只是适逢其会。弟子也是无可奈何。”

    杨高宇还待再问,许半生却是看了看师邪,师邪领会他的意思,便一拱手,道:“掌教,既然暂时无事,半生在万厄苦海之中的经历只怕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不如我们先继续刚才的议项如何?”

    杨高宇也明白过来,点点头。道:“那好,继续刚才半生走之前的话题。半生,适才众人都推举你为新任掌教,不知你有何看法?”

    了凡一听,什么?自己的结拜大哥竟然就要成为太一派掌教了?虽然是个小门派,可也是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也是对许半生天才的肯定。

    于是了凡拱手道:“恭喜大哥了!”

    许半生对了凡微微一笑,转而面对杨高宇,高声道:“掌教,适才弟子仔细考虑过。弟子年纪尚幼,修为也还低浅,只怕还不能出任掌教之位。掌教之尊。乃有德者居之,弟子深知自己德行还不够。以弟子看,这掌教之位,仍旧非掌教莫属。掌教只是受伤而已,十年足够恢复,掌教万万不可因此而心灰意冷。”

    众人刚才其实看得分明,许半生大抵上是已经准备好了接任掌教之位了,怎么出去一趟回来便又生了变故?

    杨高宇也是一愣,但很快意识到。许半生和小龙王诸葛八之间的纠葛只怕没那么简单,许半生之所以改变了主意。很可能就是因为诸葛八的缘故。他大概是担心自己成为掌教之后会将太一派牵连进去。

    他能想到,其他人也便都能想到。一时间,众人竟然尽皆沉默了下去。

    还是师邪先开了口,他道:“半生所言也是有理,本派刚刚经历过如此动荡,也着实并不适合掌教传位。还请掌教三思!”

    其他人见状,也便纷纷出声道:“请掌教三思。”

    杨高宇知道暂时只能这样了,一切都要等到许半生跟他解释清楚跟诸葛八之间的瓜葛再说,于是也便点点头,道:“既是诸位坚持,那么本座便在这掌教之位上再坐些时日。本派经受动荡,各脉都需调整,尤其是阳神太元混元三脉,诸位不妨集思广益,也还需尽快将门主之任定下来,以免各脉弟子心中难定。”

    段江州一听,心里凉了半截,他好容易成为了混元一脉的门主,听杨高宇的意思,他似乎是不打算认账了。

    师邪对于几脉倒是有自己的看法,可他毕竟只是内务府的总管事,这事儿不方便由他来说。论及资历,他远不如在场的许多人。

    许半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他直接一拱手道:“弟子不才,愿暂替师尊掌管太元一脉。”

    这也是没有人能说什么的,太元一脉本就是许半生的师门,现在赖天工也还没死,委实没有比许半生更适合的人选。

    于是杨高宇便问:“诸位对许半生之言,有何意见?”

    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于是杨高宇宣布:“太元一脉门主仍为赖天工,但因赖天工告恙,太元一脉门主职权,暂由许半生代掌。”

    许半生半跪于前,拱手道:“弟子领命!”

    杨高宇微笑颔首,许半生站起之后,又道:“千宁已然伏诛,他曾任命段江州段师兄为混元一脉门主,半生认为,为免门下弟子认为本派朝令夕改,不如就由段师兄继续担任混元一脉门主之职。”

    段江州万万没想到,第一个为他说话的人竟然是许半生,不由得朝着许半生投去感激的目光。

    这也是师邪的想法,于是师邪也拱手道:“邪亦以为,段师兄担任钦天府总管事一职久矣,甚为操劳,如今混元一脉门主之位,再无比段师兄更为适合的人选。”

    杨高宇环顾四周,见也没有人反对,众人都看得很明白,这混元一脉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们,倒是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于是乎,段江州的位置,也算是终于落定。

    接下去,便该讨论阳神一脉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