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01章 各脉之争

第1001章 各脉之争2017-11-11 22:42:39Ctrl+D 收藏本站

    阳神一脉毫无疑问最为头疼,整个阳神一脉,都算是千宁逆贼的逆党,想要在阳神一脉挑选出一名继任者,还真是难上加难。

    而太一派五脉各有传承,让其他支脉的弟子出任阳神一脉的门主,不能说不可以,但总归不是那么名正言顺。

    对于这个门主之位,权元白和荀兴业应该并不会太看重,他们真正看重的,是阳神一脉所拥有的资源。

    作为五脉之中最强的分支,毫无疑问其占有的资源也是最多的,如今千宁已死,阳神一脉失势,若是门主让其余支脉的弟子出任,这阳神一脉的资源也就对那个支脉敞开了。是以,权元白和荀兴业,对于阳神一脉门主的位置,还是很重视的。

    权元白思虑再三,终于开口道:“掌教,这阳神一脉的门主之位,倒是个难题。如今阳神一脉千宁已死,他的大弟子赵继忠也已经是个浑人,其余三名元婴暂时只怕也是有心无力。这门主之位,着实不好弄啊!”

    荀兴业当然知道权元白想的是什么心思,相比起权元白,他的私心倒是略少一些,但面对阳神一脉如此庞巨的修炼资源,他也绝不可能不动心。

    此前他的举止显然是对杨高宇不利的,可他自问那也是为了太一派着想,此刻该争的还是要争。

    “掌教,兴业以为,阳神一脉乃是我太一派最强的分支,其余四脉之中,也唯有阴神一脉能与之抗衡。是以,这阳神一脉门主之位,出于平衡考虑,不宜由阴神一脉的弟子出任。”

    权元白一听便怒了。他还是遮遮掩掩的表达,荀兴业这是直接将矛头对准他了,不宜由阴神一脉弟子出任。难道就该你们窍出一脉么?

    “荀师弟此言差矣,我阴神一脉哪有你说的那么强大。也仅仅只是比你窍出一脉多了一个元婴而已。如今混元一脉除了段师弟便再无元婴,太元一脉亦是如此,若是让你的弟子出任阳神一脉的门主,岂不是让窍出一脉的实力大大受损?从目前的局势来看,不是权某争权,而是唯有我阴神一脉可以分出一名元婴弟子,来担任这阳神一脉的门主之职。”

    荀兴业立刻针锋相对,道:“阴神一脉本就够强了。若是再让你阴神一脉的弟子掌管阳神一脉,那今后便再无人能制衡于权师兄。千宁前车之鉴呐,掌教!”

    这话一出,权元白顿时大怒,这与说他要篡位有何分别?

    权元白怒道:“荀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休要血口喷人!权某一贯以掌教为尊,从不敢有半点僭越之举,如今阳神一脉群龙无首,权某也只是为了本派大局为重。掌教,荀师弟此前就曾倾向于逆贼千宁那边,现在又极尽挑拨之能事。不由让人生疑。”

    “权元白,你休要胡说,我何曾倒向千宁?我也只是为了大局为重。不想看见本派纷争不断自损实力而已!”

    “哼!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有数。我若是你,现在就该低调一些,这阳神一脉的门主,任谁都能坐,就是你荀兴业不行!”

    ……

    一时间,权元白和荀兴业几乎要打了起来,整个太一殿内乱成一团。

    杨高宇微微一叹,心道这太一派也真是平静的太久了。这才刚刚经历一场乱事,这帮人却还是只知道争权夺势。根本没有人是真正为太一派考虑的。

    可是他也知道,以前他这个掌教就难以做到令行禁止。现在就更加困难了。

    “都给我住嘴!”杨高宇虽然无奈,但也必须拿出掌教的尊严。

    可是,就如杨高宇所想的一样,权元白和荀兴业实在都没有太将他放在眼里,杨高宇这一声断喝,也只是让他们座下弟子停止了喧哗而已,而权元白和荀兴业二人依旧还在喋喋不休。

    师邪心中微叹,心道,如今的太一派,除了许半生,还真是没人能镇得住场子,杨高宇别说还没恢复,就算恢复了,只怕这些人也不会太将其放在眼里了。

    许半生见状,心中更是怒意横生,他大声喝道:“两位师兄要不要去演武场一决生死?不如你们战一场,谁赢了便由谁来指派阳神一脉的门主可好?”

    权元白和荀兴业闻言,陡然身躯一震,这才终于意识到,现在的太一派,还远轮不到他们俩来争权夺势的地步,看上去虽然是他们俩的修为和权势最强,但许半生,才是那个真正能做主之人。

    两人同时闭上了嘴,望向许半生,心中生出相同的感慨。

    经过今日,太一派的掌教无论是谁,只怕都不过是替许半生占着这个位置而已。他若是没有心思担任掌教也便罢了,他只要想坐上掌教之位,根本无人可挡。光是许半生一人,就没有人能制衡于他,更何况他还有现在也在太一殿中的小和尚了凡相助,而且,还有个十大上|门之一的剑气宗,也绝对是许半生的强力后盾。

    权元白和荀兴业面面相觑,再也不发出半点声音。

    许半生见他们二人闭了嘴,这才道:“二位师兄在太一殿中争闹,这是没把掌教放在眼里么?都是元婴真君,成何体统,传扬出去,岂不是让那些金丹筑基弟子笑话?”

    权元白有心反驳,但终究只是张了张嘴,没敢顶撞,无形之间,许半生已经威势如斯,俨然已经有了一派宗主的气势。

    顿了顿,许半生又道:“阳神一脉的门主,自然还是让阳神一脉的弟子担任,否则,门主修炼的功法都无法传授给座下弟子,这门主要来何用?”

    权元白和荀兴业对视了一眼,心中焦急,两人竟然齐声道:“可现在阳神一脉损失惨重,难道要让一个筑基来出任门主之位?”

    许半生哼了一声,道:“阳神一脉,元婴还有三个,金丹一个不少,怎会轮到筑基?”

    “金丹不是都……?”两人又是脱口而出,说到一半,急忙停了下来,对视着心中狐疑,难道说许半生还能把那些金丹放出来不成?

    许半生又道:“适才我将阳神一脉的金丹收入葫芦之中,一会儿自然会放出来,阳神一脉的实力除了损失了两个元婴之外,并无其他损失。而且,这三位虽然身受重伤,但假以时日终究会复原,他们依旧是我太一派的弟子。权师兄,荀师兄,我只说一句,即便是今日让你们的弟子出任了阳神一脉的门主,你们觉得,他便能真的坐稳这门主之位么?”

    两人猛然一惊,陡然间清醒了过来。

    对呀,阳神一脉还有三名元婴,若是他们二人之中任何一人派去一名弟子,等到这三人复原了,那还不得把那个弟子欺负死?到时候别说阳神一脉的资源,只怕连这名弟子都要损失掉。修仙一途,终究为的是自己,那个被派去的弟子自己也会掂量,到时候,倒向哪边能够得益更多,他们必然有自己的判断。

    杨高宇缓缓颔首,他对许半生的表现很是满意,道:“那么半生,你可有什么好的主意?”

    许半生道:“如今阳神一脉动荡最大,三名元婴俱都受伤,的确不适合掌管一脉。若让我建议,我却是建议由我的大师兄庄昕暂为代掌阳神一脉,等到他们师兄弟三人恢复了修为和实力,再从中选出一名门主来比较妥当。”

    “庄昕?!”杨高宇疑惑的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点点头道:“庄师兄用不了多久就会出关了,届时必然火速赶回。他离开太一派也已经四十余年,暂时代管最为适合不过。在其代管其间,阳神一脉新生的修炼资源,可拿出一半来作为代管酬劳。等到这三位恢复之后,庄师兄自然回归我太元一脉。而这一半的修炼资源,我也不是为我太元一脉要的,而是将其分作四份,平均分给其余四脉。如此,诸位师兄谁同意,谁反对?”

    气势睥睨,看似是在询问众人的意见,可实际上,便是已然做出了决断。

    而不得不说,许半生虽然强势,可也考虑到了其余几脉的利益,拿出阳神一脉修炼资源的一半由其余四脉均分,大家都能得到一些实惠。关键是许半生的态度很是强硬,这让权元白和荀兴业根本不敢反对,加上他们现在也知道,即便是让他们掌管阳神一脉,只怕也捞不到太多的好处,甚至可能损失一名元婴弟子,这对他们而言才是最重大的损失。于是二人也只能接受。

    至于段江州,则是意外之喜,这阳神一脉他是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却能得到一部分利益,更是毫无理由的要拥护许半生的决定。

    “看来诸位也都没什么意见了,本座也认为许半生所言在理,只是这庄昕何时能回来?这却是个问题。”

    许半生道:“弟子这就传书剑气宗,让他们尽快通知庄师兄,用不了三个月,庄师兄必能归来。”

    杨高宇点点头,道:“那么,在这三个月间,就由师邪你负责协调一下阳神一脉的事情吧。”

    师邪双手拱起,道:“师邪谨遵掌教法旨。”

    接下去还有一个段江州留下的钦天府总管事的空位,许半生不希望再看见任何争端,于是继续说道:“钦天府总管事一职,因为段师兄出任混元一脉门主之位而空缺了出来。弟子以为,为了保持各脉更强的实力,这个位置,由阴神一脉推选一名元婴弟子出任比较妥当。不知诸位意下如何?”(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