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15章 天下人的大道

第1015章 天下人的大道2017-11-11 22:42:56Ctrl+D 收藏本站

    天工开彻底的激动了起来,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真的?”

    许半生笑了笑,道:“我辈修仙之人,只顾自行修炼固然是不错的,可若能在修炼的同时,也为这片我们所寄身的世界做出些贡献,这便是天下人的大道。前辈为我炼制这等奇宝,在下又岂能死守着这些金丹武士傀儡而不放?更何况,在下也不能只从前辈这里索取,而没有半点付出。这些金丹武士傀儡,就算是在下感谢前辈出手的酬资吧。”

    天晴撇撇嘴道:“说的那么好听,还不是只舍得出金丹,而舍不得元婴?”

    天工开回头呵斥道:“不得胡说!”

    天晴再度撇撇嘴,道:“好吧好吧,这也算是你还懂得知恩图报吧。”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不易为忤,道:“天晴姑娘稍安勿躁,在下的话还没说完呢。”

    天晴瞪大了双眼,看着许半生,想知道他还想说些什么。

    天工开也是激动的说道:“许小友还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来。哈哈哈,老夫真是要好好感谢一下小友啊,小友能存此心,实乃我中神州之大福。一旦老夫能够完成此番炼制,将老夫的心得经验尽皆书写下来,咱们中神州的炼器之道,又将有一个极大的迈进。”

    许半生笑道:“在下觉得,既然是实验,就没有必要直接用壶中乾坤。想来,一旦炼制成功,这器灵也就无法剥离,剥离开来便是连法宝也一并毁去了吧?”

    天工开点点头,道:“小友所言不错,只是……”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前辈精于炼器之道,想必手中法宝也是不少。而晚辈是想,前辈不妨先用这些金丹武士傀儡练手,不必计较一时得失,只为从中汲取经验。晚辈说了,这些金丹武士傀儡就当作是晚辈给前辈的酬资,如若这八十之数,能让前辈对此秘术彻底掌握,也是美事一件。而无论前辈用这八十名金丹武士傀儡炼制出多少拥有自主意识的法宝,在下绝没有丝毫染指之心。晚辈只希望这八十名金丹武士傀儡可以帮助前辈积累足够多的经验,完善前辈的秘术。”

    天晴瞪大了双眼,叫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爹爹将成功率提高到可以帮你把元婴武士傀儡都炼制进法宝的程度!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还不是为了自己。”

    天工开瞪了自己女儿一眼,道:“晴儿不可胡说,小友能舍得这八十金丹武士傀儡,早已是老夫求之不得的。这么大的代价,换取几件法宝也是应当的。”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轻轻一摆手,道:“前辈和天晴姑娘误会了,晚辈的确是希望前辈可以将秘术的成功率提高,同时也希望自己的壶中乾坤之中被炼制进去的是一名元婴武士傀儡。可同时,在下并没有奢望,希望得到多件法宝,更加没想过在得到一件加强版的壶中乾坤之后继续保留元婴武士傀儡。在下只是希望在动用元婴武士傀儡之前,前辈的成功率能够尽可能的提高。然后,在下会将目前四名元婴武士傀儡全都拿出来,同样交予前辈。若是四个都没成功,在下无怨无悔。若是第一个就成功,那么就要恭喜天前辈,您将会拥有剩余三名元婴武士傀儡,哪怕前辈能够再炼制出三件拥有元婴作为器灵的法宝,在下也是绝无半点染指之心的。”

    霎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而天晴也终于略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虽说许半生的确是想要得到一件品质更好的法宝,但不得不说,这也是对天工开最为有利的。这也就意味着,除了那些实际上没什么大用的筑基武士傀儡,许半生可谓是倾囊而出。他所求的,只不过是一件以元婴为器灵的法宝而已,而凭借这些武士傀儡,天工开能够炼成多少法宝,那就全都是天工开的好处了。

    甚至于,许半生有可能血本无归。

    天工开深深的看了许半生一眼,道:“这对你太不公平了,老夫受之有愧。”

    许半生哈哈大笑道:“天晴姑娘刚才也说了,这天底下想要谋求天前辈出手炼制一件法宝的修仙者不知凡几,晚辈能得前辈出手,并且是炼制如此奇宝,已然是极大的缘法,前辈不要再推辞了。”

    天工开顿顿首,道:“也罢,以你之天赋,以你之胸襟,将来在仙途之上必然不可限量,这些武士傀儡很快就对你并无太大帮助,老夫收了。但是,除了你那件壶中乾坤,你究竟能得到多少法宝,咱们就看老夫最后能炼成几件吧,老夫也不能亏待了你。就这么定了!”

    许半生笑道:“在下坚决只要这件壶中乾坤,其他的,都是前辈的。如果前辈坚持,倒是不妨替我这位结拜义弟以及我的未婚妻炼制一件法宝,不求拥有器灵的,只求是天前辈所制之物。”

    天工开极为欣赏的看着许半生,又看了看姚瑶和了凡,道:“姚瑶小仙子与老夫本有旧故,老夫为她炼制一柄飞剑吧。这位大师不知又是出自……?”

    了凡急忙上前,道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小僧惶恐,岂敢在天前辈面前称大师。小僧法号了凡,乃是那烂陀寺的弟子。”

    “原来也是出自名门。”

    钟含风道:“了凡乃是圣僧关门弟子。”

    天工开讶异道:“原来是圣僧高徒,这倒是老夫失敬了。那么就愈发没有问题,老夫记得圣僧最擅长的兵刃乃是一对金钹,不知……?”

    了凡忙道:“小僧用的最顺手的,也是师父传的钹。”

    天工开道:“那好,那老夫就为小师傅炼制一对金钹吧!”

    说罢,天工开道:“小友不必着急将武士傀儡交予老夫,那么多傀儡,老夫也没处安置他们,而且,明日盛会,这些武士傀儡或还可助小友一臂之力。老夫先帮小友将壶中乾坤缺失的壶盖炼制出来,使之完整,恢复往日神效。待到本次盛会结束之后,还请小友随老夫同行,回老夫的草庐待上些时日。诸位如果有兴致,也可一同前往。”

    钟含风立刻拱手道:“能去前辈所居洞天一观,乃是晚辈的福分,多谢前辈相邀。”

    姚瑶和了凡自然也是表示一定回去叨扰,天工开笑呵呵的表示了欢迎。

    临走之际,天晴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许半生,却又低下头双手搓着衣襟,小声道:“刚才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啊,你别生我的气。”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天晴姑娘言重了,那本是在下说的不够清楚,被误会了也是正常。”

    天晴犹豫了一下,道:“我爹爹炼制的那支判官笔,你用的可还顺手?”说罢,她将眼神投向天工开。

    天工开瞬间明白了自己女儿的心意,道:“对了,小友那支笔用的可还好?或许,老夫可为小友那支笔中加入一枚金丹。”

    “谢过前辈和姑娘的美意,那支笔出自前辈之手,自然是绝伦之物,至于其他,咱们以后再说。”

    这就是婉拒了,天工开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许半生的心意,越发看许半生顺眼。

    父女俩离开之后,钟含风看着许半生,道:“你小子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竟然认识天工开前辈,而且他似乎对你极为欣赏的模样。你可知道,这天前辈的脾性最是古怪,即便是我派返虚去求他炼制一件法宝,他都是丝毫不给面子的。你倒好,人家主动想帮你炼制法宝,你还不想要。”

    许半生笑了笑,道:“不是不想要,而是不能要。”

    钟含风点了点头,道:“你这个小子,当真是……”唯有摇头叹息而已,他当然明白,许半生所说的不敢要是什么意思。

    “大哥哥,你是怎么认识天工开前辈的啊?”姚瑶开口问了。

    许半生道:“除了天前辈,我也真的就没什么认识的大拿了,钟叔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当时遇见天前辈的时候,只是知道他是个很厉害的炼器宗师,也并不知道他在中神州如此盛名。说实话,看到您今日如此恭谨,我还有些奇怪呢!”

    说着,许半生将当时在黑市里遇见天工开父女的事情详细的对三人叙述了一遍,听得三人也是感慨不已。

    钟含风道:“你这小子,运气还真是好,多少人想求天工开一件法宝不可得,你倒好,随便去个黑市就能撞见他本人,得了他一件法宝还敢勒索人家为你出手炼制一次。”

    许半生汗然道:“当时我也真不知道天前辈是何方神圣,如果知道了,绝不敢如此。”

    “哈哈哈,这也是你小子的福分,而天前辈估计也就是因为看中了你这一点,所以才会跟你结个善缘。否则,他只要将自己的名号报出去,别说是拿出一支判官笔做交易了,就算是直接说他缺钱了,也不知道多少人会愿意给他奉上无数灵石。”钟含风大笑道。

    姚瑶却道:“这何尝不是天前辈自己的机缘?若不是当日他不想透露身份,也不想为些许灵石欠下任何人情,也便无法认识大哥哥,从而也就没有今日之事了。其他人可没办法像大哥哥一样,能给他提供这么多武士傀儡的。”

    钟含风点头称是,了凡高唱佛喏,道:“阿弥陀佛,这世间之事,无一不是一啄一饮之间早已注定,有因才有果,有果必有因,一切有为法,任何人都羡慕不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