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16章 五圣现身

第1016章 五圣现身2017-11-11 22:42:58Ctrl+D 收藏本站

    盛会终于如期举行了。

    这次盛会的目的就是为了测试炼器宗新炼制出的法宝的各项属性,而炼器宗倒是也没有什么废话,一上来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件法宝进行。

    五圣来了三名,许半生也便的缘见到了这三个闻名已久的,代表着中神州修仙者最强实力的三人。

    茕后沈怡,人如其名,是一个华贵到让人生不出任何猥亵之心的女人。

    她一袭黑色长裙,也不知用何等材质所制,布料极多,看上去似乎颇有些累赘,但这极为复杂的衣裙样式,却极好的衬托出茕后那傲视天下的气质。

    许半生只是远远的看着茕后,但他却能从茕后那袭长裙之上感觉到阵法的森然,黑裙的复杂构成,并不是仅仅只为了好看而已,每一层裙裾都是一重阵法,茕后这条长裙,本身也是一件法袍,而且是宇级的法袍。

    单从这袭长裙,许半生便知道了自己与五圣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以许半生现在的实力,哪怕是元婴中期也绝对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可是,即便是许半生如今的实力,哪怕是茕后站在那儿动也不动的让他打,许半生都无法突破这袭长裙的防御。

    就只是这么简单的一眼望去,许半生便彻底明白了自己的不足,以往引以为傲的一切,都不过只是荒谬而已,在茕后这等人的面前,许半生那点儿实力只怕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茕后只需略微释放威压,就能让许半生心惊胆战魂飞魄散。

    这就是差距!

    茕后的出场,是极为华丽隆重的,她驾乘着由八只妖鸾拉着的凤辇,果然当得起母仪天下的这个“后”字。

    凤辇之上,茕后竟然是半躺着的,长裙也撩至膝盖处,露出一截光洁如玉的小腿,以及那双足以让天下男人为之心动的玉足。玉足之上,脚趾更是晶莹剔透,每一粒都像是珍珠一般,闪耀着动人心魄的光辉,就算是曾经拥有过无数美女傍身的许半生,也感觉到心尖在随之微微的颤动。

    而凤辇上除了茕后之外,还站有一名娇俏的女子,同样是一袭黑裙,但是裙裾之上却隐约看见赤红色的边缘,一如火焰一般,使得她的整条黑裙仿佛在燃烧着一般。

    和茕后身上的庄重孤傲相比,这名娇俏女子身上虽然也是一派冰冷傲气的气质,可这种傲,是一种目空一切的傲,而茕后身上的那种,则是身居高位者真正的傲视天下的那种俯视感。

    毫无疑问,凤辇之上站立的女子,只能是茕后最爱的弟子火凤凰丹绛彤了。

    来到九州世界之后,除了姚瑶之外,火凤凰丹绛彤绝对算的上是许半生所见最漂亮的女子。只是,丹绛彤的身上,有一种生人勿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而姚瑶平日里除了对亲近之人,对其他人虽然也是一副清冷的模样,可却多了几分纯净的感觉。

    凤辇缓缓划过天际,然后在高台之上缓缓落下,其间,茕后根本是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落下之后,也是眼皮都没抬,完全没把这与会的修仙者放在眼里。

    但是,拉着凤辇的那八只妖鸾,在落地之时,却齐刷刷的朝着许半生的方向望了一眼,茕后依旧不为所动,但是火凤凰丹绛彤却顺着妖鸾的目光也向许半生这边望过来。不过这边人数颇多,火凤凰也并不知道妖鸾的目光是落在谁的身上。

    可许半生心中却是微微一凛,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身上曾经藏有一支妖鸾朱羽的缘故,肯定是那些妖鸾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只是有些奇怪,现在那根妖鸾朱羽已经不在许半生的身上,而被天工开拿走炼制壶中乾坤的壶盖了,而天工开也没来,估计还在炼制当中,许半生不明白为何这些妖鸾还会感觉到他身上妖鸾朱羽的气息。

    紧接着,许半生见到了他也算是神往已久的神机子苦竹,苦竹一袭道袍,头上也端端正正的戴着道冠,两条飘带轻松的垂下,随风轻摆,手中一把洁白如雪的拂尘,看上去倒是更像一个平凡的老道。

    神机子并未散发任何威压,他只是平静的走向高台,每一步都迈的极为坚实,尽显其仙风道骨的高人风范。

    同样,也有一人跟在神机子的身后,赫然正是那从未在天下人面前出现过的关门弟子王二嘴。如今的王二嘴不过刚入金丹不久,哪怕是在与会的人群之中,也是修为最低的几个之一,不过这家伙显然并没有半点低手的自觉,也没有半点五圣弟子的庄严,跟在神机子身后,一双眼睛倒是如做贼一般,不断的四下搜寻,直到看见许半生等人,才咧嘴毫无形象的一笑。

    许半生倒是回以微笑,可姚瑶和了凡却俱是一偏头,装作不认识这个家伙。这么庄重的盛大场合,你却搞得贼眉鼠眼的,谁也不想承认认识你。

    神机子落座之后,跟茕后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茕后纵然可以对其他人视若无睹,但对神机子,她还是微微颔首,嘴角也轻轻牵动,笑了笑。

    这一笑,艳惊天下,在场的修仙者无不感觉到自己仿佛看见了天下最美的笑容。

    王二嘴依旧毫无形象可言,他没有像火凤凰丹绛彤那样垂首而立站在自己师父的身后,而是继续四下踅摸着,看见丹绛彤,他竟然背着双手溜达了过去,还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丹绛彤的肩膀,说了一句话:“你就是火凤凰?还真是很漂亮呢,在万厄苦海里可惜没能见到你。”

    丹绛彤皱皱眉,碍于彼此都是五圣弟子,只得点点头,算作是回应,但显然她不想搭理王二嘴的样子。

    天空中突然一片金黄之色,仿佛有人撒向无数黄金,连天空都被映的金光闪闪。

    一条金色巨龙骤然出现的空中,摇头摆尾,尽显其在妖兽之中至高无上的尊贵地位,光是龙威,就已经让在场许多的修仙者略感不适。

    金色巨龙在空中缓缓盘旋着,突然昂出一声龙吟,修为高的还好,修为低些的,早就运起真气护住全身,这一声龙吟就让他们气血翻涌,若是不采取些手段,只怕会出个不大不小的洋相。

    许半生倒是还好,可是即便连钟含风都已经暗运真气与龙威相抗,姚瑶和了凡更是面部严肃,显然仅仅只是抵抗这龙威,就已经让他们竭尽全力。

    一道身影出现在巨龙的背上,他身材高大,昂藏站立,身上穿着一整套的华服,奢华至极,恨不能将红色和金色用到极致。随着他的出现,一阵阵夸张的笑声自天而降,伴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更为强烈的威压,满场的修仙者,很多都已经抵挡不住。

    神机子抬起眼皮,手中拂尘只是轻轻一挥,场中众人顿时觉得压力消失了大部分,一个个终于喘出一口大气,这是神机子替他们化解了龙王的威压。

    “任兄出场还是这么夸张,多年不见,一切可还好否?”神机子朗声问到,这也是让龙王不要继续释放威压了。

    龙王任七在空中一指下方,那条金龙便冲向高台,任七稳稳当当的从龙背上跳了下来,对神机子说道:“任某不太好啊,在万厄苦海里,苦竹道兄的弟子带着几个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家伙,把我关门弟子给欺负了。苦竹兄也没说给任某个说法。”

    任七的话显然有所指,大多数人不明白,可许半生等人听了,却暗道难道龙王打算不顾尊卑的去替诸葛八出头?

    神机子苦竹微微一笑,道:“我这不成器的徒儿如今也不过还是金丹之境,哪有什么本事可以带着别派的杰出弟子。小辈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咱们这些老家伙,还是不要参与的好,否则,这些孩子哪一日才能长大呢?”

    这话看似是将责任一推二五六,可实际上,却也是帮许半生等人说了一句话。意思是让龙王别做出以大欺小的事情。

    这时候,茕后也在一旁冷冷的说了一句:“任七,你那不肖的徒弟,在万厄苦海里竟敢调戏我徒儿,这笔账咱们过会儿还真是要好好算算。”

    龙王一听,顿时露出苦笑,道:“怡姐姐说笑了,年轻人之间相互爱慕乃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是表达了一下,怎么就能说是调戏?如若这也算调戏,那这么多年来,我对怡姐姐是苦追不放,怡姐姐也一直没同意,任某岂非也成了调戏怡姐姐了?可天地良心,就算再给我任七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调戏怡姐姐啊。”

    茕后冷冷的扫了龙王一眼,口中只是发出一声冷哼,道:“既是心有爱慕之意,为何一出了万厄苦海,你那宝贝徒弟不到我那儿去,反倒却去了剑气宗,大言不惭的说要和剑气宗那个小仙子姚瑶共结连理呢?”

    “啊?有这事儿么?”龙王显然是在装傻,他哈哈一笑道:“既是被你家徒儿拒绝了,我徒儿从善如流,不再去打扰,省的又被当做是有心调戏,这似乎也没什么错吧。刚才苦竹兄也说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咱们这些老家伙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茕后再哼一声,却是不说话了。

    反倒是神机子在一旁笑着说了一句:“任兄,别怪我老道多嘴,茕后的徒儿你家徒儿惹不起,那个孩子你家徒儿也未必惹得起。”

    龙王挑了挑眉毛,似有疑惑,但这里毕竟不是相问之处,只得带着狐疑的回头望向身后。

    在龙王的身后,一道身影也逐渐显现出来,原来,诸葛八就藏在龙王身后,只是刚才显然用了个隐身的法子,让大家伙儿看不见他罢了。

    诸葛八现身后,却装的神情肃穆的样子,一言不发,连眼神都不乱瞟,显得他很守规矩的模样。

    白衣剑神白亦之行踪飘渺,只能派出昆仑剑派的一名返虚长老,替了白亦之的位置。

    那烂陀寺也是同样,由一名返虚禅师暂代圣僧觉意,高坐台上。

    五圣这就等于齐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