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25章 终遇强敌

第1025章 终遇强敌2017-11-11 22:43:9Ctrl+D 收藏本站

    炼器宗宗主脸色大变,压低了声音斥道:“那还不赶紧安排人去查看?”

    那弟子苦着一张脸道:“弟子深知宗主在此繁忙,刚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派人查了半晌,可是根本就没有丝毫有敌入侵的模样。长老这才命弟子前来禀报宗主,长老说……?”那弟子眼神有些游移,在诸多与会的修仙者身上掠过,却不敢继续说下去。

    炼器宗宗主怒骂:“胡闹!”但是心中,也免不了怀疑这诸多门派,虽说火灵冰灵俱在地下深处,想要完全避开炼器宗所设下的禁制法阵几无可能,但本次盛会大能齐聚,光是返虚就有上百,谁也不敢完全保证。

    是以,他又压低了声音问道:“现在还在损失么?”

    那弟子摇摇头,道:“已经停了。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炼器宗的宗主也是急了,别看炼器宗炼制法宝的手段乃是中神州首屈一指的,但他们都深深知道,炼器宗的立派之本,并非他们炼制法宝的手段,而是这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手段可以学习和积累,但火灵冰灵却是其他门派绝对不可能拥有的。就好比在个人炼器方面绝对可以被称之为天才中的天才,也是公认水准第一人的天工开,他的手段可谓神乎其神,可即便是他,炼制出来的法宝,精致倒是精致了,但他的经验却无法传承给自己的弟子,原因无他,他能做到的,别人未必能做到,但若是他也有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的辅助,只怕千年之内就能搞出一个跟炼器宗相匹敌的门派来。这火灵冰灵二地究竟有多重要,由此可见一斑。

    那弟子急忙回答说:“不过刚才流失的最为严重,极短的时间内。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几乎少了一成的灵力波动。”

    炼器宗宗主一听,心中猛然一沉。他环视周围,暗忖:天工开这次也来了,不过却很反常的并没有参与这次的盛会,而是来了之后居然躲进屋子里炼制起法宝来。难不成,这件事是他搞的鬼?

    那弟子又道:“原以为几日之前火灵的损失只是某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可就在刚才,突然之间火灵大量减少,甚至就连冰灵也开始疯狂减少了。长老们估计。这绝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至少也需要两个人同时作为,否则,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之间相距甚远,哪怕是返虚的瞬移之术,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当时虽然两处都损失巨大,但弟子们查探之时,那偷取火灵冰灵之人好似住手了。正当我们排查这二地是不是出现了法阵的缺口之时,火灵和冰灵却又开始疯狂减少。并且,这最近的一次减少。直接就让这二地损失惨重,比起前两次所有的损失都大了许多。这两次损失,都是最后一组修仙者进入七宝琉璃阁之后才发生的。”

    这样一说。炼器宗宗主虽然对天工开还是有所怀疑,却也知道,多半不会是他。

    从时间上来判断,天工开在最后一组修仙者进入七宝琉璃阁之前就已经到了此地,即便前两日的损失是因为天工开开炉炼制法宝的缘故,但这一次也绝不会是他。他人就在眼皮子底下,不可能玩出什么花样,他炼器的水准虽然高绝,可修为毕竟只有化神。炼器宗宗主却是个返虚,不可能看错。

    而从行为方式上判断。天工开的嫌疑也基本上可以摘除,且不说天工开千年来都是独来独往。也就是最近些年才带着个小女儿,即便是他有帮手,也不可能同时从火灵冰灵二地偷取灵力,除非,有两个返虚,而且还得是跟五圣差不多级别的人帮他。

    那么,会是谁呢?难不成是五圣之中有人出手了?可五圣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吧?

    炼器宗宗主脸色阴沉,对着高台上的五圣拱手道:“诸位前辈,鄙派出现了一些问题,我要去处理一下,这测试盛会,就由诸位前辈代为主持一番。”说罢,也不等五圣表态,急匆匆的跟随那个弟子离开了。

    五圣对于二人的对话,自然是听得明明白白,可多数门派却不甚了了,他们看着炼器宗宗主竟然置这里的盛会不管,也都知道肯定是发生了极大的事情,这事儿甚至比眼前这七宝琉璃阁的损毁还要让炼器宗心惊胆寒,一时间,众人更是议论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管是几日前,还是刚才间断的两次火灵冰灵大量流失,自然都是许半生的手笔。

    前几日是他一心想要冲击元婴二重天所致,当时对火灵冰灵的吸收还算不得太多。可刚才在第二层的时候,许半生坐在地心之中修炼起来,却发现即便是在七宝琉璃阁之中,他也能大量吸收火灵冰灵的灵力,短短时间便修成了招云取月搬运嫁梦支离这五个变化,对火灵冰灵的偷取,就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程度。关键是时间极短,一下子流失这么多,实在是太明显了。

    而当他开始吸收那对已经修成灵体的火灵冰灵之时,并不是仅仅将这两个灵体吸收而已,而是经由这两个灵体为桥梁,大量的吸取着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中的灵力。

    在之前的那两次,火灵冰灵都是已经对许半生极为恐惧,四处躲藏的。

    可这一次,因为有这两个修成了灵体的火灵和冰灵作为桥梁,那些作为灵力存在的火灵和冰灵,就根本不知道大量聚集后迎接它们的命运,蜂拥而至的结果,自然是许半生疯狂的汲取,这也使得,他这一次吸收的火灵和冰灵,比起前两次加起来都还要多得多。

    只是许半生也没想到,他这一次,竟然掏空了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超过一成,这就使得炼器宗上下大为震动起来。

    若不是七宝琉璃阁的第四层将其拖入,只怕许半生还会继续吸收火灵和冰灵,那损失就会更大。

    不过即便如此。许半生也已经在这极短的时间内,连续修成了寄杖断流禳灾解厄黄白剑术射覆土行星数这九般变化,可惜的是修炼时间太短。对灵力过于浪费,否则。若是按照几日前那几天的闭关修炼中吸收灵力的方式,许半生至少也能修成十五般以上的变化。

    当然,许半生并不在乎灵力的浪费,他能够迅速修成这么多变化,已经是撞大运了。

    而且,这时候许半生并不知道,虽说那些灵力看似被浪费了,实际上却是散入他四肢百骸之中。这些灵力无法再使他体内自在诀的主干生出新的枝桠,也便无法让自在诀的地煞七十二般变化继续增进,但是,却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让他的灵根得到更为迅速的成长。

    至此,许半生的灵根,以其正常的增长速度,距离圣灵根,也只剩下了五百年不到而已。

    许半生并不知道自己偶然的行为已经引起了炼器宗的震荡,他只是稳稳的迈入七宝琉璃阁的第四层。

    刚入第四层。许半生便看到自己置身一个仿若演武场的地方,范围不大,顶多也就是几亩地的大小。地上满是沙粒,黄澄澄的,就仿佛置身沙漠一般。

    在这范围之外,满是灰蒙蒙的光芒,许半生知道,那些光芒组成的光幕,就是这第四层的边缘,只要打破任何一个方位的光幕,都可以直接脱离第四层进入第五层。

    许半生脚下未动。就见前方的地面之上,沙粒高高隆起。就仿佛沙粒之下藏了一个人一般。

    稍稍退后半步,许半生定睛望去。只见那沙粒已经如同一个人一般的站了起来,身上不断有沙子簌簌落下,很快,那些沙粒,便组成了一个身材大约两倍于常人大小的人形。

    头颈俱全,四肢舞动,脚下迈着沉重的步伐,那沙人直朝着许半生扑来。

    许半生急忙闪身躲开,可却感觉到背后寒芒袭来,半空中,许半生急转身形,堪堪避开。

    回头望去,却见那沙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利剑,也俱是由沙粒组成,但却闪烁着冰冷砭骨的寒光,一如那是一把由金属打造的利剑,再度刺向许半生。

    虽然许半生很不想用打败对手的方式突破这一层,但那沙人咄咄逼人,一招紧似一招,他也不得不予以还击。

    手中寒铁软剑早已握住,一剑挥过,与沙人手中长剑交击,竟然没能一剑斩断沙人的长剑,却发出极为清亮的金属交鸣之声。

    沙人口中发出嚎叫,手腕一转,地面上沙粒飞舞,瞬间凝聚成为一条巨大的沙龙,须发皆张怒不可遏的扑向许半生。

    也不知为何,从那条巨大的沙龙身上,许半生竟然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他也无法,只得一剑挥过,五行神变的甄水变便使了出来。这地上看似不满沙粒,仿佛半点水分都没有,可甄水变却能从空气中聚集水分,转眼间透明庞大的水龙成形,和那条沙龙纠缠在一处,在空中打的难分难解。

    沙人连连怒吼,一剑刺向许半生,许半生五行神变之阳炎变瞬间使出,身形消失,跃迁到沙人身后,正待一剑刺去,却感到眼前一花,那沙人竟然也失去了踪影。

    瞬移?

    许半生感觉脑后有风袭来,不敢多想,地煞七十二变中刚刚修成的寄杖施展出来,许半生的身体顿时附着在他手中的寒铁软剑之中,凭借寒铁软剑之威,与身后沙人砍向他的一剑斗在一处。

    又是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许半生寄身在寒铁软剑里,望向空中斗得难分难解的沙龙和水龙,又想起刚才沙人消失并且出现在自己身后攻来的那一剑,他陡然间醒悟过来,这绝非瞬移,瞬移只是可以无限的缩短距离,但却不可能穿透许半生的身体,更加不可能拐弯。利用瞬移躲开许半生的攻击可能,但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并且进行攻击就没什么可能了,尤其是许半生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沙人的修为,大致上也就是在元婴期而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