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28章 一剑光寒十九州

第1028章 一剑光寒十九州2017-11-11 22:43:12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第五层,许半生笑了。

    第五层真的很强,对于几乎所有修仙者来说,这一层都很难过去,就更别说是将其毁掉了。

    可是,当知道了第五层是个什么情况之后,许半生笑得很开心,因为这对于别人来说很困难的一层,对他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想要通过这第五层,许半生几乎可以半点气力都不费,只需要迈开步子,朝前走便可以轻易的避开所有的陷阱,轻而易举的通过这一层。

    可是,许半生想要彻底破掉这一层,他自然不会选择这种轻松的方式。

    而即便是彻底破掉第五层,这对于哪怕是化神来说都很困难的事情,对许半生而言,却也并没有那么的困难。

    第五层是一套阵法,一套在绝大多数人眼中都难于登天的阵法,只要一步踏错,便会迎来连绵不绝的攻击。在这套阵法中,共计六十多种变化,除非每一步都刚好踏在生位之上,否则,只需一步,就必须将这六十多种变化全部冲破。

    这套阵法许半生很熟悉,甚至于,他曾经改良过这套阵法,使之更加强大。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人能够丝毫不为这套阵法所困,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许半生。

    “居然是八阵图啊,还真是没想到,诸葛先生的阵法,我在中神州竟能两次看到。”

    看着眼前的八阵图,许半生不禁想到当年赖天工是如何悉心教导自己,使得仅仅筑基期的许半生,在四绝之地中曾经成功的布下一次八阵图,让他在筑基的时候,对于阵法的理解就远胜常人。

    对于任何一种道。领悟的越早,对其之后的修炼好处就越大。如今已经迈入元婴二重天的许半生,在阵法上已经丝毫不输给一名阵法宗师。而如果单就这八阵图而言。他的能力,就算是最顶级的阵法宗师。也无法与他比较。

    在别人眼中看来危机四伏,始终看不清原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一点点去试探的八阵图,在许半生眼中,却是毫无遮拦,就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少女,正在等待着许半生将其亵衣解开共赴极乐。整个阵法一览无余。

    许半生站在阵法之外,观察了一阵,确定这就是八阵图,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变化,许半生眼角带笑的一步入阵。

    阵中乱石嶙峋,许半生刚刚入阵,阵法便倏忽一变,眼前的景象陡然变化,四周腾起薄薄的云雾,很快就将眼前弥漫。哪怕是以许半生的眼力,也不过看出去五步之遥罢了。

    许半生却是干脆闭上了双眼,这阵法他再熟悉不过。别说是闭上双眼,就算是把他的五感完全屏蔽,他也能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但是,今天的许半生,却并不是走向生位,而是一步朝着与生位截然相反的死位踏去。

    这一步,石破天惊!

    原本踏中死位,迎接他的便是至少八种变化的同时攻击,可是。许半生脚下荡起云层,这一脚带上了龙象之力。八种变化还没来得及铺展开来,就被许半生这一脚。重重的踩了回去。

    地面震动,四周摇晃不已,整个世界仿佛地动山摇一般,周围嶙峋的乱石摇摇晃晃,彼此倾轧,原本正在移动的乱石瞬间静止了下来。

    云雾顿时被驱散,许半生的脚底踏在地面之上,地面为之龟裂,那庞巨的力量犹如一台鼓风机,许半生的脚变成了风眼,强大的风力将所有云雾驱散。

    整个八阵图平静了下来,只是地表之上的龟裂如旧,揭示着刚才许半生这一脚,有多么的恰到好处,是如何的妙至毫巅。

    只要差了那么一点点,不管是时间还是方位,只需差上毫厘,八阵图就绝不可能如此平静,必然是八种变化产生的攻击连绵而来,即便是化神只怕也要在这阵法之中陨落。

    可是,许半生又怎么可能行差踏错?这阵法就像是在他的心中生了根一般,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了然于胸。

    许半生一转身,迈出第二步。

    这一步落脚之后,八阵图没有丝毫变化,因为许半生这一步是迈在生位之上。

    生者还也,阵法没有被触动,这原本就是正常的过阵之法。

    站在生位之上,许半生睥睨四周,他宛如中央的大帝神君一般,五指一晃,寒铁软剑便紧握手中。

    剑尖生出长长的寒芒,许半生一剑指向前方,那又是一个死位。

    剑光落处,八阵图再度剧烈转动起来,许半生手腕一抖,无数剑光团结而起。

    这一剑,至少发出百余道寒光。

    一剑光寒十九州,剑气如虎,一声巨吼,八阵图的变化彻底被镇压。就仿佛一个正待欲起的少年,却被其父一声轻哼,只得颓然落座。

    地面上传来咔咔的声响,一条条的裂缝在大地之上绵延,无数的乱石纷纷崩裂,落在地上成为一堆碎石。

    许半生飞掠百丈,轻松落地,这八阵图已经有两道法阵失效了。

    八阵图和七宝琉璃阁不同,七宝琉璃阁看似也是阵法重重套嵌而成,可实际上每一层的阵法之间,并无太多的联系。而八阵图却是阵阵相关,层层相连,只要一个阵法被破,其他的阵法威力顿时巨减,那阵法之间彼此牵制,相互支撑的浩然之力,就会倾泻而出,让阵法难以为继。

    又一步!

    许半生轻松的走向侧前方,然后猛然转身,向后倒退了一大步。

    单掌拍下,荡起灰尘无数。

    八阵图再度被镇压,所有喷涌欲出的浩然之力仿佛被一棍子闷了回去,憋屈的像个想要发言却不被允许的孩子。

    看着地面持续的裂开,前方已经出现了一道深沟,两旁仿佛有两个金甲巨人在撕扯着大地,使其出现了一条宛若峡谷般的庞大地带。许半生终于放出飞剑,身形翩然而起。脚尖刚刚踩在飞剑之上,剑光便朝着极远处射去。

    不过是呼吸之间,许半生早已身处八阵图之外。这原本许进不许出的八阵图,在许半生面前就像是个小孩子的玩具。根本对其无可奈何。

    站在阵法之外,许半生已经懒得再去看这个八阵图,连续被他破了三重阵法,剩余的五重阵法之间,已经无法保持平衡,剩下的,已经不需要许半生做任何事情了,他只需静待阵法之间相互倾轧。彼此交融,每一重阵法之间的力量都会使得其他阵法被摧毁,最终八阵图彻底瓦解。

    感觉着来自于八阵图造成的大地摇晃,许半生的笑容显得无比真诚。

    他缓缓坐下,双腿盘起,双手自然的置于膝盖之上,手中悄然掐起一个道诀。

    眼中再无一物,识海已被清空,许半生的整个心神,都已经进入了一种无物无我的空灵之境。是为入定。

    真气悄然运转起来,自在诀开始鼓生灵力,八阵图的毁灭也就意味着第五层的被破。那支撑八阵图运转的庞大灵力,没来得及散逸到天地之间,便被自在诀吸引了过来。

    主干之上,枝叶缓缓延伸,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许半生的身体之上,陡然绽放出无数光明,那是一个个的孔窍之间透出的光亮,二百余处孔窍,便有二百余处光亮。直射天际,沟通星辰。

    更多的火灵和冰灵蜂拥而来。它们无力挣扎,甚至趋之若鹜。迎接它们的则是被化为点点灵力,进入到许半生的气海之中。

    灵根疯狂的增长,自在诀转眼又成一般变化。

    移景,成!

    许半生顿感自己拥有了自生幻境的能力,他只需施展出这一般变化,便可轻易的布下一个幻阵。

    很快,招来变化成!

    接着是迩去。

    八阵图彻底瓦解,前方那庞大的乱石阵法,如今已经是满地瓦砾,石粉所化的浓烟滚滚,许半生却在其中一尘不染。

    最后,聚兽变化成,许半生信手便施展出这一招,无数光电组成的上古神兽蜂拥而至,许半生也似乎变成了一只苍鹰,鹰目环伺,隼观天下。

    那无数的巨兽猛然扑向那些碎石,转眼间就将这战场之上清除的干干净净,许半生一挥手,所有的光电神兽尽皆消失,他从容的迈步而出,顺着第六层的吸力,感应着第五层和第六层之间的那层薄膜带来的熟悉感,他已经步入了第六层。

    第六层,一片静默,伸手不见五指,整个世界就仿佛被浓墨刷过一般,黑不见手。

    饶是许半生,也是极为谨慎,一动也不敢动,在这种绝对黑暗丝毫看不到光明的地方,他也不知道这一层将会出现些什么。

    ……

    七宝琉璃阁之外,一千多名修仙者,看着旋转的七宝琉璃阁再度落下无数碎片,已经显得有些麻木了。

    虽然明知这极其不可思议,可这些修仙者在已经看过四次七宝琉璃阁损坏的场面,这第五次的到来,终归还是让他们产生了一种无动于衷的情绪。

    炼器宗的弟子大惊,但也有些麻木,他们只是默默的给宗主传讯,告知他这里的情况。

    而炼器宗的宗主在又一次亲眼看着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中的火灵冰灵大量消失但他却丝毫找不到头绪的情况下,也早已与七宝琉璃阁发生了感应,不用门下弟子传讯,他也已经知道,那个迄今都不知是哪一位的修仙者,终于还是将七宝琉璃阁的第五层也给破了。

    强烈的反噬让炼器宗的宗主再也承受不住,哇的一口鲜血喷涌于地,与之同行的几位长老明知是法宝被毁的反噬,但却依旧动容,纷纷喊道:“宗主!”

    其中一名返虚沉声道:“不能继续下去了,必须去制止这场测试。否则,法宝被毁事小,本次主炼的可是宗主,反噬会让宗主修为大损的!”

    事实上,大家都明白,若七宝琉璃阁真的被毁,他们的宗主可不只是修为受损那么简单,轻则修为全消,重则丧命也有可能。

    但是,炼器宗的宗主直起腰身,略有些虚弱的说道:“那里边可是有着五圣和十大上|门的弟子,其中数名仙身,你以为五圣和那些上|门会由得我们杀了他们的弟子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