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33章 傲娇的王二嘴

第1033章 傲娇的王二嘴2017-11-11 22:43:19Ctrl+D 收藏本站

    话痨的王二嘴当然不会就这么结束他的絮叨,他还在说:“不过,你们几个都强的不像话,我跟在你们身边蹭这五百枚冰灵丹,你们该不会有意见吧……”

    见许半生三人表情很奇怪,王二嘴一拍脑门,道:“哎呀,我怎么忘记了,许兄你可是能人所不能之人啊,万厄苦海那么牛掰,也被你杀了个七进七出,那些什么统领仿佛牛掰的不像话,在许兄面前也都跟弱鸡差不多。 `有许兄在,咱们的志向当然不能这么浅薄,肯定是要奔着彻底走出七宝琉璃阁,夺得最后那一千枚火灵丹和冰灵丹去的。小弟不才,愿追随许兄以及诸位,如何?”

    对于王二嘴的厚颜无耻,或者说是对于王二嘴分裂人格之中的王大嘴,许半生一向是比较无语的。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王二嘴的感觉一向很准,虽说对彻底破掉七宝琉璃阁没什么把握,但他的目标的确是奔此而去。

    倒是钟含风对王二嘴说道:“你就是神机子前辈的弟子?”

    王二嘴眨巴眨巴眼睛,其实心里满是对钟含风的不屑,可他也知道就连许半生都很尊敬这个人,他也不敢太放肆。

    于是说道:“这位是钟叔是吧?之前好像听许兄这么叫你。没错,我就是我师父的徒弟,不知钟叔有何见教?”

    钟含风哼了一声,十分不悦的说道:“见教是不敢啊,钟某不过是籍籍无名之辈,岂敢跟神机子前辈乱攀关系?你想加入我们的队伍?这事儿我替半生做个主,五圣弟子咱们高攀不起,你还是找其他人去吧。”

    王二嘴一愣,他显然没想到钟含风似乎对他怨气颇重,嘻嘻一笑道:“钟叔好像对我有意见啊,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过钟叔。五圣弟子这些,不过是个虚名,而且我说的很清楚,我是来抱许兄大腿的,钟叔就网开一面让我加入吧。 `更何况,说起五圣弟子,这位和尚兄不也是五圣之一的圣僧弟子?咱们都一样,咳咳,一样!”

    “不用多说,某家不愿被人说成攀权附贵,不行便是不行!”

    这时候,王小嘴取代了他哥哥,开口道:“钟前辈,咱们之间恐怕真的是有什么误会,我大哥他说话没个把门儿的,若是不小心得罪了阁下,我代他一同向前辈赔罪了。”

    然后,他又望向许半生,道:“许兄,我是小嘴啊,你帮着解释一下,我哥他到底怎么得罪这位前辈了?”

    许半生笑了笑,道:“咱们从万厄苦海之中出来之后,你一路跟着我到了剑气宗,这位钟叔,正是剑气宗的前辈,你再想想?”

    王大嘴是个粗咧的性格,但王小嘴却心细如,许半生这么一说,他立时就明白了。

    于是他走到钟含风面前,双手作揖,深深的给钟含风鞠了一躬。

    “前辈,当日小嘴与我大哥一路追着许兄,乃是想与许兄做一笔交易。彼时我们兄弟二人离开神机门四十余年,师父也是多有挂念。是以不敢多做停留,跟许兄交易完毕之后,我们便立刻赶回了神机门。当时我们并不知贵宗已经得到消息,走得匆忙也并未跟贵宗打招呼,着实是我兄弟二人的不是。在此赔礼,还望钟叔多多谅解。日后,我必然会登门再向贵宗赔礼。”

    见王二嘴突然变了个人一般,钟含风也听姚瑶说起过王二嘴的情况,知道这是他体内另一个身份在跟自己对话。虽然还是对王大嘴那痞子模样很不喜欢,但王小嘴也算的上是相当客气了,他的气也不禁消了大部分。

    许半生见状,也笑道:“钟叔,当时神机子前辈对王兄还处于保密阶段,除了我们在万厄苦海之中无意遇到王兄之外,天下还没什么人知道王兄的真面目。 `c om我想,当时王兄也的确有些不便,现在态度也算是很诚恳,不如钟叔就原谅他吧。”

    钟含风知道这是许半生给自己台阶下,便点点头道:“见你态度不错,算了,这事儿我不管了,半生你自作决定吧。”

    王二嘴听罢,知道已经没问题了,便笑着说:“多谢钟前辈成全。”听这话,就知道开口的依旧是王小嘴。

    但是很快,王大嘴就又重获言权,他说:“现在咱们就是同路人了,许兄,你快快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找到通过这破东西的法门了?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动手吧,出去的越早我就越放心,别被那个小八子抢在了你前头。”

    许半生缓缓摇头,道:“我现在也是一筹莫展,最奇怪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到了第七层,时间也不算短了,可这第七层中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既没有人,也没有灵体,更加没有出现任何对我们不利的局面。我也不清楚这第七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切还有待观察。”

    “连许兄你都不知道?那我们岂不是出不去了?难道要在这里终老不成?”王二嘴顿时泄气。

    声音有些大,引来了诸多人的注目,其中包括火凤凰丹绛彤和小龙王诸葛八。

    丹绛彤本就有心与许半生交个朋友,她早已知道许半生在万厄苦海之中羞辱过诸葛八的事情,对许半生是不敢有丝毫的小觑,绝不会因为他出身不知名的小门派而有任何的怠慢疏忽。此刻恰好和许半生目光交汇,便微微颔,表示亲近之意。

    而诸葛八则是冷笑一声,道:“他不知道这第七层的玄机,难道就没有别人知道了么?这第七层好像是小王我第一个抵达的,我还没说话呢,王大嘴你就知道出不去了?当然了,你这胆小如鼠的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混到第七层来的,你肯定是过不去的。我要是你啊,就赶紧捏碎玉玦,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

    王大嘴当然不服,而且他身后站着许半生等人,胆气正壮,立时道:“哎哟,这不是小八子么?我当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呢?你知道这里有什么玄机?你倒是说说看呐。要是你现在也不知道,就他妈给老子把嘴紧紧的闭上。少跟老子小王小王啊,你他妈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你那个便宜师父,鬼他妈才会把你放在眼里。装的好像是个仙身,其实就是你那个便宜师父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天材地宝才混到手的,有那么多天材地宝,活活可以把一个散修搞成一个上|门宗主,真是不知道你有什么可得意的。第一个到第七层又怎样?那只能说明你跑的比较快啊。你以为咱们是来跟你比跑步的?白痴!”

    众人面面相觑,在场的修仙者,比诸葛八修为高的还不在少数,可敢这么对诸葛八说话的,只怕也唯有王二嘴一家了。若不是同为五圣弟子,谁会没事儿去得罪一个臭名昭著睚眦必报的小龙王?诸葛八自己没什么可怕的,可他的背后,是喜怒无常生性暴戾,并且极为护短的龙王任七啊。

    诸葛八果然是勃然大怒,指向王二嘴,骂道:“王大嘴,你可敢出来与小王我一决生死?”

    “白痴!”王二嘴十分的不屑,“说你是白痴,你就急不可耐的承认了。老子是来破法宝的,又不是来跟你这种二百五打擂台的,老子为毛要跟你单挑?而且你也真他妈好意思开口,老子只是个金丹,你却是个元婴,你找老子挑战?你那么有种,你怎么不找这里其他英雄?喏喏喏,那边就有个元婴九重天,你有种去挑战他啊!”

    王二嘴一指远处一名元婴九重天,那名元婴赶忙摆手,表示自己是无端中枪,这事儿跟他无关。

    诸葛八激怒,道:“王大嘴,小王杀了你!”说话间,诸葛八双手一晃,一对龙角一般的古怪兵刃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遥指王二嘴,浑身气势完全绽放出来。

    众修仙者一见,纷纷觉得这是神仙打架,他们自然是远远避开,谁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王二嘴也是有恃无恐,他知道许半生肯定会帮自己,于是很难得的硬气了一番,道:“你有种动老子一个试试?别人怕你家老龙王,老子可不怕。”

    诸葛八心下也有些犹豫,毕竟同为五圣弟子,真要是杀了王二嘴,或者哪怕是伤了他,只怕也会引起龙宫和神机门之间的战争,真若如此,哪怕龙王再宠着他,也少不了责罚。

    许半生看着二人,其实心里笃定他们是打不起来的,诸葛八只是被王二嘴巧言伤了面子,心中却又顾虑,而王二嘴深知自己绝非诸葛八的对手,更加不可能主动动手,二人此刻也不过都是打打嘴炮而已。

    丹绛彤见许半生不吱声,以为是许半生不方便开口,她对诸葛八本就深恶痛绝,这个无赖家伙,在万厄苦海里相见之时,丹绛彤觉得彼此都是五圣弟子,是以诸葛八邀她同行她也便应允了,没想到没多会儿诸葛八就出言调戏,丹绛彤看在龙王面子上还是忍了,最不该的,便是这家伙竟然伸出了咸猪手,试图去揽丹绛彤的腰,结果当然是被丹绛彤一把火烧跑了,还损毁了一件袍子。

    对于这样的登徒子,丹绛彤是绝没什么好感的,所以才会对在万厄苦海之中同样与诸葛八生过冲突的许半生产生好感,并且传言中似乎是许半生把诸葛八好好的羞辱了一番,这就让丹绛彤更觉得许半生是个可亲近之人了。

    于是,丹绛彤冷冷出声道:“,王兄不过是金丹修为,诸葛八你好歹也是个元婴,怎么有脸向其起挑战?你想打架是么?我陪你打一场如何?”

    诸葛八猛然回头,丹绛彤的厉害他是知道的,那次虽然是没有防备吃了亏,可也能从那次的经历看出丹绛彤的实力。并且,丹绛彤现在已经是元婴中期,光是修为他就不如丹绛彤,哪敢轻易应战?

    冷哼了一声,诸葛八道:“若不是当下的目标是寻找离开这七宝琉璃阁的法门,小王还真是想要领教领教火凤凰的高招。”说的好听,其实也就是示弱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