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49章 白衣剑神驾到

第1049章 白衣剑神驾到2017-11-11 22:43:40Ctrl+D 收藏本站

    霎时之间,炼器宗内的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致,随便一点儿动静都有可能导致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

    炼器宗的人也是目瞪口呆,这要是真打起来,炼器宗绝难幸免于难。

    其实在这个时候,炼器宗的人并不比任七好多少,为了炼制这个法宝,他们已经耗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最近至少百年的时间,炼器宗上下几乎全都在为这件法宝而忙碌。诚然这件法宝是按照神机门的要求打造的,神机门也的确拿出了相当多的资源,可火灵与冰灵的消耗,却扎扎实实都是炼器宗自己的。而且,这可搭进去了一百年的时间啊,对于炼器宗这样一个上门而言,百年的时间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而现在,他们已经面临着血本无归的境地。

    原本指着这次的盛会能捞回一点儿,在炼器宗以及神机门看来,这次的盛会,与会的门派都要缴纳不菲的入场费,虽说炼器宗也要拿出一定数量的火灵丹和冰灵丹作为奖励,可他们远没想到他们需要付出的火灵丹和冰灵丹会数量如此庞巨。按照最初的预计,参与这次盛会的修仙者,由于对修为的限制,人数总计也就是五六百而已,毕竟,炼器宗虽然并未限制一个门派有几名弟子来参加测试,可每多一个人,都是要缴纳数量庞大的费用的,能例外的也不过是五圣门徒以及十大上门而已,因此,绝大多数门派,都仅仅只是派出了一名弟子而已。于是人数上,四百多个门派,总共也就五六百人的规模。

    前三关并没有指望能拦住多少人,但是第四层,就足以干掉一半以上,第五层足以让八到九成的人被拦下,那么,获得百枚以上火灵丹以及冰灵丹的人,其实并没有多少。至于彻底走出七宝琉璃阁的火灵丹冰灵丹各一千枚,在炼器宗看来,那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拿到。

    可万万没想到,现在不光有人走出了七宝琉璃阁,并且还彻底让七宝琉璃阁被毁,而且,走出来的人,竟然有三十多个。

    七宝琉璃阁被毁,导致炼制这件法宝的主要人物,也就是炼器宗的宗主,遭受反噬,现在仍旧人事不省,也不知道还能否醒的过来,而即便醒过来了,只怕这一身修为也将付诸东流。

    而这,还不是最让炼器宗为之心疼的,他们疼在当七宝琉璃阁被破了六层之后,火灵之地和冰灵之地中灵力损失了接近一半。而等到第七层也在他们的忐忑不安之中宣告被破之后,灵力再一次大量流失,直接损失了超过七成。

    到这个时候,炼器宗的人已经将火灵之地冰灵之地中灵力的损失跟七宝琉璃阁挂上了钩,但他们却怎么都想不到,这些灵力是被许半生所吸收了的,他们只是以为这七宝琉璃阁跟火灵之地以及冰灵之地之间的关联过于紧密,以至于当七宝琉璃阁每被毁掉一层,灵力也会随之大量损失。

    两处灵地超过七成以上的灵力损失,虽说可以通过时间慢慢恢复,可这至少会造成炼器宗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元气大伤。至少,这数千年乃至万年之中,是绝对无法再炼制任何大型法宝了,甚至就连炼制高等阶法宝,炼器宗也绝不敢像从前那样进行。若是这两处灵地的秘密让人发现,将更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不管怎样,炼器宗一蹶不振,几近眼前。

    可这毕竟还是可以承受的,或者说炼器宗已经无法不承受这样的后果,但若是龙王任七跟茕后沈怡等人在这里交上手,只怕会直接毁了炼器宗,这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炼器宗的人不得不站了出来,长老院所有的长老倾巢而出,看似劝架,但实际上却是在警告任七,让他不可轻举妄动。

    一时间,任七已经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之中。

    突然,任七放声大笑起来,道:“你们这是打算跟我玩以多欺少啊!我龙宫上下好歹也有数千人,为替我爱徒讨个公道,我龙宫上下便是与天下为敌又如何?”说话之间,任七双手捏了一个法诀,一道虚影顿时从他的天灵盖出缓缓升起,化作一道流光,就要冲上九霄。

    众人皆惊,这是任七分出了一缕神念,从他的话中,谁都知道,任七这是要让这缕神念回去龙宫,让龙宫上下倾巢而出了。

    饶是在场的上门至少有三分之一都有和龙宫抗衡的实力,但任七若真是疯了,只怕这也会引起一场巨大的地震。各大门派自然是远远强于任七的龙宫,可人心各异,谁能担保其他门派不在背后下刀子?一时间众人皆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想真的看见一场乱战就此揭开序幕。

    这样的乱子在九州世界百万年的历史当中也曾有过,也是某个上门悍然与数个门派为敌,原本绝对是一面倒的优势,那数个门派也都是上门,可谁也没想到,那几个门派自己就存了异心,都想趁着这次壮大自己削弱其他门派,于是乎导致了这几个门派损失惨重。其后引来更多的门派加入,最终几乎祸及半个中神州,堪称是世界大战,让中神州的秩序足足乱了超过百年之久。

    这一幕,眼下似乎又有出现的可能。

    没有人希望中神州大乱,尤其是在这些上门基本上已经知道飞升通道已经封闭的情况下,可任七的神念早已遁远,即便是这里最强的茕后沈怡,也没有将其追回的可能。

    追寻一道神念,比的可就不是人多势众,而是绝对的个体实力。茕后都追不上,遑论其他人。

    炼器宗上,本就紧张无比的气氛,随着任七神念的走远,显得更加紧张起来,谁也没想到好端端的一个盛会,最后竟然会变成如此局面。

    正当众人心怀各异的盘算之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不疾不徐的声音。

    “小七子,你现在越发的胆大了,竟然要与天下人为敌,你是不是被人叫五圣叫得真以为天下第一了?论实力,两个你本尊也不放在眼里,论门派,你那区区泥鳅宫,我昆仑一出,随时给你荡平了。”

    声音落地,人也落地,来人一袭白衣,显得仙风道骨,活脱脱一个世外金仙的模样。

    不用看,众人也知道,能说出这种话的,放眼天下不过白衣剑神白亦之一人而已,而他这一身白衣,更是显著的证明。无论见过没见过白衣剑神白亦之的人,此刻也都知道,天下第一人来了。

    而至于白亦之的话,没人会觉得他是在夸大其词,昆仑剑派的整体实力不用说,天底下除了那烂陀寺,只怕没有任何门派能与之抗衡。而个人实力,曾经有人断言过,五圣虽说是五圣,可即便是茕后龙王神机子以及圣僧加在一起,只怕也未必是白亦之一人的对手。或许这有些神化白亦之,但也可以反映白亦之的实力究竟到了如何恐怖的地步。

    至少,白亦之所言两个任七他也不放在眼里,那绝对没错。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