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50章 一朝得名天下闻

第1050章 一朝得名天下闻2017-11-11 22:43:41Ctrl+D 收藏本站

    龙王任七再怎么也没想到,一向行踪飘渺的白衣剑神会出现在这里。

    换做是茕后,实力虽然也超过他,可那也还需一战,并且真打起来,胜负也就在两能之间,任七杀了茕后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儿。高手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差距本就极小,交手之时出现任何情况其实都是正常的。

    而且,龙宫倾巢而出之下,哪怕是那烂陀寺也感到头疼,即便是能够将其剿灭,所付出的代价也会相当之大,这就会产生无数种可能,变数太大。

    可白衣剑神白亦之的出现,却让眼下这尴尬的局面变成了毫无可能。

    论整体实力,昆仑剑派和那烂陀寺的确只在伯仲之间,但那只是一种实力上的衡量,真要是昆仑剑派和那烂陀寺进行宗派之战,谁都知道,胜出的必然是昆仑剑派。原因无他,仅仅因为昆仑有一个白亦之。

    五圣之首,而且是天下修仙者毫无争议的第一,且不说其名声会给对手造成多大的压力,关键是白亦之的实力太强了,这是一个可以随意进出虚空乱流而毫发无损的人,很多人都觉得,白亦之虽然没有飞升,但其实力,已经完全可以跟飞升不久的仙神们媲美,五圣之中最强的二人联手,也绝非他的对手。这是一种超越了等级之上的压倒性优势。

    昆仑剑派若真跟那烂陀寺进行宗派之战,白亦之一人便能挡住对方至少三名返虚,这其中还包括同为五圣的圣僧觉意,甚至于,昆仑的其他人帮他多拖住一些对手的话,白亦之真可以如砍瓜切菜般的将返虚斩于剑下。在这种等级的交战之中,一旦有一方连续有返虚被杀,这战斗也就绝对呈一边倒的态势了。

    面对龙宫就更是如此。

    交起手来,两个龙王任七也不是白亦之的对手,想取任七的性命,白亦之只怕也能在半个时辰之内解决战斗。这也就意味着昆仑剑派的人只需帮白亦之争取半个时辰的时间,其后白亦之便又可以横扫之势将龙宫的返虚逐一歼灭。一旦返虚所剩无几,龙宫还有什么战斗力?甚至于,龙王任七一死,群龙无首,整个龙宫也就是等死的下场。

    看到白亦之出现了,任七也知道,今天自己再想发飙,也只能咽下这口气。

    他先是深深的将三十余名从七宝琉璃阁中走出的修仙者都看了一遍,虽说都已经知道白亦之的出现已经瓦解了他们眼下的危机,可任七这一眼,还是让这些人感到心中发毛,简直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然后,任七才看着白亦之,眼中毫不掩饰其恨意,又夹杂着少许的无可奈何。

    “剑神尊驾也会出现于此,看来炼器宗的面子真是很大啊。”任七的阴阳怪气,也充分暴露了他已经放弃了刚才的决断,以及他的畏惧。

    白亦之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之派,丝毫没有将在场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这时候,昆仑剑派本次的代表也都纷纷拥了上来,一个个跪伏于白亦之的面前,口中齐道:“晚辈拜见白师叔。”昆仑剑派这次来的都是返虚,可即便是返虚,他们也不敢跟白亦之称同辈,于是便都喊他师叔。

    白亦之扫了他们一眼,挥挥手,那二人便赶忙退下。

    “茕茕别来无恙啊。”白亦之望向茕后的时候,眼神里却多了几分柔和之色,看得出来,这两人之间早年时必然有过一些往事,或许是男女之情,又或者仅仅只是相互的欣赏。

    茕后平静的看着白亦之,道:“其实你不来,今日之事也能解决的。不过你来了,倒是也省事。”

    神机子也迎上前来,道:“剑神别来无恙,上次一别,已然二百余年。”

    “你们神机门,真该好好整顿整顿了,你年事已高,何必凡事亲力亲为,该交给晚辈的就交给晚辈,你若退到长老的席位上,神机门也不至于这么荒唐。”

    这话能听懂的人不多,可神机子却是闻言一凛,毫无疑问,白亦之是已经察觉出神机门和炼器宗之间的勾当了,否则绝不会有这样的话说出来。

    而炼器宗有限的几个人,听到白亦之的话,也纷纷是心中一抖,这话分明也是说给他们听的。

    不过炼器宗显然还没被白亦之放在眼里,毕竟这只是神机门的一步棋而已,而且炼器宗这次可谓元气大伤,万年之内都别想折腾出什么新鲜花样了。

    许半生却是有几分好奇的看着白亦之,心道他又是怎么知道神机门和炼器宗之间的勾当的?看来他这次的出现也并非偶然,即便自己没把七宝琉璃阁打烂,白亦之也绝不会让炼器宗继续炼制这件法宝,必然会将其毁去。

    而且,白亦之的出现,让许半生更加心定,现在不止是炼器宗,即便是神机门,肯定也需要收敛不少。

    这次盛会背后隐藏的阴谋,可谓是不攻自破,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算是彻底被瓦解了。

    钟含风在许半生的身后轻轻的碰了碰他,许半生明白,钟含风是想让他跟白亦之打个招呼,两人之间虽无师徒之名,可白亦之真的指点了许半生不少,而且还送了他一道剑意,几乎可算是有师徒之实。只要许半生跟白亦之打个招呼,其他人也便能看出许半生跟白亦之之间颇有渊源,今后对许半生也必然会另眼相待。

    可许半生又岂会做出这种拉虎皮的事情?他只是淡定的看着白亦之,什么表示都没有。

    他虽没有表示,可白亦之却显然并没想装作不认识他。

    只见白亦之将眼神投向许半生,喝骂道:“你这小子,见到我,也不说过来给我磕个头么?”

    许半生无奈,只得排众而出,双手拱起,对着白亦之打了个稽首,施以全礼,这才道:“小子不敢惊扰白前辈。”

    “叫你磕头听不见?”

    许半生道:“天地君亲师,小子这头可是不敢随便磕的。”

    白亦之怒道:“你这小子,我传你一道剑意,就算你不肯投入我门下,我也算你半个师父了,叫你磕个头这么难?”

    许半生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终于还是站立当场,道:“半生深蒙前辈厚爱,也承蒙前辈的指点,还送给半生一道剑意。可半生在这世间唯一的师父唯有太一派赖天工,不敢有丝毫对师父不敬之举。今日事毕之后,半生会将一切秉明师尊,若师尊首肯,下次半生再见到前辈,必当以叩首大礼相待。”言下之意,这次不行。

    在场一千多修仙者,除了神机子以及有限的几个人之外,俱是大惊。

    白亦之想收许半生为徒?看样子还是被许半生拒绝了,这小子还真是有骨气啊。这不仅仅是有骨气,简直是脑子不好啊,这可是白衣剑神白亦之,天下第一人,他要收你为徒你竟然不答应?

    白亦之两千多年来,一个弟子都没有,难得他动了收徒的念头,却居然被拒绝了?而且,他被拒绝了,居然还会指点那个人,还送了他一道剑意?

    绝大多数人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太不够用,眼前这一幕显得太过于不真实了。

    茕后此刻缓缓出声,道:“你这小子,福缘还真是不浅。遇到秋水已是难得,更难得的是秋水那惫懒的性子,居然肯指点你。可我还是没想到,你竟然还得到过亦之的指点。”

    许半生微微一愣,他并不知道茕后所言的秋水是什么人,但很快他便明白了,茕后口中的秋水,必然是那个集市中的男子,那个曾给了他一根妖鸾朱羽并且在剑道上对其有所指点的男子,而茕后肯定也是从他身上的气息中感受到了那个秋水的气息,才会知道自己曾与那个男子有偶遇。

    “你放心,秋水不敢见我,我也不想见他,并不会逼问你他身在何处。”茕后见许半生迟疑,以为是许半生怕她追问秋水的下落,是以才不敢承认。

    许半生连忙拱手道:“沈前辈,晚辈并非因此迟疑,而是一开始没明白前辈所言的秋水是何许人也。后来才想到是那位终日与酒为邻的前辈。他的确曾经指点过晚辈,不过那也是晚辈用灵石换来的,他欠了太多酒钱,都是晚辈帮他还上。晚辈还从秋水前辈手中得到一根妖鸾朱羽,还望沈前辈能够谅解。”

    “那朱羽你已经用掉了吧?是在七宝琉璃阁中用掉的?”

    许半生摇头道:“晚辈有一件法宝,想要完全修复需要一根妖鸾朱羽,是以是用在修复法宝上了。”

    茕后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弟子火凤凰丹绛彤,道:“无论如何,你也算与我有旧,本后年事已高,绛彤今后也会出门历练。你们可以多来往。”

    这话说的虽然很轻,但也向在场的群豪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对许半生观感很好,若是有人无端欺负许半生,她有可能是会为他出头的。不过这也就是锦上添花而已,有了白亦之在,谁还敢对许半生像从前那样不放在心上。现在的许半生,可谓是一招闻名天下,从此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将其奉若上宾。

    白亦之看似恼怒,可却没有对许半生半点责罚之意,谁还能看不出来白亦之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子?

    而经过茕后这么一打岔,白亦之显然也就无心追究许半生不肯磕头的事情了,只是看了看炼器宗的人,道:“你们宗主呢?”

    有人赶忙上前,道:“法宝被毁,宗主遭受反噬,此刻需要静养,晚辈代鄙派宗主向前辈致歉,还请前辈海涵,宗主他着实是无法亲自恭迎前辈法驾了。”

    白亦之点点头,道:“那玩意儿已经毁了?那倒是好事。既然如此,就都散了吧,这么多人挤在这里,闹出事来都是麻烦。”

    众门派面面相觑,谁敢违逆白亦之的话?于是那些早就领取完灵丹的门派,纷纷告辞离去。剩下这三十多人所属的门派,自然还要等炼器宗兑现了承诺之后才会走。

    而任七,则是悻悻一拱手,跺脚离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