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62章 手足无措的杨高宇

第1062章 手足无措的杨高宇2017-11-11 22:43:56Ctrl+D 收藏本站



    杨高宇在剑气宗已经住了一年多,因为许半生的关系,再加上庄昕也曾在这里住过多年,所以姚瑶的父母对他很是客气,甚至于在剑道上对其也有所指点。

    只可惜杨高宇主修的并非剑道,领悟反倒是不如庄昕那么多。

    听到万剑齐鸣,杨高宇还以为这是剑气宗的礼节,只是觉得剑气宗对许半生的确是很看重的,自己来的时候就远没有许半生这么风光。可姚瑶却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便跟杨高宇解释了一番,杨高宇大惊,他没想到竟是许半生自己引发了这异象,心里不禁对许半生多了几分敬畏。而且,根据他所知道的,许半生一年前就已经是元婴三重天了,根据姚瑶的描述,许半生只怕这一年里肯定会迎来一个境界上的爆发,追上他的修为那是必然,九成以上都已经超过他了,自然是再也不能用从前的眼光面对许半生。

    同时,许半生越显得光辉,杨高宇心中反倒是愈发的忐忑,太一派庙太小,当初许半生是一心要留在太一派不假,可现在还真是不好说了。

    对此,杨高宇也唯有暗暗的加上了小心,换做数十年前,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到,当初他力排众议收下的弟子,现在居然已经能够凭借自身的实力成为剑气宗的上宾,并且还能让太一派跟剑气宗联姻,最关键的,是他自己的修为,竟然转眼间就要超过自己了。放眼整个太一派,也唯有两名长老还有些领先。可是,论及真正的实力,元婴一重天的许半生就并不惧怕那两名长老,现在,只怕那两名长老单打独斗,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许半生上得山来,剑气宗的宗主便表示要大排筵席三十日,不过许半生旅途劳顿,让他先到他准岳父母那边休整一下。许半生道过谢,他知道这是给他时间去见自家的掌教,同时也是给他时间跟姚瑶单独相处,便和姚广元冯芷筠夫妇一同离开。

    来到了熟悉的峰顶,姚瑶早已盼望多时,她如今也是元婴,但她也是许半生提亲的对象,着实不方便跟随宗主一同出外迎接,是以哪怕知道许半生来了,也只能呆在山顶等待着他的出现。

    一看到许半生,姚瑶就像只蝴蝶一样飘飞了过去,许半生轻轻一抱,便将姚瑶抱在怀中。

    了凡口念阿弥陀佛,早已背过身去,姚广元夫妇和杨高宇,则都是含笑看着这对璧人儿。

    “修为怎么涨这么多?”姚瑶将臻首埋在许半生的怀中,问到。

    许半生笑了笑,道:“剑神前辈指点一年多,若是还不能有个飞跃,那我也太没用了。”

    听到这话,姚广元夫妇以及杨高宇也都俱是一惊,关于白亦之在炼器宗出现阻止了一场乱战的事情,他们当然都知道,可他们也并不清楚白亦之居然也跟着去了百万大山,前段时间,剑气宗的人去造物结庐交易法宝的时候,也并没听说白亦之也在。事实上,不管是剑气宗的人,还是那烂陀寺的僧人,除了天晴,谁也没能见到,当时许半生在闭关,了凡也进入闭关状态之中,天工开本人更是直接进行他的炼器试验去了,白亦之当然不可能现身相见。

    姚广元夫妇对于白亦之指点许半生,自然是喜上加喜,许半生注定将会是他们的女婿,巴不得许半生的靠山越大越好,可杨高宇,原本就为太一派越来越留不住许半生而担心,听闻白亦之竟然舍得自己剑神之尊如此纡尊降贵的进行指点,又兼之他曾要收许半生为徒在先,杨高宇岂能不担心?

    看到杨高宇那忧心忡忡难以自持的模样,许半生心里有数,轻轻的掐了掐姚瑶的小脸蛋,便将其放了下来。

    双拳一拱,许半生道:“晚辈许半生,见过二位前辈。”

    姚广元缓缓摇头,冯芷筠却嗔怪道:“你这孩子,怎么还叫我们前辈?”

    许半生挠了挠头,只得改口道:“小婿拜见岳父岳母大人!”

    姚广元夫妇二人大笑起来,姚广元道:“这还像话。好了,你这一年想必修炼不停,兼之一路上舟车劳苦,宗主刚才亦说了,要大摆筵席三十日,为你接风洗尘,也是为了你此番提亲之事,此乃我剑气宗大喜,最是不可有任何差池的。且先去休息吧。”

    许半生点了点头,这才走向杨高宇。

    一直都很期盼许半生来跟自己打招呼,可真来了,杨高宇却有些手足无措。

    一年多前,见到许半生,杨高宇已经沦为将死之人,可当时许半生还只有元婴一重天,杨高宇虽然对其态度早已不同往日,可终究还是可以摆出一派之尊的姿态的。

    而今日,别说许半生其他的际遇等等,光是他自身的修为,便已经是太一派自长老以下最高之人,杨高宇这个掌教之位都是许半生亲手夺回还给他的,他自然就更加不敢在许半生摆掌教的谱儿。

    当许半生走到自己面前,杨高宇一时间还真有些手足无措。

    其实这一幕早有预见,甚至于在许半生还只是炼气期的时候,刚刚入门,杨高宇便知道,以许半生的资质,如果他的灵根真的能持续成长,他迟早会凌驾于自己之上,但无论如何,杨高宇也想不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原本想的是至少至少也得个三五百年的光景。到那时,其实杨高宇的阳寿也就差不多了,自然不会有今日如此之多的顾虑。

    许半生撩起法袍前襟,竟然缓缓下拜,单膝跪倒在杨高宇的面前。

    虽然看上去场面有些颠倒了修为境界,但这却才真正符合了一个门派的长幼尊卑,杨高宇诚惶诚恐之余,心里也终于踏实了不少。许半生能以弟子礼参见自己,可见他对太一派的心依旧是矢志不渝。

    “弟子许半生,参见掌教。”

    杨高宇赶忙伸出手将许半生搀起,而且还不是虚托,也没敢用真气去扶,而是上前两步扎扎实实的扶住了许半生的双肘,将其扶起。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半生,这一年多来,辛苦了。”

    许半生顺势而起,笑道:“掌教,前些时日弟子让钟叔带回的两种灵丹,不知掌教可曾收到?”

    说起这个,杨高宇当时也是有些惊讶。

    这两种灵丹,其实根本就是许半生的私人之物,别的修仙者,都是代表自己的门派去参加鉴宝盛会的,可只有许半生,他是以个人名义接受的邀请,人家根本就没提太一派的茬儿,否则,太一派无论如何,也都该有至少一个人跟去看看热闹才是。所以,于情于理,许半生得到的任何东西,都该由他自己处置。

    虽然也知道许半生得了火灵丹和冰灵丹各自一千八百八十枚,但他能拿出各自八十枚来,已经让杨高宇深感许半生是个有心之人。他不拿出来,没有人能说他半个不字。

    而且,如果为了仙途考虑,许半生其实是不该将这些火灵丹和冰灵丹拿出来与任何人分享的。

    修为可以因为资质的天才以及机缘连连而飞速增长,可功法,法术等等,都得一步步的修炼,那个是很难投机取巧的。是以,越是像许半生这种修为增长飞快迅猛的修仙者,其实他在功法法术等等方面就越有短板。手里有了这些灵丹,就等于可以疯狂修炼各种功法,每种功法只需开个头,登堂入室之后便可用火灵丹和冰灵丹强行使其升级,这能缩短许半生多少修炼功法的时间?

    换做是其他人,只怕一枚都舍不得拿出来,功法和法术,当然是越多越好。

    可许半生居然拿出了八十枚,与其所拥有当然不能相提并论,但这却充分说明了许半生的态度。

    杨高宇赶忙答道:“收到了收到了,半生呐,我代太一派弟子谢谢你了。”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收到便好。掌教,我这一路的确有些疲累,不如我们进屋坐下再说?”

    杨高宇赶忙道:“好好好,你看我,都忘记了你这一年多来的辛苦。”

    “谈不上辛苦,修炼而已。”

    姚广元夫妇也差人安排许半生的房间,夫妇二人知道许半生和杨高宇有话要说,也不去打扰,借着替了凡安排便告辞了出去。

    坐下之后,许半生给杨高宇倒了杯茶,这才道:“本次炼器宗之行,我一共得到了火灵丹以及冰灵丹各一千八百八十枚,之前只让钟叔带回八十枚,也是不想让派中弟子产生过多不切实际的杂念。物以稀为贵,数量一下子太多,难免会让人心生觊觎,同时也容易不思进取,只等着均而分之。同时,弟子也担心在天前辈那边,会有什么消耗,所以才将剩余的灵丹都留在了身上。正巧遇到天前辈要出手一批法宝,派中传话,表示可能拿不出足够多的灵石来购买,弟子便做主,卖了一部分灵丹,换了些灵石,帮本派买了件法宝。”

    说着,许半生取出星云锁链,放在杨高宇的面前。

    一见赫然是件宇级法宝,杨高宇顿时大惊,而且这还是天工开亲手炼制的,可见其珍贵,许半生越是这样轻飘飘的拿出来,他就越有些不方便收下了。

    “掌教不必拘泥,本派现在也算是在中神州有所扬名,今后前程必然比现在宽广的多,每年到其余八大神州挑选弟子的机会,想必审判所也是会多些考虑的。这星云锁链攻防兼备,最是适合作为镇派至宝,掌教切勿推辞,还请收下。弟子作为太一派门下,肯定是要为本派多加考虑的。而我现在对法宝的需求并不强烈,况且天前辈那边还会专门为我度身定制一件法宝。”

    杨高宇看着星云锁链,又看看许半生,终于是将其拿起,在掌间摩挲不已,心中也是无限唏嘘。

    “半生……”

    许半生笑了笑,道:“掌教不必多言,弟子当年多亏了掌教力排众议,而若非留在太一派,弟子也无法获得如此机缘。一啄一饮,皆是天定,弟子自当有所回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