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92章 心起波澜的茕后

第1092章 心起波澜的茕后2017-11-11 22:44:34Ctrl+D 收藏本站

    茕后何许人也?

    许半生接近狱坟门的白圈之时,她便已经感应到其存在了。

    神识放出,稍一打量,虽然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但这样的化神期三人组合,茕后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来人的身份。

    最关键是许半生和姚瑶新婚不久,身上的喜气凝聚未散,一年前才给许半生和姚瑶送去新婚的贺礼,还交待了弟子问许半生为何还不实现当年的承诺,这会儿就有身上带有如此喜气的人出现在极地冰原,要不是许半生和姚瑶才见鬼了。

    对于许半生的到来,茕后其实是略带欣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某个人消失已经数百年之久了,这数百年来,茕后位于五圣之尊,当然不可能特意去寻找某个男人。早些年,茕后的实力还没有这么强,也并非五圣之一,但偶尔关注打听一下,也是避免不了的。可当她位尊五圣之一之后,这种事就再也做不出来了。

    那个家伙似乎并没有迈入返虚期,大概是不想落得一个虚神涣散,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的下场吧,可是化神毕竟只有一千五百年的寿命,就算他长寿一些,也很难超过一千八百年,而今他与茕后都是两千多岁的人了,茕后心里其实是默认他已经死了的。

    但是,让茕后想不到的是遇到许半生的时候,竟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妖鸾朱羽的气息,这让她立刻就想到了那个人。

    那家伙,当年从极地冰原离开的时候,生生从妖鸾身上拔走了几根朱羽,疼得那几头妖鸾嘶鸣不已,却还不敢发起攻击。当时那家伙装作一脸无辜,表示不知道是谁偷走了妖鸾朱羽,可茕后又岂能不知?

    狱坟门主宫。是茕后的寝宫,处理宗门之事也在这里。而妖鸾朱羽被作为茕后的标配,自然也被豢养在主宫之中。或许有人能够进入主宫,但想要瞒过负责豢养妖鸾的弟子,从妖鸾身上拔走朱羽的人,恐怕唯有那个家伙。

    最最关键的,是妖鸾朱羽不敢攻击对方,拥有这份待遇的,放眼整个狱坟门。唯有茕后本人和那个家伙而已。现在倒是多了一个有这种待遇的人,作为茕后最看重的弟子火凤凰丹绛彤,别说拔几根朱羽了,就算是掐住妖鸾的脖子,它们也绝不敢叫唤一声。但那个时候,根本还没有丹绛彤这个人呢,那家伙掩耳盗铃,也不知道是在欺骗谁。

    然后他竟然就这么偷偷溜走了,对狱坟门来说,他是担心自己偷盗妖鸾朱羽的事情败露。不敢再留,可只有茕后知道,那家伙。是觉得他的修为跟自己之间越来越远,不想呆在这里了。

    而且,那么多年,茕后和那家伙之间,一直隐晦的存在男女之间的情愫,可茕后的心思始终放在修炼上,她早年就发下宏愿,不到大乘期绝不考虑任何儿女情,这恐怕也早已让对方心灰意懒。

    这绝不是那个家伙偷偷溜走最大的原因。当时,他的修为很尴尬。化神后期,但想要突破到返虚却殊为不易。关键是阳寿只剩下百余年,而茕后却已经返虚得成,两人之间的差距可谓鸿沟。

    以茕后当年的修炼速度,达到大乘期,也就是三百年以内的事情,而那个家伙呢,除非遇到极大的机缘,否则想要一千五百年阳寿大限到来之际迈入返虚真是难上加难。这一来,两人之间的鸿沟甚至不是男人的面子,不是女强男弱的难堪,而是他根本等不到那一天了。

    本身他的性子就惫懒的厉害,迟迟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更是心灰意冷,不想有一天让茕后看到自己阳寿将近无力回天,更不想让茕后看见自己的老态,这才选择了抽身离去。

    他走的潇洒,可茕后的心里却绝不好受,也正是如此,茕后原本即便达到大乘期,实力却并算不得顶尖,跟当年的白亦之任七乃至神机子苦竹都有不小的差距,可她见那个家伙消失的无影无踪,性情也有了不小的变化,竟然导致她在仙途之上大彻大悟,颇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随后,修为只是稳步增长,可实力却是呈直线上升之状,大乘期后,历经天劫,轻松度过,放眼整个九州世界,至少在女性修仙者里,已经无人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其后更是醉心修炼,最终将狱坟门最强功法狱坟八操修炼至前无古人的境界,名满天下,被公认是除了白衣剑神白亦之以下最强的强者,哪怕是龙王任七也有所不服。

    任七当年还有些不服气,也曾挑衅过茕后,可却最终输了半招,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不如这个女人。同时,他羡慕茕后的容貌,还曾追求,或者叫骚扰过茕后,却被茕后威胁,宣称要灭了他龙宫,任七这才悻悻作罢。

    这些年来,对于那个家伙,茕后的心可以说是已经死了,她也曾后悔过,当年如果不是自己那么醉心修炼,或许现在二人依旧是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自己即便不能成就五圣第二的威名,但这一生却肯定会愉快许多。

    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在她的心里,那个家伙早已是一抔黄土。甚至于,她考虑过找到那家伙的转世之身,可人海茫茫,谈何容易,九州世界何止千亿人口。而且,找到了又能如何,二人早已天人永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之上了。

    直到茕后见到许半生。

    对于许半生,茕后也可谓是闻名已久,虽然许半生当年还没有什么名气,说起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也是丹绛彤诸葛八小仙子等人,可在万厄苦海之中,丹绛彤如同当年的茕后一般,被任七的弟子诸葛八调戏了,虽然愤而出手,实力却只是旗鼓相当,心里的羞愤最终却是许半生帮她勉强出了一口气。

    丹绛彤记住许半生的同时,茕后也便记住了这个名字。

    站在茕后的位置上。想要打听出许半生的各项细节,并不困难,正一仙身。哪怕是出身小门小派,也算配得起丹绛彤了。茕后看得出来。丹绛彤对许半生心神向往,她便想着,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弟子再重蹈她当年的覆辙。以她的地位,还不至于去撮合什么,得知许半生也会参加炼器宗的鉴宝大会,她便也想考验一下许半生,如果这小子真的配得上丹绛彤,而丹绛彤也的确有意的话。她并不反对自己的弟子下嫁给许半生。

    到了茕后这种地步,门户之见反倒被抛开了,狱坟门虽是上门,但也并非十大上门那种举足轻重的门派,最关键的,是茕后心中的那个家伙,当初不也没人觉得他能配得上茕后么?茕后深深后悔自己当年太过沉迷仙途,反倒忽略了作为一个女人最根本的幸福。若能飞升,自然以后还有千年万年可以共享,可飞升通道关闭。那个人都已经化为黄土,一切就变得虚妄无边了。

    至于许半生和姚瑶之间的情愫,茕后没当回事。如果许半生真的值得丹绛彤喜欢,一王二后这种事在修仙界根本不叫事,修仙界也没有什么妻妾的概念,道侣就是道侣,大家都是平等的。而且,茕后也不觉得哪怕剑气宗乃是十大上门之一,就敢欺负自己的弟子。

    只是在见到许半生的那一刹那,茕后却失神了,她甚至有些无措。因为她感觉到了许半生身上沾染的妖鸾朱羽的气息。

    这么多年,狱坟门流出去的妖鸾朱羽不在少数。茕后不能仅凭妖鸾朱羽的气息就认定许半生和那个家伙有关联。但是,架不住妖鸾自己很清楚它们身上被拔下的每一根朱羽。许半生一出现,妖鸾的情绪就变得波动极大,茕后问过之后,彻底确定了那根妖鸾朱羽就是来自于那个家伙。

    而许半生的年纪,当时不过百岁都不到,如果许半生真的是从那个家伙手中得到的这根妖鸾朱羽,至少说明那个家伙还活着。

    本已心死的茕后,突然得知她心中的那个家伙竟然有可能还活着,又岂能不激动?

    不过,这也可能是那个家伙死前将妖鸾朱羽流传了出去,最终辗转落在了许半生的手上,所以茕后在跟许半生交谈的时候,有意的诈了一下他,结果许半生很老实的说出了真相,让茕后确定了那个家伙没死。

    当时茕后的心情激动到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不过毕竟是两千多岁的老怪物了,表面上自然不会被许半生看出来。而许半生若是知道当年茕后只是诈他,恐怕也会为之绝倒。来到九州世界之后,一贯只有许半生算计别人的份儿,何曾有过被别人算计的事情发生?茕后也算是开创先例了。

    而且,茕后看得出来,自己的弟子丹绛彤,对许半生也是情愫暗生,而且许半生的表现和天赋,都已经让茕后觉得二小是绝对般配的,这才有了之后茕后的相邀。

    原以为不管许半生如何心高气傲,毕竟出自小门小派,能被五圣之一邀请,肯定会尽快来一趟极地冰原。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百年。这些年,丹绛彤对许半生的单相思,她看在眼里,许半生的婚讯传出之时,丹绛彤整个人都仿佛灰暗了许多,茕后当然坐不住了,但总不能去把许半生绑过来吧?于是派人送上厚礼,也给许半生带去了一句话。

    幸好,这小子终于来了,不光是为了丹绛彤。更重要的是,百年来萦绕在茕后心头关于那个家伙的情况,也能得到一个答案了。

    上一次这小子遮遮掩掩不肯说,而这一次么,他要是不开口,茕后哪怕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他扣下也必须让他说出那个家伙的踪迹。

    得到弟子的禀报之后,茕后古井无波了接近千年的心里,竟然出现了一丝涟漪,这涟漪在不断的扩大,直至荡漾了她整个心湖。

    丹绛彤听到许半生来访的消息,冷若冰霜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红晕,她没有发现,她的师父似乎比自己还要激动几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