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93章 二郎真君哮天犬

第1093章 二郎真君哮天犬2017-11-11 22:44:35Ctrl+D 收藏本站

    一百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对于丹绛彤这样注定有三千年寿命的女子来说,不过相当于普通人两年三年的时间而已。

    可对于一个想要见到自己意中人的女子来说,别说是百年,即便是一百天,一百个时辰,也会觉得漫长到遥不可及的。

    更何况,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杳无音信,传来的第一个消息便是他要与其他女子完婚了。丹绛彤冷若冰霜是不假,可她心里也早就芳心暗许。

    终于能见到他了,丹绛彤的心跳极快,迈上仙途快二百年的时间,丹绛彤还从来都没有允许自己的心跳如此剧烈过。

    今天不同,因为他要来了。

    他已经来了。

    满怀期待的丹绛彤,其实早就在这漫长的岁月之间,幻想过无数次自己与他相见的场面,模拟了无数次,却没有眼前这一次来的真切。

    宫门缓缓打开,和当年一样器宇轩昂嘴角永远挂着平静的微笑,就仿佛整个世界都尽在掌握的男子,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

    但是,那个男子的手里,却牵着另一个女子的手。

    丹绛彤不是迂腐的人,在修仙者的世界里,一个男人同时拥有几个道侣,和一个女子同时拥有几个男性道侣没什么可稀奇的,强者为尊,这四个字,在修仙者的世界里得到了更大的体现。

    她知道自己出现的太晚,许半生和姚瑶之间早有情谊,哪怕是她见到许半生的时候,他们二人连订婚都没还订,丹绛彤也知道,如果自己也想拥有这个男人的话。就必须跟这个可爱的小仙子一起分享。

    丹绛彤想让自己讨厌姚瑶,但不知为何,她无法对姚瑶生出厌恶之心。然后,她告诉自己。这或许是个好的信息吧,连自己都不讨厌的女人,以后一定可以跟自己和平相处。三个人也没什么,三个人也可以很愉快。在丹绛彤小小的心思之中,她可不想像师父那样孤独终老,尤其是她十分清楚,师父在某些时候,嘴里是会念叨一个她听了何止千遍万遍的名字的。

    一切都可谓是早有准备。但即便如此,当她看见许半生淡定的走了进来,手里却还牵着另一个女子的手的时候,她的心里依旧免不了出现了一丝黯然。那种“我不如她”的感觉,让丹绛彤眼前微微有些发黑。

    茕后端坐在宝座之上,和她的凤辇一样,宝座也是极尽奢华。其实茕后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个张扬的人,但她所有的一切身外之物,都尽可能的展现出其奢华的一面,就像是她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昭告天下。她很快活,她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非常满意,她十分享受这种被人拥戴。高高在上的感觉。

    看着依旧容光焕发的茕后,不知为何,许半生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看上去拥有一切的茕后,其实只是个孤独的女子,她即便作为大乘期的强者,也已经步入了老年,哪怕修仙者的老年,除非自己愿意,否则看上去也顶多就是中年而已。但是容貌的保持并不能阻止茕后日渐老去的心。

    “晚辈许半生。拜见茕后前辈。”许半生打了个稽首,毕恭毕敬。对于茕后,他还是很尊重的。

    随后。许半生又对着侧立一旁眼睑低垂仿佛不动声色的丹绛彤微微的点了点头,因为这个招呼,丹绛彤的眼中,又有了些微光闪动。她抬起头来,终于也对许半生点了点头。

    姚瑶和了凡也上前拜见了茕后,茕后才开口道:“百年不见,你们也都已经成长如此了。可是,许半生,你的进展略微让本后有些失望啊,原以为你差不多该是化神后期了。”

    “茕后对晚辈的期望太高了,晚辈受之不起。”

    茕后一扬眉毛,道:“你都已经是九州世界亘古以来第一个圣灵根了,还说我对你的期望值太高?像你这样的资质,任何期望都不为过。”

    许半生知道,面对茕后这样的巨能,自己的灵根发生了变化,是绝对瞒不过她的眼睛的,是以也并不感到震惊,依旧平静的说道:“圣灵根也从未出现过,那么也就没有人知道圣灵根应该是如何模样,或许圣灵根也没有比仙身强太多,只是因为没有出现,所以大家对于圣灵根的期待原本就太高了一些。”

    茕后哑然,但也不能否认,许半生说的的确不错。

    一挥手,茕后道:“百年前你便答应本后会来极地冰原,这可是叫本后等的好辛苦啊。”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当初晚辈也并未跟茕后约定时间,只说一定会北上一行,前辈如此一说,倒是叫晚辈颇有些惶恐。”

    茕后突然娇笑起来,花枝乱颤,果然是天人之姿,笑声中极度的魅惑。

    “惶恐?许半生啊许半生,你何曾有半点惶恐之意?看在你这百年是去了虚空乱流的份上,本后就不跟你计较了。圣灵根究竟如何,你在虚空乱流中九十余载,还能增进这么多的修为,还敢跟本后说圣灵根比仙身强不了太多?”

    许半生道:“晚辈回来之际,修为也不过是化神一重天而已,都是这几年才堪堪突破化神五重天,这又是另一种际遇。”

    “你这小子,际遇倒是不少。怎么,白亦之的指点,对你而言还算不得最大的际遇么?”

    “剑神前辈对晚辈的指点,更多在剑道领悟之上,不涉及具体的修炼,跟晚辈这次的际遇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说说看。”

    许半生稍稍停顿,组织了一下言辞,这才道:“不知茕后前辈可知道仙庭的神兽?”

    茕后一皱眉,又问:“你别跟我说你遇到仙庭的神兽了,这话不能放诸于天下,可也绝瞒不住我。仙庭早已不复存在了,连大罗金仙都不知所踪,何况区区神兽?仙庭的神兽,其实力也不比修仙者高出多少。”

    “有一头神犬,其模样大概是这样的……”说话间,许半生施展了地煞七十二变中的假形变化,在诸人面前,顿时出现了一条中华田园犬的形象。

    茕后的瞳孔微微一聚,如针如芒,她也坐直了身体,道:“你是在何处见到这哮天神犬的?”

    许半生听到这名字,也是微微一愣,心道哮天神犬?那不是地球的神话传说中二郎神的宠物么?不过这也不稀奇,许半生早就可以确认,地球上的那些神话传说,很多都是从九州世界传过去的,那么,真正的二郎神和哮天犬其实是来自九州世界的仙庭也没什么可稀奇的。

    于是,许半生便道:“二郎真君的哮天犬?”

    茕后点了点头,道:“你刚才所幻化的那条狗,如果你真的见到过的话,那应当就是哮天神犬无疑。若是哮天神犬,倒还是有几分可能,二郎真君神位虽然不高,可在仙庭,却绝对是战力第一的,他的哮天神犬,其战力在仙庭之中只怕也能排进前十。当然,修为并不高,可若说它能留在九州世界,倒也有几分可能。只是,仙庭都已经覆灭了,二郎真君也早已不知所踪,这哮天神犬为何会出现在中神州?”

    许半生心道只知道那条中华田园犬来自仙庭,倒是怎么也想不到它竟然会是哮天犬,堂堂二郎神的左膀右臂,如今却被封印在大青山后,还真是……活该啊!谁让它当年咬了大圣一口的?

    于是乎,许半生将自己和那条中华田园犬如何遇见的事情,挑重要的跟茕后讲述了一遍,当然没有透露具体的方位,那关系到天工开一家主仆的性命呢,也没有牵涉到青色石门和紫金红葫芦。

    茕后听罢,一声长叹,道:“看来还真是哮天神犬,它被封印,大概是当年仙庭留下的伏笔。许半生,我来问你,你是不是已经知道飞升通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对此,许半生还是有些犹豫的,但最终,他笼统的说道:“稍微有些眉目,从哮天犬那里也得到一部分佐证。”

    茕后点头道:“那么就不会错了。仙庭当年还是在九州世界留下了重启飞升通道的可能,同时将哮天神犬封印于此,就是要等到我辈修仙者找到未开启的飞升通道,然后由哮天神犬来指点我们如何开启飞升通道。许半生,你既然已经有了眉目,便该将此事公诸于众,飞升通道一旦重启,仙庭便可重建。你又为何隐瞒不报?!”

    “因为飞升通道开启之门,在一个不该在的人手中。”

    茕后一愣,直觉道:“谁?白亦之?”很快,她又自我否定,白亦之虽然孤傲,根本看不起任何一个人,但他绝非那种有野心之人,许半生既然说是不该在的人手里,那就绝不会是白亦之。

    “不是他!不会是他。那么,任七?也不对,如果是任七,以他的作风,肯定会藉此要挟天下人,当年即便是白亦之也保你不住。而且,真若飞升通道开启之门在他手里,整个中神州也没几个人敢跟他翻脸。那个家伙出了名的是疯子,他不过是想杀了你而已,这点儿要求都无法得偿所愿,他疯起来毁了飞升通道开启之门也不稀奇。圣僧也不会,本后虽然看不惯他满口仁义道德,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世间但凡还有一个完人,那人就只能是老和尚了。这一点,本后还是很服气老和尚的。”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许半生也就不出声说明了。

    茕后的眉头皱的更紧,似乎也觉得不妙。(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