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96章 两行泪下的倾诉

第1096章 两行泪下的倾诉2017-11-11 22:44:39Ctrl+D 收藏本站

    丹绛彤将许半生直接带进了茕后的寝宫,即便是知道茕后所问之事很是*,许半生也没想到茕后那样的女人,竟然会允许一个男人进入她的寝宫。

    尤其是丹绛彤将他带进去之后,就自行告退了,这说明关于那位前辈的事情,茕后甚至连丹绛彤都不希望她知道。

    “晚辈许半生……”

    刚想客气一句,茕后却是毫不客气的将许半生的话打断了:“行了,别来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我看得出来,你虽然看似守足了礼教,但心里却是最厌烦这等东西的。这一点,倒是跟他有几分相似。”

    茕后口中的“他”,毫无疑问,只能是那位终日与酒为伴的前辈,只是,许半生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坐吧。”茕后躺在一张软榻之上,玉体横陈,说不出的万种风情,而她所指之处,是旁边的一张脚凳,除了软榻和脚凳,这寝宫里,就只剩下一张大床了。坐在脚凳上也不免有些让人心思古怪,但总比大床和软榻要强吧。

    许半生目不斜视,心思更是正的很,微微扫量了茕后一眼,并未刻意躲避眼神,也并未不礼貌的多看,显得心底无私。

    其实许半生很尴尬,茕后是何等人物?当然不是为了勾引他,也不可能是勾引他,只不过是为了打听个人而已,何必搞成这样,这样很容易让人误解的好不好?

    不过茕后倒是没把这当回事,主要是两人无论年纪还是其他,都相差太远了,远到让人根本想不到这一点上。否则,茕后怎么也不可能允许许半生进入她的寝宫。

    只能说,茕后太把许半生当自己人了。甚至也不管许半生和丹绛彤之间的事情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就已经将其视为狱坟门的女婿了,所以才会这般无所顾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那个人,那家伙。躲避了这么久,却跟许半生有交道,足以说明那个人也对许半生另眼相看吧?

    茕后也真是想的太多了,她哪里知道,那个家伙之所以对许半生另眼相看,完全是因为许半生能给他酒喝的缘故,他已经懒到连赚取灵石都懒得去赚的地步。

    见许半生坐下之后一直在打量这寝宫,茕后慵懒的说道:“当年。他也是坐在你的位置上,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是这般漫不经心的打量这里的一切,哪怕这里其实他比我都要熟悉了,我有时候找不到自己的东西还要叫他来找。”

    许半生收回目光,笑道:“茕后的寝宫,平时应该没有人敢进来吧?”

    茕后点了点头,道:“女人倒是有一些,男人么,除了他你是第一个。”顿了顿,茕后又道:“你知道我说的他是谁?”

    许半生老老实实的点头。道:“只是晚辈对那位前辈的了解,以及关乎于那位前辈的讯息,会少到让茕后前辈失望。”

    茕后一笑。花开惊艳,道:“还能更失望些么?已经快千年都没有见过他了,音讯皆无,我甚至以为他早就转世投胎去了。这个家伙,竟然还活着。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想过给我说一声。”

    许半生便老老实实的说道:“其实我连那位前辈的姓名都不知道。”

    “他叫萧潜,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许半生点点头,道:“如果我见到的那位前辈,他就是从茕后前辈手中得到妖鸾朱羽的那位。那么他应该就是萧潜前辈了。”

    “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拗口,你就直接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许半生也不再隐瞒。道:“晚辈是在一个集市之中遇到萧前辈的……”许半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先权且认为他就是萧前辈吧。”

    见茕后闭上了双眼,点了点头,许半生又继续说道:“当时晚辈想买些材料,一头撞进了一家很奇怪的店铺当中……”

    随即,许半生便将那天所有的事情都跟茕后讲述了一遍,只是说到那个店铺的奇怪之处,茕后就连连点头,显然,这太符合那个家伙的行事风格了,而后许半生所讲的细节,都让茕后确定,那个人就是自己找了数百年都找不到的萧潜。

    听到许半生说起萧潜竟然下到幽冥地府之中,堪破了十殿阎王都已经失踪的隐秘,逼迫着判官帮他修改阳寿,并且至今每隔三百年还要下去一趟的时候,茕后睁开了凤目,笑了起来。

    这个家伙,还是一如当年的古怪,心里头永远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着万厄苦海的开启,仙庭覆灭的消息当然已经被证实了,可当年,甚至对于飞升通道是否还存在,中神州也是有着疑义的,他居然就敢下潜到幽冥之中,还做出了逼着判官帮他修改阳寿的荒唐事。

    这种事,真的是除了他也没有别人能做了。

    许半生当然没告诉茕后那个现在他才知道名为萧潜的前辈,是因为他身上的幽冥鬼气才对他有了兴趣,也才有了之后的故事。反正茕后也不关心这个,她关心的是萧潜现在的境况。

    等到许半生说完了和萧潜之间的所有,茕后不禁泪流满面,泪光之中却又有着几分笑容。

    又悲又喜,这两种情绪同时出现并不奇怪,但同时出现在茕后这种身份的人身上,就真的是非比寻常了。

    悲,当然悲,自己的爱人,哪怕从未剖明心迹,但却是真正深爱着的男人,是茕后唯一爱过的男人,明明还活着,并且所有一切都和从前相仿,却始终不肯见自己一面,宁愿窝在一个小小集市之中充当一个酒鬼。

    喜,自然是要喜的。快千年了,本该从此天人永隔的那个家伙,居然还活着,而且似乎活得挺符合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既然飞升无望,那就在人世间做个长生之人。修仙不也就是为了长生么?现在终于有了这个家伙的消息,岂能不喜?

    悲喜交加,茕后已经很多很多年都没有这样失态过了。

    终于止住了泪水。脸上的笑意也缓缓淡去,茕后道:“他肯定又换了地方。你真的一点儿都不知情?”

    许半生摇摇头,道:“晚辈的确不知,那位前辈绝不肯抛头露面的,他是铁了心要做一辈子的醉猫了。哦,当然,他这辈子估计会很长,至少会等到飞升通道重启,仙庭重建。十殿阎王重新归位,他才不再有苟且偷生的可能。不过飞升通道开了,估计萧前辈或许就能想开了,到时候勤奋修炼,以期飞升也说不定。”

    茕后看着许半生,展颜一笑,缓缓道:“相信你也不会骗我,那么,你想不想知道我和他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许半生摸了摸鼻子,他知道。这是茕后想找个人倾诉,但身边根本没有人值得她去倾诉,就算是她最爱的弟子丹绛彤也不行。而自己和萧潜有过交集。便成为了茕后最为适合的倾诉对象。

    “萧前辈也说过,他很怕你的,当年就是怕你杀了他,他才会逃离你的身边。”

    茕后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个混账!”咬牙切齿,一口银牙几乎要被她咬碎。

    许半生又道:“其实晚辈是不信的。”

    茕后风情万种的翻了个白眼,许半生只觉得那个萧潜逃走是对的,这样的一个女人,天天这么对你。可你却无法染指,男子汉大丈夫。受这样的煎熬,还不如一走了之。

    但是这话是绝对不能说的。茕后却道:“你倒是也敢说你信呢。”

    许半生尴尬的摸摸鼻子,正色道:“茕后前辈若是有满腹的话语,想要找个人说说,我想,大概也没有比晚辈更适合的人选了。于是……”许半生做出了一个悉听尊便的姿态。

    茕后又是一番娇笑,许半生低垂双目,真心是不想多看她一眼。

    “你这小子,太聪明,不过不管你是否聪明,你就老老实实听我说说吧。”

    许半生耸耸肩,心道你说你说,我就当听个故事。

    茕后轻启双唇,语气变得极为寡淡,她说:“萧潜和我是同门姐弟的关系,我是师姐,他是师弟,不过也比我小不了多少,同一年入门的,也一起进入内门,拜在同一个师父门下,我修为当时略略高一点儿,就做了师姐。年纪上,我也比他大了不到半岁。”

    随后,便是茕后和萧潜一同成长,当然是挑重要的说,茕后一直修为都高于萧潜,但是萧潜也努力的很,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为了证实自己配得上这位师姐,在修炼上的确是相当用心的。

    只是,无论萧潜如何努力,他始终不是茕后的对手,而茕后虽然看得出萧潜对自己的用心,其实她内心之中也是喜爱这位师弟的,但很早就发誓,要飞升仙庭的她,觉得在人间浪费时间在男女的情情爱爱上,实在不是什么划算的事情。

    甚至,有一次,茕后半带着暗示的对萧潜说,说等到他们都飞升仙庭,便可与天地同寿,那时候人生才刚刚开始。

    也正因为这句话,萧潜的惫懒性子没有显露出来,而是继续一路追赶着茕后,直到受天资所限,在化神期的时候,终于还是被茕后拉开了差距,而且,眼见差距越来越大,萧潜甚至有可能根本进不了返虚期阳寿就将结束,他才终于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狱坟门。

    并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有的只是一个女人对于往昔的追忆,但是许半生却能听得明白茕后话语之中,对于萧潜的眷恋和不舍。

    其实茕后的话,并不能给许半生太多的感动,但是,横跨两千多年的爱恋,就这一点,已经能让许半生要替茕后和萧潜想个重聚的办法了。

    就算不冲着茕后,萧潜对许半生的指点也终于有了报恩的机会,这能替这二人解开两千年的心结,想必萧潜也是开心的吧。

    而此刻,茕后也终于停止了她的倾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