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97章 逼婚

第1097章 逼婚2017-11-11 22:44:40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茕后终于结束了她的叙述,许半生试探着说道:“前辈想见萧前辈么?”

    茕后看了他一眼,经过倾诉之后,其实心里已经平静的多了,便道:“你刚才不是说你也找不到他么?他肯定不会留在那个集市的。”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一百五十多年过去了,不管萧前辈是否下过幽冥延寿,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不会留在当初那个集市。晚辈这些年在中神州也算是有些薄名,萧前辈只要还活着,应该不可能毫无耳闻,那么他还想躲着茕后前辈您的话,就必然会换地方。”

    茕后又翻了个白眼,许半生心中一阵阵哀嚎,老太太啊,您能不能别这么妖娆?很难受啊!

    “那你又怎么让我跟他见面?”

    “幽冥地府不会有任何改变,掌管生死簿的判官也只有那一个,只要萧前辈还想延寿,他就必须下幽冥。”

    “你是说让我去等着他?”茕后虽然觉得这是个很弱智的方法,但也不免心动,因为这样守株待兔的话,的确是最长三百年,就能等到那个家伙。

    许半生摇摇头,道:“也不必那么辛苦,以前辈之能,下地府并不难,找到那个判官,让他把生死簿拿出来给茕后您一观更不难。这样,您就可以知道萧前辈的阳寿还剩下多少。他总归是要提前去延寿的,您提前个十年下去,这样的等待也就不那么辛苦了。又或者,干脆威逼那个判官,一旦看到萧前辈前来延寿,想办法拖延一下,然后派鬼兵向您通风报信……”

    茕后豁然开朗。嫣然一笑,看的许半生又是一阵头皮发紧。

    许半生的女人有很多,但包括风韵最足的蒋怡在内。也没有人能达到茕后的十之一二,这女人。真是……许半生找不到适合的形容词,突然觉得两千多年的等待,对于萧潜来说,或许也不冤。换一个其他男人,只怕明告诉他要等两千年,他也能等下去。

    “你这小子,倒是有几分计较,那么。你要本后如何感谢你呢?”说罢,茕后竟然不自觉的抛了个媚眼给许半生,看的许半生又是一阵阵的喉头发干。

    不带这样的,你到底是想证实自己老妖婆的魅力,还是考验老子是不是个男人?哪怕是明知道这根本就是绝无可能之事,但许半生面对茕后这样的祸水,也真是免不了会有男人最为原始的心理作祟。

    “晚辈能为前辈效劳,已是万分荣幸,岂敢要前辈任何感谢。”

    茕后摆了摆手,道:“这是两码事。这样吧。我把彤儿下嫁于你,如何?”

    许半生听罢脑中一嗡,下意识的摆手道:“晚辈不敢。晚辈已有道侣。”

    “废话,本后能不知道你有道侣?本后还差人送了贺礼过去。只是,修仙者,根本不必拘泥小节,你有了小仙子,也不耽误你和彤儿。更何况,飞升通道重开几成定局,将来你们都是要飞升成仙之人,拘泥于这个。你不觉得可笑么?”

    许半生无语,也听出茕后语气中的不悦。倒是不敢蛮横的拒绝。

    但是,丹绛彤自己的意思。他早就看出来了,这并不代表他一定要接受。问题是他不止姚瑶一个啊!正如茕后所言,他迟早是要飞升成仙之人,到时候,太一洞天化作大千世界,或者是他有金仙神通能将林浅等人带出来,他就会立刻拥有一群如花美眷。姚瑶那边勉强是解释清楚了,再多一个丹绛彤算怎么回事?

    光是姚瑶那里,也不好办啊!

    “你这小子,还敢拒绝本后,若不是彤儿对你早生情愫芳心暗许,你当本后愿意委屈彤儿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夫君?本后将彤儿下嫁于你,乃是你的福气,你还敢推三阻四?!”

    许半生暗暗叫苦,心道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茕后,不带你这么恩将仇报啊,老子帮你出了个绝好的主意,你却要害老子?

    话虽如此,但这世间除了许半生,大概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把和丹绛彤结为道侣视为被害,所以,许半生想了想,觉得还真是哑口无言。

    但是,这不是我要的结果啊!——许半生无奈的只想仰天长叹了。

    “可……可……可是”,许半生嗫嚅半天,终于说道:“那也得看看丹绛彤是怎么想的吧?”

    茕后嫣然一笑,照例风情万种,许半生简直想骂娘,如果他真的收了丹绛彤,茕后也算是他的丈母娘了,你们谁见过丈母娘对着自家女婿摆出各种媚态的?就算你本身如此,好歹在自家女婿面前也收敛一点儿是不是?这种样子,谁家的女婿受得了?

    “彤儿的心思,我这个做师父的岂能不知?百年来,那丫头无时不刻不盼着你能来我极地冰原,只求见你一面。你只要答应了,我保证彤儿那边绝不会有什么意见。”

    许半生再度苦笑,大着胆子道:“那即便是丹绛彤没意见,姚瑶那边,还有剑气宗……”

    “男子汉大丈夫,立于天地间,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要你何用?至于剑气宗,哼哼,我茕后看中的女婿,愿意分给他们剑气宗一半已是无上殊荣,那帮耍剑的牛鼻子胆敢有半个不字,本后现在就杀上剑冢,拔光他们的剑灵!”

    许半生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说你这是嫁徒弟,还是抢男人?而且,耍剑是个什么说法?茕后你确定你不是在骂人?

    简直就要无语了,不过很快,他梗着脖子,硬气了脾气,道:“茕后您虽然是巨能强者,可您始终是个女人,您跟我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似乎不妥!”

    “有什么不妥?”茕后一瞪眼。

    许半生朗声道:“萧前辈在您面前,何曾有半点男子汉大丈夫的情怀?!”

    茕后一呆,随即勃然大怒,这个小子,竟敢调戏本后!茕后怒向胆边生。简直想要一刀剁了许半生,这小子太可恶了。

    但这也只是气话而已,想想就算了。杀了许半生?她还真下不去手。但是,我家徒儿有那么差劲么?叫你娶她你还敢不满意?

    横想竖想。茕后也有些无可奈何了,许半生这小子,现在在茕后心中的地位极重,还真是有点儿打不得骂不得的,否则,传扬出去,她茕后就是如此对待一个“恩人”的,茕后这一辈子的名声也就毁于一旦了。

    最主要的是茕后也真心喜欢许半生。以前只是觉得丹绛彤嫁给他是遂了丹绛彤的意愿,可现在,她自己也对这个女婿满意的不得了。这个女婿,未来可是有机会成为仙庭之主的人呐,谁能不爱?

    偏偏这小子不识抬举的很,这就让茕后有些进退维谷了。

    “我再问你一遍,我把彤儿下嫁于你,你是娶还是不娶?”茕后无奈,竟然也有几分无赖的风范。

    许半生站起身来,拱手道:“前辈。并非半生不娶,只是半生已有姚瑶为妻,若是再迎娶丹绛彤。对她们二女都不公平。更何况,丹绛彤的心意半生也能体会一二,可以她的骄傲,只怕她也不能接受二女同侍一夫。茕后前辈您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笑话!我家徒儿我能不知道?我说她不介意她就不会介意!”

    不等许半生开口,茕后又道:“你担心小仙子那个丫头是吧?我这就去找她,问问她,她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你放心,我不逼她,但是。我相信她若是个肯为你着想的女人,就绝不会反对这门亲事。”

    许半生皱皱眉。他甚至能想象的到,茕后将会如何对瑶瑶说。一定会拿将来对付神机门的事情说事,而姚瑶深明大义,一定会明白,娶了丹绛彤,就等于将茕后沈怡也彻底绑在了许半生这条船上。那样的话,姚瑶一定会同意的。

    最终,许半生只能冷冷说道:“丹绛彤介意也好,不介意也罢,甚至姚瑶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却是介意的!茕后前辈,不管你们都是怎么想的,但半生有自己的苦衷,我也只能选择让丹绛彤断了念想了。否则,将来等我的苦衷不得不和盘托出的时候,大家免不了都会难堪。”

    茕后瞪目道:“你这小子,还有什么苦衷?”

    许半生不言,只是目不斜视的看着茕后,与她直面对视。

    茕后极怒,又问:“你到底还有什么苦衷?”

    许半生仍旧不说,茕后冷声道:“你休要告诉本后,除了姚瑶,你还有别的女人?!”

    许半生犹豫半晌,最终决定坦然承认,道:“请恕晚辈无法全盘说出,但是,这一点,在晚辈和姚瑶交好之前,晚辈便已经对姚瑶明言。在她之前,晚辈还有七个女人!”

    茕后震惊,绝难相信,但是许半生的表现,却又让她不得不信。

    寝宫之外,突然有人通秉道:“门主,小仙子姚瑶求见。”

    茕后看了看许半生,许半生也正视着她,二人心中都是同一个想法,姚瑶来干什么?

    姚瑶在酒宴之上,见许半生被叫走良久都不归来,担心茕后就是为了跟许半生说丹绛彤的事情。而姚瑶是知道许半生的,他绝不会同意,姚瑶担心许半生触怒茕后,惹出麻烦来。茕后也是喜怒无常的性子,绝非什么好相与之人。

    而姚瑶对于许半生和丹绛彤的事,早已有了决断,思忖良久,她决定主动来见茕后,以免许半生为难,也免得他出事。

    茕后想了想,还是宣道:“让她进来吧。”

    姚瑶进来之后,看了一眼许半生和茕后之间的姿态,心里更加觉得被自己料中了,于是,姚瑶上前几步,施礼道:“沈前辈,晚辈唐突,有个不情之请,愿前辈能将绛彤姐姐嫁于半生为妻,姚瑶愿与她共同侍奉夫君!”

    一句话,茕后和许半生都呆住了。

    许半生不明白姚瑶为何突然如此,但他第一反应就是要出来拦住姚瑶。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姚瑶便摆摆手,坚持道:“大哥哥,我知道你有为难,但绛彤姐姐对你的情谊,从百年前在七宝琉璃阁中,姚瑶便已经看出来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