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98章 即日完婚

第1098章 即日完婚2017-11-11 22:44:41Ctrl+D 收藏本站

    姚瑶继续道:“这次来到狱坟门,姚瑶更是感觉的到绛彤姐姐对你的款款深情。当初我每次都是等你十余年,就已经想念不已,绛彤姐姐一等便是百年,这份心意,即便是姚瑶也觉得自愧不如。姚瑶喜欢绛彤姐姐,不忍见她难受,所以,你就娶了她好不好?”

    许半生无语,姚瑶这番话,完全是从男女之间的角度把他堵的死死的,让他连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口。否则,岂不是表示他自己看不上丹绛彤,这会让丹绛彤生不如死的,闹不好就心态扭曲了。

    尤其是许半生比姚瑶更清楚丹绛彤对自己的情谊,就凭之前跟茕后对峙,许半生绝不肯交出飞升通道的时候,丹绛彤几次三番出声帮助自己,换做一个人,是绝不肯做的,许半生越发能感觉到丹绛彤的想法,只是,那边还有蒋怡等七个女人,这里也还有一个姚瑶,许半生真心是不想再多造孽了。

    茕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之前苦说无益,许半生这小子一堆理由在那儿拒绝,现在倒好,姚瑶自己主动帮他提亲了,看这小子还有什么理由反对。

    “本后也正跟许半生说起此事,想要将彤儿下嫁于他,无奈这小子不肯同意,口口声声担心你不愿意。现在好了,小仙子,你告诉这个小子,你到底愿不愿意?”

    姚瑶看了看许半生,走过去,拉起她的手,道:“大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着想,但是,姚瑶真的不介意和绛彤姐姐同为你的道侣的。你若是担心其他姐姐,就更加没必要了吧?”这话说的极为小声。姚瑶也不想茕后多问。

    许半生长叹一口气,道:“好吧,既是如此。我答应便是。只是,姚瑶。对不起你了。”

    姚瑶摇摇头,笑着说道:“有绛彤姐姐相助,我开心着呢。”

    许半生看着姚瑶,突然明白了这丫头的小心思,不由的刮了她的鼻子一下。

    茕后咳嗽了两声:“咳咳,你们这对小儿女,怎敢在本后面前如此?简直胡闹!”

    许半生和姚瑶也有些尴尬,刚才完全沉浸到自己的小心思里。倒是忘记了这里还有个茕后。

    不管如何,关于丹绛彤和许半生之间的事情,也算是有了个不错的结局,茕后和萧潜之间,相见之日也不会太远了,茕后不禁大喜,立刻吩咐,让门外之人将丹绛彤找来,她要立刻让许半生和丹绛彤完婚。

    对于这样的安排,许半生也是无可奈何。姚瑶却只是掩嘴轻笑,许半生忍不住传音道:“你这丫头,还敢嗤笑于我。待晚间你看我如何收拾你?”

    知道许半生所指的收拾是怎么一回事,姚瑶也不禁的霞飞双颊,面红耳赤的翻了个白眼。

    随即传音道:“我有绛彤姐姐帮我!不怕你!”

    许半生促狭之心顿起,继续传音道:“到时候让你与绛彤一起大被同眠,看你求饶不求饶。”

    姚瑶顿时呆住了,脑中不可避免的想起自己跟丹绛彤二女一起交缠在许半生身上的情景,顿时羞得不能自禁。

    关于这方面,茕后其实单纯的很,她根本就没有男女之间的体会。只是看出姚瑶的含羞带怯,也感觉到二人在传音私语。却并不知道二人的话语已经如此“下流”,当即只是威严的说道:“你二人在我面前传音私语。成何体统?”

    她这一句话,倒是暂时解了姚瑶之围,姚瑶也是无奈,她作为许半生的妻子,竟然要帮他向另一个女子求亲,还要被许半生这个得了便宜卖乖的家伙调戏,不由得狠狠的瞪了许半生一眼。

    丹绛彤走了进来,见姚瑶竟然也在,神色又是一黯。

    “徒儿参见师尊。”

    丹绛彤款款下拜,许半生在一旁看着她,心中也不得不叹道,丹绛彤的确也是人间绝色,现在也就是涉世未深,若是稍稍开发,只怕艳媚之态,比茕后还有胜之……不对不对,怎么能拿茕后作比较呢,阿弥陀佛,我真没对茕后有什么不干净的想法啊。

    茕后点了点头,道:“适才许半生向我提出,说他想要娶你为妻,你可愿意?”

    丹绛彤一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却见茕后只是含笑看着她,满脸的溺爱,心中便已经明白,哪可能是许半生向茕后提亲,只怕是茕后逼迫许半生答应的。

    但是看了看许半生,却也没见许半生反对,尤其是看到姚瑶的时候,姚瑶还跟她挤挤眼睛,显然是也早就知晓,并且心里没有任何芥蒂,丹绛彤不由得觉得这太不真实了。

    即便心里早就对许半生情根深种,现在绝对是得偿所愿,可丹绛彤依旧扭捏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脚尖,手指又开始不自觉的玩弄自己的裙裾。

    “你这孩子,到底是嫁还是不嫁,你总要给为师一个回话吧?”

    丹绛彤抬起头看了看许半生,见许半生眼中传来笑意,她顿时觉得被一种巨大的幸福所击中,带着些慌乱的点了点头,道:“弟子全凭师尊做主。”声音却越来越低,最后“做主”二字,甚至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

    茕后心情大好,道:“既然是郎有情妾有意,那么,本后就责令你们今晚成婚,你们可愿意?”

    许半生和丹绛彤顿时呆了,原本有了婚约也没什么,可当晚就成亲,这似乎也有点儿……

    姚瑶却是掩口不断笑着,见二人半晌都不出声,姚瑶道:“茕后前辈就别问他们了,你看他俩,哪有不同意的模样。”

    许半生听了,又是狠狠的瞪了姚瑶一眼。

    姚瑶却是翻了个白眼,心道谁让你刚才调戏我的?

    茕后哈哈一笑,道:“那我这就吩咐人准备,正好,晚宴还没结束。本后现在就去宣布。原本我茕后爱徒大婚,应该广邀天下英豪,可考虑到你二人现在都是修炼的关节点。还是要尽快达到返虚,甚至大乘。这事儿我就做主不让外人参加了。一切从简,我狱坟门大庆三百日!”

    事已至此,似乎也没什么改变的可能,许半生和丹绛彤对视了一眼,许半生心里还略有些无奈,可丹绛彤却是满心喜悦,恨不得现在就让许半生拥在怀内。同时,她知道姚瑶在这其中必然起了很大的作用。不由得感激的看了姚瑶一眼。

    姚瑶见状,推了许半生一把,道:“还不去拉绛彤姐姐的手?绛彤姐姐,以后你我就姐妹相称了,你修为高,年纪也略长于我,虽然我先入门,但我叫你姐姐,你愿意的吧?”

    丹绛彤羞得满脸通红,低下臻首。小声道:“姚瑶妹妹。”

    许半生愈发无奈,只得走到丹绛彤的身边,轻轻的拉起了她的小手。

    柔荑入手。滚烫柔软,许半生心里也是一软。

    “绛彤。”

    丹绛彤抬起头来,眼含水波的看着许半生,轻声唤道:“半生哥。”

    茕后哈哈大笑,玉手一招,叫了人进来,吩咐她们去安排一切,众人虽然惊讶,却没有任何违逆。立刻着手准备。

    很快,许半生和丹绛彤的事。就已经传遍了狱坟门,众弟子虽然惊讶万分。但有心人也早就发现了丹绛彤对许半生的情谊,自然是多加说明。而在狱坟门内,茕后的话是绝对的圣旨,无人敢于违逆,更何况,许半生的情况他们也不是不知道,丹绛彤嫁给许半生,本也是天作之合,而且这还能间接的跟剑气宗乃至那烂陀寺建立良好的关系,他们也是打心眼里高兴。

    无非也是婚礼上老套的那一切,一对新人先敬了茕后的酒,又去敬了所有狱坟门的弟子酒,甚至都没人敢灌许半生多喝一杯,茕后就宣布礼毕,狂欢三百日,让许半生和丹绛彤去刚刚布置好的婚房了。

    婚房之内,一对高大的红烛哧哧的燃烧着,丹绛彤低着头,着实难以置信,短短几个时辰,自己竟然就已经是意中人的妻子了,从此,天高地阔,任其遨游,而不久之前,她还暗自神伤,觉得此生与许半生注定无缘。

    许半生轻轻的撩起了丹绛彤的盖头,看着这张娇嫩的不可方物的面庞,心中也是唏嘘不已。

    本只是来完成一个承诺,顺便拉拢个帮手,没想到还得到了一名新的娇妻。

    “绛彤。”许半生轻声唤道。

    丹绛彤抬起头来,早已双眼含水,心里满是极大的喜悦。

    “夫君。”说出来这两个字之后,丹绛彤也不禁羞得再度低下头去,将臻首埋入许半生的怀里,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许半生只得轻轻抚摸着丹绛彤,却见丹绛彤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口中也发出了"jiao chuan"嘤咛,此前在茕后面前,被茕后媚态已经搞得有些虚火发旺的许半生,喉间发出一声低喘,也再按捺不住,一把将丹绛彤推倒在床上,矫健的身躯重重的压了上去。

    丹绛彤还是个雏儿,根本不懂这些,其他人在出嫁之前,不免会有长辈传授一些闺房之秘,可丹绛彤嫁的突然,茕后也根本不懂这些,哪有人传授于她?

    许半生倒是轻车熟路,将丹绛彤剥了个精光,看着这肤白胜雪的女子,许半生更是血脉贲张,压了上去。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许半生竟然半晌都没能得手,丹绛彤紧张的一碰就浑身颤栗,许半生也是“百撕不得其姐”,无奈的真想出去杀个人来发泄一番。

    陡然间想到姚瑶,许半生狞笑一声,飞出房去,冲入原先的房里,姚瑶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抓了过来,刚进房也被许半生剥个精光,姚瑶大羞不已,以为许半生之前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现世报了。

    但是,姚瑶很快便沦丧在许半生的攻势下,于是,二人在丹绛彤面前很是无耻的操练了一番,之后,丹绛彤也终于敞开了她紧闭的门户,任由许半生长驱直入。一整晚将二女折腾了个天翻地覆,直到二女叫饶不已,天色也早已大亮,许半生这才放过二女,左手丹绛彤,右手姚瑶,两手俱是细腻柔滑,昏昏睡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