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099章 圣僧手誊经书

第1099章 圣僧手誊经书2017-11-11 22:44:43Ctrl+D 收藏本站

    丹绛彤在狱坟门的地位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茕后沈怡之外,其他人都要称她一声少主。

    如今许半生和丹绛彤成亲之后,狱坟门的对她的称呼就变了,他们开始称呼许半生为少主,而称呼丹绛彤为少后。

    许半生知道,这是茕后给他的回报,之前将丹绛彤嫁给他说是感谢,只不过是茕后为了自己的爱徒做打算而已。而让狱坟门上下改口叫自己少主,并不是说要强行将许半生留在狱坟门中,而是表示他如今在狱坟门的地位,取丹绛彤而代之,或者说是在茕后和丹绛彤之间增加了一个位置,是为少主。

    这也就意味着,许半生在狱坟门,除了没有权力让整个狱坟门为他赴汤蹈火,即便是想要抽调一部分人马都是可以做到的。甚至于,就连狱坟门所有的修炼功法都对其敞开,这是茕后亲自下令。

    许半生的修为已经达到化神五重天,茕后深知,对于普通修仙者,化神期之后可能还会与他人发生冲突,以造就部分机缘,可像是许半生这样,位居小五圣之首早已名满天下的修仙者来说,又有天下第一的强者白亦之力挺,身后更是站着茕后和整个狱坟门以及剑气宗的力量,许半生在这片大陆上,可谓是已经可以横着走了。除了狼子野心的神机门,以及跟许半生之间已经有了战约的龙王,基本上无人会去招惹他。

    这样一来,许半生的仙途基本上就只剩下了闭关修炼这一条路,而闭关修炼,修为和境界提升虽不难,可难得是对于大道的领悟。

    哪怕许半生已经坦白的告诉茕后,自己积累的领悟足够他抵达返虚。甚至有可能到返虚中期都够用,可哪怕是到了返虚四重天后,距离返虚大圆满的大乘期之境。也还有五个小境界一个大境界要攀升。

    领悟大道,这关乎于资质。但却不像提升修为那样,资质决定一切,往往需要跟随其不同的际遇。

    既然在中神州已经很难再有什么新的际遇,而许半生再去虚空乱流的意义也不大了,那么,令其博览群书,从各门各派的功法心法之中,通过领悟前辈修炼的方式领悟大道。几乎是唯一可行的方式。

    狱坟门除了自己的功法和心法,这些年,由于茕后的存在,倒是也搜集了不少其他门派的功法,对许半生应该会有所帮助。

    见许半生成亲之后并无意再离开,而是学了狱坟门最基础的火系心法,以此为基,在莽莽冰原上展开了修炼,了凡觉得这并非自己的道,自己的道还是在路上。于是他便向许半生辞行而去。

    许半生与了凡约定,百年一见面,无论修为如何。了凡百年之后再来极地冰原与许半生相会。若是倒是二人都还没有达到理想状态,便再做约定。

    了凡走后,先回了一趟那烂陀寺,对圣僧言明,许半生如今已经迎娶丹绛彤为妻,人也留在了狱坟门。

    对此,圣僧点点头道:“以此子之实力,返虚以下已经绝无对手,而若非返虚大圆满的大乘之境。也没有人就敢说自己一定有把握胜的过他。在极地冰原修炼,倒是不错的选择。只是。领悟大道还是需要历练,就这么一直留在极地冰原。也不是事啊!”

    了凡赶忙道:“茕后对大哥极为看重,已经勒令狱坟门,改口称其为少主,狱坟门一切资源对其敞开,包括心*法,大哥皆可修炼。”

    圣僧笑了笑,慈祥的说:“你是不是也想让我开放本寺一切资源,任由许半生取舍?”

    了凡张了张嘴,终究说不出口,毕竟属于不同门派,即便是为了同一个目标,也不能将自家的东西随便拿给一个外人。更何况佛道有别,这些心*法,对许半生也未必就有多大的好处。

    圣僧再度一笑,道:“门派之见,便是为师也不能免俗,这不仅事关为师一人,而是关乎于那烂陀寺的命脉。茕后真是个有大见地之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果然具有极大魄力。只是为师还是无法做到这一点,为师在本寺地位尊崇不假,可本寺并非是为师的一言堂。有心,却无力。不过,了凡呐,你自安心苦行,百年时间,返虚必达。至于许半生那边,你就不要多操心了,他自然会有他的气运。”

    见圣僧这么说了,了凡心里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点了点头,躬身退了出去,背起一个小小的包裹,手持钵盂,开始在中神州无尽的道路上艰苦跋涉。

    见了凡走远,闭上双目的圣僧却又睁开双眼,翩然而至万经楼,用一年时间,将那烂陀寺万经楼中所有佛经都誊抄了一遍,然后,带着那些佛经,向那烂陀寺的住持说明,自己要到世间传经。

    这本是佛门弟子的本分,圣僧以前也曾多次传经,只是最近几百年来,圣僧再也没有这样的行为。他突然提出,住持也有几分惊奇,但这也是扩大佛门影响的好事,住持终究还是同意了。

    圣僧离开那烂陀寺,一路苦行,三年之后,艰苦跋涉至极地冰原,那白蒙蒙的冰圈丝毫阻挡不了圣僧,甚至于圣僧闯入冰圈之时,阵法预警都没有任何征兆。

    几乎就在狱坟门弟子的注目之下,圣僧走到了主宫门来。

    当圣僧高声宣讲佛号之时,狱坟门的弟子才知道,圣僧竟然已经进入狱坟门了,一个个不由大惊。

    “阿弥陀佛!”圣僧高宣佛号,“沈施主,老僧冒昧造访,还请施舍些米饭。”

    茕后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主宫门口,挥手屏退了门下弟子,道:“圣僧尊驾大驾光临,为何不提前跟小妹说一声,小妹也好去迎接一番。”

    圣僧慈祥的一笑,道:“老僧此来,一为求沈施主布施一二,二为许半生而来。”

    “布施好说,只是不知圣僧要见半生何时?”

    “传经!”

    “他乃道门弟子,圣僧乃是佛门高僧,佛经虽然高远,对半生何用?”

    “有用没用,也不妨读一读,佛本是道,佛道本为一家,沈施主何出无用之言?况且许半生小施主与我佛极为有缘,将来成就还在我佛之上,这佛经对他只怕有大用处。”

    茕后低头沉思,也知道圣僧对许半生不可能有任何恶意,便让开身子,道:“圣僧请进吧。”

    圣僧也不客气,迈步走进了主宫之中,茕后则是吩咐:“去请少主来。”

    招呼圣僧坐下,备下酒菜,应了圣僧求施舍的话。

    不多时,许半生便携姚瑶与丹绛彤二女前来,一进门,便行了个弟子礼:“晚辈许半生,拜见圣僧前辈。”

    圣僧咽下口中一块肉,喝下一口酒,单手一抬,许半生三人便站起身来。

    “呵呵,小施主,一别多年,别来无恙啊!”

    许半生对圣僧满怀尊敬,当年在那烂陀寺,若不是圣僧自请面壁六十年,他也没那么容易能够离开那烂陀寺。

    “晚辈一向还好,了凡他说他的大道在路上,又去苦行了。”许半生是担心圣僧不知道了凡不在这里,还以为圣僧是来找了凡的。

    圣僧摆了摆手,道:“老僧并非为小徒而来,而是为了小施主你。这些年来,小施主机缘连连,又与小仙子火凤凰结为神仙眷侣,想必意气风发的很。只是当年老僧就曾说过,小施主与我佛有缘,不知这些年来,小施主可曾读过我佛家典籍?”

    许半生略有些惭愧,道:“这些年只顾着修炼,却是无暇阅读经典。不过早年间晚辈被视为废人之时,倒是读过不少佛家的典籍。”

    “哦?说来听听。”

    “晚辈读过《金刚经》《楞伽经》《功德经》《心经》《法华经》《地藏菩萨经》以及《无量寿佛经》。”其实许半生读过的经书,远不止这些,他只是列举了其中很小一部分。

    圣僧点了点头,道:“都是世间流传之经文。”说着话,圣僧一挥宽大的僧袍,长袖之中,便飞出数千本经书,足足在许半生面前堆成了一面墙。

    “你以往所读,皆为轻化之后浅显易懂的普世经文,这里俱为我佛真经,分作大乘部与小乘部。许半生,还不快快跪下受经?”

    最后一声断喝,犹如雷音灌耳,许半生顿时觉得梵唱连连,眼前的经文组成的那面墙,仿佛化出无数金色卐佛印,俱都朝着许半生逼迫而来。

    许半生感受着其间佛气弥漫,心思虔诚的跪伏了下去,双手平放地面之上,额头轻轻的碰在了自己的掌心之间。

    看着许半生的举动,圣僧点了点头,脸上更显慈祥之意。

    “这些佛经,俱都传授于你,你要详加研读,或可受益无穷。”

    许半生道:“晚辈铭感圣僧前辈大恩,莫敢忘怀。”

    茕后在一旁惊讶的说道:“圣僧,这些佛经俱是您亲手誊抄?”

    佛经只是死物,由什么人抄写,其彰显的效果也绝对是不同的。圣僧的实力未必真能跻身这个世界五强之列,但若说佛门第一人,那绝对是圣僧无疑。是以,他是这个世上最接近真佛释迦牟尼之人,由他亲手誊抄的经书,本身就是一件法宝,无论是佛是道,别说读了,就算是整天和这些经书呆在一起,对于修为和大道的领悟,也有莫大的好处。

    圣僧这绝对是送了许半生一份大礼,茕后自然明白圣僧的心意。

    许半生也是极为虔诚的再度跪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