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03章 杀上清净天

第1103章 杀上清净天2017-11-11 22:44:48Ctrl+D 收藏本站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尤其是刚刚就见识了一名弟子因为许半生送了一道剑意给他,虽然暂时还无法融会贯通,但却已经因此晋升一个小境界,每个人都在盼望着被许半生选中的下一个人是自己。

    “东流,多年不见了。”许半生含笑道。

    泛东流如今也已经是金丹九重天了,不出重大意外,他应该会在往后的岁月里成功跻身元婴之列,只是想再有较大的成长,却是很难。最终的成就,大概也就是元婴四重天附近。

    当年的兄弟,如今却需要仰望,泛东流早已不敢轻易跟许半生打招呼。

    只是没想到,许半生却还是在人群之中找到了早已算不得出众的他。

    泛东流当然不会像刚才那名弟子一样,他缓缓走了出来,仰脸笑了笑,跪倒在地,道:“弟子泛东流,拜见老祖。”

    许半生无奈,他知道,自己和泛东流之间,早已不在一个层次,现在就算是他再如何将泛东流视为兄弟朋友,泛东流也绝不敢跟自己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不必多礼。”许半生虚抬右手,将泛东流扶了起来。

    “凳子呢?”许半生又问。

    泛东流的情绪略显激动,眼角也闪现几丝泪光,道:“牛凳师弟在三十年前,已然战死。”

    许半生顿时怒道:“谁杀的?”

    泛东流张张嘴,却没敢说,只是回头望向杨高宇,他只是一个金丹而已,即便在太一派,现在也已经是内务府的一个堂主,可这种事,终究还是要杨高宇这个掌教来决定。

    杨高宇冲泛东流点了点头,他才说道:“牛凳师弟后来被选入钦天府,处理外务。再一次外出之中,与他人发生争端,最终因此丧命。”

    “那人是谁?何门何派?”许半生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可怕了,若是牛凳自己跟其他门派的人发生冲突,或许还是牛凳的错,可既然是帮钦天府处理外务,那么即便是牛凳有错,太一派也有替他报仇的责任,最起码,要让对方给出一个说法。

    可是,光从泛东流此前的表现,许半生就知道,肯定没有什么说法,杀了牛凳之人,一定门派实力远超太一派。

    泛东流还是不敢说,许半生怒道:“东流,当年我初入太一派,遭到派中师兄欺侮,只有你与凳子出头帮我。如今你我之间虽然修为差距日益增大,但不管你们是否还把我当朋友,我许半生,却一直将你二人视为兄弟。只是,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我们行为处事难有交集,这些年来,也没什么机会说说话。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把你们忘记了。凳子若是因为私事争端,死于他人之手,无论他对错,我也不至于如此愤怒。可凳子乃是因钦天府外务身死,杨高宇,我问你,你可曾替牛凳讨个说法?是不能,还是不敢?如此鼠胆,便是成了旁门又如何?将来成为左道,是不是被上门弟子欺负了你也不敢吭气。到了上门呢?被十大上门欺负?被五圣欺负?你看看,这朗朗中神州,哪一个上门,哪一个左道,在自家弟子屈死之后,会不去对方门上讨个说法的?若是不能,我已经回到大青山,你为何不对我说?你做不到的,我去替你做,对方不肯给你交代,我倒是要看看,他敢不敢不给我交代!”

    一席话,霸气无双,作为返虚真一的霸气,完全展现了出来,气冲霄斗,纵使是其他门派的返虚,也不禁为之骇然色变。

    审判所的专员一看,赶忙上前,沉声道:“许半生,即便你有通天之能,这中神州之上,发生的任何门派间争端,都需上报我审判所……”

    话没说完,许半生猛然转身,怒气冲冲的一指那人,打断了他的话:“你给我闭嘴!”

    上千人骇然不已,许半生连对审判所的返虚,也敢如此说话了,到底是实力强横啊,真是强到连审判所也不放在眼里了么?可是,审判所那是由上门集合而成,岂能受许半生的气?

    “许半生,你好大的胆子!”对方也是一愣,万万没想到许半生竟然会如此不给审判所的面子。

    许半生冷笑一声,道:“现在你知道出来了?那我太一派弟子死在他派手中的时候,你们审判所在哪里?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既然是由钦天府出外交涉,便属于两派纷争,除了任何事,双方动了手,哪怕是双方有约定在先,也需要道你们审判所备案。我太一派弟子被杀,你们审判所置若罔顾。真当我们太一派好欺负么?”

    好大的煞气,吓得那名审判所的返虚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旁边他的一名同僚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传音给他,让他不必多管。这件事的确不是太一派的错,只不过对方是个上门,而杀了牛凳之人又是他们审判所的一名化神的弟子,所以才没有人追究下去。甚至于,审判所里的那名化神,也对太一派找上门来的人进行了威胁,太一派这才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这人一听,居然是这么一回事,这还真不是他能管的,若是太一派不追究也就罢了,或者太一派没有能力追究也行,偏偏,太一派虽弱,可他们却有个许半生啊!这种情况,真正是九州世界从未有过的,像是太一派这种小门派,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像是许半生这样的强人,但是,现在偏偏出现了。

    “没话说了?那么看来,是因为对方门派高大,让我太一派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啊。你们审判所,只怕在这其中也不光彩吧!什么主持公道,哼哼!”许半生一脸冷峻之色,又转身望向泛东流,诚恳的说道:“东流,凳子出事,你就没想过替他讨个公道?”

    泛东流满脸的惭愧,再度跪了下去,道:“老祖,不是弟子不想替牛凳师弟讨还公道,无奈对方乃是上门清净天,杀了牛凳师弟的人,已经是元婴修为,弟子即便是想找对方挑战,也不过是送死而已。当时掌教也曾带领众弟子去清净天讨还公道,可对方蛮横无理,根本不理。他们派中,还有个化神是审判所的专员,当时还曾赶至威胁掌教。掌教也是不得已才咽下的这口气!”

    许半生闻言一愣,道:“清净天?”

    泛东流泪光涟涟的看着许半生,道:“弟子深知自己罪责深重,请老祖责罚。”

    “我责罚你作甚?要责罚也是杨高宇的错。你们没有能力解决,却为何不告知于我?”

    杨高宇哑口无言,只能是满脸羞愧之色的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一扬手,苦剑意化作一道流光,直奔泛东流,转眼没入他体内不见。

    泛东流一呆,他没想到许半生还是将苦剑意送给了他,心中激荡不已,一股豪气也冲天而起。是呀,大丈夫行走于世,自当恩怨分明,哪怕是死,也要有个说法。

    苦剑意磅礴的气势,让泛东流一时间悟通了许多道理,他竟然也和萧瑟朗一样,当场坐下,盘腿调息,很快便迈出了一大步,竟然金丹化婴成功。

    许半生却并未像是看着萧瑟朗升级的时候那样露出笑容,而是面带寒霜,道:“杀了凳子那人,姓甚名谁?”

    其实,许半生心里已经有了个答案。

    泛东流道:“许半谦!”说完,似乎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以前怎么没想到,此人姓名跟许半生竟然只差一个字,难不成……

    许半生闻言震怒,当即一挥袍袖,也不管审判所以及其他数百门派,直接卷起泛东流和杨高宇,放出飞舟,一路直取清净天。

    赖天工见状,也是急忙驭起飞剑,不过他并不是追赶许半生,飞剑追飞舟根本不可能追的上,他是要赶紧返回太一派,姚瑶了凡以及丹绛彤都在大青山上,许半生纵然实力超绝,清净天也是上门之中的奇葩,化神甚至还没有返虚多,可毕竟也有七名返虚,仅凭许半生一人,只怕不是对手。

    太一派距离清净天本不算太远,可这次挑战旁门的地方距离清净天更是却要远了许多,以飞舟的速度,也需五日才能抵达。

    而太一派距离清净天,却只有两天的路程,赖天工赶回太一派耗费了两天多的时间,幸好还来得及,姚瑶三人一听,立刻出发,赶往清净天,以防许半生有任何闪失。

    许半生到了清净天山门之外,收了飞舟,直接踩在飞剑之上,射入清净天的山门之中,直取而上。

    清净天其实也是在群山之中,不同的是,这里一共九峰,一峰更比一峰高。第一峰名为第一天,直到第九峰称之为第九天,所谓清净天,正是第九天。

    见有人闯入山门,清净天顿时大乱,一路上驭剑飞行,许半生看到许多不堪入目的场景,清净天的弟子修炼之法便是男女媾和,但其他门派即便是以双修为基,也还知道羞耻,绝不会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院中行此苟且之事。但是清净天的弟子却不同,从外门到内门,一路上,所经之处到处都是**的男女,根本不知羞耻,只顾耸动双修,甚至许多还是一男多女或者一女多男的场面。

    清净天顿时发出警报,但是护山大阵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许半生一剑击穿,他脚下的剑光,也已经来到了第九天之上。

    第九天乃是清净天重地,相当于太一派的主峰,是他们天主的领地。

    那天主正在和七八名女弟子滚在大殿之上,突闻警报之声,还来不及穿好衣服,便感知强敌已经到了主殿之外,更是慌乱的穿好了衣服,却仍旧扣错了钮绊,冲了出来。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清净天!”天主慌慌张张的问到,全无平时风流倜傥的模样。

    许半生怒气滔天,剑尖指向那只有化神修为的天主:“许半谦何在?让他给老子滚出来!”许半生竟然都爆粗口了,可见其震怒。

    天主大惊,心中也是极怒,可是对方明摆着是返虚,他绝非对手,只能期待返虚长老们赶紧出现。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