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04章 再见许半谦

第1104章 再见许半谦2017-11-11 22:44:49Ctrl+D 收藏本站

    山脚下,泛东流和杨高宇面面相觑,暗暗叫苦。

    泛东流的苦,是他无法追赶许半生的剑光,那护山大阵拦不住许半生,一剑击穿,可他们俩却做不到。

    而杨高宇更苦,苦的是他虽然是掌教,而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是泛东流的前辈,现在,二人在辈分上却已经相当,泛东流差的只是身份地位以及修为罢了,杨高宇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随意呼喝泛东流。而且,许半生的行为虽然他也觉得很痛快,但他是一派之主,考虑事情不敢这么简单,现在杀了对方的弟子,日后对方报复怎么办?

    两人望着山门处已经逐渐多起来的人马,虽然还在前行,但心头已经在打鼓。

    又一艘飞舟落下,杨高宇和泛东流齐齐回头望去,却见飞舟之上跳下三人,杨高宇顿时松了口气,来者三人皆为返虚,他们三人到了,这事儿至少眼下不会吃亏。而且,要是这三人规劝许半生,想必他还是会听的。

    杨高宇立刻转身回去,高声喊道:“姚前辈丹前辈,了凡大师!”

    来人正是姚瑶丹绛彤以及了凡三人,看到杨高宇和泛东流,三人知道,许半生已经杀上去了。

    三人再不多言,冲上前去,了凡道:“二位嫂嫂,你们先去与大哥会合,小僧照顾他二人安全。”

    姚瑶和丹绛彤对视一眼,立刻化身剑光,直射进入山门。

    护山大阵可怜,那经得起姚瑶和丹绛彤同时出手?刚才许半生只是刺穿了护山大阵,现在二女联手之下,护山大阵竟然轰然碎裂。

    二女也是故意的,了凡一人带着两个元婴,很难在保证那两人安全的同时通过护山大阵,她们干脆毁了护山大阵,帮了凡扫除障碍。

    护山大阵碎了,又有两名返虚直奔第九天,清净天彻底乱了。

    了凡也是带着杨高宇和泛东流二人,一步步走上去,途中清净天弟子拦住去路,了凡只是一声佛唱,清净天那些筑基金丹哪里受得了这个,纷纷倒了下去。也还是了凡出家人慈悲为怀,否则,一声雷音,足以要了他们的性命。

    一路之上,再也无人敢挡,但是拖着两个累赘,了凡还真是走不快。

    而姚瑶和丹绛彤,此刻也已经赶到了第九天上。

    只见第九天上,许半生拔剑相向,怒意已经达到巅峰,对面,是三名返虚,外加一名化神。

    见又有两名返虚来到,对方原本还很强硬的姿态,顿时有些发虚。

    姚瑶和丹绛彤分列许半生左右,早已知晓经过的二女,根本没想过要劝许半生。尤其是对方是清净天,上门之中有这样一个门派,历来为人所不齿。但没办法,只要拥有七名返虚,便可自动升为上门,上门可不像左道和旁门还有数量限制,唯一的要求就是七名返虚。身为上门,但清净天的弟子,走到哪里都是没什么人愿意搭理的,只有左道和旁门的那些门派,敬畏他们的实力,才会腆着脸结交。

    许半生看看二女,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师父回去报信,我们便来了。夫君但有所往,我二人岂有不随之理?”

    之前还不知道许半生的身份,只是奇怪,许半谦又是怎么会招惹到返虚了,那小子奸猾的很,按说绝不该如此。

    可现在,看到姚瑶和丹绛彤,那三名返虚便已经有些猜疑了,听到姚瑶的这句话,三人顿时肯定,这三人便是小五圣中的那三人,这天底下,哪里还有这样的三人组合?三人皆是返虚,又是一夫二妻,唯有那三人。心里已经开始对今日之局感到不妙了。

    大概猜出了许半生三人的身份,那三名返虚顿时也便客气起来,其中一人拱手道:“敢问可是小剑神许半生,小仙子姚瑶以及火凤凰丹绛彤三位尊驾?”

    许半生目光闪动,哼了一声,算是默认,然后又道:“我再问一次,许半谦何在?让他滚出来见我!”

    三名返虚面面相觑,不知究竟,可那名天主,却已经隐隐猜出是怎么一回事。

    许半谦杀了一名太一派的弟子,当时也曾有人阻止,可许半谦却说许半生是他堂弟,他替堂弟教训一下门人,应该被感激才是。是以之后杨高宇带着弟子前来讨还公道,清净天也是强横无比,根本不予理会,直接将人打出门去。可是现在,似乎不对啊,许半生这个弟弟似乎从来也没把许半谦这个哥哥放在眼里啊!可笑当许半谦说出他和许半生之间的关系之后,他在清净天的地位还直线上升呢。

    “不知道友寻一个晚辈作甚……?”

    许半生怒道:“许半谦杀我太一派弟子,我派掌教上门想要个说法,却被你们清净天打了出去,还让人威胁我派掌教。许某今日,便是要来找你们清净天要个说法的。许某倒是要看看,你们清净天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能不能真的上天!”

    这话说的极为不客气,可是,人的名树的影,单单只是许半生一人,这三名修为还在他之下的返虚便很可能已经不够看,偏偏其他四人还没赶过来,现在又来了姚瑶和丹绛彤,三对三,即便都是返虚,也基本是一边倒的屠杀。

    最关键的是,许半生的背后只是太一派倒也罢了,姚瑶可代表着剑气宗,而丹绛彤更是代表了茕后,幸好还有个圣僧之徒了凡没来,否则,更加不可收拾。

    正当这三名返虚庆幸了凡没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声佛号,然后便看到三条身影飞来,为首的,赫然正是一个满脸佛相庄严的小和尚。

    三人心胆俱丧。

    了凡和杨高宇泛东流三人到了第二天之后,便再也无人敢拦了,化神都不敢上,元婴以下更是远远躲开。

    三人见状,也便大着胆子主要是杨高宇和泛东流二人驭剑飞往第九天,好在一路上也的确是任何状况都没有遇见。

    看到这个小和尚,清净天三名返虚已经知道,这必然是小圣僧了。当下再无任何侥幸,其中一名返虚立刻喝道:“天主,你还不赶紧把那个逆徒找来?”

    天主听到是许半生的名头,早已吓得双股战战,岂敢不从,立刻取出令牌,责令许半谦立刻赶往第九天,其他弟子若见许半谦,可不问缘由,直接将其绑来。

    不大会儿,许半谦便已经被押着送到了第九天。

    看到许半生,许半谦自知东窗事发。

    当时,他也是出外办事,原本清净天已经做出了决断,他只是执行而已。可一见面,他打听了一下,牛凳也是性子跳脱,表示自己当年和许半生乃是好兄弟,只是一晃也有二百余年没见过他了,毕竟修为相差太大,现在见到,只怕要跪在许半生面前口称老祖了。

    许半谦顿时恶向胆边生,关于许半生的一切,他亦有耳闻,自知此生找许半生算账无望,现在见牛凳在那里夸夸其谈,岂有放过之理?

    当时想的是打不过你许半生,杀你一个当年所谓的兄弟,也算是泄泄心头的怒意。

    牛凳不过金丹修为,而许半谦已是元婴,许半谦又是突施杀手,牛凳连抵挡都没抵挡,就被许半谦击杀。

    金丹自然被爆,幸而太一派其他弟子急忙围上,总算没让牛凳的魂魄也被许半谦所灭。

    当时太一派的弟子一片悲愤,可许半谦却说牛凳言辞上激怒了他,太一派弟子绝非对方对手,只得饮恨回到太一派。

    许半谦回到清净天,虽说太一派只是个小门派,可太一派之所以能和清净天有谈判的资格,就是因为太一派出了个许半生。现在许半谦杀了太一派的弟子,清净天当然也会有所担心。

    可许半谦却说自己和许半生乃是同族兄弟,而且自己的父亲和许半生的父亲也是亲兄弟,他们乃是堂兄弟的关系,许半生无论如何也不会上门找麻烦的。又适当的挑拨两句,说清净天乃是堂堂上门,岂能因为许半生就连太一派也惧怕,这事儿最终也便平息了下去。甚至于,后来杨高宇带人找上门来,其中却没有许半生的身影,清净天的人也觉得许半谦所言不假,许半生顾念兄弟情,肯定不会出面,于是蛮横无理的将杨高宇等人扫地出门。

    许半谦的师父更是从审判所赶了回来,刚好遇见杨高宇等人,不明就里的他又是一通威胁,这才有了之后的一切。

    一过三十年,清净天的人几乎都已经忘记这件事了,更是觉得许半谦是许半生的堂兄,将来说不定还能跟许半生结交一番,对他就更是宠溺有嘉。哪想到,今天许半生果真上得门来,却竟然是要找许半谦算账的。

    许半谦也是觉得,一个区区金丹而已,自己师父又威胁了一番,估计太一派根本就不敢告诉许半生,三十年来更是平安无事,自然没放在心上。可实在没想到,三十年过去了,许半生却终究找上了门。

    “半生……”

    以前许半谦可以表现的自己对许半生恨之入骨,可现在,他不过区区元婴,许半生却是名满天下的小五圣之首,修为也是返虚,看三名长老和天主的态度就知道,他们不会偏帮自己,许半谦也不得不寄希望于许半生能顾念兄弟之情不杀他。

    “放肆!小剑神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许半生还未开口,丹绛彤先怒了。

    许半谦一个哆嗦,差点儿就跪了下去。

    许半生看了他一眼,满眼的不屑,从许半谦身上,许半生能感知到浓浓的双修气息,这些年,许半谦也不知道和多少女子双修过,场面从刚才一路经过,也知道必然都是不堪入目。

    “许半谦,我太一派弟子牛凳,可是你杀的?”许半生面沉如水,根本没有半点把许半谦当兄弟的样子。

    许半谦咬牙道:“那个牛凳,自吹自擂与你乃是兄弟,他不过区区金丹,而半生你却是小五圣之首,为兄恨他胡言,这才错手杀了他!”

    “哈哈哈哈,既然你承认,那就好办了!”

    戾气丛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