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06章 生死之战

第1106章 生死之战2017-11-11 22:44:51Ctrl+D 收藏本站

    缓缓转过身来,许半生凝视着周十三,看的周十三心中发毛,以返虚对返虚,竟然产生了一种退却之意。

    周十三乃是这次裁断的主断之人,决然没有退去之理,眼见许半生如此,深知许半生必然还有后文,只得硬着头皮拱手问道:“小剑神不知还有何事?”

    许半生大笑三声,突然收敛笑意,变得冷峻无匹。

    他凝视着周十三,一字一顿的道:“周专员,还请交出当年处断此事之人,如此行事不公之辈,想必你们裁判所也是容之不下,切莫因为一粒老鼠屎而坏了你们裁判所的整锅汤。”

    周十三悚然一惊,在来清净天之前,其实就已经有人猜到许半生不会放过当年裁断此事的返虚,但周十三却认为,许半生就算是再如何,总归会给裁判所几分面子,裁判所放弃了那名化神,也已经算是给足了许半生的面子,许半生想必不会如此穷追不舍。

    可没想到,在做出最终裁断之后,许半生终究还是要追究当年之事,一时间,周十三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哪怕感受到许半生的强大压力,他也是怒道:“许道友,我裁判所如何行事,似乎还用不着你来教,你这是要干涉裁判所的事务么?”

    许半生微虚双眼,道:“裁判所之成立,乃是天下修士共同举荐,也由各门各派选出门人弟子共同组成。没有天下修士,便没有裁判所,而裁判所也并非凌驾于修士之上,本该是为天下修士服务的部门。裁判所裁断修仙界事务,自当接受天下修士监督。若是裁判所行事公允,许某自然不敢横加干涉裁判所的所有作为。可若裁判所行事不公,天下修士俱有资格提出质疑。周专员,许某只问你。你可承认当年裁判所行事不公?”

    周十三一下子哑口无言,刚才。他的所有行为,以及他的话语,都已经承认了当年太一派和清净天之间的冲突,裁判所在其中担任了极为不光彩的角色。哪怕是不忿于许半生的姿态,可他却也不敢矢口否认许半生的指责。这件事,的确是裁判所失理在先。

    站在周十三身旁,一直都没开过口的那名返虚终于站了出来,他对许半生道:“许半生。即便当年裁判所有所失误,也轮不到你来对裁判所进行干涉……”

    话未说完,就被许半生打断。

    “你的意思是说,裁判所不接受天下修士的监督?还是你认为只要加入了裁判所,就可以为所欲为,哪怕是杀人越货,只要在裁判所内上下打点,就能够逃脱一切裁断?”

    “你这是在胡搅蛮缠,裁判所行事,何时需要向你解释了?”那人也是勃然大怒。

    许半生冷笑两声。周十三却暗道不好,他知道,自己这个同侪的话。说的实在是没有道理。即便是在裁判所内部,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无论如何也都不能说出口。许半生说的不错,裁判所是由诸多门派组成,其成立的目的是为了避免修仙界的无端纷争,从根本而言,绝不该是凌驾于修士之上的。相反,裁判所应当接受任何修士的监督,一切以理服人。只有在占据绝对的道理之时,对方又不服教化。才能以强武镇压。

    周十三和他这位同侪关系很好,否则也不会让他来处理这件事。但见此人如此,周十三也唯有暗叹一口气,心道恐怕今天是帮不了他了。

    果然,许半生冷笑过后,开口道:“原来裁判所行事是不需向天下修士解释的,你还真是敢说啊。看来,你就是当年裁断我太一派和清净天纷争之人了,只是,周专员,此人所言,可代表你们裁判所的态度?如果你们裁判所真觉得已经可以凌驾于天下修士之上,许某也便不跟你们废话。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裁判所是不是真的已经能够一手遮天了!”

    一番话,周十三径直变了面孔。

    周十三赶忙拦住那位还要开口的返虚,抢前一步道:“小剑神还请息怒,刚才邓强所言,只是一时气话,裁判所当然是以天下公允为己任,绝不敢有任何僭越之处。百万年来,裁判所上下无不兢兢业业为天下和平而努力,岂能妄想一手遮天?”

    许半生冷笑道:“这便是说,这位叫做邓强的道友,乃是你们裁判所中的异类,他利欲熏心,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了。既然你们裁判所心怀公允二字,这等不清不楚的人,岂能继续留在裁判所任职?他多在裁判所一天,便可能多出一些岔子。另外,许某再问你一遍,他是否便是当年负责裁断我太一派与清净天纷争之人?”

    “许半生,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真当我裁判所怕了你不成?”邓强愈发震怒。

    周十三闻言,顿时心灰意冷,心道若是按照我的节奏,此事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可你这样选择跟许半生针锋相对,还时刻要拉上裁判所为你背书,我又岂能让裁判所因你而背上如此声名?

    可若就此放弃邓强,又不免说不过去,回到裁判所他也不好交代,更何况他与邓强私交不错,也不愿看到他丧命于许半生之手。

    咬了咬牙,周十三道:“邓强确是当年裁断此事之专员,但当时情况特殊,他也是被奸人蒙蔽,才会做出错误的裁断。此事待我与邓强回到裁判所之后,定然会给小剑神一个说法。”

    周十三还是在做最后的努力,不希望邓强和许半生走到不可收拾的那一步,而他的姿态也算是相当不错了,只要邓强稍微懂点儿事,承认是被人蒙蔽,并且愿意认罪,到时候裁判所怎么处罚他,也不过是面壁之类。

    可邓强却丝毫没有听出周十三的回护之情,闻言震怒道:“周十三,枉我当你是至交好友,你竟然站在许半生那边?裁判所办事。凭什么向许半生交待?就因为他娶了剑气宗的小仙女,娶了茕后的弟子么?还是因为剑神与他关系不错?若是如此,裁判所权威何在?即便是白衣剑神本人今日站在此地。也必须依循审判所的规矩行事!”

    周十三脑中一懵,他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这个邓强,自己找死不说,还一定要拉上审判所。虽说当年那件事,换成其他人可能裁断也和他一样,但谁都知道,当年的裁断的确是不公允的,这一点,裁判所就已经没了道理。

    眼见邓强如此。周十三更是心灰意冷,他知道,今日自己恐怕是再也保不住邓强了。即便是扛住了许半生,回到审判所,此事一旦传扬出去,裁判所也绝不会放过邓强。无论如何,裁判所的尊严不容冒犯,更加不允许任何人抹黑。

    “邓强,当年之事,确是你处断不公。但事出有因,想必小剑神也会谅解。此事我们审判所会做内部调查,一切等到调查结束之后再说可好?”

    这已经是周十三最后的挣扎。若是邓强能够领会,事情还有一丝转机,可若邓强执迷不悟,周十三也只能放弃邓强了。

    也由不得他不放弃,邓强冥顽不灵的话,裁判所也绝不会允许他的存在。

    而邓强,显然就是绝不肯有任何退让之人,他怒极反笑,道:“好一个周十三。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朋友的,我今日算是看清你了。”

    说罢。邓强转脸望向许半生,道:“你说的不错。当年那件事,的确就是邓某的裁断,也代表了裁判所的裁断。你若不服,就是与审判所为敌,就是挑衅审判所。”

    许半生知道,这个邓强,现在是神仙难救了。

    他淡淡一笑,问周十三道:“周专员,邓强所言,可能代表你们审判所?”

    周十三也是被逼到了墙根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他说:“邓强当年裁断,确实有失公允,我裁判所只是受其蒙蔽。来前经过审问,已然知悉当年真相,清净天之错,如今已经得到惩戒。如今真相大白,邓强当年之裁断,自然不予作数。邓强,这件事,我审判所已经有了公断,你若执迷不悟,我也只能……”

    终究,那最后的话还是说不出口。

    邓强怒瞪周十三,道:“你只能如何?”

    周十三再度叹了口气,道:“此事经过议事团复议,确认你当年的裁断不公。你若认错,裁判所也将对你施行处罚。你若不认,我这里也有一道来自于议事团的密令……”

    邓强目眦欲裂,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道:“密令?好一个周十三,你出行之前,只怕已经想好了要和许半生一起对付我了吧?可笑之极,堂堂审判所,竟然要在一个区区返虚中期面前委曲求全。看来,邓某加入审判所真是个天大的错误。那密令,也不过是将邓某逐出审判所而已。也罢,今日邓某便自行退出审判所,这等竟然会向区区返虚中期委曲求全的审判所,老子还不屑与尔等为伍。”

    周十三勃然色变,急道:“邓兄,不可……”

    邓强一挥袍袖,道:“不敢,高攀不起,邓某从此与你周十三再无半点交情,今日之事,算是让邓某看清了你周十三的嘴脸。”

    心下当即一片死灰,周十三知道自己再也救不了邓强了,只是没想到邓强竟然说出此等割袍断义的话来。

    颤抖着声音,周十三说道:“邓兄你可考虑清楚了?”

    邓强冷冷一笑,看都不看周十三一眼,而是对着许半生道:“当年就是邓某做出的裁断,如今邓某也退出了审判所,许半生,你有什么,只管冲着邓某来。那些小人怕了你,邓某却不会怕你,我如意宗更不会怕你。”

    如意宗,也是上门之一,返虚也有十一名,在上门之中,也是可以排进前三十的。

    许半生看了看周十三,周十三摇了摇头,道:“如意宗邓强,已然退出审判所。当年邓强仍为审判所专员之时,裁断不公,如今已是如意宗与太一派之间的私人矛盾,审判所支持一切有理之行。”(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